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十七)

太上,不知有之,其次, 親而譽之,其次, 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 我自然。



莊子演義雜篇徐無鬼(十二)(1-13)(17。1)

1 齧缺是許由的師父,而許由是堯的老師。

2 有一天,齧缺發現許由在整理行李,似乎是在準備遠行。他便問許由:「你打算到那兒去啊!」

齧缺遇許由曰:「子將奚之?」

3 許由說:「我想找個地方,遠遠的躲開堯。」

曰:「將逃堯。」

4 齧缺覺得事有蹊蹺。因此追問道:「你不是的他老師嗎?為什麼突然想要離開呢?」

曰:「奚謂邪?」

5 許由歎了一口氣,無奈地說:「堯一心推行仁政,我懷疑他到頭來會成為歷史上的笑柄,以致於最後,我這個做老師的也脫離不掉干係。堯的政策,如果一直這樣推行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們的後代子孫,就可以看到人與人之間相互殘害的景象了。

曰:「夫堯,畜畜然仁,吾恐其為天下笑。後世其人與人相食與!

6 其實,要想老百姓願意與你相處,也並不是那麼困難的事,只要你對他們存有愛心,他們就會自動的跑來親近你。

7如果你的政策是在為他們造福,是為了他們而創造良好的生活環境,那麼,百姓們知道了自然會來投靠你。

8 如果為政者能夠樂善好施,熱心公益的話,百姓們也會跟著競相效尤。

9 只有當你一意孤行,盡做些百姓痛恨,不喜歡的事時,百姓才會離你而去。因此,照我看,堯費力的推行仁政根本就是多餘之舉。

夫民,不難聚也;愛之則親,利之則至,譽之則勸,致其所惡則散。

10 說實在的,一般平民百姓,會忘記仁慈正義的微乎其微,可是會利用仁慈正義來謀利,占取便宜的卻比比皆是。

愛利出乎仁義,捐仁義者寡,利仁義者眾。

11 所以我認為,當一個社會刻意地倡導仁慈與正義時,偽善就會緊接著出現。

12 通常,為政者推出一些政策之後,其結果往往是誘導百姓往偽善的方面發展。並導致一些有心人士,趁此機會,利用這樣的政策,以謀一己之私。 對這些人言,利用仁慈正義為幌子,以遂其私利,就像眨眼睛一樣容易。

夫仁義之行,唯且無誠,且假乎禽貪者器。是以一人之斷制利天下,譬之猶一覕也。

13 堯自以為,那些道貌岸然的賢明之士,會對社會有所貢獻,有所助益; 可是他卻不知道,這些人對社會所造成的可能危害,卻也是極其嚴重的。」

夫堯知賢人之利天下也,而不知其賊天下也,夫唯外乎賢者知之矣。」



咸池評述(17。1)

1 人類社會形成之初,整個組織還不是那麼龐大,居民尚不是那麼眾多,因此,對所謂的仁義忠信以及法律規章等等,都沒有像現代社會那麼钜細靡遺的詳細規範。

2 當群聚社會逐漸擴大,成員增多時,統治者設計出“仁”的行為標準,冀望社會成員之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正人君子; 都能大公無私、不偷盜、安份守己。這樣一來,社會上就不會有嚴峻的衝突事件發生,社會秩序就會趨於安定,天下就太平了。

3 在這樣的社會裡,堯等為政者,試圖以仁義忠信等來加強社會成員之間的自制功能,藉以維持社會秩序。至於公權力,以及維持治安的能力等各方面,他們認為暫時還不是那麼需要。

4 可是,假如一個團體中的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是正人君子,那麼我們難免就會認為,這個團體可以不須要依賴公權力及法律條款來維持秩序; 那樣的話,剩下的五個百分比的人肯定就可以為所欲為,而佔盡一切便宜了。

5 就以排隊來說吧!如果所有的人都在排隊等候公車,所有的人都是文質彬彬的好人; 那麼,這時你就可以直接上車,而完全不必理會那些排隊的人的想法,因為絕對沒有人會將你拉下來,也沒有人會開腔罵人或瞪著你看。

6 假如每-戶人家都夜不閉戶的話,那麼你也可以不用工作,想要什麼、想吃什麼,你大可以隨便找一處君子之家,予取予求不就行了。

7 當別人都在老老實實地繳稅的時候,在缺乏公權力監護的情況下,你也大可不去理會繳稅這檔事; 趁機多賺些錢,甚至提昇自己的競爭力,將競爭者壓在腳底下打。

8 所以,以政府的立場出發去推行仁政終歸是會出問題的。一旦百姓們看到,那些便宜佔盡的人是那麼的輕鬆自在,他們最終一定會群起效尤,這樣的結果免不了會導致社會秩序大亂,而許由所擔心的大眾競相殘害的境況就會相繼出現。

