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將死鬥,必有一傷

才一回合, kurth就被砍倒下。

看一下我有多強,戰士九級,武器大宗師七級,武器專精巨斧,大家看到我多強了吧,練到致命重擊*4倍的殺傷力,難怪一交手,有機會就能一斧致命。

在 另一房間救出Evaine。

既然兩個老大都死了,就回去妓院把其他人終結。

這一邊的也是

絕對不手軟。

回去跟Londa 說壞消息,她的孩子全變成鼠人了。她就難過的奪門哭出。

也跟Elynwyd說,他妹就在旁邊,之後兩人就離開此城。

我也離開難民館,前面看到方才哭出去的Londa被鼠人圍攻。

我全力衝上去迎戰,但還是來不及救Londa,她被她自己變成鼠人的孩子殺了。

實在是太可恨了,這個邪惡的城市要殺光才行!氣死我了!

Londa臨時前給我一把鑰匙,說是他先生生前的寶藏,交給有正義心的我。

她先生還真會藏寶哩。

帶著難過的心去找aarin,從 High Caption 那拿到的官印他幫我偽造一身份 為  Mulhorand的使節。

這就是我的新身份。遠方Mulhorand的使節。

接下來就進到Host Tower 魔法塔。

這個上尉Islund就盤查我的證件,並說原來是遠方來的mulhorand使節阿,可是我見過你們的族人都是黑又小,但你好像是人類,怪怪的。我虎爛說因為是使節所以穿的體面。問他一些問題,他說前任大法師是Arklem Greeth阿卡雷姆.格耳里斯。現在不知誰在管。講不過他就直接劈了他。

塔內大廳有兩個鐵巨石像。

再另一個房間遇到來自 Uthgardt Elk巫斯岡達族的使節,他說Maurgrim打算集結北方的力量去侵略別人,特別是絕冬城,軍隊會被一個女武士,聽說是叛徒叫艾瑞貝斯領軍 (我心想,Aribeth 怎加入它們呢?) 。問她為何要加入戰爭,她說她們野蠻人族本來就好戰,何況加入強大的軍隊本來就是勝利的一方。

旁邊是保護使節的鐵巨人魔像。由於Londa和她子女悲慘的遭遇,我決定屠城,等她講完重要資訊就劈了她。

在另一個房間找到給Aribeth 信,提到搭中靠傳送石來進出

在另一間包廂遇到另一位使節,他是Obould王派來的,還嗆聲說不用野蠻人和我,他們自己一族就夠力了。他們王叫Obould 萬箭齊發,好怪的名字。說maugrim打算組織北方連盟攻打人類城市絕冬城,大話還沒說完,就巨斧劈過去,我可是絕冬城第一戰士。

死吧貓人。

清完第一層。

第二層有一些魔法學徒和教徒。

殺,一個活口都不能留。

這是樓層的傳送石。

第三層。

裡面一堆書,快翻一下有沒有好料的

找到一本大法師Arklem 要求學生去研究血腥戰爭(blood war)的起源,但最後是沒有結論,就算去DnD查還是沒有,大概是它們故意設計成如此,不過有些大大深入研究起源是混亂之后和一個王的大戰,又有說是Asmadas天使和demon妖魔戰,打到變成devil VS demon.

一堆妖魔惡魔大混戰。

它們就是從這個Abyssal 的傳送門來的。

再往上一層突進。

也是一堆門徒教徒混戰,還從一具屍首中找到一個筆記,講的是兩個大法師奪權的事。兩派大混戰。

在一個房間找到製作巨石像的機器

鐵巨人來了  (攻擊要30+以上才打的中

被一個法師攻擊,打敗他後他就求饒,他叫Rimardo,他在Arklem被推翻前是東塔的總法師,Maugrim來後就強迫他建造巨魔像golem 。問他事情怎麼發生的。他說:一年前Maugrim剛來,就帶著強大又奇妙的魔法,Arklem聽他講後就很渴望得到更大的魔力,Maugrim則暗示服侍一位女主宰就可以得到巨大的能量。於是Maugrim就有機會漸漸奪權,他在建造一支大軍隊,好像要統一北方。Rimado說他沒理由幫那狂熱的神經病,求我放了他。我在他一再求饒就免他一死。

在大廳的屍體裡找到一本個人日誌 ,大概是講有個叫Arteno的選錯邊站,他選幫忙上面那個Rimardo ,結果被maugrim派奪權,他就被殺了。而他發明的製作魔像的機器則被Rimardo占為己有,大概是這樣還有利用價值,不然rimardo可能也會被殺。

再往上一層,愈高愈難

施魔法護身的很難擊中!

