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卅三)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莊子演義雜篇讓王(八)(1-10)(33。1)

1 原憲住在魯國,他的家極其簡陋。那棟房子以茅草為屋頂,用蘆葦的簾子當作門,門軸是用一根桑樹幹做的,窗戶則是用一個破罐子充當。房子只有兩個房間,窗戶勉強用一張破布遮住。一遇到下雨,屋內就滴滴答答的漏水,地上一片泥濘。在這樣惡劣的環境裡,原憲並不以為苦,他可以心平氣和地在屋內彈奏樂曲,絲毫聽不出煩燥不滿的情緒。

原憲居魯,環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戶不完,桑以為樞;而瓮牖二室,褐以為塞;上漏下濕,匡坐而弦。

2 有一天,子貢乘坐駿馬拉的車子,穿著禮服,外面披著白色的風衣來到原憲的住處。子貢的馬車太寬大了,不能走進那條小巷子,原憲只得親出來,迎接這位高貴的客人。

子貢乘大馬,中紺而表素,軒車不容巷,往見原憲。

3 相對子貢漂亮的行頭,原憲就寒酸多了。他杵一根拐杖,身上披一件粗麻衣服,腳上一雙拖鞋,彎腰駝背地走來,一看就知道他窮困潦倒的窘態。

原憲華冠縰履,杖藜而應門。

4 子貢看見這位老朋友的樣子,不禁關心地問道:「怎麼了?哪兒不舒服嗎?」

子貢曰:「嘻!先生何病?」

5 原憲那又臭又硬像廁所裡石頭的鬼脾氣,這時又爆發出來了。他說:「沒有錢叫做窮,知道真理卻不能身體力行者,那才叫疾。我是窮了些,可是絕對是依道而行。」

原憲應之曰:「憲聞之,無財謂之貧,學而不能行謂之病。今憲,貧也,非病也。」

6 子貢興沖沖地來,就是想在這位老朋友面前展現一下自己的成就,可是被原憲這麼一說,自己在名利上的追逐,好像反而成了罪過似的。他有些尷尬,因此低頭不語跟著原憲走。

子貢逡巡而有愧色。

7 原憲也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的言詞有些傷人,因此打圓場地說:「其實我也有許多不盡完美的地方。」

8 子貢聽他說這麼說,心裡好過了些,因此抬起頭,臉上的表情也輕鬆了。

9 原憲將子貢變化的表情一覽無遺地看在眼裡,原本想打圓場緩和氣氛的想法,又改變了主意,他持續他原本尖酸的言詞說道:「我不會為了博取別人的歡心刻意去做什麼事,我也不會結黨營私,在團體中搞小圈圈。讀書純粹是自己的興趣,教書則是為了學生的前途著想。以仁義為晃子為非做歹,為了虛榮,為了享受乘坐豪華馬車等這些事,我是不會去做的。」

原憲笑曰:「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學以為人,教以為己,仁義之慝,輿馬之飾,憲不忍為也。」

10 子貢剛剛開朗一點的面孔又再次沉寂下來。心想我大老遠跑來探望,也許我不該穿的這麼華麗,可是你也犯不著這樣揭我的瘡疤吧!



咸池評述(33。1)

1 原憲說,知道了真理而不認真地身體力行,這就是修行人的病,修行人的疾。

2 那麼原憲心目中的真理又是什麼呢?

3 那就是追求個人內心的寧靜。

4 為了討好別人,因而出賣自己,甚至於結黨營私、昧著良心做事,並以此來追求酒、色、財、氣、高位等都會動搖你的心靈; 讓你在得失權謀之中,弄得自己心神不寧。而不去觸碰這些東西,就是身體力行。

5 以修行者的角度看,心靈的寧靜似乎是修行唯一的要求。只有保持寧靜的心境,修行才會成為可能。再說心靜以後,諸如自性、佛性、拙火、妙用、無學之術等,祂們就會自行啟動、運作,朝向修行的目標邁進。

6 做為一個修行人,在意識層次之內,你所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一顆寧靜的心,至於其他的事,就不須你費心了。



莊子演義雜篇讓王(十)(6-9)(33。2)