9 仁義忠信等品格修養是好的,但是只能在家庭中、在學校中去貫徹執行。

10 當回到社會國家的層面上,一切還是應該約法三章,以法律規則作為辦事準繩。只有在公權力完全獲得伸張的情形下,社會才有公平可言,社會秩序也才能得以長期維持下去。

11 最理想的法子,應該是每個人在家裡、在學校中都被教育成為一名彬彬有禮、溫文儒雅的君子。在社會中則法律機制規定嚴明,公權力亦無遠弗屆,因此沒有人敢於漠視法律,更沒有人可以投機取巧,欺侮好人。這樣的教育及社會制度,應該是現代文明社會之中最理想的安排。

12 很顯然地,在當時當地,許由並沒有想到法律這個名詞,他心中無非是希望百姓都能依“道”而行。然而,在複雜如現今這樣的社會堙A這樣的作法也是很有問題的;除非人類逐步地演化成一窩螞蟻或一巢蜜蜂,那或許還有可能; 否則,單純的依“道”而行,在實務上也是難以執行的。



莊子演義外篇天地(六)(1-8)(17。2)

1 在堯當政的時代,伯成子就官拜為侯。堯後來禪讓給舜,舜再讓位給禹; 在朝中歷經了三代,伯成子始終都是國之重臣,大家都極為敬重他。

堯治天下,伯成子高立為諸侯。堯授舜,舜授禹,伯成子高辭為諸侯而耕。

2 可是不久前,伯成子突然辭官回家務農去了,舉國百姓都大感困惑不解,禹自己也頗感納悶。為什麼他要辭官呢? 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 我一定要去查問個清楚才行。

3 禹到了伯成子家,這位老先生正在田裡鋤草。禹站在山坡下方恭恭敬敬地直立著。

禹往見之,則耕在野。

4 禹開門見山地問:「在堯、舜兩代,你都是官拜侯爵的國之重臣,百姓對你更是推崇有加。為什麼我剛上臺不久,你就辭官歸田了呢?是我有什麼不禮貌,或是不週到的地方嗎?請你千萬務必要告訴我。」

禹趨就下風,立而問焉,曰:「昔堯治天下,吾子立為諸侯。堯授舜,舜授予,而吾子辭為諸侯而耕。敢問,其故何也?」

5 伯成子無官一身輕,說話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他老老實實地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感受:「從前堯當政時,百姓不須宣導獎勵,大家都安份守己的將自己的工作做好,當家的也從不採用任何刑罰來恐嚇百姓,大家都自動自發地循規蹈矩,從不會做偷雞摸狗的事。

子高曰:「昔者堯治天下,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畏。

6 而如今你推行“誘導與鞭策”前後夾擊的兩手政策,迫使百姓就範。這樣的措施使得百姓喪失了他們原有的德性。

7 當一個社會的自律性降低,百姓品格低下,必須使用嚴酷的刑罰來維持社會秩序時,這個社會已經走向了混亂的道路。

8 對於政治,我已經是徹底的失望了。既然不能兼善天下,那麼就請你讓我獨善其身吧!」伯成子低下頭,不再理會禹,自顧自的繼續他田裡的工作。

今子賞罰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後世之亂,自此始矣!夫子闔行邪?無落吾事!」俋俋乎耕而不顧。



咸池評述(17。2)

1 禹的政策沒有錯,治理一個人口日趨眾多,組織日愈複雜的社會,就是要有嚴明的法律,再以無遠弗屆的公權力來配合。

2 修養身心只能限制在個人方面,最多是延續到家庭的範圍之內,不能逾越。想要越過這個界限,無疑都是癡人說夢的空想。

3 在犯罪防治方面,促使社會繁榮,就業機會增多,社會公平、開放等都是重要的課題。但是這也都是間接性的,屬於比較長遠的社會政策。

4 只有嚴明的法律,強有力的公權力才是能夠立竿見影,不能或缺的。伯成子這種庸儒之類的老頭,就讓他退休回家耕田吧!勉強留在位子上也是無益的。



莊子演義外篇繕性(二)(1-10)(17。3)