這層遇到一個妖女,她問我是不是Marguim派的我說不是,又問我為何來此塔,我就說我高興亂逛,她說你虎爛啦,最好Host tower可以任意進出。她應該是Arklem那一派的,現在被關著。兩人一言不合就打起來。

她就化身成女妖。

右鉤拳啦∼

不玩了,一斧劈死她。

殺紅了眼,不分青紅皂白亂殺一通

再上一層。我也搞不清第幾層了,一路屠塔上去。

這一層好像都是關犯人。那牛頭人還拿武士刀。

在一間牢房遇到Deltagar,他說之前這樓的總法師,因為拒絕加入Maugrim被關在此。求我放了他。他又再說一些塔內的祕密。他說Maugrim數月前來此,說有神祕的力量要和大家分享,於是就在塔內傳授,結果年青法師卻一個個變成他的教徒,又說Maugrim利用路斯坎組一支軍隊進攻絕冬城是因為城中有他想要的東西,一個叫什麼word of power 力量之言的古代神器,

再上去就是頂樓了。

遇到Host Tower的前任大法師Arklem,他說Maugrim強到一個不行,甚至他的女宰力量更是無法想像,所以他就被關在此,(肉腳就肉腳還牽拖一大堆理由),他說他之前就有聽過Word of Power這東西,Maugrim有一個,而他的女主宰則要全部,共四個,他說如果我放了它,他原意幫我打開後面的門進去閣樓。因為塔內有些祕密Maugrim不知,故他還被留活口。再回他之後要去哪?Arklem說他會去重組另一團體回來占據此塔,和他心愛的女妖精會合,並說回來時最好不要再看到我。(我心想,那女妖在某一層都被我幹掉了,他知道一定會氣死) 哈哈

有四個火盆,有魔法限制Arklem。打破火盆依序有戰鬥怪、巨型火元素、巨型骨怪和強力死亡slaad怪。

這是巨型雙頭骨怪。 

放出Arklem後,就順利進入閣樓,在一屍體上找到一文件,原來是Aarin的一名間諜,但不幸殉職了。

看到一群類似蜥蝪怪的和一人在對我的好朋友Aribeth灌輸思想,說Tyr的信仰是假的,神背棄了她,人民也背棄了她,然後要她領道偉大的軍隊對該死的絕冬城屠城,她就說願意,後面那個女后蜥蝪就給她魔法,艾瑞貝斯就從聖武士變成邪惡黑武士了,然後我就被發現在旁,那幾個老大就傳送走掉,剩下的衝過來對付我。

死吧,老子殺的正高興。通通當斧下亡魂吧。

原來它們就是古代統治者族,蜥蝪人的組先 。靠,怎復活了。

混戰中,一個統治者施法(樹虅缠身法)結果我閃過,綁到他們隊長。  趕快瘋狂嘲笑一下∼

砍了那些白痴後就去搜括寶物。

哇好多新奇的東西。

找到Maugrim的日記。原來絕冬城的瘟疫就是他造成的,而他說的女主宰應該是叫Morag 。

又找到一本書,講說路斯坎城有個illusk的古墟,裡面都是死人怪物一大票,更重要的是有一堆寶物,看到有寶物我和sharwyn就很興奮。就決定離開Host Towar後去找一下那地方。整個Host Tower 的任務算是結束了,殺死一堆白痴路斯坎士兵和法師。

離開塔後在那illusk古墟說是在河邊,就去找,沒看到,但在一間廢棄的房屋裡面發現異狀。

找到一命令,就是高級將領kurth裡有個全身插人刀槍的法師,原來被發現和此古墟有關連,kurth也聽說有寶藏就派兵來掠奪但看來是失敗,所以輪我來掠奪。你偷我也偷,不偷白不偷。

在祭台上放死人頭骨,就開啟一祕門通往Illusk 依路斯克荒墟。

果然死屍彊屍一堆。

全倒啦。武器大宗師在此,傷不了我的

什麼,對方也有星際大戰的光劍!  (其實一把是酸一把是音波劍)

給他死;給他媽的死

ko

巨劍Great Sword大對戰

搜括寶物是快速至富的最佳方法。

大戰空氣元素怪。

充滿陷阱與機關,冒險家的最愛。

木乃伊怪也有 

對方老大Voleron 又是一個強力死亡巫妖。

哇靠,好漂亮的魔法。

古代廢墟Illusk

 

 

耶,全破啦。再回去找 Aarin。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