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卅一)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以得志而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悲哀泣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莊子雜篇徐無鬼(二)(9-17)(31。1)

9 武侯被徐無鬼一語道破了自己近來感到心力交瘁的毛病,頗為佩服。的確,這些日子以來,武侯總覺得身體有點不對勁,可是醫生就是診斷不出問題的根源。藥給吃了一大堆,卻始終不見成效。

10 武侯的態度不禁變得謙卑起來,他低下頭輕聲地說:「我想見先生您已經很久了,我就知道,只有您才能治好我的病。幾次想約見您,可是不是我忙,就是您不肯來。說是什麼坐關的,一坐就是好幾個月。今天您總算來了,就請您為我好好診斷一下吧!只要能讓我恢復健康,我什麼都肯幹。從今天起,我就開始實施愛民親民的政策,偃旗息鼓,不再打仗; 讓百姓得以休養生息,您說,這樣做是不是可以呢?」

武侯曰:「欲見先生久矣!吾欲愛民而為義偃兵,其可乎?」

11 徐無鬼搖了搖頭,低聲地說:「像您這種心態,是沒有辦法做到為義“偃兵”這個目標的。當您以愛為出發點,去對待百姓時,您就開始要傷害他們了; 當您決心為義“偃兵”時,實際上,您已經開始作重整軍備的工作了。

徐無鬼曰:「不可。愛民,害民之始也;為義偃兵,造兵之本也。君自此為之,則殆不成。

12一個美麗莊嚴的口號,只是一件為非做歹的工具而已。雖然您的出發點是仁義,可是到頭來,您只是在做偽善的工作罷了。

13 物質無論再怎麼變也還是物質,成就一定會伴隨著驕傲。當敵消我長,情勢改變,緊接著必有戰事發生。

凡成美,惡器也;君雖為仁義,幾且偽哉!形固造形,成固有伐,變固外戰。

14如果您真的有心要偃兵息武,那麼我建議您,不要在麗譙樓前閱兵,也不要在錙壇宮外展示您的軍隊。不要奪取不義之財,不以狡詐、計謀、武力以占別人的便宜。

15 您自己想想看,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與私利,去殺害別國百姓,侵佔他們的土地,這樣的勝利,又有什麼值得誇耀慶賀之處。

君亦必無盛鶴列於麗譙之間。無徙驥於錙壇之宮,無藏逆於得!無以巧勝人,無以謀勝人,無以戰勝人。夫殺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以養吾私與吾神者,其戰不知孰善?勝之惡乎在?君若勿已矣!

16 我們實在應該停止這樣的舉措,轉而向自己內心去尋求幸福、美滿以及快樂。並且讓自性等在不被干擾的情況下,取得充分發揮的空間。

修胸中之誠,以應天地之情而勿攖。

17如果為君者都能這樣做,則百姓的生命就有保障,從此不再會遭到戰禍的摧殘。這樣一來,誰又需要您一再重申偃旗息鼓的口號呢?」

夫民死已脫矣,君將惡乎用夫偃兵哉!



咸池評述(31。1)

1 愛民,害民之始也。愛是由一個人的內心開始發酵,然後傳達到另一個主體之上,並且期待此主體能有所反應的情愫。這種反應包括: 擁有、伴隨、以及投以相同反應之期待等。

2 當我珍愛一塊玉,我渴望能擁有它;當我愛慕一個人,我期望他也能同樣的愛我,我盼望能與之長相廝守,使對方成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份。

3 當我能得償所願,獲得相同感覺的回應時,我就會興高采烈,就會覺得心滿意足。相反的,假如一切不能獲得實現,不能順我的意,我就會覺得難過,就會試圖加強 “愛”的能量,並以此來扭轉局面。

4 如果是兩廂情願那倒還好。可是,假如被反應的主體並不能興起正面的感應,那麼,他就會產生被幹擾以及反感的感覺; 他也會覺得自己的身心正在受到騷擾,受到侵害。

5 一位政治家,他因為懷抱著某種崇高的理想,試圖為百姓帶來幸福,帶來顯赫的國際地位以及美好的未來等; 為此他推行許多新政,要求百姓們都服從遵行。就這樣,諸如王安石變法、王莽及武則天的新政、70年代的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等都紛紛出籠了。

6 這些攪得天下大亂的政策,在它們實施之初,又有哪一次不是頂著愛民的大帽子呢?所以有識之士如老子者,他們始終認為,只要為百姓提供一個開放、自由、公正的空間,讓他們休養生息,讓他們自由自在的發展就行了。而“愛民”正是揠苗助長之舉,千萬使不得。



