東京、伊豆遊記(一)

東京、伊豆遊記(一)



8/12  晴午後雷大雨

  打理好行李,不捨的和家裡的魚寶寶道別,開著小車車向大鳥機場前進。

  之前十點多的大雷雨,空氣中涼爽了許多,上了北二高南行,發現高速公路上車子 不少,心想,大概是週休二日出遊的車潮吧!但車行漸近土城,就發現遠方白茫茫一片 ,哇!慘了,碰到午後雷雨區了,怪不得這麼多車﹔大夥兒都開大燈、閃黃燈、開慢慢 ,因為進了雨區,只看得到前方大約五至十公尺的距離,風雨交加,好像進了強颱暴風 圈一樣;保持約四十公里的速度前行,經過三峽摸摸手後,看見路旁停滿了大大小小的 各式車輛,想必是為了安全起見,先避避大自然的威力。

  續往前行一公里多,雨勢漸歇,看來順利通過雨區了,等到右轉上了機場連絡道, 竟然變成晴時多雲的好天氣,沒想到相差幾公里,天氣變化那麼大。到了大園交流道旁 的停車場,辦理好停車手續後,坐著接駁專車(只有我和老婆、小孩,二又三分之二個 乘客)往出境大廳前進,好加在辦對信用卡,可以停車五天免費,交的年費賺了一點回 來。到了機場,看看時間還早,先到樓下喝喝咖啡,吃吃可口的鬆餅(先墊個底,反正 在飛機還有一頓),悠閒的等著領隊來到。可是到了預定的時間,團友一一出現,卻還 沒看到領隊,而朋友交待托管,名字特異的陳家姊弟也終於現身(還帶了一張朋友託買 物品的清單,瘋狂採購之意溢於言表),倒是給了我們彼此認識的機會,過了五分鐘後 領隊許大哥才來到﹔這次的領隊兼導遊許先生,曾經留學日本,聽說是因日本團成本高 、利潤低,因此帶團一個人來,不會有當地領隊幫忙﹔言談之間對自己自信滿滿,好像 很多台北的營造工程及建築物都和他有關聯,人脈很廣的樣子。

  介紹過行程 ,發過登機證後各自解散,拿著華夏會員卡和登機證去櫃檯登記里程時,驚喜出現了, 好心的華航櫃檯小姐看到夫妻倆的座位被分開來(通常跟團都是這樣)後,不但幫忙把 座位調在一起,而且是調到商務艙,哇!免費升等耶,賺到了賺到了!

  從第一次出國到現在,一直坐的是經濟艙,依序上機坐定位子後,發覺除開座位的 舒適度不說,比起經常鬧哄哄的經濟艙,坐商務艙的旅客比較安靜而且有禮貌,感覺真 的不大一樣。坐著寬敞舒適的位子,看著窗外的夕陽和晚霞,心婼L算著,只要經濟能 力許可,以後搭飛機(尤其是長途飛行)時,盡可能搭商務艙吧!

  飛機坐了近三小時,感覺上是緩緩飛向日本,不過因為坐的是商務艙的前排,座位 寬敞許多,所以睡的還不錯且。晚上十點左右抵達東京,準備在降落羽田(空港)機場 ,望著窗外細細的雨絲,有點擔心這趟旅程的天氣。羽田是東京的舊機場,目前在日本 國內線之外,僅華航為起降當地的唯一國際航線(因當初華航的機尾掛著國旗,所以當 新機場竣工啟用,所有國際航線都遷至成田機場時,在政治壓力下被迫留在舊機場), 但卻造成了更高的載客率,原因是新機場離東京市中心較遠(約一百多公里),需要較 長的往返及準備時間,所以來往於台北東京的旅客都比較喜歡搭華航的班機。

  下了飛機的第一個感覺是,怎麼那麼乾淨!機場入境區除了乾淨之外,到處懸掛了 漢字「指名手配」(通緝犯)的海報,和中文有一段差距,不僅無法視字辨義,還真是 不好記呢!也許是因為羽田機場只有華航一家國際線航班,所以海關查驗證照入口只有 三個,分為本國(日本)人一個、外國人兩個,又因為我們是今晚最後一班入境的飛機 ,所以海關和地勤人員都顯得一副歸心似箭、送走大爺好下班的表情,等到大夥兒拿到 行李,就跟著領隊去一旁搭車,前往第一天住宿的飯店。

