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廿二)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能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 誠全而歸之。



莊子演義內篇人間世(七)(1-5)(22。1)

1 山上的樹木經常被人砍伐,原因是它們可以供做建材,也可以當柴燒。

2 燈油被火燒盡,則是基於它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特性。

3桂皮是中藥,也是燒菜的配料。因此,桂樹老是有截肢之痛。

4 漆樹的樹汁可以利用來造漆,因此漆樹老是有被割的遭遇。

5 我們都熟知物質可“用”的好處,但卻都忽略了物質“無用”的妙處。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咸池評述(22。1)

1莊子之有用與無用論的關鍵,在於有我與無我上面。在私與無私上面。

2 以私的立場去裁度有用與無用時,它會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況:

3 “有用” 為自己提供並創造了生存的必要價值,這個價值可以供養他的生活。比如一名IC (積體電路晶片) 設計工程師,他有設計IC的才能,因此公司才僱用他,他也才會獲得薪水以養家活口,這是雙贏。

4 然而,如果他具備了IC事業經營方面的長才,公司為此擢升他為總經理; 然而從此他每天必須工作十幾個小時,他的心也一年到頭都懸掛在公司的營運上,所以待遇雖然很高,可是這些錢他卻根本就享用不到。這樣一來,他的才能,也極有可能轉變成為他的負擔。這時,他輸了,而公司卻贏了。

5 在“無用” 時,他因為沒有生活技能,為此而流落街頭,成為乞丐。他輸,社會也輸。

6 當然,在兵荒馬亂的年代,每一個四肢健全的年輕人,都有可能被徵召到前線去打仗。而一名殘廢者或一個糟老頭,他們卻能逃過被徵召的命運。在這種情形之下,有用與無用之間的落差是異常明顯的; 可是這卻也只能當作是特殊的例子來看待,而不能視其為常態。

7 如果以無私的立場去看有用與無用,那麼有用與無用是無甚差別的。沒了私念以後,是否有用或無用就顯得無關重要了。



莊子內篇人間世(五)(1-5)(22。2)A

11 有一位姓疏的駝背,他整個身體都扭曲變形的不成樣子,他的咽喉抵到他的肚臍,他的肩比他的頭高,他的脖子歪插出去朝向天際,他的屁股與其肋骨同高,連他的內臟都是倒置的,你看這還像人嗎?

支離疏者,頤隱於臍,肩高於頂,會撮指天,五管在上,兩髀為脅。

2 然而這位疏先生以幫人縫、洗衣服,再兼職碾米。他除了養活自己外,還有餘力照顧一家十口得到溫飽。

挫鍼治繲,足以餬口﹔鼓莢播精,足以食十人。

3當政府徵兵召集令下達時,大家都嚇的四處逃避,唯獨疏先生大搖大擺地在街上閒蕩,完全不懼徵兵這碼事;同樣政府要徵勞役時,也算不到他頭上。

4 可是,當政府發福利品,救濟貧戶時,他那份卻永遠少不了,有時還要比別人多些。

上徵武士,則支離攘臂而游於其間﹔上有大役,則支離以有常疾不受功﹔上與病者粟,則受之三鍾與十束薪。

5我們想,生為一位身體殘疾者,他都有能力以享天年,那些背離,忘卻世俗行為標準的人,他們是否也能如此呢?

夫支離者其形者,猶足以養其身,終其天年,又況支離其德者乎!



莊子內篇德充府(五)(1-11)(22。2)B

1 有個叫闉跂支離無脤的殘疾人士,他與衛靈公侃侃而談,甚得靈公的歡心。衛靈公因為內心的喜悅,忘記了此人的醜陋; 靈公反而認為正常人的脖子太瘦小了。

闉跂支離無脤說衛靈公,靈公說之,而視全人,其脰肩肩。

2 有個叫甕瓮大癭的人,他像個大水桶似的,身上還長滿了肉瘤。這傢伙和齊桓公很談的來,深得桓公的歡心。桓公不覺得他醜,反而認為正常人太瘦了。

甕瓮大癭說齊桓公,桓公說之,而視全人,其脰肩肩。

3 從這個例子我們知道,當美德顯現時,外表就不那麼重要了。可是我們一般人卻老是唸著那不重要的外表,他們不知道外表是不重要的,不應該以此來判斷一個人。

4 記著應該要忘記的,忘記應該記住的。這種人是真的迷糊啊!

