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2002年6月2日

葉文輝舞出歌星軌

 花名「啤梨」的DJ葉文輝 , 現正在新城電台主持兩個節 目,其中名叫《卡 拉O!BABE》的深受年輕人歡迎,爭相致 電到節目大展歌喉,即使到了凌晨二時節目結束,電話 依然響個不停,有次更有個遠自日本的聽眾打長途電話 上節目,可見啤梨人氣強勁!!

 畢竟,電台紅極也只是聽聲,殺入樂壇現真身,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下一步,雖然啤梨堅稱 :「我真的沒想 過會出唱片做歌手。」 因為他本來的志願是舞蹈家,畢業於演藝學院舞蹈學院。
音樂和舞蹈是唇齒相依,這句說話套用在啤梨身上尤 其貼切。 啤梨坦言,立志成為舞蹈家之前,其實最想做龍虎武師 ;不過礙於身形「 細粒」,又沒有阿諾舒 華辛力加「大隻佬」般的六塊腹肌、胸肌,於是退而 求其次,決定考入演藝。
「 排舞跟出拳一樣,都有節奏感,加上當年又突然愛聽快歌,覺得米高積遜的舞姿非常有型,所以父母說要送我出國留學,我都堅決反對。」

電台播歌感覺似賊
 入讀演藝的第一年,亦是啤梨最艱辛的歲月,因為同學們都有跳舞底子,他﹖踢腿踢到耳邊已經痛到 「 標眼水」 , 唯有將勤補拙, 利用每天午膳時間 , 一邊吃飯盒,一邊壓腿拉筋,「粒粒皆辛苦」五個字,當時體會最深 。
 雖然啤梨習舞是想向舞蹈家目標進發,但現實歸現實,他明白香港不像外國,有百老匯音樂劇的市場,既然不能成為終身職業,倒不如將它視為興趣,先試試人家介紹的VJ工作,再到現在於新城電台開咪主持節目,甚至踩過界出碟當歌手,反正三者都與音樂有關。

「回想起來都覺得似劇集橋段,唱片公司有一天突然致電給我,問我有沒有 興 趣 出 碟 。 」 正所謂伯樂難求,他當然拍板答應,何G公司給他極大自由度,只要做回自己,沒有強求他裝出一副他甚為抗拒的「深情冷酷臉孔」 。

 話雖如此,他先後派上台的兩首作品《口不對心》和《 I Believe》都是慢板情歌,反而未見可讓他一展舞功的快歌蹤影, 可能要留作秘密武器。

 「第一次在電台聽到自己歌聲的感覺﹖好像做賊一樣,偷錄了自己唱歌然 後播出街,怪怪的,但又開心。」啤梨笑道。愛情路上很失敗
作為樂壇新人,難免會被說成是甲的翻版,或乙的接班人,啤梨的歌聲就被指酷似許志安,不過他未有所聞,且反應甚大的說﹕「是嗎﹖真的未聽過﹗(重複說了三次)反而有人指我似杜德偉。許志安唱歌很好聽,別人說我似他簡直高興也來不及!」

 眼前的啤梨非常健談,不過據他透露,小時候的他是一名怕醜仔,不愛說話,面對似有「殺氣 」的老師或意中人時,一張通紅的臉便會出賣了他的想法,現在予人「開籠雀」感覺,都是後天促成。
不過在愛情路上,啤梨態度依舊如他的處男作歌名《口不對心》,從不敢開口表白 , 他說﹕ 「我十分失敗,不夠主動, 男仔不應該如此,明明對個女仔有意思 , 又經常傾電話,但始終提不起勇氣說出心底話,白白錯失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很可惜。」

 說到興起,啤梨還即席哼了兩句鄧健泓《心寒》的歌詞﹕「我已夠失敗…… 」看來,他下次遇到心儀對象時, 是時候將他當年誓要考入演藝,過五關斬六將,在考官面前表現出來的自信和膽量再重演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