6 孔子聽到這樣的論調,不由自主地神情嚴肅起來。他呼應顏回的話,轉頭對其他弟子們說:「顏回的立論實在太正確了,我們都應該以他為榜樣來勉勵自己。

7 我聽說,真正知道人生真相,真正會處理人生的智者,他是不會為了客觀環境的因素將自己困住,失去自由自在,沉穩,安寧,祥和的生活。因此,對這些身外之物,他都以“鏡子理論” 的要求去面對。也就是: 不預謀,不憶舊。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當下的事,他全力以赴,絕不手軟。

8 所以,他當官時,全力地將職責範圍內的事做好。時過境遷,時空轉換,不在位時,他也絕不念棧。此時,他只專注剛在鏡面中出現的新事、新物。

9 我對這樣的理想,神望很久了。可是一些事物、夢想、預謀之事仍然丟不掉,放不下。今天聽見顏回這樣的決定,我知道顏回已經達到這樣的理想,實在太好了。

孔子愀然變容,曰:「善哉,回之意!丘聞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審自得者,失之而不懼;行修於內者,無位而不怍。』



莊子演義外篇天地(五)(1-14)(33。3)

1 堯有一次巡迴視察,來到華這個地方,按照官場禮節,地方官都會以盛宴來款待皇上。堯對這些繁文褥節也已司空見慣,總認為這些都是官員們為了討好長官,而拍馬屁的手法。

2因此,當一位官員持酒恭祝他壽比南山時,堯不領情的要他別這麼說;

堯觀乎華。華封人曰:「嘻,聖人!請祝聖人,使聖人壽。」

3 這位官員又再敬酒恭祝堯財源滾滾,堯又要他別這麼說;

4 這位官員仍不死心,又再敬酒,這回他說:「我祝皇上多子多孫。」堯還是那句老話,請他別這麼說。

堯曰:「辭。」「使聖人富。」堯曰:「辭。」「使聖人多男子。」堯曰:「辭。」

5堯的再三的推辭,令這位官員頗為尷尬,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困惑與不快,問道:「別人對長壽、財富、多子多孫都是求之不得,皇上為什麼都不喜歡,反而要避之唯恐不及呢?」

封人曰:「壽,富,多男子,人之所欲也。女獨不欲,何邪?」

6堯自以為清高的說:「孩子多,麻煩多; 財富多、事業多,那這些瑣事會把你忙死; 長壽更是讓你經歷更多的老、病之痛,都不是好東西。所以我不喜歡。」

堯曰:「多男子則多懼,富則多事,壽則多辱。是三者,非所以養德也,故辭。」

7 聽了堯的回答,這位默默無聞的地方官,並沒有因此而打住,他理直氣壯的回話說:「原本我是以為你是聖人,現在我才知道,其實你也不過是一般的紳士罷了。

8天生我材必有用,孩子多,正可以廣為安排做一番事業,又有什麼好怕的?

封人曰:「始也我以女為聖人邪,今然君子也。天生萬民,必授之職。多男子而授之職,則何懼之有!

9 有錢財就拿出來與有需要的人分享,解決他們的問題,造福人群。怎麼又怕多呢?

富而使人分之,則何事之有!

10 修行完備的人,他們從不為自己定位,認為自己一定要做什麼,一定不做什麼; 或者一定要什麼,一定不要什麼。他們恰像野驢一般居無定所、食無偏好、行蹤飄忽。

11 政局清明時,他就出來與大家共用繁榮;政局不佳,他就獨善其身,過著悠閒的生活,在世享壽千年後到天上去做快樂的神仙。

12 像你說的那些問題,沒有一件會發生在他的身上。他怎麼會因為高壽而忍受更多的老、病之苦呢?」

夫聖人鶉居而彀食,鳥行而無彰;天下有道,則與物皆昌;天下無道,則修德就閒。千歲厭世,去而上僊,乘彼白雲,至於帝鄉;三患莫至,身常無殃,則何辱之有?」

13說完,這位官員立刻掉頭就走了。堯驟然間才發現,原來這傢伙是一位高人,於是急忙走下臺階,想與之親近。堯低聲地說:「請教這位先生!」

封人去之,堯隨之,曰:「請問。」

14 我們這位隱名埋姓的官員,頭也不回,搖搖手說:「算了吧!你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就這樣消失在人群之中,留下堯站在那兒,半天不知如何是好。

