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廿六)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聖人終曰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莊子演義內篇齊物論(三)(1-5)(26。1)

1 瞿鵲子問長梧子:「有人認為修行完備的人對世務是漠不關心的。

2 他即不會營營求利,也不會惶惶避害。他不會向別人乞求什麼,也不會默守於世俗的風俗習慣。

3 有時候他一言不發; 可是由他的所為中,卻傳達了許多訊息。有時候他喃喃自語,聽起來卻一點內容也沒有,令人摸不著邊際。修行完備的人就是這樣,在世俗以外的世界裡漫遊遨翔。

4 孔老夫子認為這些都是癡人說夢的空話。

5 可是我卻認為這都是對修行完備的人,極其正確具體而微的描述,絕非空穴之言,你認為如何?」

瞿鵲子問乎長梧子曰:「吾聞諸夫子,聖人不從事於務,不就利,不違害,不喜求,不緣道;無謂有謂,有謂無謂,而遊乎塵垢之外。夫子以為孟浪之言,而我以為妙道之行也。吾子以為奚若?」



咸池評述(26。1)

1 做為一名瑜伽行者,我是主張修行與日常生活分開進行的。

2 練功時,我進入三昧狀態,將身體交托給氣,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去操作,意識則完全退出。

3 當由三昧狀態中走出來之後,我就徹徹底底地做回一名普通人,平平凡凡的完全沒有一點特異功能,沒有驚人之語、或驚人之舉。

4 在意識控制的範圍內,我的表現也與一般常人無異。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差異,那也只限於藝術方面的才能,醫術上的技能,一些宗教儀式的執行,以及對於宗教思維的領悟能力。再來也許是一點狗屎運,老是有一些不明究理的好事降臨,使自己不至於活得那麼辛苦,那麼煩、那麼累。

5 而對於修行完備的來說,如果他琱J三昧,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絕大部份時間都在三昧之中,那麼,他就無法再去處理許多世俗方面的事。

6 在三昧之中時,意識完全退出,只站在一邊,從而做一名旁觀者; 這時的修行人,當然也就不會說出任何有意義的語言,更不可能會有時間去處理任何世俗之間的事了。



莊子演義雜篇徐無鬼(四)(1-18)(26。2)

1 一名臭老九,你叫他不要動腦筋想新主意,他就會悶得全身不自在。

2 一名多言善辯者,你叫他安靜點兒,不要與人辯論,他就會覺得全身不舒服。

3 那些能幹好動的人,你不給點兒麻煩的事讓他忙,他就會閑得發慌,感到渾身都不對勁。

知士無思慮之變則不樂,辯士無談說之序則不樂,察士無凌誶之事則不樂,皆囿於物者也。

4 上述這些人,都是將自己深深埋在世俗的事務之中。

招世之士興朝,中民之士榮官。

5 至於那些以國家興亡為己任者,每天朝思暮想的,就是如何能富國強兵。

6 知識份子則沉醉在如何升官晉爵上。

7 勇猛的力士則時時期盼,有朝一日,能有機會展現其精湛的武功及頑強的鬥志。

8 那些藝高膽大的勇夫們,則時刻盼望著,能有適當的機會,讓他們自動請纓,去最危險的地方,以展現其過人的膽識。

9 士兵們喜愛戰鬥。

10 垂垂老矣的學者,最擔心自己不能名垂千古。

11 熱衷政治者,孜孜於研究為政之道。循規蹈矩的社會賢達,則時時刻刻地關注自己的一舉一動,唯恐有失態之時。

12 那些所謂的仁義之士,則特別重視別人對他的觀感,所以對人際關係以及人情往來等非常重視。

筋力之士矜難,勇敢之士奮患,兵革之士樂戰,枯槁之士宿名,法律之士廣治,禮樂之士敬容,仁義之士貴際。

13 農人一天不到田地堨h拔拔草,鬆鬆土,他就覺得難過。生意人一天不做幾宗交易的話,那麼,他的日子就好像再也過不下去。

農夫無草萊之事則不比,商賈無市井之事則不比。

14 一般人下班回到家,好不容易空閒下來; 可是他也非得找點兒事情來做,否則,難以排遣閒暇的時光。

15 工匠們只要手指一碰觸到工具,他的精神馬上就來了。而那些貪婪之士,只要一天沒有進帳,就會覺得悵然若失,好像缺少了什麼似的。

庶人有旦暮之業則勸,百工有器械之巧則壯。錢財不積則貪者憂,

16 那些政客,如果未能謀得某項職位,他就會感到大失所望。

17 對於滿懷夢想的野心家而言,變局就是機會,他們樂見變局發生; 因為只有那樣,新的機會才會浮現。他們都是見縫就鑽,絕不放棄任何機會,也是時刻都閒不住的。

18 上述這些人,他們都是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深陷在自找的事務之中而不能自拔。他們庸碌一生,被欲望牽著鼻子走,一輩子就跟這些庸俗的世俗事務糾纏不休; 連自已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忙些什麼,為了什麼而忙,這些人真是可憐到了極點。

權勢不尤則夸者悲,勢物之徒樂變,遭時有所用,不能無為也,此皆順比於歲,不物於易者也,馳其形性,潛之萬物,終身不反,悲夫!