莊子雜篇則陽(四)(1-19)(31。2)

1 魏瑩與田侯牟簽有一紙合約,後來田侯牟因故背棄了該合約。這令魏瑩非常生氣,因此,他計畫派人去行刺田侯牟,以為報復。

魏瑩與田侯牟約,田侯牟背之,魏瑩怒,將使人剌之。

2 魏瑩的部屬,官居犀首名叫公孫衍者,他覺得此事極為不妥。他對魏瑩說:「您是一位有著萬乘大軍的國王,怎麼能幹那種下三濫的勾當呢? 其實,您只須給我二十萬大軍,讓我光明正大地去攻打他,以討回公道也就是了。我必將俘虜他的百姓,讓他們成為我們的奴隸;並沒收他百姓的牛馬,使他受盡羞辱,為毀約的事而遺恨終生;最後,我要徹底地摧毀他的城池,使其永無翻身之日。再者,當田侯牟戰敗逃亡時,我將捶擊他的背,折斷他的脊椎,為大王您洩恨。」

犀首公孫衍聞而恥之,曰:「君為萬乘之君也,而以匹夫從讎。衍請受甲二十萬,為君攻之,虜其人民,係其牛馬,使其君內熱發於背,然後拔其國。忌也出走,然後抶其背,折其脊。」

3 這時,季子在旁邊聽見了這樣的言論,心中深感不安。他對魏瑩說:「別人辛辛苦苦建立的城池,您為什麼要想方設法的去破壞呢?我們國內已經整整七年沒有戰爭了,這是一個讓我們建立強大國家的絕佳機會。衍是一名魯莽的武夫,您千萬別聽信他的胡言亂語才好。」

季子聞而恥之,曰:「築十仞之城,城者既十仞矣,則又壞之,此胥靡之所苦也。今兵不起七年矣,此王之基也。衍亂人,不可聽也。」

4 議事廳裡大家七嘴八舌地繼續討論這個案子。

5 對眾多意見,華子都不認同。他說:「建議出兵攻打齊的人是糊塗蛋,建議不要攻打齊的謀士也是有眼無珠。至於說他們兩者都不對的人,也一樣都高明不到哪里去。在我看來,這些都不是上上之策。」

華子聞而醜之,曰:「善言伐齊者,亂人也;善言勿伐者,亦亂人也;謂『伐之與不伐亂人也』者,又亂人也。」

6魏瑩被這些謀士們翻來覆去的建議給弄糊塗了。他說:「照這麼說,我究竟應如何是好呢?總不能讓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這豈不是太便宜田侯牟這小子了嗎?」

君曰:「然則若何?」

7 華子慢條斯理地說:「其實,您只要按著自然的道去做就可以了。」

曰:「君求其道而已矣﹗」

8惠子聽了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論,悄悄地跑到戴晉人的身邊,在他耳邊輕言細語了幾句,戴晉人聽了,頻頻點頭。

惠之聞之,而見戴晉人。

9 戴晉人聽罷站起來,對魏瑩說:「大王,您有沒有見過蝸牛,就是那種帶著殼全身粘粘地,在地上慢慢爬的小玩意?」

戴晉人曰:「有所謂蝸者,君知之乎?」

10 魏瑩說:「我知道。」

11戴晉人說:「在蝸牛的左觸角上,有一個國家叫觸氏,同時,在牠的右觸角上,有另一個國家叫蠻氏。這兩個國家常常為了爭取地盤,興兵動武,一仗下來傷亡數萬是常有的事。戰勝的一方,往往會在戰敗國的領土上盤踞上十五天,盡幹些燒殺擄掠的事後方才撤離。」

曰:「然。」「有國於蝸之左角者,曰觸氏;有國於蝸之右角者,曰蠻氏,時相與爭地而戰,伏尸數萬,逐北旬有五日而後反。」

12魏瑩聽到這堙A插嘴說道:「你是在給我講一個虛構的故事吧!這世上哪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君曰:「噫!其虛言與?」

13 戴晉人回答說:「這不是虛構的故事。我且問您,這個宇宙的空間是有限還是無限的?」

曰:「臣請為君實之。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窮乎?」

14 魏瑩說:「當然是無限的。」

君曰:「無窮。」

15 戴晉人緊接著說:「好,既然是無限,那就表示所有的想像都有機會成為可能。現在您閉上眼睛,用您的心去想像,遨遊到一個叫通達的國度之中,當您到達這個國家後,您又回過頭來想像我們魏國,此時,您是不是會懷疑魏國到底是實際存在的,還是虛構的呢?」