封人曰:「退已!」



咸池評述(33。2/3)

1 一般修行人給人的印象,就在於他們那種處處表現得特立獨行,及與眾不同的處世態度。

2 世尊向來要求其弟子徹底的做個斷慾、斷情、斷愛的人,要他們徹底的切斷所有與世俗事物有牽連的人、事、物,以求達至心靈上絕對的寧靜。

3 莊子對修行生活就看得比較開放,他認為修行不必如世尊要求的那麼辛苦; 修行人只要能做到客觀條件不擾亂自己的心境就可以了。因此,對客觀條件的總總,修行人其實也不需要那麼極力排斥。所謂借力使力,何妨讓所有的身邊事物都成為修行的助力而非阻力。在這一點上,莊子應該算是比較明智的。

4 強風會吹翻船隻,但是假如操作得當,風也是推動船隻前往其目的地的重要力量。在赤道無風地帶,帆船有時候還真的動彈不得呢!

5 既然已經置身於這個大自然的饗宴裡,那麼我們又何妨儘情的享用那些適合我們的佳餚; 空著肚子望著美食流口水,強迫自己不吃,這未免太矯情,不但白白浪費了食物,也未免太辜負主人的一番好意了。

6 做為一名賓客,在宴會中你只需要細嚐美食,淺飲美酒,同時時刻保持清醒,以使得自己全程保持談吐優雅,進退有序; 讓宴會生色,充滿溫馨,賓主盡歡,這樣才是道理。



莊子演義外篇至樂(四)(1-13)(33。4)

1 莊子有一回到楚國去旅行,在路旁看到一具骷髏,暴露在草叢堙C

2 莊子將之拾起,雙手撫摸著這具骷髏,試著感覺這位骷髏先生的生前事蹟。

莊子之楚,見空骷髏,髐然有形。

3 莊子對這具骷髏說:「你生前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為什麼死後會這樣暴露在草叢堜O?

撽以馬捶,因而問之,曰:「夫子貪生失理,而為此乎?

4 是荒淫無度,傷害了自己的身體?

5 是作奸犯科,觸犯了法律,因而被人砍頭?

6 是否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讓你的父母妻子受辱,因而自殺身亡以謝天下?

7 抑或是因為饑寒交迫,而命喪荒野?

將子有亡國之事、斧鋮之誅,而為此乎?將子有不善之行,愧遺父母妻子之醜而為此乎?將子有凍餒之患,而為此乎?

8 問了這麼一長串沒有答案的問題,莊子有些累了。於是將這具骷髏輕輕的放了下來,權當枕頭,就這樣躺在草地上睡著了。

將子之春秋故及此乎?」於是語卒,援骷髏,枕而臥。

9在睡夢中,這位骷髏頭先生對莊子說:「你這人說話怎麼這麼顛三倒四的。老實跟你說吧!你所問的那些都是人間才會發生的問題。當人死後,在新的空間堿O沒有那些煩惱的。你想不想知道人死後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一幅情景呢?」

夜半,骷髏見夢曰:「子之談者似辯士,視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則無此矣。子欲聞死之說乎?」

10莊子說:「好,請講。」

莊子曰:「然。」

11骷髏先生說:「在這個空間堿O沒有皇帝,長官,臣屬之分的。這兒也沒有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等累死人的勞務。每個人都有絕對的自由,以及與天地同壽的生命。這堛漣祤痋A即便是你們人間的皇帝也難以擁有。」

骷髏曰:「死,無君於上,無臣於下;亦無四時之事,從然以天地為春秋,雖南面王樂,不能過也。」

12 莊子不信死後的空間真的那麼美好。他對這位先生說:「如果我要求上蒼,將你的骨架血肉等一併歸還與你,然後讓你再回到人間,去與你的家人團聚。你會接受嗎?」

莊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復生子形,為子骨肉肌膚,反子父母、妻子、閭里、知識,子欲之乎?」

