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中國音樂歷史演進表

朝代中樂演進
圖片
遠古時代 (距今約七千年前)

這個時期的樂器與先民的工作、生活及狩獵息息相關,例如,最初發現的骨哨,是用動物的肢骨製成,只能吹出與鳥鳴十分相似的簡單音調;而此時的「塤」,只有吹孔,似乎也只是用來模仿鳥獸的叫聲,以誘捕鳥獸,最後發展到有音孔的旋律樂器,其發展過程都是由使用之工具逐漸衍化而成,型態上由不定型、不定音、種類少、慢慢地形成定型、固定音及多種類的樂器;項目中以打擊和吹管為主,製作造材料取自石、木、土、草、蘆葦和獸骨等,形式上為單管單孔、一器一音。

當時的樂器 : 磬、陶鈴、祝、致、管、塤、鼓、篪

【殷墟婦好墓編鐃】



【武官村晚商大墓虎紋石磬】

夏商 (1765 ~ 1122 BC )

樂器種類多樣,製作精緻,銅製樂器增加,表面裝飾以繁複的花紋;技術及藝術上已有相當的水準,如虎紋石磬、編鐃等;定音打擊樂器產生,將同一種樂器編排成組,擴充音域,塤有陶製、骨製、石製等,發展成五孔。 當時的樂器 : 編鐘、編磬、陶塤、石塤、鈴、鐸、鼓、和、言、鐃、籥

西周 (1100 ~ 771 BC )

宮廷制定了音樂制度,建立了宮廷「雅樂」,對於日益增多的樂器種類,以製作材料的不同來加以分類,有金、石、土、革、絲、木、匏、竹等八類,稱為「八音」;這是世界上最早的樂器分類法,此時仍以打擊樂居多,其中編鐘及編磬已極具水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此時已有一管多孔的橫吹樂器及平置的彈弦樂器的出現。管樂器可吹奏出多音的音階,「琴」仍是彈弦樂器的總稱,有「十弦琴」及「五弦琴」兩種,「瑟」已成為歌唱的伴奏樂器。

當時的樂器 : 在「詩經」等文字記載中,此時約有七十種樂器出現,吹奏樂器有蕭、管、籥、塤、箎、笙、編鐘、編磬、石排簫;彈絃樂器有琴、瑟等。

【 編鐘特寫】


春秋戰國 (770BC - 221BC )

流傳數百年的雅樂,秉著以禮法為主要內容,排除俗樂,存在於上層社會的狹窄空間,不僅脫離群眾生活更日漸僵化,民間則流行使用比較小型輕便又多樣化的樂器,例如 : 筑、琴、箏 ( 五弦筑身構造仍屬雛型階段),古琴獨奏技術發展,也產生了數位著名琴家如師曠、師文、師襄、伯牙等;<戰國策> 「臨淄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筑、彈琴…」,由此記載中可以看出樂器在民間流行的盛況。

西周中晚期 , 「編鐘」已由三、五個一組發展為八個一組,到了春秋中晚期又增加到九個、十三個一組,而「鐘鼓樂」更是春秋戰國時期最具代表性的音樂表演形式,以「編鐘」為主要旋律樂器,「建鼓」為指揮及控制節奏的樂器,另外還有編磬 , 篪 , 笙 , 排簫 , 瑟等之旋律樂器 , 其中「編鐘」, 「編磬」可以以五聲、六聲、七聲音階轉調及和音方式演奏;試想在兩千多年前中國音樂已有如此龐大規模,高、中、低音聲部俱全的樂團,可想當時音樂的蓬勃發展。

1978年在湖北隨縣發掘戰國早期諸侯曾侯乙的墳墓,出土的樂器共有八種124件,其中「編鐘」規模之巨大、製作之精緻、保存之完整最值得一提;全套「編鐘」共有64個,總重量在2500公斤以上,由最小的約2.4 公斤到大的約203.6公斤分三層懸掛,「立柱」則為六個青銅佩劍武士,全套「編鐘」均可拆卸安裝,而每個鐘都能發出兩個不同音高的音(古代「編鐘」特點,不僅音域得以擴大,亦方便演奏),鐘體大約有2800個金篆體銘文(標明律、調及音階),此一發掘明白地顯示了這個時期音樂文化和青銅鑄造工藝的輝煌成就。      

