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十三)

寵辱若驚,貴大患若身。何謂寵辱若驚? 寵為下。得之若驚,失之若驚,是謂寵辱若驚。何謂貴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故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託天下。



莊子演義外篇繕性(三)(7-15)。(13.1)

7 當一個人對道有正確而完整的認知時,他對生活中的一些小節,是不太在乎的。

8 當一個人對闡揚、勵行道很徹底時,他對自己知識方面的小缺失,是不會太在意的。

9 片面的,偏激的知識對道是具有其傷害性的。至於固執,死板的行為標準,對德則更是一種妨礙。

道固不小行,德固不小識。小識傷德,小行傷道。

10 所以,有人說扮演好自己就夠了,誠誠實實地做自己,不模仿別人,不故弄姿態,不虛偽; 就是最好的行為標準。老老實實,誠誠懇懇地做自己,就一定能擁有快樂的泉源。

11能持續維持快樂的人,才是成功者。古時候評定一個人是否快樂,不是看他的社會地位,也不是看他的聲譽有多高,而是單單地看此人的快樂是否真實而沒有副作用。

故曰:正己而已矣。樂全之謂得志。古之所謂得志者,非軒冕之謂也,謂其無以益其樂而已矣。

12 在現今的社會認知堙A我們評定一個人成功與否的標準,是根據他的地位及名聲來下定論。可是地位與名聲,卻是跟我們人類原始本性是毫不相干的東西。地位及名聲是偶然及短暫的一時落在某人身上。當地位及名聲來時,我們不能拒絕。當它們要離開時,我們也完全不能堅持,或緊緊拉著,不讓它們走。

今之所謂得志者,軒冕之謂也。軒冕在身,非性命也,物之儻來,寄者也。寄之,其來不可圉,其去不可止。

13 所以,當我們得意時最好不要囂張; 失意時也不要垂頭喪氣。一個人無論得意或失意都能維持快樂、安怡的心情,這樣的人,就永遠不會有鬱卒的情緒。

14 當如地位、名聲等外來的東西開始離開一個人時,此人會覺得沮喪,這就清楚地表示,他依賴這些外來東西而快樂的情緒是有問題的。這樣的快樂是有副作用的,更是不良的。

故不為軒冕肆志,不為窮約趨俗,其樂彼與此同,故無憂而已矣!今寄去則不樂。

15 因此,我們的結論是,沉溺在物質追求,物欲享樂的人,他們實際上是將自己倒懸在梁上,只有苦、沒有樂,更不值得羡慕。

由是觀之,雖樂,未嘗不荒也。故曰:喪己於物,失性於俗者,謂之倒置之民。



咸池評述(13。1)

1 我們不是常說,小節不修,終累大德嗎?為什麼莊子會說,修得大德的人,對小節是不會那麼在乎的呢?

2 我們確曾看到一些所謂的大藝術家、大學者、哲學家,他們的行為舉止是那麼的瀟灑、那麼的自在。一件寬鬆樸素的衣服,就足夠讓他們應付所有的場合,而不會覺得有何失體面和身份的地方。

3 愛因斯坦一頭蓬鬆的亂髮,如果是覆蓋在我們的頭上,準會被世人譏為不修邊幅。然而這樣的髮型長在愛因斯坦頭上,卻成為他的標誌之一。

4 蘇東坡品格高尚,妒惡如仇。然而在空閒時,他也會與幾個好友共邀些漂亮妹妹一同郊遊,喝酒作詩; 他是不會故做清高,捨青樓女子於不顧的。

5 一般世俗人士、道貌岸然的學者們,他們可能會因此而責怪蘇子,說他不知愛惜自己的名聲及清譽。可是蘇子本人卻對所謂名聲、清譽嗤之以鼻,毫不在意。我想,這應該就是大德與小德,書讀通與半瓶子醋之間的差別吧!