13 骷髏先生聽了搖搖頭:「我那有這麼傻,以南面為王的快樂,去換取那人間之勞苦呢?」

骷髏深矉蹙頞曰:「吾安能棄南面王樂而復為人間之勞乎!」



咸池評述(33。4)

1 佛經中記載,修行到一定程度的人,他們手中拿著一具髑髏,就可以清楚地知道這具髑髏的前生以及目前的歸屬。並且知道這個人生前是做什麼的,以什麼謀生,為什麼而死,怎麼死的,現在又在什麼地方。世尊認為,不能擁有這種相應能力的,就不能算是一個修行完備的人。

2 而莊子拿著這具髑髏卻依然在那裡胡亂猜測,很顯然的,他修行的功力還沒具備一定的火候。

3 人死之後的境況,如果真如這位髑髏先生說的那樣,那麼我們用盡心力以延長生命所作出的種種努力,豈不是都要白費了嗎?

4人之所以無法放心的死,安心地結束生命,究其實,也不外是由於對死後的境況感到無可如何的關係。

5 蘇東坡在神釋一文中就告訴我們,既然我們在世之時有神靈保佑,而如果在另外一個空間中也一樣是由同一個神在維持大局的話,那麼,祂就沒有今天保佑我們,明天在另一個空間中,卻捨棄我們的道理。

6 所以,放心啦!今生既然運氣不錯,有吃有喝也有得玩,可見在另外一個空間裡,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7 我覺得,蘇東坡這樣的推理,可要比莊子藉著這位髑髏先生的話,來說明死後空間的情況,更加的具有說服力。



莊子演義外篇至樂(二)(1-6)(33。5)

1 莊子的老婆過世了,惠子穿著素衣來到靈堂,祭拜這位老朋友的妻子。正當惠子神情嚴肅地行著禮時,他發現莊子本人卻蹲在那堸蛜q,手上還抱著個臉盆在敲打拍子。惠子覺得莊子這樣的行為實在是太過分了。

莊子妻死,惠子吊之,莊子則方箕踞鼓盆而歌。

2 他對莊子說:「你老婆跟你過了一輩子,為你養育孩子,操持家務。如今她死了,就算你覺得好漢有淚不輕彈,可是你也不應該敲盆唱歌,故作輕鬆狀吧!」

惠子曰:「與人居,長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3 莊子淡淡的告訴惠子:「我老婆剛死的時候,我心媟穔M很難過,可是後來我想,在最早的時候,她是沒有生命的; 非但沒有生命,她也是沒有形體的; 非但沒有形體,甚至連靈魂也沒有。她只是一團沒有形象的不知名的東西而已。

莊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獨何能無概然!察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徙無形也,而本無氣。

4 我老婆就是這樣,從空無一物,慢慢轉化而成為人。現在她又從人的階段,逐漸轉變,又回到原來空無一物的境界。

雜乎芒芴之間,變而有氣,氣變而有形,形變而有生。

5這種轉變,與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推移是同樣的道理。我老婆現在正平靜地躺在天地之中; 明乎此,如果我還依然仿照其他人一樣,隨著祭拜者一齊高聲痛哭的話,豈不等於暴露了我自己的愚蠢與無知嗎?

今又變而之死。是相與為春秋冬夏四時行也。

6 如今,既然我已瞭解了生死循環的道理,那麼我當然就不哭了。」

人且偃然寢於巨室,而我噭噭然隨而哭之,自以為不通乎命,故止也。」



咸池評述(33。5)

1 面對死亡這件事,由於主觀以及客觀立場的不同,因而令人產生截然不同的認知及感受,這是可以理解的。

2 主觀方面是自己面對面對死亡、經歷死亡。而客觀方面則是朋友、親戚、素昧平生的其他人或是其它生物的死亡等等,這當中的認知及感受是有著極大的分別的。

3 對於朋友以及親戚的死亡,往往會使我們產生一種生離死別,再也看不到、摸不著,不能與之對話、與之交往的感覺。

4 一個過世多時的親友與一個老死不相往來的親友,其間的意義是相同的。早年交通不方便,當親友之中有人決定要移民到美國時,我們都明瞭這樣的離別,其實與死別是沒有什麼分別的。

