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冉:外貌和演技一樣重要

追蹤李小冉兩天,她一直在緊張地拍戲,電話打到第7次左右,她終於得空了,一開口就是“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這兩天男主角不在,所以一直在拍我的戲。”讓人意見全沒了。聽說她昨天拍戲到夜3點,問她苦不苦,她說沒覺得,既然自己選了這一行就該可以受這一行的辛苦,“你們不也辛苦嗎?”兩句對話別就此以爲李小冉是個善於言辭的女孩。善於經營自己的演員,你問一句她答十句,可李小冉卻是你問十句她才答個一句半句,不是冷漠,而是真的不太知道說什麽好。 在北京舞蹈學院上了7年學的她學民族舞蹈(和章子怡一樣,可人家比她會說多了),後來分在東方歌舞團當演員,自稱在專業上“沒什麽建樹”,而且學舞蹈對於演戲也“沒什麽幫助”。後來拍了爲數不多的幾個廣告,再接下來演了時雨篷。當時《來來往往》其實比較火,要放別人身上早借機大肆炒作自己了,可李小冉還是從頭做起。她說:“演員演戲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我想得不多。” 問她對安琪的理解,她只說安琪的命運比較悲慘,從小媽媽就不要她了,她愛上的人又愛著別人,後來被別人的愛感動……最終還是悲劇。就這麽簡單?問她自己的家境,她說自己家堳靬笑痋A爸媽都在北京,因爲太忙不常見面但常通電話。那麽演繹動不動就淚眼婆娑的安琪是否困難?她說開始有點,但後來導演引導,讓她瞭解安琪的想法和心態,慢慢地就好多了。沒想到李小冉接下來開始“推卸責任”:“都是導演、編劇的功勞,我沒什麽功勞,只不過長得比較貼近。”我趁機告訴她網上投票,投給她的外形票遠遠高於演技票,問她對此怎麽看。這點她倒坦然,說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正像脆弱純潔的心雨如果找個眼神有風塵感的演員演會很不合適。“外形和演技一樣重要。” 戲埵w琪服飾變化很多,爲她設計的旗袍就有許多套,問她是否過足旗袍癮,她卻說道當時大熱天每天穿著兩層布的旗袍,領子又高又硬,衣服粘在身上,加上旗袍開衩高,根本擋不住蚊蟲的叮咬。“如果偶爾在晚會上穿次旗袍是享受,每天那樣捂著……”想想那滋味也夠嗆。 李小冉馬不停蹄正在拍一部叫做《浪迹天涯》的古裝戲,演一位不安於現狀的大家閨秀,經常會有出人意料之舉。問她每個角色相差這麽大能否適應,她答得很有“時雨篷”風格:“我沒問題,就看你們能不能適應了。” 北京新浪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