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話 ~

「櫻,你怎麼了?」恭平見櫻顯得不開心便問道。

「我和你快要分別了,現在已是十一時了,還只剩下一小時而已…」櫻有點傷感。

  恭平輕拍櫻的頭,「笨蛋!我們過了今天還可以再見的哦!除非…你不把我當是朋友。」

「不…我當然當你是我的朋友了,可是…」櫻說不下去。

「怎麼了?是不是有甚麼事?」恭平擔心起來了。

「我想…過了今晚,我們就沒機會再見面了。」櫻眼中有淚光閃著。

「你要離開日本嗎?」恭平緊張的問。

「也算是吧…」櫻說著便望一望漆黑的天空,「因為我得走了…不能再留下…我要回去了…回去那個沒有你的地方…」櫻的淚珠一顆一顆的滴下。

  恭平見櫻哭了起來,又說些奇怪的話,便問「你怎麼哭了?為甚麼要走?為甚麼不能留下?甚麼回去一個沒有我的地方?」

  櫻哭著說「我…我根本不屬於這堙A當然要走了,不能留下了,我要回去的…就是屬於我的地方,但那個地方…並不會有你…」

「那…那我去探你不就行了嗎?不要哭啦…」看著櫻在哭著,恭平心也痛了,便一手把她抱入懷堙C

  櫻聽到恭平說要探她,便立刻說「不!不要來探我!你不能這麼做!」

「為…為甚麼?」恭平不解的問。

「因為你根本不屬於那個地方,你不能去,除非…」櫻說到這堙A都不敢再說下去。

「除非甚麼?」恭平追問著。

 櫻被恭平追問著,也唯有回答他「除非…你跟我一樣…」

「跟你一樣?我當然跟你一樣哦!」恭平不明白櫻的說話。

「我的意思是…除非你跟我一樣,都不是人…」櫻終於說出她最不想承認的事實,但又是一件她不能不承認的事實。

  恭平呆了,「不…不是人?…別…別開玩笑好不好!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怎會不是人?」恭平激動的說。

「對…現在我是好好的,可是過了十二時,這個魔法便會解除,我便會消失,不能再跟你一起了…」櫻悲傷的說著。

「不!不會的!甚麼魔法會解除!甚麼消失!我不信!我不信!我只想繼續跟你在一起!」恭平緊緊的抱著櫻。

「恭平…沒用的…這是我最後一個遺願。」櫻微微的笑著。

「遺…遺願?…你…你在之前就已經認識我嗎?」恭平冷靜起來。

  櫻輕輕的點了點頭,「其實…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只不過是你沒有留意我罷了…」

「一直在我身邊?」恭平不斷的在腦中的記憶尋找著櫻的影子,「宮…宮村櫻…你是B班的學生,你和直美是同班的,直美說你在一星期前因為心臟病病發死了…」

「對!一直以來,其實我都在你身邊,可是因為那時你眼中只有直美,所以根本察覺不到我的存在。」櫻靜靜的說。「恭平,其實我…一直都喜歡著你,我很想跟你說這句話,現在終於都做到了!」櫻又顯得高興起來。

「那…你的遺願就是要跟我說這句話嗎?」恭平仍然擁著櫻。

「不…」櫻搖搖頭說。「我的遺願是要跟你過生日,其實在我未死之前,我已經知道直美想跟你說分手了,可是我又不想告訴你,因為我不想你難過…」

  恭平把櫻擁得更緊,「笨蛋!怎麼不早點告訴我,讓我能早點認識你,早點跟你在一起…」

  櫻對著恭平笑了笑,「時間到了,我得走了…」櫻的背後生出一對雪白得發亮的羽翼,慢慢的飛起來了,縱使恭平想把櫻捉緊,都不能把櫻拉下來…

「再見了…恭平…」櫻吻了吻恭平後,便越飛越高,與恭平的距離也越來越遠了…

「櫻!我也喜歡你!多謝你陪我過生日!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今天!櫻!我喜歡你!」恭平大喊著。

   櫻一邊笑著一邊向恭平揮手,有些羽毛從她的羽翼中飄了下來,恭平都把它們給撿了起來,望著櫻越飛越高,最後變了一顆星…

 「那顆星…」恭平笑了笑,又望著手中的羽毛,「多謝你…櫻,我的生日禮物…」

  自那晚後,恭平常常在晚上都會到空曠的地方,尋找著櫻的足跡,那足跡……就是由櫻變成的那顆星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