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十二)

五色, 令人目盲; 五音, 令人耳聾; 五味, 令人口爽; 馳聘田獵令人心發狂; 難得之貨, 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莊子演義外篇天地(14)(5-9)。(12.1)

5 促使我們喪失原始天性的因素有五種:

(1)五種變化多端的顏色,迷惑我們的眼睛,削弱了我們的洞察力。

(2)五種音符,迷惑我們的耳朵,擾亂了我們的聽覺。

(3)五種氣味,嗆住了我們的鼻子,連帶地使我們的思維呆滯。

(4)五種口味,麻木了我們的嘴巴,破壞了我們的味覺。

(5)貪念與佔有欲,迷惑著我們的心志,激蕩著我們的心靈,使我們心神不寧。

且夫失性有五:一曰五色亂目,使目不明;二曰五聲亂耳,使耳不聰;三曰五臭熏鼻,困惾中顙;四曰五味濁口,使口厲爽;五曰趣舍滑心,使性飛揚。

6 所有上述的因素,都會侵害我們的生命本體,然而楊朱、墨子之流卻認為,它們都是值得深入研究,並能使人有所長進的法子。

此五者,皆生之害也。而楊、墨乃始離跂自以為得,非吾所謂得也。

7 可是以道的立場來看,這哪里會是什麼成就。因為,如果成就是指役於物,被物欲牽著鼻子走的話,那麼,這樣的成就不要也罷,這又有什麼值得稱許的。

8 如果役於物的成就,可以視為一種進展,那麼關在鳥籠堛甄F子、貓頭鷹; 牠們在籠子內,有吃有喝、生活無慮,也算得上是一種成就了。

夫得者困,可以為得乎?則鳩鴞之在於籠也,亦可以為得矣。

9 當一個人的心,被貪欲及佔有欲所控制; 他們的身體,被厚厚的禮服、禮帽以及其他服飾所包裹著; 然而,他們的內心卻充滿了困惑。假如我們視這種人為有所成就,那麼,那些帶著腳鐐手銬的囚犯,以及關在籠子堛漯穈\,也都算是小有成就的了。

且夫趣舍聲色以柴其內,皮弁鷸冠,搢笏紳修以約其外。內支盈於柴柵,外重纆繳,睆睆然在纆繳之中而自以為得,則是罪人交臂歷指而虎豹在於囊檻,亦可以為得矣!



咸池評述(12。1)

1 莊子所謂的原始天性指的是什麼?依我看,應該就是指那由自性、佛性、挫火、精、妙用、氣中升起,全身充滿智慧的本性; 是人類文明尚未開發,所謂聰明才智、計謀、策略、技藝之前的原始人類本性。這些原始人他們的行為是完全根據其直覺與本能在引導的。

2 從演化論的眼光來看這樣的說法,人類是由某種生物因基因突變,然後再配合當時的特殊環境而得以充分繁殖形成; 從理論上說,人類應當是最能適應當時環境的最佳品種。然而,人類為求解決群居以及社會發展的新需求,從而慢慢發展出的各式新穎的求生本領,因為其與基因無關或說無關基因變化的改變,反而破壞了人類最佳的品質狀態。

3 在本章中,莊子指出了五種促使人類喪失原始天性的所謂文明。當我們說現代人類不如原始人類時,絕大多數的人肯定都不會同意,因為生活在現代進步社會中的我們,根本就無法想像,那些印尼原始森林中的部落民族,他們的生活會比我們來得更好。

4 可是,當我們問問自己,我們這些生活在現代文明裡的人,到底又比那些生活在森林中的部落民族好在哪裡時,我們就會發現,兩者之間的差異,其實絕大多數是與物質有關。至於我們所可以想像的精神享受,比如音樂、藝術、佳餚等; 在莊子的眼裡,也都一律逃不出物質的範疇。

5 所以,我們可以這麼說,人類文明的進步,實際上是物質開發及運用上的進步。而我們為之付出的代價則是喪失了原始人類的本能與直覺。

6 印尼原始森林部落民族,他們有沒有運用這樣的本能與直覺,我們暫不討論。然而我們修行、修練瑜伽的人,內心中卻清楚地知道,本能與直覺的可愛及其效能。

7 莊子告訴我們,只要放棄役於物的束縛,就能重獲直覺與本能。世尊也是這麼說。而瑜伽行者心中明白,在現代文明社會中,凡是經由大師的領引,也能直接地開啟直覺與本能的寶庫,但是,在經年累月的練功過程中,修行人自己,也是需要努力克服其本身對物欲、佔有欲的追求。