故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所謂誠忘。

5 修行完備的人,他不會束縛其個性; 他會讓它們自由奔放的發展。他視知識為圖謀名利的東西; 合約、承諾是用在維繫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物品是為了社會上的交易行為做準備; 工匠技術只是為了滿足商業的交易。

故聖人有所游,而知為孽,約為膠,德為接,工為商。

6 修行完備的人,根本沒有野心,所以他不需要知識。他與人和藹相處,沒有分離絕交的可能,那合約契約等對他又有什麼用呢?

7 他永遠不會失去任何的東西,所以他老是有足夠的東西可用。那麼就不須去爭取什麼新東西。他不會售賣任何東西,所以商業貿易對他而言也是無用的。

8知識、合約、物品、技藝都是上天為他準備好的東西,無需煩惱。所以我們也可以說他是靠天吃飯的。

9 既然是靠天吃飯,他依靠人的事就變的極少了。

聖人不謀,惡用知?不斫,惡用膠?無喪,惡用德?不貨,惡用商?四者,天鬻也。天鬻者,天食也。既受食於天,又惡用人!

10 他有人的形象卻不具人的七情六慾; 他有人的外型,所以他仍舊會跟人交往。因為他不具人的七情六慾,所以世俗的對、錯、好、壞、善、惡等都對他不具約束力。

有人之形,無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於人﹔無人之情,故是非不得於身。

11 屬於人的好處,實際上是太少太少了。而屬於老天的好處卻是那麼廣大無邊。聰明的你要選擇誰呢?

眇乎小哉,所以屬於人也﹔謷乎大哉,獨成其天。



咸池評述(22。2)A。B

1佛毋外求,永恆不變的快樂,也是內求的。

2 色無常,無常是苦。色的廣義解釋就是這個花花世界,這個充滿知識、約定、商品、技藝的世界。人們熱衷於追求這些變異性極高的事物,幾乎終生不悔。然而,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最終難免還是會感覺到失望的。

3 我們所熱烈追求的世俗之物,看在莊子的眼裡,認為都是具有缺陷,更是大有問題的。

4 一個人真正令人覺得可愛的,是他內在的修養,他的自性、佛性所散發出來的智慧、溫暖、體貼、穩重等的感覺。

5世尊的弟子中許多位都是達官貴人的子弟,經常有人會問他們,你們為什麼會拋家棄子,離開眼前的榮華富貴,跑到這荒郊野外來跟世尊學涅槃之道。

6 弟子們的回答,通常都是這樣的:「我們這麼做,主要是為了追求更大、更為久遠、甚至於永恆不變的快樂。」而這樣的捨小求大,也可以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7 修行最大的成就就在於,當我們沉靜下來,當自性、佛性的智慧昇起之時,修行人所得到的快樂及欣慰,遠非是世俗之樂所可以比擬的。

8莊子說眇乎小哉,所以屬於人也,謷乎大哉,獨成其天!世尊弟子與莊子他們所要表達的其實是同樣的東西。

9莊子說修行完備的人,他們有人的外型,可是不具人的七情六慾,所謂“有人之形,無人之情”。所以俗人的道德標準、行為準則、對錯觀念,對他都不具約束力。

10 客觀條件方面要儘量減少接觸、少牽連; 在輕微、薄弱、淡淡的接觸中,修行完備的人還是需要走大眾的路,行大眾共同的標準。世尊、老子在他們諸多的箴言裡,皆主張入境隨俗,同時做到 "彼教不學,承意不彼" 的要求。惟其如此,才是最妥當的應對方式。

11 他們不主張標新立異,也從不要求出家人成為一個特立獨行的怪人。他們惟一希望的是,在這個充滿現實的社會中,出家人能夠不分彼此,與大眾水乳交融的相處在一起。



莊子演義內篇人間世(四)(1-22)(22。3)

1 木匠石君有一天路過齊國一個叫曲轅的地方。

2 當地土地公廟旁,有一棵巨大無比的樹,其樹蔭可以供千頭牛在它樹下休息,其樹幹的腰圍有百來尺長,其樹巔比附近的山丘還高八十餘尺,一般人估計這棵樹如果砍下來,足足可以做10餘艘船。

