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話 ~

「今天是六月二十九日,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恭平心想。

「恭平,抱歉,我今天要趕報告,不陪你了。」電話的另一邊傳來女孩子的聲音。

「是嗎?…不要緊啦!做報告要緊。」恭平口中雖然是這樣說,但其實他的心是多麼的想那女孩能陪他。「記起去年的今日,你都放下手頭上的工作陪我渡過,當時針走到十二時的時候,你便說:『生日快樂!恭平!』,怎麼…今年你完全沒有任何表示?」恭平一邊獨自在街上走著,一邊想著。他望著黑漆漆的夜空,發現天空中都只掛著一顆星,「你都是孤獨著嗎?」口中喃喃的說。就在這時…

 「健二,我們接下來要去哪玩?」一把熟悉的女孩的聲音直衝到恭平的耳中。

   恭平即時向發出聲音的方向望去,他看見那個熟悉的女孩的手繞著一個男子的手臂,但…他並沒有上前喊她,因為他根本反應不來…

    那個叫健二的男子聽到女孩問他,便答「你的可愛男友明天不是生日嗎?你不用陪他嗎?」

  「那個呆蛋?別提他啦!當初與他一起還真是很開心的,不過後來發現他真的很悶哦!那像健二你那麼好玩的嘛!」女孩一邊說著一邊把頭依偎在健二的懷中。

  「直…直美…」恭平像患了口吃似的叫著女孩。

    直美驚訝的回頭看,「恭平?」

  「那個小子是誰呀?」健二問。

    直美笑了笑,便指著恭平,「他呀…就是你說的我的可愛男友,以及我說的那個呆蛋囉!」

    恭平聽到後,像觸電似的,退後了幾步,「直美…你說…你說甚麼?」

 「我說得那麼明白,你也不清楚嗎?我現在就跟你說我們完了!呆蛋!生日嘛…你自己一個人過好了,我沒那閑時間去陪呆蛋!健二,我們去玩吧!別理他了!」直美說完便拉著健二走了。

    恭平像還未接受得了,腿都軟了,整個人坐在地上,呆了很久也不能回到現實。突然…

  「喂!別坐在路中心啦!」一個女孩大喊著。

    恭平這時才被叫醒,回頭看一看女孩,「對…對不起…」然後便立刻站起來,繼續獨自一人 的在街上走著。

 「金子恭平…」女孩拿著恭平的身份證,唸著恭平的名字。

   恭平便回過頭去,「呀…我的身份證…」想把身份證搶回。

   女孩調皮的迴避著恭平的追捕,又說「咦?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嗎?」女孩驚訝的說。

 「你…你究竟懂不懂甚麼叫禮貌哦?怎麼可以隨便亂看別人的東西的!」恭平生氣了。

   女孩看見恭平生氣了,便都停下來,「對不起…」連忙道歉著,而且也低下頭哭著。

   恭平見自己嚇著女孩,便覺得不好意思,「其實…也不要緊啦…喂…你…你也別哭啦…對…對不起嘛…別哭了啦…」恭平他見女孩仍然在哭,心也亂了起來。「你別再哭啦…我都道歉了…」

 「嘻嘻…」女孩雖然仍然是低著頭,但原來她並不是在哭,而是在裝哭罷了,她看到恭平亂了起來,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你在耍我?」恭平發現自己被耍了,但他並沒有生氣,因為他看到了那女孩的笑容,都看呆了,心中在想「她笑起來很像天使哦…」

 「喂!你在看那麼久,幹嘛啦?」女孩把臉貼近恭平。

 「呀~~」恭平被女孩此舉嚇得跌在地上,「好痛…」

 「我的樣子很恐佈嗎?把你嚇成這樣…」女孩嘟著咀說。

 「不…但你突然把臉貼這麼近,任何人也會被嚇倒吧。」恭平解釋著。「對了,你知道我叫金子恭平了,可是我還未知道你的名字哦!」

 「好吧!我告訴你,我叫宮村櫻。」

「宮村櫻?好像在哪兒聽過似的…」恭平心想。「對了,都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在街上走著幹嘛?」恭平問。

 櫻不知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因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