5 在我們與年齡較長的人話別時,縱然是短短幾個月的分離,可是由於對方年齡的關係,使我們不禁意識到,這可能會是一次永別。

6 對患有重病的人,當我們去探望他時,也會產生這可能是見他最後一面的感覺。

7 要瞭解客觀主體在瀕臨死亡時,主觀一方的感受,就得根據主客兩者之間關係親疏的程度如何而定。

8 一對熱戀中的男女,他們就是分開一兩天也會覺得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9 那些年屆十八、十九的青少年,當他們離開父母,自己獨立生活時,父母及子女雙方可能都會有如卸重負的感覺。孩子從此跳脫父母的監管,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個體,肯定是高興得不得了。而父母這方面,家中少了一個孩子,初時可能會覺得難以適應,但是這樣的改變絕對不完全是負面的; 一般而言,當父母親再也不須要為孩子們負擔沉重的生活費用時,他們往往馬上就會產生如釋重負的輕鬆感覺。

10 早已交惡的夫妻,一旦分手了,雙方馬上都會有脫離苦海的感覺。自大學畢業後,同學們勞燕紛飛,各奔東西。起初尚會有一些離情,可是當各人都找到了各自的新環境之後,他們也就會漸漸的將老同學們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11 所以,按照情形判斷,莊子的敲盆唱歌以面對妻子的過世,於情於理都難免有些過份。然而,那些在靈堂裡見人就哭的婦人,她們的哀慟大概也都是偽裝出來的; 在她們而言,不哭的話就不足以表示內心的哀傷,而親人死了不表現哀痛,在世俗的觀念裡,那可是罪大惡極的事。換言之,她們的哭,是哭給別人看的,而並不是發自內心的真情流露。

12 莊子老婆剛死時,他因悲傷而哭泣,那是帶有感情的表示。然而,莊子敲盆唱歌的這種特立獨行的舉措,看在旁人眼裡,無論如何都是太矯情了,實不足取。



莊子演義雜篇列禦寇(十二A)(1-4)(33。6)

1 當莊子病入膏肓行將就木時,眾弟子開始籌備,計劃為莊子辦一場隆重的喪禮。

莊子將死,弟子欲厚葬之。

2 莊子知道他們的想法後極力反對。他說:「我以天地為墳墓,日月星辰為培葬品,親朋好友,靈界眾神等都會來參加我的葬禮。難道這樣的葬禮還不夠莊嚴肅穆嗎?你們為什麼還要安排什麼別的葬禮呢?」

莊子曰:「吾以天地為棺槨,以日月為連璧,星辰為珠璣,萬物為齎送。吾葬具豈不備邪?何以加此!」

3 弟子們說:「老師說的那種葬禮,我們擔心禿鷹、烏鴉等會去吃您的遺體。」

弟子曰:「吾恐烏鳶之食夫子也。」

4 莊子說:「在陸地上我會被禿鷹吃掉; 可是埋在地下,不也是被螞蟻吃掉嗎?在地上也是被吃,在地下也是被吃,為什麼又大費周章地一定要給地下的吃,不給地上的吃呢?」

莊子曰:「在上為烏鳶食,在下為螻蟻食,奪彼與此,何其偏也﹗」



咸池評述(33。6)

1 城市近郊的山頭上,到處可以看到樣子醜陋的墳墓。

2 這些墳墓平時被掩蓋在一片綠草之中,因此尚不明顯,然而只要一到清明,當人們將雜草都鋤掉了以後,整個山頭就立刻變得光禿禿的,襯托著這些奇型怪狀的墳墓,顯得格外難看。

3 人死後留一個墳,這樣的風俗,不知是打從什麼時候開始興起的。可是我們知道墓葬的興起大概不外下列幾項目的:

一. 擔心屍體會被野獸、禿鷹等吃掉。

二. 有個墓,可以做為追思禮拜的對象。

三. 假想人死後的生活如同今世。因此,需要有一個外型如墓的地方,以便放置一些金銀財寶,甚至奴婢、軍隊、馬匹等以保障其死後的生活無慮。

四. 風水。子孫們都認為,一旦祖先埋葬的地方及方向正確,那麼家族的事業就會興盛。

五. 家族的面子。墳墓一定要夠大、夠莊嚴,這樣才足以顯示這個家族的聲望與財力,因此非得修一個像樣的墳不可。

六. 風俗習慣。在社會壓力下,非得修一個墳不可。

七. 盡可能保住屍體的完整,以為將來可能的復活做好準備。

八. 與死去的家人做伴。讓死者住進家族墓園,死後大家都葬在同一處,以便往生後彼此有個照顧。

4 在上述諸多因素中,對所謂 “慎終追遠” 的思想,如今已日漸淡薄。在農業社會,墳墓一般都安排在村落附近,以便於祭祀。而現今工商業社會,家庭成員各自散居一方,想要定期祭拜的話,已經絕少可能。

5 如今科學昌明,對人在另一個空間的生活依然需要衣服、車子、奴婢,甚至香煙、麻將等等這些憑空的想像,人們已經不再是那麼的在意了。

6 最後剩下的大概就只有風水,面子等這兩樣最具說服力了。有錢有勢的人家,他們希望名利永續,希望運氣會更好,希望自己能多賺、多存一些金錢,甚至於官階做得更高、更大;這一點已經成為如今墓園規模愈做愈大,格調也愈來愈講究的唯一支柱。而這樣的想法是不會輕易動搖的。

7 由此可見,莊子不要墓葬的想法是註定要失敗的,更是沒有人會願意聽從的。在可預見的未來,墳墓這一景,也肯定是不會在人間消失的。



莊子演義內篇養生主(五)(1-11)(33。7)

1 老聃的靈堂佈置的莊嚴肅穆,弟子們分列兩旁,靜靜地分別回拜前來祭弔的賓客。

2 公祭進行到一半時,突然有一位叫秦失的客人跑到靈堂裡。他不鞠躬也不點香,只是站在那兒,大叫三聲後調頭就出來了。

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

3跟隨秦失前來的隨從們都覺得很奇怪,秦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其中一個人問道:「你不是老聃的朋友嗎?」

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

4 秦失說:「是啊!我們是多年的知己。」

5「那麼你為什麼在靈堂前怪叫三聲,不拜,不上香就出來了呢?」

曰:「然。」「然則弔焉若此,可乎?」

6 秦失說:「你不瞭解,當他生前我們交往時,他是一名凡人。而今他仙逝已經不再是人了。這種變化是自然之道,就像春夏秋冬四季更替,生死也是這樣,順應天命的變化。

7 一般人不解這個道理,所以在靈堂拜祭時,有些年齡大些的人,他們在那兒哭泣,好像死的人是他們的兒子; 而年輕一點的人則哭的像死者是他老媽似的。

曰:「然。始也吾以為其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

8 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當我們嚎啕大哭時,經常會不經大腦地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流淚更是無可避免的。而這些舉動都表示此人不明白自然生死循環的道理。 對修行的人言,不順應自然之道,過度地滲入人的情感,都不是修煉者應有的作為。

9從前修行的前輩們稱這種濫情的行為是 “遁天之刑”,是很要不得的。

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

10 像老聃這樣偉大的人物,他是承天命而來,奉天命而歸。對於天命我們又哭哭啼啼的幹什麼呢?

11 大凡能順應天命的人,他們就不會受到喜怒哀樂的侵擾; 始終保持一顆安寧穩定的心情,古時稱這種修為是 “帝之懸解”。」

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懸解



咸池評述(33。7)

1 感情用事、並且以自身感受來支配一切的人,他們就像是一個個被倒懸在樑上的人。

2 而一個懸掛久了,也已養成習慣的人,你不讓他如此倒懸他還感覺難受呢?蝙輻不就是一直倒懸在樹枝上的嗎?