匠石之齊,至於曲轅,見櫟社樹。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圍,其高臨山,十仞而后有枝,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觀者如市,匠伯不顧,遂行不輟。

3 這棵碩大無比的樹吸引了無數遊客的目光。而我們這位木匠先生卻不屑一顧的走過去,沒有停留片刻。

4 跟著石君的徒弟覺得奇怪,因為他深深地被這棵大樹吸引,認為是件絕佳的材料。

5 徒弟在好奇心驅使下問他的師父說:「自從我跟你拜師學藝以來,我從沒有見過比這棵更壯觀,更優美的樹,為什麼你卻對它不屑一顧呢?」

弟子厭觀之,走及匠石,曰:「自吾執斧斤以隨夫子,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視,行不輟,何邪?」

6 石君仍然走著沒有停下來。他淡淡地回答:「算了吧!那棵樹沒有什麼好談的,它根本是一無是處。如果你用它來造船,那這艘船會沉沒;如果用來做棺材,它會很快的腐爛;做傢俱,它又不勝負荷,容易崩裂;用來做門,它會溢出許多漿汁;用來做樑柱,它容易遭蟲蛀;它是一無是處的。而也因為這樣它才能享有如此的高壽,沒有木匠動它的念頭。」

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為舟,則沉;以為棺槨,則速腐;以為器,則速毀;以為門戶,則液樠;以為柱,則蠹。是不材之木也。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

7夜裡石君做了一個夢。夢中那棵大樹對他說:「你到底想將我與誰比較呢?你想拿我與那些木紋整齊的櫻桃樹、梨樹、橘子樹、柚子樹或其他的果樹比嗎?

8 這些果樹好可憐啊!每當它們結完果後,就要被人家剪枝,剪的怪模怪樣,一點尊嚴都沒有。

9 這些樹是不是因為它們本身的價值才引來如此悲慘之遭遇呢?它們因為人類對它們的喜愛而屢遭摧殘; 這種因為才能而引來的橫禍,天下到處都是,不一而足。

匠石歸,櫟社見夢曰:「女將惡乎比予哉?若將比予於文木邪?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屬,實熟則剝,剝則辱。大枝折,小枝泄。

10 我是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才做到成為一名廢物的。我也曾經面臨過好多次險遭砍伐的命運,是我不斷努力,終於熬過來。我練就了這一身 “廢物功”,它對我實在是有用極了。

11如果我還有一點值得別人利用的價值,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長的如此高大。

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擊於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乃今得之,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

12 你跟我一樣,我們都是老天創造出來的東西,我們為什麼要彼此批評呢?像你這樣一個即將死亡,一無是處的廢人,適合對一個一無是處的廢樹評頭論足嗎?」

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

13 木匠石君醒後,將這個夢說給他的徒弟聽。徒弟問道:「如果這棵樹立志要做一個一無是處的廢樹,它怎麼又變成一棵大家敬仰的神木呢?」

匠石覺而診其夢。弟子曰:「趣取無用,則為社,何邪?」

14 石君用食指封著嘴說:「噓,小聲點,它為了逃避那些不喜歡它這樣裝孬種的人,所以才跑到廟裡來做神木的。如果它不做神木,不知有多少人老早就將它砍倒了。

15 這棵樹神它尋求安全的方式與眾不同,因此我們也不應該用一般凡人的標準批評它。」

曰:「密!若無言!彼亦直寄焉!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不為社者,且幾有翦乎!且也,彼其所保與眾異,而以義喻之,不亦遠乎!」

16 南伯地方有一為叫子綦的人,他有一天到一個叫商的地方去遊玩。 那兒有一座山,在山上他發現了一棵碩大無比的樹。

17 這棵樹的樹蔭可以容納一千輛四馬戰車同時遮蔭。子綦嘆息說:「喔!這是一棵什麼樹呀?它必定有異乎尋常的特質。」

18 子綦瞇著眼仔細的觀察這棵樹。這時他才發現,這棵樹的樹枝過份彎曲,不能做為架在屋樑上托住瓦片的木條;再往下看,它的樹根盤橫交錯,紋理不齊,也不適合做棺木;嚐嚐它的葉子,舌頭嘴唇都被刺傷了;用鼻子試著聞一聞它的味道,那種刺鼻的怪味,可以令一個人神魂顛倒三天不醒。