1 遠古時人類社會範圍小,組織單純,他們的世界是非常純樸的。

古之人,在混芒之中,與一世而得澹漠焉。

2 這樣的社會陰陽調和,人與神和平相處,互不干擾。四時變化穩定,萬物生機盎然。人們生活的環境舒適,鮮少瘟疫流行。

3 人們生活上的知識從不缺乏,可是他們很少有用得到的機會。萬物與自然環境合而為一,每個個體都有其適當的生存空間。萬物在自然安排的範圍內,快樂而自在的生活。

當是時也,陰陽和靜,鬼神不擾,四時得節,萬物不傷,群生不夭,人雖有知,無所用之,此之謂至一。當是時也,莫之為而常自然。

4自從燧人氏與伏羲氏相繼當政後,他倆的一連串措施,使得人類的天生德性日漸衰落。

逮德下衰,及燧人、伏羲始為天下,是故順而不一。

5 到了神農及黃帝的時代,人與大自然的相處還算和平,可是人的德行在一些技術與人為的措施下漸行低落。

德又下衰,及神農、黃帝始為天下,是故安而不順。

6 直到堯舜的年代,文明開始抬頭,典章制度,道德標準,行為準則等逐漸形成。人類天生的德性被壓抑,虛偽因而興起,純樸的德性,也漸漸的消失,不見了蹤影。

德又下衰,及唐、虞始為天下,興治化之流,澆淳散朴,離道以善,險德以行,然後去性而從於心。

7 人類在新的文明影響下,拋棄了道,刻意用虛偽去追求在新標準下所謂善的美德。

8 人類的知識是為了用來解決日常生活上的困難,與尋求方便省力的方法,以及感官的享樂等等而逐漸形成的。它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下的產物。所以嚴格地說,知識無法根本解決人類心靈上的問題,也無法為人類帶來寧靜的生活。

心與心識知而不足以定天下,然後附之以文,益之以博。

9 它們會帶來紛亂,用一個紛亂去解決另一個紛亂,結果是帶來更大的紛亂。

10人類知識文明的精緻化,殘害了人類內在的德性,而教育又淹沒了人們的心志。這樣的情形維持久了,人們開始受到迷惑,更因此而喪失了他們重返其原有德性的能力與途徑。

文滅質,博溺心,然後民始惑亂,無以反其性情而復其初。



咸池評述(17。3)

1 中國人在討論個人修養問題方面,總是喜歡將政治牽扯進去,儒家講誠正修齊治國平天下,老莊也是如此。

2 伏羲氏、燧人氏的社會跟現代的社會是完完全全不同的規模,結構也不同,因此,政府需要做的事也大為不同。

3 因此,我們絕不能生搬硬套,勉強地拿燧人氏的政策來施行于現今的社會之上。因為我們知道,假如那樣做的話,將會造成天下大亂。

4 當然我們也無意說哪種政策好,哪種政策不好。人類社會發展到如今這個樣子,它也確實產生了許多不良的現象與劣質的副產品,並且隨著現代化的步伐顯現在我們的社會之中,造成人們的不安與困惑。

5 可是人類社會已經走得太遠了,已經沒有了回頭的可能。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也已經別無選擇,無法再抱怨什麼了。

6 可是個人修養在現代社會中,應該還是有其可行之處的。如果我們將修行這件事限制在個人修養上面,以此來要求自己做一個純樸的真人,認真的說是沒有問題的。

7 在這方面,佛教就完全沒有這樣的障礙。一個獨自修行的人,他好閒靜處,少欲知足;一切靠自己努力修練,這跟處於什麼樣的社會或國家是完全沒有關係的。修行者也完全沒有要治國,甚至平天下的宏願。



莊子演義內篇應帝王(四)(1-8)(17。4)

1陽子居問老子:「一個人如果身體強壯,意志堅強,明白事理而又精勤學道;這樣的一個人,我們可以說他是好的領導人嗎?」

陽子居見老聃,曰:「有人於此,嚮疾強梁,物徹疏明,學道不卷,如是者,可比明王乎?」

2 老子回答:「這樣的人我們只能說他是一位盡職的公務員,一位有能力的技術人員,他們還算不上是明王,也算不上是好的領導人。

老聃曰:「是於聖人也,胥易技係,勞形怵心者也。

3 有一句諺語是這樣說的:「老虎和豹子,我們是求它們的皮毛;我們捉猴子來觀賞是求其靈巧、會要猴戲; 我們養獵犬是因為它們能用來狩獵狐狸。

4 有能力的人,只是像一件工具,可以被利用而已。他們離理想領袖的標準還遠呢。」

且也虎豹之文來田,猿狙之便來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

5 陽子居聽不太懂老子的話。他皺著眉說:「那麼請你告訴我,你所謂的明王,是怎麼治理國政的呢?」

陽子居蹴然曰:「敢問明王之治。」

6 老子說:「明王治理天下,其影響力是全面性的,可是這種影響力只是一種潛移默化之功。由表面看,百姓都是獨立自主,自給自足的; 人民不是依靠他的協助生活; 他們也無法明確的體認其影響力。