  週末夜間走在日本的高速公路上,車子不多,可能是因為太晚了,日本人沒有夜遊 的習慣吧!領隊分配好晚上的住房後還打趣的說,要是誰不小心轉到「有料」的(付費 )電視,千萬別 馬上關掉,反正要付錢,不如「相招」大家一起來看,還可以平均負擔花費﹔大約半個 小時後,抵達位於東京高輪的「都」飯店(Miyako Hotel),接過鑰匙拎了行李進房, 準備掏錢打電話給老婆的朋友時,左摸右掏找不到皮夾,哇!這下慘了,本想好好買點 紀念品回去的,這下可能連回去都成問題了,心頭上像壓了一塊大石頭,鬱卒到了極點 ;拖著許桑幫忙,打電話請機場及遊覽車司機協尋,但因時間太晚均已下班,只好請飯 店代為掛失信用卡﹔還好老婆有先見之明,隨身帶著自己的信用卡,先用信用卡向飯店 借了(要加5%)兩萬日幣,暫解燃眉之急。

  買了電話卡,連絡上老婆在日本的朋友-美文,寒喧一陣並約好兩天後的見面地點 、方式後,提及皮夾不見之事,她說日本治安不錯,只要東西掉在公共場所,幾乎都有 找回來的可能,要我放寬心的玩,頂多財去人平安,雖然是安慰的話,仍賴來一絲希望 ;美文又說,在日本大都市幾乎沒有扒手,最有可能見到的是流浪漢、色狼和變態狂; 聊著聊著幾乎忘了時間,直到快十二點才勉強打住,相約後天晚上見。


 8/13  陰雨轉大風雨轉多雲

  因為今天一早要出發,所以Morning Call一響,就趕緊起床,邊看新聞邊整理行李 ,一看不得了,地震加颱風,還有津波(巨浪)警報,什麼跟什麼嗎!這還要玩嗎?心 情就和窗外下著大雨的天空般陰沉。

  等大夥兒吃飽喝足,就上車前往今天行程的第一站-橫濱。

  瀏覽著街景,初步觀察日本的便利商店,發現經過路線四周的安賓
(ampm)7-11還多,但有趣的是,直到現在日本人都還以為起源起美國的 7-11 ,是他們先發展出的經營制度。日本 的平房住宅屋頂多採黑色斜式屋頂,利用太陽能採收光源再轉化為熱能及電能,屋內裝 有兩個電錶,一個為自家在太陽能不夠時向政府購電使用,另一個則是有剩餘電力時, 提供電力給政府的計價表。既向政府買電又賣電於政府。一般自用車系的顏色,大部分 不像109辣妹般給人很花俏的感覺。反而是出租汽車,五顏六色,形式各異;日本開車 駕駛是坐在右側,剛開始真的有點不習慣。大眾運輸系統發達,因此機車很少﹔而重型 機車可上高速公路,些騎士騎得飛快,時速多在一百公里以上。

  日本高速公路收費標準很複雜,收費方式也和台灣有異,原則上在高速公路交流道 口領取一張票證,然後根據你所開的距離及車子的長度來計費。路旁多有料金(費率) 表可以參考計價(如:從箱根回東京要兩千五百圓)。因二次大戰戰後實施優生保健法 ,不希望聘雇小姐擔任高速公路的收費員(原因是工時長,男女員工相處時間久,容易 產生感情而結婚。但產子環境不佳,易影響未來民族基因及體格,因此收費站就不再聘 雇女性員工了,所以現在日本高速公路收費站的收費員,大部分都是四、五十歲以上的 歐吉桑。

  途經東京鐵塔,這座鐵塔由於建於戰後,日本工業才剛開始重建,所以是角鋼組合 而成,至今約有四十多年的歷史,高約三百三十公尺,瞭望台高約一百五十公尺,這也 可以看出日本人在工程方面高明之處。許桑說,日本的小孩免疫力比台灣強,這讓我想 起曾經在電視上看到的一段節目﹔在凜冽的冬日,日本小孩脫光上衣,接受冰冷湖水的 魔鬼營訓練,雖然父母心中不捨,但會認為接受得起挑戰的孩子才是他們優秀子民。日 本人只有胃腸的適應力比台灣弱,這可能是他們長期吃熟食之米及飲食環境清潔,導致 沒有抵抗力之故。
  由於雨勢轉強,到了橫濱後第一個參觀的,是高七十多層,橫濱當地最高的建築物
"LandMark Plaza" ••內的便利商店-買雨傘,大夥兒 買了傘之後,順便參觀大樓內部﹔這棟大樓有點像美國的Shopping Mall,堶惜ㄕ有、美侖美煥的飯店、Starbucks、各式餐廳,書店外,還有二○○二年世界盃足球賽門票和紀念品的 預售專賣店。