曰:「知游心於無窮,而反在通達之國,若存若亡乎?」

16 魏瑩被這樣的說法給弄糊塗了。他說:「嗯!聽起來似乎是這樣。」

君曰:「然。」

17 戴晉人最後下結論。他說:「在通達國堙A實際上有魏; 而魏中還有梁這個地方,而梁地也有一位國王。我這樣的比喻,您認為這個梁地的國王與蝸牛右觸角的蠻氏有區別嗎?」 魏瑩想了一想,通達國是虛構的,可是在宇宙無限空間堙A又是無事不可能的,那麼通達國中的梁王與蝸牛右觸的蠻氏就沒有什麼區別,都是無法想像的可能存在,在此點上,它們應該是沒有甚麼區別的。

曰:「通達之中有魏,於魏中有梁,於梁中有王,王與蠻氏,有辯乎?」

18 魏瑩無奈地說:「它們的確是沒有甚麼區別。」

19一場議論就在這樣的氣氛中結束了,大臣們走後,魏瑩一個人悵然若失的呆坐在那兒。

君曰:「無辯。」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



咸池評述(31。2)

1 「在無限的時空裡,所有一切天馬行空及撩人想像的事,都具有其成為真實的可能性」。這句話乍看還真有點像是牛頓的萬有引力定律。

2 運用這個定律,我們可以信心滿滿地確認,佛經中所涉及的神通、千里眼、順風耳、神足、使土變金、天堂地獄、須彌山、卅三天等都是無法想像的可能存在。

3 如果我們確信時空無限是真實的,那麼 ,我們就必須得相信,這世上所有的寓言、信仰、故事、騙局與美麗的謊言等等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4 當然這中間也有些限制,那就是你不能劃定它的時空。例如,我說: 「我 “昨天”在家裡畫了一幅人物畫,加框後將它掛在牆上; 忽然,那畫中人自己從畫框中走了出來,坐下來跟我聊天,此時,畫框變成了一片空白」。

5 當你聽到我這樣說的時候,你可以一口否定其真實性,因為昨天在我家裡,你親眼看見那張畫還掛在牆上,而畫中人物也依然還在畫裡沒有變動。

6 可是如果我說:「我畫筆下的人物,有一天他會自己走出畫框,成為真正有血有肉的活人

7 這時你就只有半信半疑地聽我吹牛,因為你不能否認在無限時空裡,這個超越想像的可能實在,在未來一定不會發生。

8 因此,既然我們說萬有引力為牛頓定律,那麼,我們當然也可以稱這個說法為吹牛定律。因為,只要你不劃定時空範疇,隨便你怎麼形容它都可能是真實的。事實上,任誰也沒有辦法去否定其存在的可能性。

9 莊周夢蝶,蝶是真實的,莊周也是確有其人,這大概也是吹牛定律的例子之一吧。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卅一)a。31

1 老子說,兵是不祥之器。其實光是不祥,它對我們的危害是非常有限的,重要的是在動用兵器的時機。

2 我們不談殺生這事。因為置身於這個我們賴以為生的時空裡,只要你一息尚在,殺生是無時無刻不在進行的。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所謂不殺生的說法,也只不過是掩耳盜鈴而已。

3 稍微有些生理常識的人都知道,我們的身體,一直都是無時無刻不在與千萬個微生物進行一場猝死之戰的。在我們活著的幾十年之中,大多數時候都是我們的防禦系統大獲全勝,而某些偶發的突擊事件,最多也只能將我們的身體變得短暫的虛弱而已; 而這時我們往往會說自己生病了。至於病中的打針、吃藥,其目的也不外是為了消滅及打擊這些外來的微生物。

4 有一天,當回生乏術、葯石罔效時,那就表示我們已經被某種微生物打敗了,而我們的代價便是死亡,這中間絲毫沒有一點妥協的可能。

5 果真是這樣,那麼我們又應該如何去面對兵,面對戰鬥這回事呢?老子說: 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在遭受到外力致命的威脅時,原則上我們是應該奮起抵抗的; 然而,只要危機一過,就應該立刻停止戰鬥,所謂「善有果而已」。至於慶功宴那就免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