6 道德全備的人,他們知道萬物一體的道理,而人與人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尊貴貧賤之分; 他們在本質上其實都是相同而平等的,他們都具有佛性,都有一天可能成為聖人。

7 在輪迴的觀念裡,大家都是一家人,難分彼此。所以,道德完備的人尊敬所有的人,愛護他們,親近他們,更願意幫助他們。正因他們心中完全沒有人我之分,所以,他們也從未為了顧及自己的身份利益而排斥、拒絕、或鄙棄任何人。

8 他們心中坦蕩蕩,信心十足,事理清楚。因此,那些以虛偽作為包裝的小節,對他們而言是不足掛齒的。

9 快樂是什麼?當我們站在純動機的立場去觀察人們快樂的情緒性反應時,我們會發現它純粹是一種刺激,目的是為了引發人們產生高亢、興奮及某種滿足的感覺。也因為人們有這樣的感覺,才會促使他們奮起直追,努力不懈地往某個方向去追尋和探究。

10 所以說,快樂是屬於一種動能的誘因,是一種方向性的決定因素。追根究底的說,快樂不是果,快樂是誘因,是誘導我們行動的動力之一。

11 快樂像是掛在驢子面前的紅蘿蔔。人類追求快樂的種種行為,已經間接地促成了大自然所賦予他們的任務。

12 盡力維持生命是人類天生的任務之一。不吃會餓、會令人不舒服,而吃飽了會讓人產生快樂與滿足感。在不舒服與滿足感之間,人類努力地去尋找食物以填飽肚子,生命如此也得以維持。

13 牛羊整天在草地上吃個不停,完全不知辛苦為何物。牠們如此努力的吃草,在牛羊本身是尋求飽腹之後的滿足與快樂,而在大自然的規則裡,則是要牠們藉此以維持生命,同時進一步為其他物種提供蛋白質、肥料、皮毛、奶類等等生存的必需品。

14 所以,嚴格地說,快樂無疑也是鼠籠裡的那一塊肉,是大自然為了誘捕人類,要他們努力以赴的誘餌。

15 印度哲學家老早就看穿了這套大自然的把戲。因此,他們大聲疾呼地提醒世人,這世上其實並無所謂真正毫無副作用的快樂; 快樂的背後其實隱藏著相當程度的辛酸與苦役,大家不可不慎。

16 莊子沒有那麼偏激,他坦誠地站出來告訴我們,只有發自內心的快樂才會是琱[而無副作用的快樂; 我們應該要知所選擇、辨其真偽。莊子認為辨識的方法其實非常簡單,那就是不斷的反問自己,這件事為什麼會帶給我快樂?沒有它的話會不會不快樂?

17 老闆給我升職加薪我就快樂,可是責任是否因此而加重了?我必須付出的是否更多了?我個人的時間與家庭相處的時間是否也因此縮短了?老闆今天給我這個位子,明天若我表現不如理想,公司業績不但沒有成長,反而衰退,那麼,當老闆讓我走路時,我是否會因此而垂頭喪氣,如喪家之犬?

18 莊子說,像這樣得之快樂,失之沮喪的情緒,我們就應該要小心提防,同時告訴自己,一切以平常心來處理會比較好。

19 莊子的思想是入世而積極的。世尊的思維方式則不同,世尊認為五蘊皆空,所有世間的誘惑刺激,都是虛幻而不足取的,而我們應該企求的是永恆不變的快樂--涅盤之樂--。

20 世尊在入世方面可以說是消極的,他只積極專注在出世方面。這是印度文化與中國文化最大的差別。做為一名出家人,我們要走世尊的路;做為一名凡夫俗子,我們就應該牢記莊子的教誨,積極而明智的處理我們的各種情緒變化。



莊子演義外篇知北遊(四)(1-7)(13。2)

1 舜問丞:「我是否可以求得道,並進而擁有祂。」

舜問乎丞,曰:「道可得而有乎?」

2 丞回答說:「你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能擁有,如何能擁有道。」

曰:「汝身非汝有也,汝何得有夫道!」

3 舜瞪大著眼睛說道:「啊!假如連我都不能擁有我的身體,那麼,請告訴我,究竟是誰,才能擁有它呢?」

舜曰:「吾身非吾有也,孰有之哉?」

4 丞解釋說:「你這個身體是大自然借給你的。你的生命,實際上也並不是屬於你的,它是大自然藉由巧妙的撮合暫時借給你使用的。

5 就連你的個性也並非是屬於你的,它其實是大自然經由演化,所創造出來埋在人類基因中的東西。

6 你的子孫肯定不是屬於你的,他們就像蛇的皮,蟬的殼一樣,是大自然托付給你的。

曰:「是天地之委形也﹔生非汝有,是天地之委和也﹔性命非汝有,是天地之委順也﹔子孫非汝有,是天地之委蛻也。

7 因為你的一切都來自於大自然,所以,說你是大自然的傀儡一點也不為過。你的一切都在大自然的掌握之中,進退行止,吃飯,睡覺; 無一例外。它們都是配合整個大自然之陰陽運作的一環。而做為一個無自主性的傀儡,你又如何能擁有道呢?」