當時的樂器 : 種類仍以擊樂為最多,彈弦樂器有瑟、琴、筑;吹奏樂器為管、籥、壎、簧笙、竽、葦籥;打擊樂器則有編鐘、編磬、建鼓、縣鼓、祝、敔、擊、庸、鐸

【 鎛】

 

【 編鐘立柱銅人】

【 排蕭】

 

【編鐘 】

【 戰國晚期虎座鳥架鼓】

【 戰國時期編鐘】

 

秦漢 (221BC - 222AD)

秦時,宮廷建立了音樂機構--「樂府」,設專職的演奏樂師,樂器製造,及管理人員彈奏樂器箏的出現,後來稱為「秦箏」。

漢時開始了對外的交通聯繫,朝鮮與中國音樂文化的交流,外來文化漸漸傳入,許多帶有遊牧色彩的輕便樂器,吹奏樂器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由西域傳入橫吹(笛),西南羌族傳入羌笛(簫的前身漢時簡稱「尺篪」),西北遊牧民族傳入笳、角;不僅充實豐富了吹奏樂器,更使吹奏樂器的發展更加完備,「鼓吹樂」盛行,形成此時期獨立的音樂表演形式。

「鼓吹樂」既是吹奏與打擊樂器互相結合的演奏方式,分為鼓吹(以排簫、笳為主,道路行進儀仗形式)及橫吹(鼓、角為主,軍樂奏於馬上)此演奏方式一直延續到隋唐。

琴,逐漸定型成七弦琴的型態,獨奏技術更加精進,許多著名琴曲誕生,如:「廣陵散」胡茄十八拍「酒狂」等。

琵琶類樂器的出現及急速發展,並且使用了平均律,是此時期抱握彈弦樂器的總稱。

當時重要樂器 : 排簫、笛、羌笛、竽、笳、角、琴、瑟、箜篌、琵琶、銅鼓

【 五代顧閎中《夜宴圖》之拍板】

 

【 唐代腰鼓腔】

 

【隋代儀仗樂隊 】

 

【唐人演奏琵琶 】

 

 

【 秦漢之竽】

【 秦漢鼓吹樂】

 

【 唐人宮樂圖】

三國魏晉南北朝 (220AD - 565AD)

西晉永嘉之亂時,西方、北方的居民向內地遷徒,各地區、民族獨特的音樂藝術對原有的傳統音樂。

曲項琵琶與五弦琵琶於公元350年前後一起由印度傳入我國北方,後來成為唐代的主要樂器。

「篳篥」,約在公元384年隨「龜茲樂」傳入,在宋代成為樂器之首,另外還有方「嚮沙鑼」、「銅鑼」的出現。

南北朝末期中國樂器傳入日本,此時經濟及政治穩定,各族文化融合,演奏形式更加豐富,甚至將外來的樂曲中國化。

當時重要樂器 : 笙、笛、篪、琴、瑟、筑、琵琶、方嚮、篳篥

隋唐五代(565AD - 960AD)

隋唐的宮廷燕樂設有「九部樂」及「十部樂」,吸收了外國音樂及少數民族的音樂;演奏方式依其表演形式的不同分為「坐部伎」、「立部伎」;樂器中使用的銅鼓、鼓、節股鼓、目要鼓等均為傳入的打擊樂器,所使用的樂器種類多達十幾種,各部音樂包括漢族(清商樂)、邊疆少數民族(西涼、高昌、龜茲、疏樂),外國(安國樂、天竺樂、扶南樂等)。

隋唐時期日本派到中國學習中國音樂達二十二次,並將中國樂器、樂曲、樂譜帶回日本。唐時朝鮮(韓國)派遣來華的留學生絡繹不絕,公元840年回國(朝鮮)達165人;12世紀初期,朝鮮音樂分<唐樂>及<鄉樂>,唐樂之樂器均與中國相同。

唐時因對外往來,在原有樂器的發展基礎上大量的傳入外來音樂,所用的樂器約有三百種之多,豐富原有的演奏形式,也促進樂器的發展。唐時流行的「軋箏」、「奚琴」是拉弦樂器的前身,只在民間使用。琵琶類的樂器在唐時極為盛行,著名的琵琶演奏家,如段善本、康昆崙、曹剛等。另外其他的彈弦樂器也十分完備,有琴、瑟、箏、筑、豎箜篌、臥箜篌、鳳首箜篌。