咸池評述(26。2)

1 真正能跳出這種生活的固定框架者,他們的生活其實也是挺寂寞的。

2 他孤單單地一個人站在山頂上,孤芳自賞,心裡可憐山下那些凡人的愚蠢。然而,殊不知,在山下忙著的人,心裡也正在暗笑他的遊手好閒,與不務正業呢。

3 能不役於物當然是可貴的,不過也有先決條件,那就是他必須要能解決最根本的食衣住行的問題。

4 再怎麼節儉,柴米油鹽醬醋茶終須得花錢買。沒錢花、無法應付這些基本問題,最終也是瀟灑不起來的。

5 我始終認為,一個人應該花一段時間在世俗事務上,以便累積一定足夠的資本,然後再依此資金來供養自己,使自己能夠過一個儉樸、自由的生活。當生活無慮後,他才能有資格去追求那“不役於物” ,海闊天空、進退由時、行藏在我的生活。

6 所以,要想達成莊子標準的人,第一,年青時一定要努力掙錢,並習得正確的投資理財方式,使一生的需求,不至於發生太大的缺口。 第二,必須要求自已,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而要想擺脫慾望的牽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力求生活保持在簡單樸素的層次。若貪求享受,愛好錦衣玉食,又想不役於物,那無異是天方夜譚,緣木求魚之舉,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到的。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廿六)a。26

1 一個修行人最應該嚴加關注的就在於致力維持一顆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心不平靜的話,就是再高明的修行術也是於事無補的。

2所以,佛家講定、靜、慧。定,應該是老子在本章裡講的重。不倒翁能永遠保持站立就是因為他有一個比較重的、比較低的重心。重心低而且夠重,你就立於不倒之地。

3定,當然在人們的行為上是指穩重、沉著不亂的態度。世尊的法中不放逸是一門重要的修養。

4世尊認為一個人的困惑、煩惱、不愉快、痛苦都是因為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接觸後而引發的。外在因素的引誘、刺激是帶給我們諸般苦的來源。因此我們對外在刺激因素要格外小心應付。

5 世尊說守住根。守住眼,耳,鼻,舌,身,意之根,不要輕易地隨之起舞。將這些興起的念頭或尚未興起的念頭牢牢地看好,不要讓它們像猴子似的到處亂跑,以致於擾亂了你的心境。這些猴子似的念頭所闖出來的禍,就是你的苦源; 而將猴子們拴牢的態度則是定,則是重,則是沉穩。

6 老子說的“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就是一種不放逸的具體表現。榮觀就是世榮,就是客觀條件所散發出來的一種強烈刺激。

7一般人獲得榮耀、榮譽、好評、世界小姐的頭銜時都會手舞足蹈的不知所措。世尊及老子都批評這種人不夠穩重,浮躁、輕浮、不足取。

8 一般世界頂尖高手在打網球、斯諾克、籃球、足球等任何運動時,都具有一個共同的特色,那就是表情木然,一張撲克臉,情緒絲毫不露於外。他們對於好球、壞球,甚至輸贏、失誤等始終都不形諸於色。他們將精神完全專注在每一個球、每一個動作的致勝關鍵上。他們的面無表情就是重、定的表現。一天到晚嘻嘻哈哈、言不及義、說東道西的人,他們是既成不了大事,也修不得正果的。

9 當一顆心定下了以後,靜就自然而然的尾隨而來。中國人說靜而後能慮,慮而後能思,如此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佛學則認為,定、靜以後,智慧就開了,許多無學之術就會逐一顯現在你的身上,修行至此也算是上了軌道。

10 所以,大凡修行的人一定是少欲知足、好閑靜處。也唯有這樣,“重、靜”、“定、靜”等才有可能實現。

11 少欲知足,與外界的接觸、需求就減少了。處閑靜之場所,外界的紛擾也就停止了。接觸、需求、紛擾都減少了,內心自然就歸於平靜,安寧; 修行的步子也就繼而邁開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