  因為雨勢不小,所以離開大樓後,就直接上車開往麒麟啤酒廠,經許桑解說,麒麟 啤酒的橫濱廠已自成一
"Green Beer Village"專區,廠辦大 樓群集,除了生產啤酒外,還有其他各式飲料,如果汁、汽水、咖啡等。建築物入口處 有酒瓶造型的廣告車模型,還有一張充滿懷舊氣氛的解說海報。啤酒廠很大,但只開放 部份地區供遊客觀光,且不准攝影。逐層參觀釀造過程,從選麥、蒸釀、清洗、裝瓶、 封裝、標籤等自動化一貫作業輪轉於其間,規模甚大。參觀者皆可試飲(包含在門票內 )口味不同的新 鮮啤酒(全熟、半熟、黑麥、生啤等)或果汁一杯,像我們這麼聰明的遊客,立刻就想 到了一個品嚐各式啤酒的方法-一人點一種,再要幾個紙杯,於是各式口味都喝到了, 但也有一個缺點,因為混酒喝,感覺有點醉茫茫的。

  從麒麟啤酒廠離開後,續往拉麵博物館。拉麵是日本人改良的玩意,拉麵博物館則 將日本各地口味不同的拉麵集中展售﹔到了門口,看到一條排隊的拉麵....不是,是一 大群想吃日本拉麵的日本人和遊客。樓館分為地面層-主要販賣紀念品、泡麵式拉麵和 冷凍食品,賺遊客的 錢,地下一、二樓是將從前各地拉麵館的陳設及相關建築復原,除了讓觀光客排隊購買 及享用拉麵,也有懷舊和教育的功能。只可惜一個湯匙拉麵造型的鑰匙圈,就要日幣一 千五百圓到兩千三百圓,根本讓人買不下手﹔而排隊吃拉麵,對我們這種行程滿滿、一 刻千金外地遊客來說,更只是個美夢,因為想吃人實在太多了,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輪 到。不過我們在拉麵博物館內,看到日本戰前核發的營業證(專賣憑證),老式郵筒, 還有供奉地藏王菩薩 、算命攤及黑影剪紙的販賣攤位等等,還真是熱鬧滾滾,參觀者眾。

  從拉麵博物館離開後,出發往箱根前進。此時混合啤酒的後勁發作,加上遊覽車的 晃動,不覺沉沉睡去,醒來時已快到箱根﹔在現代的馬路旁,是有著兩百多年的歷史的 箱根古道,這條古道是古代當地的公共道路,以前通行需要憑藉路票才能通過檢查哨, 而路票除了是身分證明之外,還有增加地方收入-憑路票收過路費-的功能﹔古道兩旁 種著兩排高大筆直的日本杉,頗適合現代人行走其中,做做森林浴。蘆之湖是個因火山 活動形成的堰塞湖, 透過雲縫的陽光灑在湖面上,頗似台灣的日月潭,不同的是前者的面積似乎更大。

  遠遠的看到橘紅色的類井字建築,經許桑解說,日本也是佛道教盛行的國家,道教 建築稱為為「神社」,大部分的大門都有是橘紅色的;而佛教建築物則稱為「寺」。我 們在湖邊的餐廳,享受到達日本後的第一份日式餐飲-道地的定食,清淡恰適的份量讓 人爽口不已。用 餐之後,我們在樓下的禮品店買了兩套圖案頗有特色的清酒杯,一套是傳統日本仕女圖 ,一套為浮世繪春宮繪圖,圖形大膽。

  用畢午餐, 乘遊艇遊覽蘆之湖,在蘆之湖共有四艘造型各異的大型觀光船,有海盜船、密西西比號 (湯姆歷險記)等,而船票分為一等大人、二等大人及小人,依船票等級(其實是指頭 等艙、二等艙) 不同而收費﹔快上船時風雨漸大,等到船解纜離岸駛向湖中時,風浪開始增強,只能躲 在船艙中「賞雨」,順便和船上的卡通人物立牌合影。

  短暫遊湖後,前往下一站-大涌谷,一路上淒風苦雨,水霧迷離,到了大涌谷,更 是狂風暴雨,很顯然的是因為颱風環流影響整個伊豆半島,而我們適逢其中﹔冒雨下車 ,想看一下因地熱形成的地獄谷景色,但風雨實在太大,吹壞了好幾支雨傘,只好躲進 路邊的商店避雨,順便看一下當地特產-溫泉蛋,可是不論包裝或散裝的溫泉蛋,黑黑 的一點也引不起購買慾,倒是小擺飾滿有特色的,買了兩尊地藏娃娃,胸前還圍著紅色 福字的肚兜,甚是可愛。


回主頁】  【回嬉遊記首頁】  【東京、伊豆遊記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