8 只要善於運用老莊的思想、以及世尊的教誨,同時配合打坐及瑜伽練習,那麼我們就既能生活在現代文明之中,而又能同時享有人類原始本能與直覺所可能帶給我們的妙用。



莊子演義雜篇徐無鬼(十四)(5-9)。(12.2)

5 當風自水面吹過,它會帶走一些水氣。當陽光照射在水面上,陽光也將蒸發掉一些水分。然而對水流言,在風及陽光等持續地吹,持續地照射下,水量似乎沒有明顯的減少。

故曰:風之過河也有損焉,日之過河也有損焉。

6 這種現象是因為水流有一個不斷流入新水的源頭。這種活水的源頭效應,我們發覺它們都是緩和持續的; 因此,不易被發覺。

請只風與日相與守河,而河以為未始其攖也,恃源而往者也。

7 水對大地的變化如沙漠化,濕地化,貧瘠化等有影響。其他水對溫度, 對萬物也有不同的影響,另外物質與物質之間也會交互影響. 然而,其影響不論好壞都是漸進的。

故水之守土也審,影之守人也審,物之守物也審。

8 同理,眼睛對視覺會造成傷害,耳朵對聽覺會造成傷害,心思對瞭解能力會造成傷害,所有身體的功能 (色、聲、香, 味、觸覺)對其相應的器官 (眼,耳, 鼻,舌,皮膚) 都會造成傷害。

故目之於明也殆,耳之於聰也殆,心之於殉也殆,凡能其於府也殆,殆之成也不給改。

9 當傷害造成後,我們的身體卻無法完全彌補; 因為這種傷害持續累積,不斷增加,所以,我們有老化現象。

禍之長也茲萃,其反也緣功,其果也待久。



咸池評述(12。2)

1 我們應該這麼說,適度的發揮功能對於器官是很有助益的,因為機器不用就會生蛂A身體老是不動,肌肉難免就會萎縮,身體就會發胖; 肺活量會不足,心血管的流通性能就會不佳,心臟也會跟著出現問題。

2 風及陽光,它們將少許水分自水中提出來形成了雲,當雲層累積到夠厚,夠多時,新鮮的、乾淨的水再降下來使地面上的水資源分佈得更均勻,水質也更臻完美。因此,適度的風及陽光是重要而必須的。然而,假如是太強勁的風、過於猛烈的陽光,在經過長時間的吹拂以及太長的日照之後,問題往往就會無可避免的產生了。

3 所以說,物質界的東西都是無常的,都是變異性極高的,它們也絕不會因為你完全不加使用,而永遠地維持原狀,甚至絲毫無損。

4 生死輪回是任誰想逃也逃不掉的。因此,在器物、在器官、在生命等遭受破損及消失前妥為運用,細心安排; 不要使之夭折,不要以破壞為目的的操作它; 該用時還是要用。當大限來臨時,就安祥的、心平氣和的接受命運的安排也就是了。

5 書還是照樣要看、音樂還是要聽、佳餚還是應該品嘗、性愛還是應該享受; 萬事適可而止,酌量而為也就是了。

6 一個充滿生氣以及活潑的身體,才是練功及修行的好材料; 死寂無波的環境不會發出芳香,不會有生命力。其他如缺乏勇猛精進的修行及練功的態度等,類似這樣的門徒,世尊及老子等智者是不會喜歡的。

7 水要清澈,就要保持不斷的流動,不是嗎?



莊子演義外篇駢拇(二)(6-8)。(12.3)

6 自有人類文明以來,每一個人都因為物慾或多或少地改變了他的原始本性。

7 一般人為了追求財富而傷害其本性; 學者們為了名聲傷害其本性; 貴族們為了保持其家族的權利、利益而傷害其本性; 聖人為了救贖世界而傷害其本性。所有的人,他們雖然職業不同、地位各異,可是在傷害其原始本性上都是一樣的。

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小人則以身殉利;士則以身殉名;大夫則以身殉家;聖人則以身殉天下。故此數子者,事業不同,名聲異號,其於傷性以身為殉,一也。

8 臧與穀兩個牧羊人,他們都因疏忽而丟失了一些羊。臧說,他是因為讀書,注意力放在書本上而失職的; 穀則是因為與人賭博,而丟了羊。他們沒有看好羊的原因雖然不同,可是丟掉羊的過失卻是一樣的。

