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廿四)

企者不立; 跨者不行; 自見者不明; 自是者不彰; 自伐者無功; 自矜者不長。其在道也,曰: 餘食贅行,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



莊子演義雜篇庚桑楚(五)(15-19)(24。1)A

15一個喜歡炫耀其財富者,我們知道,他是一名商人。

行乎無名者,唯庸有光;志乎期費者,唯賈人也。

16 當我們看到一個人走在路上,昂首闊步,不可一世時,我們會猜想,他可能是社會名流。

人見其跂,猶之魁然。

17 認識到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的差異,並且能求同存異者,客觀條件對他而言是相輔相成的,因此,他廣受到客觀環境的歡迎與接納。

18至於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不能相輔共容者,他的自性、佛性、氣、拙火、妙用等與其肉身不能合作無間,所以說,此人必定是疾病纏身,痛苦萬分。

19他與其他人的關係必定充滿矛盾,無親無友,可憐極了。

與物窮者,物入焉;與物且者,其身之不能容,焉能容人!不能容人者無親,無親者盡人。



莊子演義雜篇列禦寇(九)(7-8)(24。1)B

7 我們一般說兇德有五大類,而關於心的兇德是最嚴重的。

凶德有五,中德為首。

8 什麼是心的兇德呢?我認為自滿,就是心之兇德。這種人他們自以為是,剛愎自用。自已做錯了,反而毀謗他人。

何謂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訾其所不為者也。



咸池評述(24。1)A。B

1 喜歡誇飾,炫耀的人,他就像是一個裝滿水的小罐子,只要輕輕一搖,水就會溢出來了。

2 誇飾,炫耀者心中藏不住東西。我們可以從他的行為舉止中輕易的讀出他的念頭和思緒,這種人的思想可以說是既單純又膚淺,認真的說,他是滿好應付的。一個人願意坦誠的將心中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公諸於世,讓大家都知道、都瞭解,這樣的人又有什麼不好呢?

3 其實,如果誇飾,炫耀有什麼不好的話,那也只是他本人的問題,與外人無關。他因為罐子滿了,裝不下新的東西,更不能接受新的事物,因此最終蒙受損失的只是他自己; 而這樣的損失,是不足以對他人構成威脅的。

4 反倒是那種謙虛卑下,見人就打躬做揖,對人客氣有禮者,我們應該謹慎小心,提高警惕; 因為這種人在其謙遜的外貌下,他所有的念頭、想法都已經完全被掩蔽了,使得我們完全摸不清他的主意,更不知道,他是抱著什麼企圖而來。

5 對這樣的人,我們就得多提防些。

6 所以,站在保護自己的立場,我們應該謙虛些。而站在自私的立場,我們反而希望四周的人,一個個都是喜歡炫耀、自誇、毫不保留,一五一十地將心中想法坦誠相告的人。



莊子演義外篇山木(九)(1-8)(24。2)

1 陽子到宋國旅行,在途中遇到一位仁兄。這位仁兄,帶著一妻一妾,住在旅舍堙C

陽子之宋,宿於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惡。

2 陽子發現,這人對那個大老婆比較好,對那個年輕貌美的小妾,則老是不假辭色的為難。

惡者貴而美者賤。

3 陽子見了深感奇怪。這一天,他終於逮著了一個機會,特地請教此人其間的原委。

4 這位仁兄回答說:「小妾她自認長得漂亮,因此在心理上就免不了會產生高人一等的感覺,進而形諸於外,不自覺的表現出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情。

5她自以為,只要有了美貌,就足以吸引他人的注目與喜愛。其實,家庭生活起居,有太多時候,是需要夫妻雙方之間共同拿出真心誠意去關懷對方,侍候對方,讓對方感覺到窩心才最重要,光是漂亮是不足夠的。

6 如果一個女人,自恃長得漂亮,因而疏忽了身為一個妻子份內所應當做的事,那就容易失寵了。這就是為什麼我比較疼愛大老婆的原故。」

陽子問其故,逆旅小子對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惡者自惡,吾不知其惡也。」

7 陽子恭恭敬敬回答說:「老兄的一席話如雷貫耳,說得實在太好了,在下感到敬佩不已。」

8 根據這件事,陽子對他的弟子們說道: 「我們修行的人也應該如此。在修身上,我們應該勇猛精進,絕不妥協; 可是在別人面前,卻萬萬不可特別彰顯自己的德行,從而令人產生自慚形穢的感覺。能夠做到這一點,則不論走到何處,都將會深受歡迎的。」

陽子曰:「弟子記之:行賢而去自賢之行,安往而不愛哉!」



咸池評述(24。2)