南伯子綦游乎商之丘,見大木焉,有異:結駟千乘,將隱芘其所藾。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異材夫!」仰而視其細枝,則拳曲而不可以為棟梁﹔俯而視其大根,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咶其葉,則口爛而為傷﹔嗅之,則使人狂酲,三日而不已。

19 子綦若有所悟的說:「這棵樹真是一無是處,可是也因為這樣,它才有機會長到如此規模。修行的人應該效法這棵大樹,學學它的求生之道。」

子綦曰:「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嗟乎神人,以此不材。」

20宋國境內有一片地屬於一名叫荊的百姓。這塊地上的梓杉、桑樹都長的極茂盛。這些樹只有一吋半徑的,人們就砍下來做猴籠; 比較粗一點半徑大約有二至三吋的,人們就砍去做房子; 再粗些半徑達七、八吋的,富貴人家就砍去做棺木。這些樹都在盛壯之年就命喪斧下,這些遭遇都是因為他們的材質優異而造成的。

宋有荊氏者,宜楸柏桑。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猴之杙者斬之﹔三圍四圍,求高名之麗者斬之﹔七圍八圍,貴人富商之家求樿傍者斬之。故未終其天年,而中道之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

21 在祭拜河神時,額頭有白點的牛,鼻子太高的豬以及有痔瘡的人,都不適合來做犧牲品。祭司們認為這些都是不祥之物。

22 可是對有智慧的人而言,這些不被考慮,有缺陷者才是最幸運的一群。

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與豚之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為大祥也。



咸池評述(22。3)

1 當我們採用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理論,來評估及斷定自由人的定義時,其中的道理就很清楚了。

2 我們認為,應該加強主觀條件方面的自主性,減少客觀條件對自己的糾纏,俾使客觀條件對我們的影響能夠減輕到最低的程度。

3 能夠做到這一點,則我們被砍伐以去做猴籠、做傢俱、做棟樑的機會就會自然的減少許多。

4 社會上一般人的問題,並非是在如何逃避被砍伐的命運,相反的他們其實是爭先恐後地搶著被砍伐,與爭著被蹂躪。

5 公司裡只要有一個升遷的機會,大家便打破頭的爭取,而所謂的高位,也只不過是一個需要他們付出更多心血、時間、精力的位置而已。

6 人們是如此心甘情願的付出,甚至是出於自願的抬轎,這才是問題的癥結。

7 由此可見,必須先捨棄掉名利的追尋與奪取,才有可能告訴人們,應如何才能做一個自由的人。。

8 一個主觀條件健全,堅實如子綦那樣的修行人,在他開始學習那棵大樹的求生之道前,也必須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才是。

9 因為在學成後,你極有可能會被團體中的其他成員責駡為自私自利的垃圾; 而你能不能忍受這樣的責難,也是你在考慮,要不要學這套求生術之時的先決條件。

10 一個在團體中被視為自私自利、投機取巧、一毛不拔的小人,在莊子筆下卻成為了神木,成為大家應該效法的智者。

11 修行人固然是一般大眾所仰慕及欽佩的對象,然而,在他們的特質中,卻必須存有這類自私自利的因子,以及獨善其身的想法。立下涅槃志的修行人,你已經準備好了嗎?在剃頭前,還是再想想清楚吧!



莊子演義雜篇外物(八)(7-10)(22。4)

7 尊古卑今是一般學者的通病,可是如果我們將古時狶韋氏這樣的人,移置到現今社會裡與我們一起生活,難道他們就不會與我們大多數人一樣,持有同樣的生活習慣、思想觀念嗎?

