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冉戲裡歹命 戲外另類 偏愛小豬共枕眠!

拍(像霧像雨又像風)的時候,因為地點靠近馬場,有很多又大、又黑的蚊子,可把李小冉一行人叮慘了,最後索性直接把殺蟲劑噴在腿上!

感觸良多!第一次來台灣的時候,大家在捷運站發明信片,那時大家不認識我們,感覺很冷漠。
吃盡苦頭!所有拍上半身的戲,上面看起來沒事,其實啊,下半身都動啊動的,在趕蚊子吶!
愛狗成痴!在北京,只有郊區才能養大型狗,所以現在我只養了一隻小狗,除了狗,我還想養小豬。

身材高V,氣質清新脫俗的李小冉,在《台視》八點檔大戲(像霧像雨又像風)中,飾演一位開花店的女孩「安琪」。比起其他三位女主角,李小冉在劇中獨立灑脫卻又不失溫柔婉約的角色,讓不少台灣的觀眾印象深刻。雖然說,在台灣開花店的女孩似乎頗受男士歡迎,不過,李小冉透露,二度來台,她發現喜歡她的女性觀眾較多,男生反而比較少呢!
 得知(像霧像雨又像風)在台灣收視率不錯,除了周迅已具有相當知名度外,其他在劇中的演員能受到如此肯定,都雀躍異常。因為,不僅在大陸他們是初初踏上戲劇之路的新手,對台灣的觀眾來說,更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次見面,能在第一部戲就受到台灣觀眾的歡迎,欣慰之情更是充塞胸臆之中,講到心酸處,李小冉竟然數度哽咽,淚灑攝影棚,差點把妝都給弄花了!
 這都得從第一次來台灣的經歷說起。在(像)劇還沒開播之前,李小冉一行人為了宣傳,第一次來到一海之隔的台灣。然而那個時候,除了周迅以外,台灣民眾對於李小冉、許還幻、羅海瓊等,仍都十分陌生。「根本沒什麼人認識我們!」李小冉說,那時候大家還排排站在捷運站的入口,向往來的行人發送(像)劇的明信片,小小的明信片上,有劇中的主要演員的劇照,並且還貼心的分別標上姓名,為得就是讓台灣觀眾認識他們。
 「那一次宣傳活動我沒有去,是後來許還幻告訴我的,聽說大家都不是很想拿的樣子,有的會直接拒絕,有人拿了就順手丟掉;感覺很冷漠。」講到第一次來台灣受到的冷落,李小冉還是很激動,忍不住心酸的感覺,「一直到昨天,我自己一個人躲在旅館房間裡,看這一次來台灣記者會拍的V8,這一次不同了,很多影迷,很多媒體記者都來參加,鎂光燈一閃一閃的,兩相比較之下,心裡是既感動又有一種酸酸的感覺,害我躲在被子裡一面看一面哭!」
 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的李小冉,為了上學,九歲就開始離開家裡,在學校住宿,養成她獨立的個性。隨著年紀漸長,出落得愈發標緻的李小冉,被廣告商發掘,拍了不少大陸內地的廣告,像是咖啡、護膚乳等等,不過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當年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掛》,還曾經找上李小冉擔任女配角之一呢!
 「但是那時我還在讀書,所以拒絕了;畢業之後慢慢覺得光是跳舞好像沒什麼意思,才開始接一些戲約」,說到她的第一部戲,李小冉笑得很開心,她說:「那是一齣武俠片,我只演了兩集,台詞只有一句話,然後就被殺死了!ㄟ你可不能笑我!」到現在想起這件事,李小冉還覺得挺糗的。
 (像霧像雨又像風)是她的第二部戲,拍攝地點就在上海。據說,拍攝過程大夥都吃足了苦頭,「五、六、七、八幾個月,是上海最熱的時候,五月還好,但六、七、八月,上海根本就是地獄,不過,最痛苦的還不是天氣,」李小冉說,因為拍戲的地方靠近一處馬場,「蚊子好多,那種蚊子又是專門叮馬的,又大,腳又長,尤其嘴上的針更尖,最後大家被叮的受不了了,直接在腿上噴殺蟲劑,有毒也管不了了!」
 「你在戲裡面看到所有拍上半身的戲,上面看起來沒事,其實啊,下半身都動啊動的,在趕蚊子吶!還有啊,我在戲裡不是穿旗袍嗎?大家都穿褲子,還可以擋一擋,我的兩隻腳只好不斷在旗袍裡面動來動去!」儘管如此,還是被叮得很慘,「有一次我從手指到手肘,算了算,一共被叮了三十幾個包,」聽起來滿可怕的,「不過大家一起拍戲,有種同舟共濟的感覺,大家都想把這部戲拍好!」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首次出擊就能受到台灣觀眾的肯定,李小冉笑著說,辛苦還是值得的!
 劇中有癡心的「阿萊」追求李小冉,問起她心目中理想的男朋友,要具備什麼條件?她故意很誇張地說:「來了!來了!終於要問到最恐怖的感情問題了。」細問之下,原來看似活潑開朗的李小冉,其實中意的是那種又體貼、又會照顧人的男孩子,「可能是我從小住校,很早就和爸媽分開住的原因吧,比較沒安全感;簡單的說,就是在外面不會花心的那一種。」
 說起對台灣男孩子的印象,李小冉噗嗤一笑,她表示,簽名會上曾經碰到男影迷,都很害羞不敢和她說話,尤其有一個男孩子,連續排了好幾次隊請她簽名,而且連頭都不敢抬,直到最後一次才怯生生的問:「我可不可以和妳握手?」李小冉才開心的回答:「當然可以啊!」
 那麼現在沒男朋友的李小冉,平常都做啥消遣呢?原來看起來活潑外向的李小冉,非常喜歡養狗,簡直是到了「愛狗成癡」的地步,「我現在養的是小狗,但是我其實 喜歡的是大型狗,但是在北京市區裡規定只能養小狗,如果要養大型狗就要在郊區。」李小冉表示,因為她現在還沒有能力在市郊買房子,所以只能養小狗。
 「不但要養狗,以後,我想養小豬哩!」即便現在忙著拍戲的她,不能帶著心愛的狗狗到處跑,但是這次來台灣宣傳,還是帶著愛狗的照片,三不五時看一看,以解相思之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