臧與穀,二人相與牧羊,而俱亡其羊。問臧奚事,則挾策讀書;問穀奚事,則博塞以游。二人者,事業不同,其於亡羊均也。



咸池評述(12。3)

1 在原始本性的認定上,我們必須留意所謂 “人之天” 與 “天之天” 的差別。

2 所謂 “天之天” 是指: 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這個本性是超乎物質世界,是我們人死後,唯一留存下來,不生不滅的妙用。

3 “人之天” 是指人類經演化所累積而來的特性,它們是隨基因而變的,是埋藏在基因中的; 它們也是人類的共同原始本性之一。這些原始本性,都是大自然巧妙的安排,是為了讓人類在自然界中,能夠繼續演繹他們所應該扮演的角色。

4 在某些河流裡,鱷魚扮演著掠食動物的角色。牠的主食是比較大型的動物,例如海獺; 就因為它的主食是海獺的關係,結果於無形中控制了海獺等在河流中的數目; 也因此造成了魚類的耗損不會過份,自然生態因而得以維持平衡。

5 在最原始的叢林社會裡,人類所能扮演的角色其實是很有限的。原因就在於人類體型不夠大,不能成為掠食者,也不能成為主要的蛋白質及脂肪等的供應者。

6 人類唯一比其他動物強的是他們的智慧,還有工具上的開發及運用以及一雙靈活的手。大自然生出這樣的物種其目的究竟何在?想來唯一的理由,應是為了彌補當大自然生態環境調節過於緩慢,不足於應付實際須要時; 能透過人的雙手,人的大腦來進行干預,使其間的運作更臻完美順暢。

7 然而問題是,我們是否會心甘情願地扮演這樣的角色?而扮演這樣的角色是否會快樂?會得到永恆不變、沒有後遺症的快樂?世尊要求我們去追求永恆不變的快樂,前提就是: 我們必須要徹底地拋棄這些原始 “人之天” 的本性。

8 大自然安排貪、瞋、癡等 “人之天” 的本性,使之存在於人類的基因裡,以作為人類行為的推動力量。然而,這些行為的結果卻是有其副作用的,更是會給我們帶來痛苦與不快的。

9 所以在不易其性的前提下,我們實在有必要區分“天之天” 與 “人之天” 之間的差別。

10 作為一隻麻雀,牠每天飛來飛去,捕捉昆蟲; 昆蟲如果有知,牠們每天必定是生活在惶恐之中,生怕自己會被麻雀吃掉,而麻雀本身也會提防老鷹在牠背後的捕殺,甚至小孩子在地上用彈弓襲擊牠等等。

11 依此類推,可見人類在叢林中的生活,實際上也是相當緊張的; 他們無論何時何地,都得小心提防其他掠食性動物的侵襲。

12 由此可見,追求財富、名聲、權力等 “人之天” 的本性,是不好的,是會帶來痛苦與不快; 可是不易其 “天之天” 的本性,完全捨棄 “人之天” 的本性,那麼此人的生活必定艱困,也談不上什麼快樂了。所以,這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俾求得較少副作用的快樂,就成為老莊等哲人研究追尋的重要課題。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十二)。a。12

1 還是那句老話,修行的人必須保持一個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

2 世尊告訴我們五蘊皆空,色、受、想、行、識皆空,皆無常,皆是苦源; 要我們注意守住眼、耳、鼻、舌、身、識,以避開色、聲、香、味、觸、法等刺激。世尊認為,如果能不放逸地,嚴密地守住這些根,自己也就能無有恐怖,遠離顛到夢想,而進入涅盤中了。

3 老子則從另一方面著手,他提醒我們修行的人一定要密切留意眼、耳、鼻、舌、心、行等與外界接觸的管道。老子認為世間的五顏六色會迷惑我們的眼睛,使我們看不到真理,就好比Do Re Mi Fa So所揉合而成的音樂,它們會震聾我們的耳朵,使得我們聽不見天籟之音。

4 又如酸、甜、苦、辣、腥等味道會麻木我們的口味、舌蕾,使我們再也品嘗不出清淡的香甜。

5 在草原上打獵,一槍將可愛的小白兔打得腦袋開花,這種遊戲做多了,你的心會變得兇殘無比。當士兵在戰場上殺紅了眼,平時再溫文儒雅的人士,此時一個個都變成了兇猛殘暴的獅子。日本軍人在南京大屠殺期間,大家比賽誰殺的人最多。對一般人、對一個正常人而言,這些都是匪夷所思的事,然而對於一個喪心病狂,獸性大發的人來說,這跟射殺幾隻小白兔,烤熟後打打牙祭,根本也沒有多大的差別。