1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多重印象之中的。

2 長官們對部屬的印象,考績,評估等也是多方面的。例如:友善、忠心、省籍、能力、體格、學歷、出身、信仰、膚色、親疏、語言、嗜好、運動、背景、年齡等等;如果再認真分析的話,大概還可以找出更多種不同的條件。

3 所以,部屬想要得到長官的賞識,獲得上司提拔,實際上並不是一、兩個特殊條件就能夠辦到的。

4 在長官的心目中,他所評估的範圍是非常廣泛的。所以,一個業績突出的業務員,他絕對不能信心滿滿地以為,下一回課長出缺,這個位置必定是非他莫屬了。

5 一名趾高氣昂、傲態畢露、能力超強的部屬,常常因為功高震主,結果反而被冰凍起來,長期不獲重用。在社會上混名利,謀官位的朋友,一定要記住此點。

6 一個人在社會上謀生,其長處固然應該予以保持,並且發揚光大,可是這絕對不是成功的保證。因為,另外還有數不清的其他因素隱藏在後面,假如不細心經營,那麼,就會像這位漂亮小妾一樣,不知道關切丈夫,對他噓寒問暖,侍候佳餚美酒,拿拖鞋、遞毛巾、奉茶水,沒事美言幾句,以逗得先生開心; 空有一副漂亮臉蛋、魔鬼身材,那還是不夠的。



莊子演義外篇駢拇(二)(14-23)(24。3)

14 曾史二人以仁義著稱而聞於世,可是,即使你的仁義標準已經到達他們的水平,我仍然不會認為,你已經是一個德行完備的人。

15 俞兒是當代著名的烹飪大師,你的菜做到與他相當,我也不會認為你就是一個完人。

16你的音樂才能與師曠相當,我也不會認為你是什麼真正的了不起的樂師。

17美術方面,或許你對色彩的運用辨識已達離朱的境界,然而我也不認為你是什麼藝術大師。

且夫屬其性乎仁義者,雖通如曾、史,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於五味,雖通如俞兒,非吾所謂臧也;屬其性乎五聲,雖通如師曠,非吾所謂聰也;屬其性乎五色,雖通如離朱,非吾所謂明也。

18 我所謂完人,是指真心仔細照顧自己德行修養的人。修行完備者,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實現滿足“生命本能” 的各項要求。不是傾聽客觀條件的聲音,而是傾聽主觀條件中發自內心的聲音。不是去觀察客觀條件的種種變化,而是觀察主觀條件,自己內心的內在的變化。

吾所謂臧者,非所謂仁義之謂也,臧於其德而已矣;吾所謂臧者,非所謂仁義之謂也,任其性命之情而已矣;吾所謂聰者,非謂其聞彼也,自聞而已矣;吾所謂明者,非謂其見彼也,自見而已矣。

19 一個整天只看著別人,不花時間看看自己; 只關心去擁有客觀條件的東西,不花些時間,精力去耕耘自己的寶貝。

20 手中擁有的是一大堆別人的客觀條件的東西,而真正屬於自己的卻貧瘠可數。

21 每天忙忙碌碌地去討別人歡心,而忘了去慰藉自己的心靈。

22 像這種只知討好別人,不知自娛者,雖然他們在社會上被稱為與盜跖及伯夷一樣的名人,在我眼中,他們只不過是一個又一個走錯人生之路的傻子。

夫不自見而見彼,不自得而得彼者,是得人之得而不自得其得者也,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雖盜跖與伯夷,是同為淫僻也。

23 我實在不敢將可貴的生命,浪費在其他不相干的事物之上。因為僅僅是為了應付道,我已覺力有不逮之處矣!

余愧乎道德,是以上不敢為仁義之操,而下不敢為淫僻之行也。



咸池評述(24。3)

1“任其性命之情”,才是修行者正確當行的道路,那麼什麼才是生命之情呢?

2 是食欲的滿足,還是性欲的滿足?是異性之間相互吸引的力量,是親情、是民族間的感情、是地域的感情,還是安全的要求,抑或是溫暖的要求?

3 所有上述與這個肉身有關係的感覺,情愫,是不是都算是 “性命之情” 呢?