故行不知所往,處不知所持,食不知所味。天地之強陽氣也,又胡可得而有邪!」



咸池評述(13。2)

1 關於人是大自然的傀儡這一點,愛因斯坦在他反對基督教教義之有關上天堂及下地獄的說法裡,也有著類似的論調。

2 愛因斯坦認為,人類大部份的行為都是受到先天基因的左右,而如果真有那麼一位上帝,一切都由祂來決定,來判決人類的行為是否符合上天堂,下地獄的規定的話; 那麼促使人類下地獄的責任,也應該是由這位上帝自己去承擔才對。

3 「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所以,行為的結果由說教人去負責,這是理所當然的。

4 牛羊整天在草地上吃個不停,那些吃到胃腸裡的草,牠們自已享用的只有百分之二十而已,其它絕大部份都排泄出來,最後成為其他小昆蟲的食物。因此,在某種意義上,牛羊只不過是小昆蟲的嘴,小昆蟲的胃吧了,像牠們這種吃草的行為,又那裡有什麼自主性可言。

5 我們人類也是萬種生物之一,然而我們又真的能跳出來,真的擁有著完整的自主個性與尊嚴嗎?許多人為了一己的自尊,不惜動刀動槍與人決鬥。如果他們看清了自身傀儡的特性,心中是否會坦然的嘆口氣說:「算了!還爭個什麼勁呢?反正是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的,還不如乖乖地就範也就是了。」

6 能盡到本份也就足夠了,那些整天辛辛苦苦的爭這個、爭那個,努力打拼的人真是傻。只有悠遊卒歲,且鬥樽前的人,才算是聰明的智者。



莊子演義內篇逍遙遊(一)(27-35)(13。3)A

27 事實證明,考古學家發現的恐龍就是巨大無比的生物。對不知恐龍曾經存在的人們,與他們講述這些龐然大物,他們大概會罵你神經病。

28所以做一個芝麻小官的人,做一鄉之長的人,就算是一國之君,他們所能瞭解的,也都侷限在他們自己生活範圍中那麼一小點東西。浩瀚宇宙中的事事物物都不是他們那個小腦袋瓜可以理解的。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適也?我騰躍而上,不過數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也?」此小大之辯也。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鄉,德合一君,而徵一國者,其自視也亦若此矣。

29 宋榮子瞭解這種現象。當他聽到人們井底之蛙似的言論時,大都一笑置之,不與他們一般見識。

30 國人對他稱譽讚美,他不會特別高興;國人對他惡意批評,他也不會生氣。他將主觀條件及客觀條件劃分得清清楚楚。

而宋榮子猶然笑之。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竟,斯已矣。彼其於世,未數數然也。雖然,猶有未樹也。

31 主觀條件上他勤練瑜伽、禪思默想,提昇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客觀條件上,他塞住自己的耳,閉起自己的眼,盡量減少與客觀條件的接觸,使榮辱都不能干擾他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

32像這樣的人在世上已經是鳳毛麟角,非常難得矣!可是他們離修行完備還有一段距離。

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

33列子是比宋榮子要高明多了,列子已經修練到御風而行,隨風飄遊。他可以在空中待上十五天,然後安然返家。有列子這番功力者,古往今來是少之又少了,可是他還得靠風才能飛行。

34 真正修行完備者,他們乘天地之正氣,駕馭陰陽、風雨、晦明等氣候的變化,任意遨遊於天地之間,完全不受時空的限制,更不需任何物質的協助。

35 他們是無相、無住; 不求世榮、不做事業,專注涅盤之志的人。也是我們修行者努力的目標。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莊子演義外篇在宥(七)(1-5)(13。3)B

1修行完備的人,他是不會整天高談闊論的。他像是回聲,他也像是影子。

大人之教,若形之於影,聲之於響。

2 必須有光才會有影子,影子本身是不會出現的;回聲也是這樣,必須有聲音,山谷才會回響。修行完備的人,別人不請教,他是不會主動對人說教的。別人不請他幫忙,他也不會主動地自獻殷勤。

有問而應之,盡其所懷,為天下配。

3可是如果別人提出要求,他就會盡心盡力的幫助別人。他的回應有時是無聲無息的,整個工作默默地完成,颇有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態勢。他輕輕地握著你的手,將你從迷惑中帶出,神遊於無涯之疆。他像陽光一樣,在無聲無息中,溫暖了你的身心。

