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哥,你會去看瑜爔那場格鬥嗎?」央登問身邊的右典。
「會。」
「慶太你們呢?」
「我們都會去看她。」慶太把手搭在右典肩上:「右典,佳奈要我們叫你別灰心,她說瑜爔還愛你的。」
伏在欄杆上的右典雙眼頓時變得光亮:「你說什麼?瑜爔還愛我?真的?」
「佳奈說的,她說瑜爔和你分手後每晚都在房間哭。」
「噢!看我做了什麼好事?」
「算了吧,對她好一點,她會原諒你的。」
「希望吧。」

||||||||||||||||||||||||||||||||||||

座落於後山的格鬥競技場館,足以容納全校師生。一上完最後一節課,學生都湧到後山的格鬥競技場館,魚貫入座,找個好位子看待會兒的比賽。眾人都匆忙地趕到場館霸位子,只有慶太五人例外,因為佳奈早為他們留了位置。
時間一到,主持立即宣佈:「比賽分三回合,每回合二十分鐘,點到即止,輸的一方將被遂出校。現在宣佈,格鬥正式開始。」
為時六十分鐘的格鬥競技眨眼就開始,瑜爔以靈活的身手,不留情地狠狠攻擊對方,頭一回合,織田麻衣已被瑜爔攻得不坎一擊。六十分鐘過去,勝負已分,主持隨即宣佈瑜爔贏了,而織田麻衣將即日被遂出校。在校內不甚受歡迎,甚至很多人討厭她的織田麻衣,在人們的嘲弄下離去。見格鬥完了,右典即時追到女更衣室外,在門外等了近半個鐘,才見瑜爔換好衣服出來。
「瑜爔。」右典喊住她。
「要談什麼?」瑜爔在一旁的長凳坐下。
「原諒好嗎?給我一次機會吧,求求妳。」右典差點沒跪下來求她。
「憑什麼?」
「憑我是真心愛妳。」
「很順耳,可惜花言巧語對我是沒用的。」
「不,我是真的愛妳。」
「說完了沒?」瑜爔不耐地抬起頭看向站在身前的右典。
冷不防地,右典俯下身子吻上她的唇,她想逃開,可是右典用手扣住她的後腦,而且......她很懷念他的吻,漸漸地,她不再反抗。見她沒反抗,右典將這個吻由淺轉深,兩人吻得天旋地轉,直至快窒息才分開。
右典把瑜爔擁在懷裡,抵著她的頭:「瑜爔,原諒我的過錯,別再離開我好嗎?」
「只此一次,下不違例。」瑜爔抬起頭答他。
右典聽到答案後,興奮得抱著她旋了幾圈才放下她,兩人再之吻得火熱,站在出口處的五人見了這一幕,嘴角都漾起笑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