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

但你卻不知道我對你的愛.......

|||||||||||||||||||||||||||||||||||||||
給我畢生最愛的人-橘慶太:

日子過得好嗎 有沒有夢見我
會遇上嗎   你會記得我嗎
你現在很忙吧 沒時間想我吧
願意等嗎   你願意等我嗎

如若上天願意 我願一直守候你
縱使最終得不償失 我仍會說我願意
哪怕最後遍體鱗傷 我仍願意將畢生幸福交予你手 
Chapter 1
東京高中,日本數一數二的私立寄宿高中,進出的不是達官貴人的子女就是明星,學生的外貌和成績在東京都是頂尖的。位於半山的東京高中,校舍佔地甚廣,分主樓和副樓,兩座大樓對立著,中間以一個花園分開。主樓比較矮,是校務署、校長室、會客室、教員室、學校資料庫、禮堂和宴會廳,而副樓則是各級教室和龐大的圖書館。學生宿舍是個別的樓房,整齊地排列在副樓後面,平均一橦住三至四人,男女分宿,宿友也是自行選擇的。

「繪里,萼釉今天回來復學,我們要快點了。」里彩坐在化妝桌前梳理,背對房門喊著。
「嗯,知道啦,房間都替她整理好了。」叫繪里的少女在她的套房喊著。
「萼釉的工作能令真的驚人,才去了香港一個禮拜就整理好一切。」
「嗯,對了,今天會有三個調班生轉來我們班。」
「我知道呀,好像是鄰班的伊崎兄弟和橘慶太。」
「那三個萬人迷?」
「對!就是他們,身邊經常圍著一大班女生吱吱喳喳的,看來我們沒好日子過了。」里彩起身走向客廳。「可以了沒?萼釉差不多回到了。」
「可以了,走吧。」二人離開宿舍走向主樓。

門外的鐵閘大開,一輛黑色房車徐徐駛進,停在主樓前,司機下了車為客座的人開門。
「小姐,到學校了。」司機必恭必敬地說。
「麻煩你了,陸伯伯。」一個穿著東京高中校服的女生輕盈優雅地下車對司機說。
「不客氣,我先走了。」司機坐回房車離去。
遠遠就見到有兩個女生向她的方向走來,少女輕移蓮步沿著長廊迎向她們,三個女生抱在一起許久,「怎樣?有沒有掛我?」剛下車的少女問身邊的二人。
「不掛妳就不會跑來接妳啦。」一個女生說。
「別說了,快上課了,有什麼事回教室再談吧。」另一個女生催促著。
三人手牽手走著,突然其中一個說:「萼釉,妳要有心理準備。」
「繪里,怎麼了?」那個少女問。
「也沒什麼啦,只是我們班今天會來三個調班生。」繪里說。
「是那三個萬人迷。不幸的是,我們班只剩下我們身邊的三個空位。」里彩補充道。
「天啊......殺了我吧!」萼釉「悲鳴」著。
隨著她的悲鳴,三人已回到教室,上課的鐘聲亦隨即響起,眾人返回自己的座位,教師亦準時地帶著三人進來站在講台上。看到台上的三人,台下的女生都議誧紛紛,直至看到台上老師嚴厲的目光。
待全班靜下來,女教師才開口道:「昨天跟你們提過,今天會有三個學生轉來我們班,看來你們對他們都不陌生。也好,省點時間,你們三個去坐下吧。」她指了指萼釉、里彩和繪里三個身邊的空位。
三人依言走到坐在窗邊的里彩三人旁,右典坐在里彩的身邊,央登坐到繪里身邊,慶太則坐在萼釉身邊。
「嗨,我叫伊崎右典,妳叫什麼名字?」
萼釉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說「平田里彩。」
「不錯的名字。」右典富興味地看著她。
「謝謝你的話。先跟你說,別把你的女友、親衛隊帶到這兒,妳帶她們上哪兒都好,就是別把她們帶來,我不喜歡對著那些吱吱喳喳的女生。」她正經八百地道。
「哦?妳沒權干涉我的生活吧。」
「你也沒權影響我的生活。」
「妳不會是吃醋吧。」
「名不虛傳嘛,你真的好自大。」里彩瞪他一眼。
「交個朋友怎樣?」
「很好,夠直接,我答應你,但請你先安靜一下,我要聽書。」
「好。」右典轉身找其他女生搭訕。

小休鐘聲一響,里彩就拖著繪里和萼釉到天台去,慶太三人去買飲料。
「萼釉,妳跟那慶太相處得來嗎?」繪里問。
「不錯啊,他挺好人。繪里,妳呢?」
「和那央登?他也頗好人的。」
「真直接,妳有沒有答應他?」萼釉問。
「妳們比我好多了,那個伊崎右典整個早上在我身邊和其他女生說話,快煩死我了。」聽到人聲,里彩看了看通向天台的門,隨即問:「其他人呢?」
「慶太他們正上來。」右典笑著答,把手上的汽水拋給她:「妳的。」
「噢,謝了。」
「嗨,慶太。」萼釉喊著。
「怎麼了?你們住哪座宿舍?」慶太走到她身邊
「7A。你們呢?」
「鄰居。」右典簡潔地答。
「對了,再多上兩課就放課了,午飯到哪兒吃?」里彩問。
「宿舍有即食麵。」央登說。
「吃即食麵?不如...過來我們宿舍吃吧。」繪里說。
「放心吧,萼釉的烹飪手藝是一流的。」里彩參上一句。
「好呀。」央登說。
「煮你們吃不是不行,可是你們負責善後。」
「沒問題,放學一起回去就行了。」慶太說。
「這麼早?不用吧......」里彩說。
「沒關係啦,請他們去坐坐也好。」繪里反駁她說。
代表小休結束的鈴聲幽幽傳來,萼釉說:「這節是歷史課,遲不得,我們得快點。」咀裡說得著急,三男三女卻悠閒地緩步步下長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