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來到絕冬城的碼頭區,守衛的士兵說整個碼頭也是無政府狀態,他們人力不夠只能防守,裡面的盜匪一堆,要我自己小心點。

看起來碼頭風景比前兩區好多了

看到屍體不忘日行一善,點把火燒了它們

空曠的街道,荒廢的市場,隨便看一下有沒有吃的

原來是3d 貼圖。

走馬看花,莫名其妙就被圍起來打。路上壞人真多,連合欺負一個好人。

把碼頭街道上的匪類清一清,來到Seedy Tavern(種子旅館),這地方算是碼頭區最亂的最龍蛇混雜的地方也是搞黑市和走私貨的買賣地。根據線報,本地有個地方派系組織叫bloodsailor 血水手,他們的老大宣稱弄到瘟疫的解藥,於是他搞了個競價活動,看誰出價最高就可以買走解藥。當然他希望絕冬城領主出來買,因為他最有權勢。

一進旅館我就和一流氓一言不合,結果引起公憤。

呵呵,我也換裝了。

混進去 大打一場。

掃蕩的過程中還會遇到一個女的,她說她是血手水老大的女人,並說老大的所在處 和最近的下屬叛變的事。

她給你一間房屋的鑰匙,進去後就一堆大蟲,有的還噴毒煙,簡直是害死人。

一路走下去,會通到城市的下水道,真搞不懂這些賊為何老愛窩在陰暗的下水道,遇到一個船夫,他會送妳到下游去。

最後見到血水手的老大Vengaul ,他會說他以前還有和絕冬城領主打架過,反正聽它廢話後他很樂意交出他所謂的解藥,其實就是cockatrice,不過只剩下羽毛,管它的就拿回去交差了事。Vengaul 也答應你只要留他的命,他從此就消失。整個碼頭區就算清光了。

當然一些房舍四下無人就進去看看。遇到一老頭在 spa。

路上遇到一位叫Jace的,他說他全家都感染瘟疫,最後不治一一死亡,他也受不了乾脆放火燒了房子和家人的屍體,現在他也不知怎辦…

路邊的箱子也翻翻看有沒有錢財。

沒事闖空門,結果裡面竟然有一堆守衛。看來是失算。

之後再回到市中心休息一下,聽說附近有個Trade & Blade刀劍交易館,裡面可以雇用傭兵的,就先去看一下

和一個叫Tomi的人聊,他說來自Caliam port ,他為一個蛇魔女工作,整天打雜包括溜牠的小貓,Tomi  的職業是賊,隨著時間增長,他的技能也有進步,有次蛇魔女竟然叫他去暗殺一位法師,於是他就摸進那法師家裡,觀察他的作息,尋機會刺殺他。結果不幸他喜歡上那法師的女兒,還和她搞上床。有次他和他女兒正睡的熟,那法師衝進來,害的他嚇出尿來,於是奪窗而出,那法師氣自己女兒貞操被破,窮追不捨,好死不好又遇上他的主入蛇魔女,因為他太久沒暗殺法師故蛇魔女也想除掉他,三人就在屋頂上追逐,突然間屋頂就塌下來跌到一個市場裡,法師和蛇魔女意外死亡,Tomi卻活著,於是大家以為是他殺的,他也就自以為得意。後來當地政府就依此通輯他,他有朋友在絕冬城,想找朋友偽造一份文件證明他是清白的。所以他才來到絕冬城。

再來和一位叫 Boddyknock的術士(socerer)聊,她說她是Lonton的信徒,祟尚理智與邏輯。她說以前她在學法師時都很認真,還幫老師整理房子打掃乾淨,還做書架收納物品,但老師很機車都故意留一手,她只好刻苦的學習。後來她在劍彎一帶旅行時聽說絕冬城有無法治療的疾病,基於她從Lonton  學到的科學態度與邏輯思考,故決定來絕冬城大展身手,但疫情爆發到處都隔離檢疫故被卡在Trade & Blade 裡。另外她提到絕冬城有個麵包師父會做一種不會腐敗的麵包,她想來了解是如何做到的於是她來到絕冬城。(那師父早變成喪屍了)

又和一位叫Grimgnaw 的武僧聊,他說他是Order of the Long Death久死秩序的人,並自稱自己是死亡─寂靜之神的信徒,到處宣導死的美麗死的壯烈。他又說在加入 Long Death之前,他有去參加Bruenor(貝爾努那)戰鎚王座爭奪戰,他很愛血腥與死亡,後來和一位叫alagnada亞拉岡達的一起去加入久死秩序,而受訓過程中,亞拉岡達受不了就逃離,他就被受命追輯這軟弱的同門,於是來到絕冬城…

又和一位叫Daelan 紅虎的人聊,他說他是北方野蠻人之Uthgardt 族,野蠻人從小就很注重自我生存,所以他很會戰鬥,而他說他小時候,他媽媽被人類殺害,而他沒盡到保護或一起死的責任於是被全族看不起,逐了出來,一開始先來到絕冬城的碼頭區打零工,後來瘟疫爆發丟了工作,就只好來此看看有沒有人要雇庸兵的。

又認識一位叫Linu 的牧師,她說她在Full Moon 滿月神殿工作,因為有次遭小偷失去了一個聖物,她是追著小偷來到絕冬城,後來疫區隔離就被困在此。

最後我認識了美麗又多才藝的吟遊詩人Sharwyn 雪兒玲,她說她媽以前都混上流社會,因為她媽很愛錢認為財富享受才是一切,後來還要她嫁給黑湖區的一位富豪,不斷的逼她學如何交際,如何騙男人之類的,後來看到她失望的表情,她母親才決定放棄,因為想到自己也是為了錢做了很多可恥的事,於是帶著她離開黑湖區,但可能媽媽交際次數太多,就得了怪病。Sharwyn很喜歡冒險的生活,和我志同道合,故就挑了她當同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