處乎無響。行乎無方。挈汝適復之撓撓,以遊無端;

4 他來到這個世間,入境問俗,因此也具備有一定的形體肉身。可是對他而言,那只是一個軀殼、一件外衣、一個憑藉; 他不會為了這個軀殼而去添加什麼不必要的裝飾。他當然也不會傻到為這個外衣的光鮮與否,整天費盡心力的工作,而忘記,那只是入境問俗的必要。

出入無旁,與日無始;頌論形軀,合乎大同,大同而無己。

5 修行完備的人來到這世間,真正的工作是如陽光般照顧眾生。所以,忘掉這個軀殼般自我的人,是天地之友。整天為了這個虛有的、無意義的軀殼而忙忙碌碌,殫精竭力的人,是世俗認定的君子。

無己,惡乎得有有!睹有者,昔之君子;睹無者,天地之友。



咸池評述(13。3)A。B

1 無相、無住是修行者最起碼也是最重要的門檻。不能邁過這個門檻,你就永遠是一個凡人,不能成就完人、神人、聖人,甚至菩薩及佛。

2 “無相”為什麼會這麼重要呢?人與神之間的差別,其實就在於這個軀殼上。一旦有了這個軀殼,將此軀殼視為己有,重視它,珍惜它,整天為了它的苦與樂、榮譽、享受、慾望、愛與恨等忙忙碌碌,結果弄得自己忘了,也沒有時間去照顧自性、佛性; 因而也無法通過修練,將般若智慧一點一滴、慢慢的誘導出來

3 所以,對一位修行者而言,他首先必須要捨棄掉由肉身所散發出來的七情六慾,至於肉身的需求能夠簡單應付即可;因為維持生命以外的都是多餘,都是修行的障礙,應該予以丟棄。

4 某些佛家的修行者,他們嚴格地要求自己,在言談思想中,萬萬不可提到 “我” 這個字,更不可以有 “我” 這樣的念頭,連我要修禪這樣的話也說不得。事實上,當修行人將自我漸漸剃除後,他們就會發現,自己的整個肉身都安靜下來了; 它不會整天喋喋不休的講話、或忙忙碌碌地工作。它恰像一隻大鐘,懸掛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只有當你用鐘捶敲打它時,它才會發出洪亮的聲音,傳播四方。

5 在無相狀態之中的修行者,其智慧與神通自然升起,就像這隻大鐘一樣,蘊育著宏偉美妙的發聲能力,只是它蓄勢而不發。只有當情勢需要,時機成熟時,他才會一飛沖天、一鳴驚人、完全擺脫掉了這個軀殼,騰空而起。修行的功課至此也得到重大的突破。

6 所以,認清此肉身是修行的一大障礙,從而力行 “無相” 的修為,是修行人必不可少的重要體認。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一)(54-58)(13。4)

54 住在湖邊的人,都會準備一艘小船當交通工具; 可是不用時怎樣安置它,不被別人偷竊,總是一件頭痛的問題。一般人會將之藏在小溪旁的草叢中,或者隱藏在沼澤堣H煙稀少的地方。可是當黑夜來臨時,還是很容易被有心人背著拿走。

55大部份人不能理解,將小東西藏在大環境中,不論我們多小心,它總是有機會被人竊走。防止被偷的唯一辦法是,藏天下於天下。以物件原來的面貌,藏之於環境中,那就萬無一失矣!

夫藏舟于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也。藏小大有宜,猶有所遯。若夫藏天下於天下而不得所遯,是琲咫坐j情也。

56 我們人都喜愛歡樂,我們也怕歡樂會遺失,會溜走。我們應該怎樣將歡樂保存起來,成為我們永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貝呢?我們應該將之藏在哪呢?

57 我們說藏天下於天下,我們的歡樂來自內心,來自“自我”,那麼我們就將歡樂埋藏在這個人的軀殼之中吧!

58 我們人類由原生動物,經過無數的演化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將來還要繼續演化下去沒完沒了。可是不論怎麼變,一個基本的軀殼總是有的。所以,聰明的智者,會將歡樂藏在身心之中,不假外求,那就永遠不會遺失,也永遠不會喪失掉了。

特犯人之形而猶喜之。若人之形者,萬化而未始有極也,其為樂可勝計邪?故聖人將游于物之所不得遯而皆存。善夭善老,善始善終,人猶效之,而況萬物之所系,而一化之所待乎!



