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話 ~

     在輝問完這個問題之後,都一直沉默著,連表情也變回冷冷的,令光很在意的望著他,下課後,輝都只是呆呆的看著窗外的櫻花樹,直至全班只剩下光和他一人,光便走去問輝「鍵本,下課了哦…」可是輝並沒有回應光。

  「鍵本…」光拍拍輝的肩膀,可是換來的卻是輝的怒視。

  「別煩我!」輝對光怒吼著。

    光為他擔心了一整天換來的只是惡言相向,覺得自己很愚蠢,也覺得很傷心,於是含淚的對輝大喊「鍵本輝!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擔心你耶!你看起來很不高興,所以才想安慰一下你,可是你竟然叫我別煩你?還對我生氣?我告訴你,我不是用來給你洩忿的,你不要自以為是!」說完便拿起書包跑掉了。

    輝看著光傷心的跑掉,才發覺自己很過份,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心想「我在想甚麼啦!我一向都是這樣對同學的啦!才不會因為弄哭她而有甚麼不安…」雖然是這樣想著,可是行動上,他可是推翻這一切,他拼了命的追出去,看見光一邊擦眼淚一邊向校門走去,於是便跑上前捉著光的手,「嗄…嗄…對…對不起…」輝喘著氣的對光道歉。

    光說「我不知道你在想些甚麼…可是我真的真心想跟你成為朋友,我只希望你能夠把我當成是一個可以傾訴心事的朋友而己,但既然你想我不要煩你的話,那就算了…」說完便把輝的手甩開。

   輝大喊「我把我的事告訴你!」

   光聽到後,停下了腳步,緩緩的望向輝,「你說你想告訴我…你從前的事嗎?」

     輝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便走向光,「你跟我去櫻花樹下吧…」這時,輝又再次露出悲哀的神情了。

     光上前捉著輝,「不…你不要告訴我…你的表情很悲哀,我不想你回想起些不開心的事,還是算了吧…今天的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吧…我們仍然是朋友。」

    輝卻說「即使我不告訴你…我仍會不開心,因為這件事一直繞著我,我想…如果把它說出來,對我來說都是件好事吧…你願意替我分擔一下嗎?」

    光想了想,然後便答應了,跟著輝走到櫻花樹下,「你今天問過我這棵櫻花樹有沒有故事,你的事是不是跟櫻花樹有關?」

  「嗯…在我還是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跟一位很要好的朋友在櫻花樹下許下諾言,我們互相傾訴秘密和心事但絕不可以向其他人說…可是他竟然背叛我…」輝緊握拳頭說著。

  「他把你的秘密和心事都向其他人說嗎?」光問。

  「他在中學一年級的時候結識了女朋友,他很喜歡那個女孩,可是我卻發覺那個女孩其實不是真的喜歡他,而是想玩弄他的感情,本來我想把這件事告訴他,但被那女孩發現了,她為了除去我這個眼中釘,將我的秘密公開,使全校的同學都瞧不起我,知道那個秘密的只有我的朋友,為何那女孩也會知道?」輝越說越生氣。

  「鍵本…冷靜點…或者…不是你的朋友告訴那女孩,而是她在你和你的朋友說的時候無意中聽到吧?」光猜測著。

  「不可能!我跟他說這個秘密時,他還未結識那個女孩的呀!而且…在那件事發生之後,我也有親自問過他,他也親口對我說是他跟他女友說的,是他親口告訴我他遺背了我們的諾言的呀!」輝用拳頭打向櫻花樹。

     光看到輝的手都流血了,便擔心的說「別說了!」光小心的拿起輝的手,「你看…你的手都這樣了…來,不要說了,先去保健室吧。」說完便拖著輝去保健室。「保健老師不在哦…不要緊啦!我幫你包紮吧…」光安頓好輝之後便去拿消毒和包紮用品,並小心翼翼的替輝包紮。

   「對不起。」輝說。

    光望著輝笑一笑「你幹嘛跟我道歉?」

  「我之前對你那麼無禮…而且我剛才的行為也嚇到你了吧?」輝愧疚的說。

     光搖搖頭說「沒有啦!我才不會那麼容易被你嚇到,好了,包紮好了哦!你記著回家後別沾水哦…還有叫你媽媽幫你換紗布吧。」光微笑著說。

    輝又變得失落的說「我…是自己一個人住的…」

  「咦?你的父母都不擔心你的嗎?」光驚訝的問。

    輝這時便說「其實我的秘密…跟我父母有關…」

     光聽到後都不知作甚麼反應才好,便說「呀…是嗎?現在時候不早了,我想我還是先走啦…」說完便走掉了,光一邊走一邊想著「難道鍵本想把他的秘密告訴我嗎?」

     輝在這時便大喊「片瀨!別走!」他追上光,跑到她的面前,「我想把我的秘密告訴你,因為我不想再一個人承受著這些事,而且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我一直都對其他人不瞅不睬的,因為我怕相信人,但…當我遇到你之後,我才發現其實我可以再次相信人的,你不是說想跟我做朋友嗎?」輝認真的問。

    當光聽完這些話後,她很高興,因為她終於可以跟輝真的做朋友了,於是便毫不猶豫的說「嗯!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做朋友,我亦希望我可以替你分憂。」於是他們便再次走到櫻花樹下,光提議說「我們在這堻\下諾言,我們互相傾訴心事、秘密,但絕對不可跟任何人說,好嗎?」

    輝終於笑了,答應道「好!」在他們這麼高興的時候,他們都發覺不到有一個男孩躲在附近偷聽著。「那…我告訴你囉!其實我是個私生子,我的爸爸是個名人,他也知道有我這個兒子,可是因為他不想影響自己名聲的關係,一直都不肯認我,而我的媽媽也因為照顧不起我,在我出生不久後便自殺死了…本來我可以當甚麼都沒發生的一直生活著的,可是直到我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我爸爸的對頭人知道我的存在,他把我存在的事都說出來,因為這事對我爸爸來說是個醜聞,更嚴重的是…我媽媽生我的時候還是未成年的,所以爸爸因為這樣而坐牢了,之後我一直被周圍的人看不起我,又對我指指點點的,由於我忍受不到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所以我便搬到沒有人知道我秘密的地方重新生活,可是…我始終都擺脫不了這個事實,所以才把這件事告訴那個出賣我的朋友,想他替我分擔一下,怎知……」輝又再次憤怒起來了。

  「鍵本……」光的雙眼通紅的說著「我一定會替你保守秘密的,我不會把它告訴別人的,絕對不會!」

    輝看到光又為自己哭了,於是便收起怒火,溫柔的摸著光的頭說「笨蛋!別哭啦!看來我今次沒有找錯人了…不過…」輝這時停下來了。

     光追問著「不過甚麼?」

     輝苦笑著說「不過你那麼易哭,別人會以為我欺負你的哦!」

     光擦掉眼淚,打了輝一下,「人家是真的替你傷心耶!你還說我易哭…」

    之後他們兩人便一起離開了櫻花樹,一起回家去了…

   「鍵本輝!竟然跟小光那麼親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那個躲在樹後偷聽的男生——野口智,看著光和輝兩人小聲的說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