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話 ~

     第二天的早晨,光相約了輝一起吃早餐,然後一起回校,其他同學看到了光和輝兩人一起回來而且邊談邊笑的舉動都驚訝起來,之後他們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晴便問「小光,你跟鍵本怎麼會一起回來,又談得那麼高興呢?那個鍵本都不會理人哦…怎麼會…」

     光笑了笑說「其實輝也不是很難相處的人啦!總之他是我的好朋友就是了。」光說完便繼續整理課堂用的書本,就在此時…

  「小光,你可以出來一下嗎?我有些說話想跟你說。」智走到光的身邊說。

    光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智,「怎麼了?有甚麼事不可以在這婸〞熄隉H」

 「是…你先出來一下嘛…」智拉著光的手。

 「好了,好了,我出去就是嘛…幹嘛那麼神秘的…」光一邊抱怨著一邊跟著智出去了。

     輝把這些事情都看在眼堙A心中卻有著一點奇怪的感覺,「我是怎麼了?幹嘛好像有點不安的感覺?而且…那個野口是小光的甚麼人?總覺得他會把我跟小光的距離拉開似的…」輝不安的想著。

    在另一方卻是光的驚訝,「你…你說甚麼?」

    智露出一抹邪笑,再說「我知道鍵本那傢伙的秘密,也知道你跟他的諾言。」

    光害怕的說「你想怎樣?把它說出來嗎?」

    智再次像魔鬼般笑了笑說「我不會把它說出來,不過…是暫時的事,而我不說出來的條件是…」智望一望光,又說「其實你也知道我是喜歡你的吧?不過你就是怎樣也不肯跟我在一起,現在既然有這麼一個好的機會,我怎會就此放棄呢?」

   「你是說你想用這件事來威脅我,要我跟你在一起,要不然…你就會把輝的秘密說出來?」光說出智的計畫。

   「你是個聰明人,既然你都明白我想怎樣了…你也應該知道怎麼做吧?」智奸笑起來,「現在我只想知道的是你答應還是不答應而已。」

  「我答應你!但你也一定要遵守條件,不准把那件事說出來!」光毫不猶豫的說。

  「好!我也答應你…不過,由現在這刻開始,你要記著你是我的,你不准再跟鍵本那傢伙說話,如果被我發現了的話…你就不能怪我把那件事說出來了。」智認真的說。

  「甚麼?」光不甘心的說「你連我跟輝說話的權利也抹殺掉嗎?你是怕我跟輝說這件事嗎?」

  「我不是怕你跟他說這件事,而是…我不允許我的女朋友跟他那麼要好!還要有甚麼櫻花樹的諾言!我老實告訴你,我就是妒忌他,這行了吧?其實我也知道你是喜歡上鍵本那傢伙的了,不是嗎?」智憤怒的說著,然後便進回教室去了。

    光自己一個人呆站在教室的門外,心想「我是喜歡上輝了嗎?可是…現在我連跟他談話的權利也沒有了…」光忍不住哭了出來,她知道自己原來是真的喜歡上輝了,可是一切已經太遲了。她沒有回教室,因為她不想輝看到自己又在哭的樣子,她怕輝會走過來問她『怎麼了?』,她怕智會因為這樣而把輝的秘密說出來,所以她整天都躲在學校的小教堂中,沒有上課,只是靜靜的等待下課的鐘聲響起,此時,她的手提鈴聲也響起了,來電的是她的好友——晴,於是她便接聽了,『……』光沒有說話。

    電話的另一方發出晴的聲音『小光?怎麼了?應我一聲呀。你今天幹甚麼呀?跟智出去後便沒有回來,我問智他又說不知道,老師問起的時候,我就只好回答他你身體不適到保健室去了,喂喂…小光?你現在在哪兒?小光?』從晴的聲音聽得出她很擔心光。

  『…晴…』光哽咽的喊了一聲。

  『小光?你怎麼了?不要嚇我哦,你現在在哪?快說啦!』晴焦急起來了。

  『小…小教堂…』光的聲音已變得沙啞了。

     晴便立刻走到小教堂找光了,另一方面,輝也著急的想找光,可是卻不知道怎麼找才好,就在這時,智走到輝的身旁,「鍵本!」

   輝望一望智「怎麼了?」

   智便開門見山的說「小光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再跟她那麼親密,我要說的就只有這些。」

    輝很驚訝的說「你說…小光是你的…女朋友?」

    智回頭笑得像嘲笑輝的樣子說「對!」

     輝看著智那個笑容及他那個像惡魔般的背影,都不禁心寒了一下子,心想「是真的嗎?可是…光不曾說過哦…等等!野口他今早把光叫出去後,光便沒有回來了,這期間一定是發生了些甚麼吧?」想著想著,輝便決定去光的家看一看。

  「小光…你怎麼了?」晴到小教堂找到光了,她看見光哭得眼也腫了,而且還瑟縮在一角,「小光…」晴輕輕的拍光的肩膀。

  「晴…」光忍不住了,她的淚又像決堤一樣的湧出來了,「我很痛苦…很痛苦哦…嗚…」光緊緊的擁著晴。

    晴被光嚇著了,她也緊緊的擁著光,「你別哭…先說怎麼了嘛?今早之後你就沒回教室了,而且你早上還很高興的哦…是智嗎?他做了些甚麼過份的事了?」晴問。

  「晴…我只告訴你…你別告訴別人哦…」光一邊哭泣著一邊把智今早對她說的話都告訴晴,唯一沒有說的是輝的秘密。「你不能讓智知道你也知道這件事哦…我怕他會把輝的秘密說出來呀…」光懇求晴說。

  「好啦…好啦…我不會跟智說的啦!你先別哭啦…但…你要怎麼辦?真的跟智一起嗎?你不是喜歡上鍵本了嗎?…你偷偷把這件事告訴鍵本就行了嘛…」晴替光想著辦法。

  「不行啦!如果…讓輝知道的話,他一定會找智理論的,到時智一樣會把輝的秘密說出來啦!不行的…不行的…我不想輝再受傷害哦!」光心痛的說著。

  「你現在這樣不是很痛苦嗎?不但你痛苦,我看見你這樣都很心痛,而且…你一下子又不跟鍵本說話的話…他一樣會傷心哦!他好不容易肯打開心扉跟你做朋友嘛…」晴說。

    光捉著晴的手說「不行啦…不可以對輝說的!不可以!你一定要替我保守這個秘密…這是為輝好…」

    之後晴也答應光不把智威脅光的事對輝說,並且陪著光一起回家,在她們快要到光的家時,她們都看見輝在門口等著,「是輝?」光口中輕聲說。

    輝見光回來,便緊張的問「你今早是怎麼了?幹嘛不回來上課?還有…野口他說你是他的女朋友,是真的嗎?」輝看到光雙眼腫腫的,便又問「你哭過嗎?你是怎麼了?」

  「我上不上課也不關你的事,而且…我是智的女朋友,我想…我們都是別常在一起好了…我是有哭過,那是因為智今早罵我,說我跟你太親密。」光對輝的態度非常冷淡。

    輝感到非常奇怪,「你真的是智的女朋友嗎?那幹嘛還要對我那麼好?而且你也沒有提過這件事哦…」

    就在此時,智突然出現,「鍵本輝,你別再騷擾我女朋友好不好?」接著便拉著光進屋了,而晴也跟著進了屋,輝也就只好回家去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