咸池評述(13。4)

1 藏金於山、藏珠於淵、藏天下於天下、藏歡樂於內心。既然歡樂是來自於內心,那麼要享受歡樂,也只得到內心中去尋找了。

2一個人的快樂如果是依靠身外之物,是依賴其他人而獲得的,那麼這樣的快樂是極不穩定,也是極容易消失的。而只要你對這種來自身外的快樂愈是依賴,心裡難免就會愈是嚮往; 那麼,最終你所受到的傷害的程度與可能性就會相對地愈高。

3 戀愛的感覺為什麼大都是苦多於樂,最根本的理由就是,在試圖將兩個不同的個體強力聯繫在一起的過程當中,兩者的重心都外移到對方的身上。而對方卻是一個自己所難以瞭解,不能掌控,更是會變異的個體。

4 重心在外自然容易跌倒,容易產生不如意、猜不透以及看不清的感覺。所以說,愛情是苦多於樂,是苦澀多於甜蜜的。

5 聰明的人,他們曉得將重心置放在自己的身上,對外界的需求能減少就減少。將重心置於自己身上,就是藏天下於天下、藏金於山、藏珠於淵的做法。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十三)a。13

1 在社會上討生活的人,一般上都是步步為營; 一旦他們做錯了事,被長官、老闆責罵一頓之後,當即有如驚弓之鳥,深怕被炒魷魚,會弄丟飯碗; 其擔驚受怕、委屈恐懼之心可想而之。可是,老子卻說,受到長官以及老闆誇獎的那些人,心裡其實也好過不到哪裡去。受到褒獎的那些人,他們往往為此喜極而泣,並且感到受寵若驚,因而不斷勉勵自己,應該要加倍努力,才不致辜負長官對他們的厚愛及知遇之恩。就為了這個原因,結果弄得他們自己內心誠惶誠恐的,就怕會一不小心做錯了事,以至於傷害到這得之不易的榮譽。

2 在封建時代,朝廷一般上會向堅貞守節的婦人賜建貞節牌坊。而接受褒獎者,為了這座廣受萬人稱頌的牌坊,必須犧牲自己,讓自己獨守空閨,忍受著寂寞的煎熬度日; 而萬一其人在得到獎牌,受到大家的矚目之後,卻又因耐不住寂寞而犯錯,因而被摘掉了牌坊,其悵然若失與恐懼的心情,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深刻體會了。

3 所以,“世榮”這個東西,說穿了,也不外又是這個社會的管理者,為了驅動人們按照他們的心意行事的工具之一。它與忠、義,仁、信等是配套的。它就像是一種魔咒,一旦你上了它的圈套,你就得隨著它翩翩起舞。人類社會的運作,有一部份就是靠這些魔咒來推動的。

4 老子認為,這些寵辱若驚的患,都是因為我們有個〝自我〞的觀念而引起的。有自我、有私心,寵辱才有施展的平臺,寵辱也才能堆積建立起來。一旦你沒有了自我、沒有了私心,你的長官、你的老闆也就無從對你施展魔咒了!

5 我們常說: 這個人軟硬不吃。軟硬都是別人試圖影響你的方法與手段。也只有軟硬不吃,別人才對你施不上力。

6 老子告訴我們,當別人對你完全施不上力時,你就成為一名真正的自由人了。當然,做為一個自由人之前,你自己的心態、思維、自我意識是否正確也很重要。如果你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而你又軟硬不吃,完全聽不進別人的勸告,那麼你就會陷入罪惡及痛苦的深淵,永世不得超生了。

7 因此,世尊在四聖諦裡告訴我們,在解脫苦、集、滅之後,如何行八正道也是極其重要的。我們可千萬不要在消除了一種苦之後,又再度陷入另一個更苦的深淵之中。

8 老子說的“及吾無身,吾有何患”,與世尊所提倡的“無相、無住”,的確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9 世尊認為無相則無住,無住則貪、嗔、癡、憂患、困惑等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子則認為無身、無私之後,寵辱都不會影響到我們的心。當得失心沒了,我們就重獲自由了。可是在重獲自由之後,老子卻又要我們寄託天下,這點似乎有些畫蛇添足。世尊就比較明確。他說: “我身已盡,所做已做,梵行已立,自知不再受有”。世尊可是不願寄託天下的。因為,所謂天下者,也還在輪迴之中,千萬別去,佛弟子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