此時期對於樂器的製作及演奏技術也相對的提高,不僅吸收了外國及少數民族的音樂,更逐漸打破地區、國家界限,相互交流而中國化。

此時期重要樂器 : 五弦琵琶、阮弦琵琶、豎箜篌、臥箜篌、鳳首箜篌、琴銅、鼓銅、鈸、篳篥、笛、方嚮。

【 秦漢之瑟】

遼宋西夏金(960AD-1270AD)

中國傳統音樂,不僅存在於宮廷及高階層社會,更通俗化的活躍在不同的地方戲曲堙A音樂家也逐漸平民化,產生了不同的流派。

笙,由17簧、19簧至36簧(鳳笙)不斷的改進。

拉弦樂器--胡琴的出現,宋時才出現以馬尾為弓的胡琴(形制與現代的拉弦樂器相近)

宋時,宮廷設立「大晟府」(製造樂器)「鑄瀉務」(製作銅樂器),「教坊」(教學機構,依樂師專長分為13部)等音樂機構。

這個時期多承襲唐時的音樂制度及龐大的樂隊形態,新樂器有來自於民間流行的樂器或增加同類型的樂器、曲藝、戲曲及小型合奏的方式逐漸興盛,民間音樂社團也為之增多。

當時重要樂器:官笛、羌笛、葫蘆琴、馬尾胡琴、葫蘆笙、竹笛

【 嗩吶】

【 17及23音銅斗笙】

【清代雲鑼 】

 

 

【 清代琵琶】

【 81型揚琴】

 

【可獨奏亦可合奏之鳳首箜篌 】

元(1271AD-1368AD)

元代宮廷「雅樂」仍然採用宋金時代的音樂制度,所使用的樂器約有37種,此時在國內各民族間以及國與國之間,產生廣泛的文化交流,進而引進不少外來樂器,

拉弦樂器「胡琴」普遍使用於軍隊和樂團合奏,樂器合奏仍以弦樂為主的方式,並流行與蒙古樂器合奏。

當時重要樂器:三弦、火不思(中亞傳入)、七十二弦琵琶(巴格達傳入)、興隆笙(中亞傳入)、魚鼓、簡子、雲鑼。

【各式各樣之二胡 】

明清(1369AD-1911AD)

清初,除了忽視及捨棄明朝之前新創的樂器之外,對於琵琶也不再視為權威的樂器;笙及古琴,因為流傳已久的傳統價值,在國家音樂方面佔了重要的地位。

胡琴、嗩吶及蘆簧類樂器形成了較大的發展,胡琴的種類增加,出現了四弦的四胡、板胡、粵胡、京胡、三弦胡琴、馬頭琴等,嗩吶在明朝時才有記載出現,最初只用於軍樂及在戲曲音樂中伴奏唱腔和吹奏過場音樂。

音樂書籍刊物的產生,有中國最早發行的琵琶譜(華文彬的琵琶譜),也有多種古琴彈法的書籍,唐宋時期流行的樂器逐漸在民間失傳,如箜篌、排簫、方響等。而今日使用的樂器卻在當時十分的流行,例如笛、嗩吶、三弦、笙、簫、管、胡琴、箏、揚琴、月琴、琵琶等,當時的戲曲及說唱音樂不斷的蓬勃發展,其相關的樂器也相形的增多及普及化。

此時期中國與少數民族及鄰國的樂器,相互交流,互通使用,新產生的樂器增大了音量,在音色和音域上也改善了。

 

參考書目 :

鄭德淵著《中國樂器學》、陳裕剛著《中國的戲曲音樂總述篇》
王耀華著《中國傳統音樂概論》、高厚永著《民族器樂概論》
李民雄著《民族器樂知識廣播講座》
丘瓊蓀遺作、隗芾輯補之《燕樂探微》
劉東升、胡傳藩、胡彥久編著《中國樂器圖誌》
丹青藝叢編委會之《民族音樂概論》


照片來源 :

《中國樂器圖誌》張振華攝影
鄭德淵著《中國樂器學》、陳裕剛著《中國的戲曲音樂總述篇》
王耀華著《中國傳統音樂概論》、高厚永著《民族器樂概論》
李民雄著《民族器樂知識廣播講座》
丘瓊蓀遺作、隗芾輯補之《燕樂探微》
劉東升、胡傳藩、胡彥久編著《中國樂器圖誌》
丹青藝叢編委會之《民族音樂概論》
照片來源 : 《故宮月刊》

 

回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