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學校觀課後報告---反思及比較自閉症學童和幼稚園學童的學習情況

 

前言

在觀課前,我對特殊學校的定義很狹窄,我只會聯想起一些智商較低的學童,又或是身體有缺陷的學童才需要接受特殊教育。如果不是校長介紹學校時,提及全校有三分之一的學生患有自閉症,我相信我不會知道自閉症的學生也需要接受特殊教育。我也從未想過,原來一所特殊學校可以容納那麼多自閉症學童。正正由於我沒有接觸過這群學生,故此我選擇了往他們的課室進行觀課。

 

觀察自閉學生上課情況

(日期: 2-12-2003,時間:10:20-10:30a.m.,觀察班房: 105)

 

        參觀完學校的設施後,校長安排了十分鐘時間讓我們觀察班房上課的情況。我選擇了觀察患有自閉症的那班學生。這群學生是剛剛入讀該特殊學校,也是全校中,最需要幫助和支援的自閉症學生。

班房內共有兩位老師和一位輔導老師,她們的職責無分主副,都是負責教授和照顧學生。每一位老師需要照顧三位自閉學童,而學童的學習座位都是有特別安排 (附錄一)。課堂的環境就像一個幼稚園班房,班房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著彩色的圖片、相片,老師稱學生了解不到語言,又或是未能用語言去跟別人溝通,於是用顏色、圖像、視覺去提示他們。

教師所用的教材跟幼稚園裡的都差不多,她們都是利用實物或圖片去教授自閉症學童。而她們會分配不同的工作給每一個學生,有些在學寫字、有些在砌圖、有些在認圖畫。當學生完成一個工作後,學生便要依著自己臺面的圖示(例:芒果、西瓜、蘋果,和一個茶點的圖案),拿取相同圖示的膠籃用具,並回到自己的坐位繼續完成工作。當學生完成三個工作後,他便可以享用他的茶點。老師說這樣可以訓練他們自律,以及獨立地完成工作。

另外,我亦觀察到有兩個學生分別被老師安排面壁做工作,他們的臺面不會貼上圖示,反之,老師會用實物去讓他們明白、清楚自己的工作是甚麼。(例:老師會用一條繩子吊了一枝筆和一個膠茶杯,這表示學生要寫字和食茶點) 老師稱由於他們的專注力比其他班內的學生弱,很多時又會騷擾其他同學,於是有這樣的安排。

 

觀課後的反思與比較

短短的十分鐘不是真的可以令我透徹地了解自閉症學童的學習情況,可是這十分鐘對我來說的確十分寶貴! 試想想,家長不會經常帶著有自閉症的子女逛街,因為他們不想別人以有色眼光去看他們的子女;而特殊學校也不是每間都願意打開校門,讓別人看他們的學童如果上課。故此,今次可以看到自閉學生上課的情況,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

 

在觀察課堂中,不難發現大部份的學生上課時都有自言自語、望天打卦、說話時不望著別人說、發出不是語言的聲音、間歇性地閉上雙眼等等的行為。這些行為都會給人以下的感覺:他無心向學,他沒有禮貌,他不尊重他人/老師。如果這個學生是就讀於主流學校,我相信他會被老師重重的責罰,又或是已經被老師遺棄了。

 

在觀察學生的學習情況,我發現到他們要做的課堂工作跟幼稚園學生相似。最初我是很難去想像得到一些已經六至八歲的學生,做的工作竟跟三至四歲的小朋友無異:老師教他們寫字、教他們辨別圖畫;用膠籃形式分配工作給他們做。不過,在自閉學童的班房內,他們做工作的層次要比幼稚園班房的學生低,原因是自閉學生甚少、甚至不用語言與人溝通,他們要做的東西往往都要依賴圖示,又或者是顏色、相片,才智意識到自己要做些甚麼;若他們專注力不集中,老師便要擰他的頭、捉著他的手,使他能按時完成工作。故此,自閉學童學習時,永遠都是處於被動角色。相反,在幼稚園的課堂,不難發現幼稚園學生聽畢老師的指示,便會迅速地做他們要做的事,老師不用經常提點,他們也會自動自覺,做好要做的事情。

 

雖然兩類學校的課堂或有相似,但課堂的氣氛卻完成不同。自閉學童活在自己的世界,甚少跟同學 / 老師 / 其他人溝通,老師很難去安排一些有趣的活動,讓三個學生同時參與,又或者三位老師同時安排活動給九個學生。因此,課堂的氣氛是很寂靜,大多數是老師跟個別學生說話,指示他們如何做妥工作,在課堂之內,不見得有甚麼教學活動安排。相反,幼稚園老師可以因應不同的教學主題,設定活動或安排集體遊戲,讓學生一同參與,使學生可以從活動中或遊戲中學習。

 

綜觀今次的觀課,我深深感受到做一位特殊學校老師並不容易。面對著一群患有自閉症的學生,她們既不是言語治療師,又不是社工,有時真的想,她們在學校的工作會是甚麼? 不過,仔細的想,發現她們的工作其實是十分艱巨:除了傳授學生基本知識和耐心地教導學生,她們還要訓練學生的專注力,以及嘗試令學生用言語和她們溝通。這些工作,或許可以令學生的自閉情況得以改善,但現實是,不是所有的學生都有這樣的改善。

 

後記

這使我聯想起能否有這四年裡,裝備自己成為一個小學老師和特殊學校老師?前者早已有心理準備去裝備好,而後者則沒有考慮過(因為不知道就讀小學學士課程也可以申請往特殊學校任教)。不過,於我而言,衹要是本身對學生沒有厭惡感覺,為人有耐性、愛心,再加上本身的學科知識,只要另行修讀有關教特殊教育的心理學,教學法課程等,我相信我是可以接受挑戰--- 做一個特殊學校老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