8 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流合污,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然而,只有修行完備的人才能出污泥而不染,與世人共同生活而不會染上時尚的一些壞習慣。

9 他們與世人共同生活,但是仍能保有個人的中心信仰。

夫尊古而卑今,學者之流也。且以狶韋氏之流觀今之世,夫孰能不波,唯至人乃能遊於世而不僻,順人而不失己。

10 我們生活在社會中的正確態度應該是,我不一定同意他人的見解,可是並不影響我與他們共同生活的和諧關係。

彼教不學,承意不彼。



咸池評述(22。4)

1 “入境問俗”最大的問題就是,自己心裡沒有一套堅定的、正確的中心思想,也就是主觀條件不夠厚實,或者說心中沒有一把尺。

2 心中惟一所想的只是在於追求世俗生活享受,只為了物質慾望的滿足; 甚至於為達名利而不擇手段,以至於最後,將自己完全的淹沒在世俗的塵垢之中。

3 當我還是一名在籍的學生時,一些比較世故的同學,在學校裡就已經開始培養抽煙、賭博的習慣; 他們的理由是將來投身商界中時,難免要與三教九流之輩接觸周旋,如果不會抽煙、喝酒、打麻將,到時又如何能打進他們的圈子。

4 有一位同學更是跑到紅燈區去實地”考察”。他的理由是,要成為一名業務員,就必須體會並瞭解商人的生活環境,以便於跟他們打成一片,將來做事才走得通。

5 結果,一大堆同學甫一畢業就染上吃喝嫖賭的各式惡習,當這些惡習纏身之後,又那裡還能成為一名出色的商務人員。

6 一些同學才出校門就栽了觔鬥,損壞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這也就是 “入境問俗” 這句話所帶來的問題了。

7 莊子告訴我們,正確的處世態度是 “彼教不學,承意不彼”。 抽煙嗎? 對不起,我不會,也不想學,要抽煙請到外面去抽,抽完再進來我不會反對。

8 我身為代理商,與你身為經銷商之間合作的關係,並不會因為你的抽煙、喝酒而受到排擠; 你的生意還是會受到照顧,只要你不調皮、定期付款,並且達成業績目標, 那麼,我肯定不會找你的麻煩。為了生意而一味的抽煙、喝酒,這豈非是做得太過火了。

9 如果不幸生在文革時期,紅衛兵鬧得天翻地覆,人手一冊語錄,身為中大學生,你不拿一本紅色小冊子,那你就很難生存; 你假如不在檢討會上發言,並且說上幾句場面話,那麼你就有被鬥爭,被打成右派的危險。因此,為了自保,弄一本語錄握在手上,說幾句應酬話也就是了。

10 重要的是自己心中要有一把尺,小心地,隱密地將自己的內心堡壘塑造起來。謹守“入境問俗” 的原則,但也不要太過聰明,太出風頭。應該知道,“彼教不學,承意不彼” 的哲理。據說,有些學生就利用文革十年浩劫,將自己訓練成出色的畫家、雕刻家、書法家等。 文革後出現了許多偉大的藝術家揚名世界,他們大概就是拜文革十年,社會停擺,沒有工作壓力之賜而達成的吧!

11 其中有一位先生最離譜,他在十年中將一本韋氏英漢辭典背得滾瓜爛熟。這些人利用特殊環境以完成自己工作的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12 相反的,那些搖旗吶喊,身先士卒,領頭進行串聯活動的年青人,他們在這漫長的十年中不但白白的浪費了青春,現在邁入中年,還身無一技之長; 與那些“彼教不學,承意不彼”的智者相比,這些人肯定是差得太多了。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廿二)a。22

1 做為一個修行有成的修行人,他的為人是極其謙恭有禮的。

2 淨空法師曾經說過,一個修行有成的修行人,他看每一個人都是佛,因此他對每一個人都是謙恭執禮,絲毫不敢怠慢。

3在王陽明的傳習錄裡也有類似的記載。有一天,他的門徒自城中返校,問王陽明說:「奇怪,我今天走在街上,不管怎麼看,都覺得每一個人似乎都是聖人。」

4 所有這些現象,都在在的告訴修行人,謙卑、謙虛、恭敬有禮是做人、做神的共同法則。

5 一位謙虛有禮的修行人,他當然是不自見、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修行者的這種品性是發自內心的,是非功利的。他不是在看到“明”、“彰”、 ”有功”、 “長” 的好處之後才開始具有這樣的性格。所以,無論是不是全、是不是盈、是不是得,都不足以改變他謙卑的本性。

6 依照佛家的看法,我們說人人皆具佛性,六祖說佛毋外求。當肉身,自識身除去了之後,佛就會清清楚楚地顯現在每一個人的身上。當我們面對一尊活生生的佛時,我們又哪裡還敢自以為是、自持己見、自我誇耀或驕傲,甚至是狂妄不可一世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