7 然而,他的影響力卻會全面地改變人民的生活方式。

8 我理想中的明王或聖人,他應是深不可測,飄緲無蹤,不會給百姓增添絲毫的壓力;然而他的影響力卻又是如此的深遠,讓普世受益。」

老聃曰:「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化貸萬物而民弗恃。有莫舉名,使物自喜。立乎不測,而游於無有者也。」



咸池評述(17。4)

1 技術官僚與領導人才是屬於兩種不同類型的人,在英國的文官制度裡,技術人員就只能在他們的層次裡工作,而領導人才的晉升與技術人員之間的晉級是兩條互不相通的管道。

2 這種制度乍看之下似乎不太公平,可是它的出發點,卻在於區分及確定了,技術官僚與領導人才這兩者之間,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類型。是哪種人就應該擔任哪種事,因此也就無所謂公平與不公平了。

3 有了這樣的體認之後,各有關的公司、團體和國家社會,在選擇,培養領導人才方面就要格外小心了;首先一定要注意他們的個人氣質,決心和眼光,再有就是心態和胸襟等各方面的條件。這些條件都是天賦的,不能複製,也難以模仿,所以他們是顯而易見,不難分辨的。

4 美國前總統卡特一向勤奮努力,大小事務必定恭親過目,結果把自己累得半死,而國家經濟卻弄得一塌胡塗,導致民不潦生的地步。他的繼任者雷根總統出生於好萊塢,是一名二流演員,後來又做過運動廣播員。可是他個人特有的領導才能,卻迅速地引導美國走出困境,讓社會恢復了生機。這兩位前後任美國總統的表現,就在在的說明瞭領導人風格及才能的重要性,對此,我們必須明記在心。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十七)a。17

1 老子在他打坐、默想、以及瑜伽等練功的過程當中,深深地體會到大自然、氣、挫火等週延完美的運作能力。

2 在這個繁雜而龐大的天地裡,我們人的知識、理解能力、以及聰明才智等所能觸及的範圍都是極其有限的。特別是在練功的過程中,對於氣是如何在身體內運作,相應的功能又是如何發生的? 為什麼竟有那麼多的無學之術會突然冒出來等等,所有這些問題,修行人也是宛如丈二金剛般摸不著頭腦的。

3 老子一定是發現了,我們愈是用意識去操作練功的方向及內容,其結果愈是糟糕。而當我們處於虛無、墮爾形體、吐爾聰明,以及倫與物忘的境界中時;氣、挫火就會徐徐升起,自自然然地,帶領修行者進行各種奇妙的活動。

4 那些在練功中走火入魔,不能滌除玄覽而出問題的,大都是自作聰明的運用意志力,或試圖以想像力去進行控制,以引導氣而發生的。

5 根據這樣的經驗,老子勸告人們一定要貴言貴行,也就是謹言慎行。可千萬別像現在的某些政治家,上臺前誇下海口,許下一大堆諾言,上臺後這些諾言卻成為了自己施政的沉重包袱。事實上,施政方針應該是隨著社會的脈動去維護,去修補。施政者應該是走在社會需求的後面,在需求出現後,施政者再從旁輔導協助百姓,盡力去幫助他們排除掉路上的障礙物,清除開路後的垃圾及廢土; 然後在路邊種樹,種花,舖上柏油或水泥使其平穩,以達到安全,美觀的效果。至於路該往哪裡走,車應往哪個方向開動,則完全聽任社會的脈動而為之。

6 為政者最大的問題是,老百姓對政府的承諾缺乏信心。

7 老子的主張也是這個意思。主政者貴在貴言、少言,然而言出必行。能夠這樣,百姓沒有不信任政府的。千萬不要像某些政府,每天都有新花樣出現,區區一個大餅,讓他自吹自擂得震天價響,結果執行起來,卻因為根本沒有財力支持,往往沒幾個月就宣告無疾而終,白白喪失了百姓的信任及信心。

8 最後老子還是一句話,為政一定要像練功一樣,默默地做就好,當有一天你身體健康了,精力旺了,智慧開了,道理通了,無學之術都已經現身了;而你還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會這樣? 那就對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