4 佛家說: 此非我有,我非彼生,彼非我有,我非彼有。佛教徒的 “我” 是指神識,是指自性,佛性,靈魂,氣,妙用等,而並非是肉身的那個 “我”。

5 所有無常的、會變異、會丟掉的,都不是 “我”。

6 所以,凡是與肉身相關的情欲,顯然就不屬於 “性命之情” 的範圍了。

7 至於“任其性命之情” 又是什麼意思呢?站在修行者的立場,我們非得清楚的點明才行,否則讀者拿著這個理論,整天追逐性慾的滿足與實踐,就像許多藝術家、演藝人員們,他們放任其“性” 的關係,而且還自認為瀟灑、風流。如果讓他們 “有幸”讀了莊子這一章,使得他們能夠更直接的為自己找到理論基礎及支持點的話,那就糟了。

8 那麼,所謂神識的“性命之情” 又是什麼呢?站在無上瑜伽修行者的立場上看,就是不斷提升其與大自然的關係,這好比剛開始時,我們對大自然的力量--佛--作五體伏地的膜拜; 當練到一段時間後,就只要鞠躬,做揖即可; 再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將被允許坐在那兒,最多頭伏地上,或案頭上,以接受佛所給予我們的加持與祝福。

9 這前後不同的儀式,乍看起來,似乎是我們在大自然的力量--佛-- 跟前的地位提升了; 而這個提升的工作,是六道輪迴中,唯有做人這一輪,才有機會,才有可能完成的重要工作。

10 所謂行三昧,琱J三昧的意思,就是要修行者,盡量花工夫,花時間在打坐、默想、禪修、以及修練瑜伽上面。

11 只有行三昧,練瑜伽才是“任其性命之情”的重要工作,也是身為人時所應該要把握及實踐的。其他的事情能夠大略應付即可,切勿認真,更別因此而延誤了自己寶貴的時光。



莊子演義外篇山木(四)(1-16)(24。4)

1 孔子在陳蔡兩地之間被亂民包圍,困在那兒己經七天沒有吃熱食了。大公任知道了,立刻專程去探望孔子。

孔子圍於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

2 大公任一見面就說:「你差點就遇害身亡了,是嗎?」

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幾死乎?」

3孔子一臉尷尬地說:「是啊!真是好險。」

4 大公任又說:「莫非,你也怕死嗎?」

曰:「然。」「子惡死乎?」

5 孔子說:「當然,只要是人,沒有不怕死的。」

6 大公任立刻抓住這個機會,想讓這位大師,多接觸一些宗教及哲學方面的知識。我們這位大師很排斥看不見,摸不到的宗教及哲學觀念。他主張“不知生,焉知死”。

7 大公任說:「讓我來教你如何避開苦難及死亡的威脅吧!

曰:「然。」任曰:「予嘗言不死之道。

8 東海有一隻大鳥叫意怠。這只鳥看起來笨笨地,飛行技術也不怎麼樣。它的飛行距離不長,築巢時,也儘量找與大家緊鄰的地方,雖然吵些,也不敢離得太遠。

9 在飛行時,它從來不敢飛在前頭。在回家的路上,它也不敢落在後面。它總是躲在眾鳥之中,以尋求保護。吃東西時,它也不敢跟別的鳥兒爭,總是獨自揀著吃其他鳥兒所吃剩下的食物。

10 因此它永遠不會落單,永遠也不會受到傷害。

東海有鳥焉,名曰意怠。其為鳥也,翂翂翐翐,而似無能;引援而飛,迫脅而棲;進不敢為前,退不敢為後;食不敢先嘗,必取其緒。

11 軀幹筆直的樹,總是第一棵被砍倒。水質甘美的井,也是第一口被吸乾。孔先生,你到處遊歷奔走,向那些無知的百姓宣揚你的學問,令他們大感吃驚。你盡力修飾你的美德,使得一般人在你面前顯得汙穢。你在人們面前光芒四射,好像日月都跟著你走似的。由於你的形象太突出了,所以為自己帶來了災禍。

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於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飾知以驚愚,修身以明汙,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

12我聽老子說,“自伐者無功,功成者墮,名成者虧”。換句話說,就是自吹自擂的人,功勞簿上不會有他的名字。功勞卓越者終有失去光環的一天。功成名就的人也有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

13 天底下肯放棄功名,甘心成為一名凡夫俗子者,實在是太少了。

昔吾聞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無功,功成者墮,名成者虧。』孰能去功與名而還與眾人!

14 我們看 “道”。牠無處不在,卻從來不刻意彰顯自己。德的影響力更是無遠弗屆,可是牠卻從不在乎名聲。

15 修行完備的人總是告誡自己,要誠誠懇懇地做一名平凡的人,有時吃些小虧,像個傻子似的也無所謂。他時時提醒自己,要避免成為公眾人物,所謂的權貴更是他避之惟恐不及的虛位。

16 不要為求功名而活,這樣你就不會去批評別人,別人當然也不會批評你。德行完備的人是不求出名的。他們知道人怕出名,豬怕肥的道理。」

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處;純純常常,乃比於狂;削跡捐勢,不為功名。是故無責於人,人亦無責焉。至人不聞,子何喜哉!」



咸池評述(24。4)

1 功名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天底下大多數人都逃不出它的誘惑,都被它牽著鼻子走呢?

