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
白色的身影在園中嬉戲,可是聽不見任何聲音。
“羽,吃早餐了。”
“羽,今天我們去蘭姨家拜年。”
聞言,羽手中的多士跌在地上。
“羽,為什麼這麼不小心?”
羽搖搖頭,他都是住在蘭姨附近的,會遇見他嗎?

“蘭,新年快樂。”木戶太太將水果籃遞給玲木 蘭。
“蘭姨,新年快樂。”羽用手語比著。
“謝謝。” 玲木 蘭感觸地說,淚水正在眼中打滾。
玲木 蘭十分喜愛這小女孩,十分感慨不能再聽見這小女孩的歌聲。
“蘭姨,你哭?”
“不,我只是太高興。”
羽漾起燦爛的笑容。

“羽,我去開車過來,你在這裡待著。”
羽柔順地點點頭。
是他嗎?
右典正與一名少女邊走邊說笑。
他也發現了她了。
羽微笑地點頭,右典反射性地點頭。

“右典?”
“右典!”央登大吼。
“臭央登,想害我聾嗎?”
“哇!打人呀!”央登撫著剛被右典“殘害”的手。
“我看到羽。”
“羽?她不是失蹤了嗎?”
“我剛看到她。”
“那她現在怎樣?”
“她比以前更漂亮。”
“你還喜歡她嗎?”
“我不知道。”
再見羽的那刻,很想很想把她擁入懷。

這年來,Flame的名氣更盛。
右典比以更有魅力,更英挺。
他看來過得不錯,他身旁的女孩沒有變,看來右典真的很喜歡她。
看來她得到了我從前一直渴望的專寵。
我的心也沒有以前那樣大的悸動。
我將會成功忘了我們的一切了。
待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