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geocities.com/hk/ai3422

               ( geocities.com/hk)    
門扉

夜,一個可怕的夜晚。
月亮被雲蓋著了,星星也遮掩了。
地下失去光的照耀,變得朦朦朧朧,甚麼也看得不清楚了。
一處黑暗的地方-黑色的大海,白色的沙灘,對比很強的黑白沙灘,一處令人膽怯的地方。
一個男生,他抱著膝,一副懷念的樣子望向大海,像在等待甚麼似的。
大海雖在黑間中變得暗淡,沒有了日光那種舒服、柔和的感覺,但仍然能看見水面有一點一點的光。
那些一點一點的光,慢慢的增加、增加、增加……
男生像看透甚麼似的,他把目光放在那一點一點的光上,目不轉睛的望著。
然後,男生不見了,黑白沙灘消失了,黑暗的天空漸明了,
一點一點的光化成了一線線的陽光,透過玻璃射下來,眼前的景物變成了一間房,
一個有親切氣味的地方。
我擦擦眼睛,眼前的仍然是房間,心想︰剛才是在作夢嗎…?
但是,那個景像,那個情節,卻真實得像是剛剛去過一樣,然後像動畫片中的角色一樣,轉移到自己的房間來。

我拋開了那個怪夢,慢慢的下床。我伸了一個懶腰,打著呵欠的走進洗手間。
望著鏡中不精神的我,懶懶的拿起牙刷,為自己作梳洗工作。
梳洗過後,那副沒精神的樣子像給我驅走一樣,變得活潑開朗。

我換過衣服後,走到客廳去。
以往常常在我耳邊呼喚我的聲音,現在只剩下一把聲音了……

「小光,你在幹甚麼啊?跟爸媽說再見之後,就要走的了……。」一把聲音響了起來,那正是我最親的人,太一哥哥。
「哥哥啊,我還沒有收拾好東西啊,我等會兒就會出來的了……」我沒精打彩的拋下這句說話,提到父母,我的悲傷又在臉上出現。
我不想哥哥為我的哭泣而擔心,所以借故走回房間去,想大哭一場。

為甚麼我要名叫作「光」?光能夠照耀世界、照亮他人。
但我呢?我根本沒有那樣的偉大,我根本就不能叫作「光」!
又有人再呼叫我的名字了…那個照耀著天地萬物的名字-光……
我對呼叫我的人沒有理會,只是痛苦的忍著,不讓眼淚掉下……。
我知道不可以繼續的逃避,那麼,我就走出這道門,走出我心中那樣的懦弱…。

「小光,現在可以走了吧?」
「……是的。」
一個簡單的對話,我笑著望向桌上的照片,那張最珍貴的家庭照,我輕輕的拋下一句︰
「爸、媽,我們出外了。」

然後,我和哥哥通過門,出外去了。
我往後看,門後像有甚麼氣息的,很微弱,但存在。
門外像有人在監視我,同時,也像是在守護我。
它看來沒有形狀、名字、力量,但它擁有思想、靈魂。
它不是我的家人,它是誰?對了,它沒有名字,沒有人會知道它的名字的。
那把聲音又呼喚我了,我回過頭來,趕上已經離我很遠的哥哥。

-門外的氣息,我沒有忘記,直到有一天……-
我正要上床睡覺的時候,門好像被甚麼碰撞,發出了很大很大的聲音。
我想著,太一哥哥一定會起來,但是,他沒有起床。
我相信,這聲音一定只有我聽見,所以沒有人幫我。
我膽怯的走了幾步,來到門前。像是聽見甚麼聲音,像是有人跟我說話-
門那些撞擊聲消失了,剩下的,是人聲,一把很動聽的聲音--
「你……可以幫我嗎?」
「你是誰?」我怯怯的問,始終那把聲音的主人對我來說是很陌生,想了解它唯有用這樣的開場白。
「我--像你所想一樣,一個沒有名字的東西。我,不算是人,但也不是幽靈,你大可以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
它看來真的很需要我的幫忙,所以要在句子最尾加上「我不會傷害你的」這幾個字。
「你知道我心中所想的東西?你到底是-」我發現問了多餘的問題,就立刻住了口,然後才想起正題︰「啊,你要我幫你甚麼?如果我有能力的話,我會幫你的。」
「我,正是你在黑白沙灘看見的,那個男生。」它說到這堙A就停了下來,幾分鐘後,
它的聲音又響起了︰「那個沙灘…是你之前所去過的數碼世界中,一個像是被黑暗侵佔的地方-」
我突然想起,自己曾無意中來到一個沙灘,遇上了達高獸的事情……
就是那個可怕的沙灘…?那個我不想去記起的地方-?
「我在那媯市搕@個人,但她一直沒有回來過……」
「她是誰?」
「她是……我青梅竹馬的朋友,我和她經常在那個沙灘玩。但很不幸,一次突然發生了風暴,我到別的地方避風的時候,我卻忘記了她……
之後,我找遍整個沙灘,找了很多地方,也找不到她的蹤影。
那時我就想,不如坐在沙灘上等她吧。她終有一天會回來的
。但,我等了很久很久,她始終都沒有回來,也沒有消息。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長大了,但她一直都沒有回來……我沒有忘記她,但我已經給自己一個答案-她已經死了……」
我聽得到,亦感覺得到,它已經在門外哭泣,雖然我看不見它的樣子,但總覺得它很親切,我覺得自己是認識它的。
但是,它的聲音我沒有印像、完全沒有印像。
那個青梅竹馬的朋友,一定是它重要的人吧…更可能是深愛的人吧,所以它才這樣的傷心。我是這樣的想著。但是,我幫不了它。
因為由它說話當中,已經猜到,那女孩子應該去世了--。
像我的父母一樣,到天國去了。
那對我一直尊重的父母,我一直愛的父母,已經到了他們的終站了嗎?
我無言的對著這道門,對著門外那個受了傷的氣息。
我像是要去接觸它一樣,把身體靠近門,希望能夠安慰它。
但氣息愈來愈微弱,像快將消失-。
「這已經夠了……我,也消失的安心了。」那個氣息很脆弱的說。
「啊?為甚麼…?」
「因為,我已經不用再去找她了……」
「她…她到底是誰?她擁有名字嗎…?」
氣息變得很稀、很稀,很吃力的說了一句︰
「她擁有最美麗的名字…擁有最偉大的名字……她就是……『光』……」
然後,那個氣息消失了。
聲音已經完全聽不見了,完完全全的,

……消失了……

「光」……是指我嗎?難怪我覺得它好像那麼熟識。
還是……它,根本就是天上守護著「光」的另一件東西……「闇」……呢?
跟我同樣名字的「光」,跟「闇」真的是相對嗎?
「闇」守護著的,或許跟「光」是一樣,一樣是微笑的保護著地球啊。

我發現地上多了一些東西…兩張咭片?
「一張是『光』,另一張是…『闇』……」我看著咭上的字,像是做夢一般,但我相信,這不是夢。
黑白沙灘,也是光和闇的化身嗎?所以,他們在那堛情C
光與闇是分開不到的。就像那個黑白沙灘一樣……大海和沙灘,即使遠離了,也會再相遇--。

我擦擦眼睛,看一看時鐘,時間不早了,還不睡覺?
我到床上睡覺去,手仍然握緊那兩張咭片。
在我心中的光和闇,黑白沙灘……
也許會出現在你的夢中呢……

在你耳邊傳來的,一定是……
海浪的聲音……光和闇在玩耍的聲音……


                      -門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