2 功名又稱地位,也就是領袖,一個團體中發號司令的人。在學校裡,班長是一個班級的領袖,他被同學推選出來,每節課由他司令,叫大家站起來,對老師行禮致敬; 升旗時由他集合隊伍,他站在全班前面,這時的班長可以說是挺神氣的。

3 在一個幫派組織中,老大是頭,其他的兄弟們都必須聽從他的指揮。幫中的利益,他佔絕大部份,兄弟對他言聽計從。因此,功名及地位在這裡就代表了權力及利益。

4 政黨中黨員的權力與利益分配與幫派大同小異,只是政黨玩得更大一些,範圍也更廣一些。

5 從上面的分析,我們瞭解到,功名的實質意義就是: 尊嚴、意志力、利益範圍等的延伸。

6 受人尊敬、敬畏是一種虛榮心的滿足; 而意志力的延伸,顧名思義,就是得人幫助自己以完成個人的心願,亦是一種慾望的滿足。而種種利益的獲得,則是生活溫飽、安全、舒適、美麗妝扮、虛榮心以及慾望等等之所達成的保障。

7 從這些分析之中,我們不難發現到,功名所牽涉到的都是客觀條件的應對,都是無常變異,不容易長期持有的東西。套句世尊的話,這一切皆是能為我們帶來痛苦的根源。

8 所以莊子說: “自伐者無功,功成者墮,名成者虧”。 由此可見,在名利場的追逐上,―個人最後所獲得的不外是做白功,是墮,是虧。

9 大家都說,虧本的生意沒人做。那麼,所謂功名、利祿也就不是我們大家所應該追求的了; 花了大半天時間尋尋覓覓,結果得來的卻是一個臭雞蛋,那又何必呢?

10 如果我們不追求功名利祿的話,那麼,我們又應該追求什麼呢?或著說,在我們投胎做人的這段時光中,我們應該如何打發才是呢?

11 站在修行者的立場,我們認為生時是利於自己提升自性、佛性、挫火、靈、妙用等位階的好時機,也就是行三昧,常入三昧,多練功,禪修為上。

12 那麼一般人又該怎麼辦呢?莊子說,應該去功與名而還與眾人,“純純常常,乃比於狂,削跡捐勢,不為功名。”

13 像個傻子似的,做一個平平凡凡的人,糊裡糊塗的不明究理的來,糊裡糊塗不明究理的走,去一個自己也搞不清楚的地方。明乎此,在這來去之間,我們就別為自己找太多麻煩吧!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廿四)a。24

1 道德經廿四章與廿二章是討論同一件事--待人處世,要謙虛、謙卑、虛心。這兩章一個由正面,一個是由負面來看待問題,其主旨及結論都是相同的。

2 身為無上瑜伽的修行者,原則上,我們是居閒靜處,與世俗則是保持一定的距離以減少接觸。

3 老子與世尊,或者說中國的思想家和宗教家、以及印度的思想家和宗教家們,他們之間的差別也就在這裡。

4 中國人比較現實,比較重視現世的修行。他們對於在人世間如何與各種人、事、物、還有環境取得和諧,並且保持密切的關係看得非常重要。就這點看,老子的道德經,它可以說是個人修養與處世的典範。這與佛經中談涅槃志,談苦、集、滅、道等是有著很大的區別的。

5 當然佛經中也有許多談論處世之道的經典。這與道德經中所提醒大家的頗為類似。只是兩者所強調的重點則有很大的差異性。佛經強調的是修行人應如何才能在此世間維持獨立自處而無憂。

6 世尊對於千方百計,希望能在這個世間走得更遠、爬得更高、獲得俗人更多更高權位等俗事是不太贊同的。世尊始終認為,修行者應是不求世榮、不作事業; 如果非得討生活,那也是在維持基本需求上,大致上能應付就好,因為遠志是不適合於修行人的。

7 我們在公司裡經常會做一些計劃,所謂五年計劃。不過這種長遠的計劃也大都是只供參考,重要的是年度指標、月指標,畢竟這樣才比較實際。

8 一旦公司經理人員發現,當月的業績跟營業目標之間尚有一段距離時,只要月底一到,他們就會馬上進行一些特別的促銷活動,專門針對某些經銷商或是某個產品來實施促銷,以期目標的達成。而這種促銷活動,往往都是一針見血,很有實效。

9 所以說,一個人擁有遠大的目標也許不是壞事,可是,除此之外,他是否也應該掌握一系列短程的策略,以應付眼前隨時都會發生的急事。太過於專注在一個遙遠的目標之上,結果不免是會栽跟頭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