6 一位獄卒,他在監獄外時極有可能是一個好好先生,一位慈祥的父親、有趣的朋友。可是在監獄裡,可能由於大家都不尊重受刑人,都以整受刑人,戲弄受刑人為理所當然的事; 因此,只要這位獄卒參與了這些行為,那麼,他在監獄裡就極有可能會做出比別人更為兇殘的行為來。

7 當一個人發達了,家裡金銀財寶一大堆時,他的心也就開始憂慮、擔心起來。他不敢離開家太久,生怕竊賊會來偷走他的寶貝。他也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怕強盜、小偷翻牆進來時會傷害他。

8 這些都是老子說的難得之貨,令人行妨。人無其罪,懷壁其罪。

9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們修行的人又應該如何自處呢?老子認為,為腹不為目,只要能夠填飽肚子,維持基本的生機就可以了。因此,在這個五顏六色的世界裡,我們只需淺嘗即可。有衣可遮體、暖身,有食得果腹,有屋能避寒雨,有紙筆以書畫,有機會爬山、打球就該知足了。千萬不要讓華衣、美食、悅音、豪宅、古董、字畫等在自己的眼、耳、口、心、行上造成太大的影響。記住: 淺嘗即止、不放逸。而這些都是老子、世尊共同的主張。

10 快樂、滿足、欲望等都是大自然為了控制生物數量所耍弄的手段。得則樂,不得則不樂,復繼續奮力追求以得之。若努力也不可得,則被淘汰,甚至因此而喪失了生存權。而在得與失之中,大自然便得到了平衡發展的生氣與原動力。

11 那麼〝本性〞的追求又是什麼呢?螞蟻、蜜蜂、鳥蟲之類應該不會易其本性吧!然而,牠們整天忙忙碌碌的,又是在做些什麼呢?原來,牠們都是被自然法則所誘導,以牠們貪得無厭的搜集食物為手段,從而達成大自然所賦予牠們的任務。

12 然則,大自然所賦予人類的任務又是什麼呢?大自然又是想借著人類對五欲的追求,去完成什麼樣的任務呢?

13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而鳥兒整天吃個不停是為了: (1)繁衍子孫。 (2)平衡自然界生育能力發達的飛蛾、昆蟲之屬,以控制其數量。 (3)經由其消化排泄系統,以廣為傳播植物的種子。 (4)通過其隨處大小便的功能以肥沃土壤,讓百物滋長。

14 至於人為財死,這又是為了什麼呢?人的本性應該也都是自然界所賦予的功能,其目的也是為了維持自然界中大環境的生生不息。大自然知道生物鏈的功能具有其不足之處,因此,便希望藉用人類的天賦來與之調整。所以,祂給人類智慧,使其擁有發明及使用工具的能力,使到他們能夠靈活的運用他們的一雙手,以填補自然運作方面的不足。大自然的基本法則是以人的私心去完成大我的整體利益, 而人類的私則是貪、瞋、鬥、欲、不平、據為己有等等。在人們遂行這些私念的同時,自然界的大環境也已達成了祂們所要求的終極目的。

15大自然給予了人類智慧,然而,一些哲人如:老子、莊子、佛祖、蘇東坡、愛因斯坦、陶淵明等人卻看穿了這套把戲。他們體認到被利用時的副作用,他們也深深體會到所謂生老病死、貪瞋、呆瓜,以及欲不可得的那種痛苦。因此他們決定要跳出來,要逃避大自然想套在他們頭上的枷鎖。最終,到底是誰在易其性,是誰在逃避大自然冀望人類之經由貪、鬥、爭、欲等情愫以去完成人類身為宇宙一份子的責任呢? 哲人們非但要自己逃避,還要要別人也同樣的易其性,從而放棄他們對貪、瞋、癡、憂慮等諸欲的追求。

16 哲學的意義在於追求真正永恆不變的快樂。老莊說回歸自然; 然而,從叢林實際生活經驗分析,回歸自然與求得純然的快樂,這兩者之間似乎存有一些矛盾。對老莊思想深入瞭解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人的本性中含有 "人之天" 與 "天之天" 兩個部分。老莊要求我們回歸自然的,是屬於 "天之天"的部分,而貪、瞋、癡等是 "人之天",是需要我們謹慎處理的部分。讀者們應該留意分辨才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