3 當然這是強辯之詞。人總是站著、坐著、躺著比較舒服些。沒事的話,沒人會喜歡被人捉住倒懸在樑上的。

4 感情用事就像是一隻伸出去的手,將手伸出車窗外,便馬上會有被撞斷的危險。而一隻伸得太直的手,既沒有彈性也發揮不出力量來;將手伸到一個自己不熟悉的空間裡,又將有被燙傷、刮傷、以及砍傷的危險;伸出去碰觸不該觸及的地方,則有被控告性侵害的可能;伸出去拿不該拿的東西,則等同盜賊。

5 總之,任何與客觀條件糾纏的動作,都有可能產生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擾亂我們心情的因由。而維持一顆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是修行人最大而唯一的要求。所以不論遭遇任何事故,都別動輒大發雷霆,哭哭啼啼,或呼天搶地的; 所有這些,都是修行者的大忌。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三)(1-30)(33。8)

1子祀、子輿、子犁、子來四人是好朋友,他們經常在一起高談闊論。

2 有一天,他們討論到生死的問題。他們體認到生死的輪回更替,有如春夏秋冬四季的自然流轉,並沒有什麼神奇不可思議的地方。因為這樣的認識,他們認為,凡是想要跟他們交往,並且參與他們討論的人士;也應該懷有同樣的認知與想法。

3所以他們說:「任何人能夠想像一個實體--以無為腦袋,以生為脊椎,以死亡為尾巴--在這個實體中,生死有無實在是一體的。能夠擁有這種認識的人,我們就同意他做為我們的成員。」

子祀、子輿、子犁、子來四人相與語,曰:「孰能以無為首,以生為脊,以死為尻﹔孰知死生存亡之一體者,吾與之友矣!」

4子祀等四人定下這個條件後,他們相顧而笑,慶幸大家都有相同的看法與認識。

四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

5過了一陣子,子輿生病了。子祀到他家裡去探視他。子輿躺在床上說:「啊!造物者實在是太偉大了!你看牠有能力將我弄成這個樣子。」

俄而子輿有病,子祀往問之。曰:「偉哉,夫造物者將以予為此拘拘也。」

6子輿的背駝的太厲害了,因此他的內臟都翻到上面來了,他的下巴被壓到肚臍下邊,他的肩比他的頭還高,他的脖子朝向天際,他整個生理系統都混亂了,可是他的心仍然是寧靜無波。

7子輿由床上下來慢慢地移動身體走向牆角,喘了口氣他說:「造物者就是應該將我弄成這個樣子,因為這就是我。」

曲僂發背,上有五管,頤隱於齊,肩高於頂,句贅指天,陰陽之氣有沴,其心閒而無事,跰足而鑑於井,曰:「嗟乎!夫造物者又將以予為此拘拘也。」

8子祀問道:「你真的沒有抱怨過老天為什麼要對你這樣嗎?」

子祀曰:「女惡之乎?」

9子輿說:「沒有!從來沒有!再說我為什麼要抱怨呢?如果上蒼突發奇想,將我的左手變成公雞,那我就每天用它來司晨叫醒大家;

10如果上蒼將我的右手變成了彈弓,那我就用它來打鳥,燒烤來吃;

11如果將我的屁股變成輪子,我的靈魂變成駿馬,那我就駕著自己的屁股馬車盡情奔馳,我連馬車都省了。

曰:「亡,予何惡!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為雞,予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為彈,予因以求鴞炙﹔浸假而化予之尻以為輪,以神為馬,予因以乘之,豈更駕哉!

12我被安排到這世上為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因為我的時間到了,輪到我 了。

13我今天病成這個樣子,看起來行將就木,這也是天命使然。對於即將來的,我安然接受; 對於要分離而去的,我也欣然放手,任其離開。

14歡樂及哀傷都不能打動我的心。我一切都順著自然之道的安排去做,像這樣的修養,古人稱之謂 “帝之懸解”。

15有些人不能將自己的心自倒懸之苦中解放出來,那是因為,他們經不起物質的誘惑而受困於其中。

16聰明的人應該知道,物質永遠是受造物者擺佈的,物質永遠無法戰勝造物者。

17我們人只要順著造物者的道去生活,萬事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且夫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謂縣解也,而不能自解者,物有結之。且夫物不勝天久矣,吾又何惡焉!」

18過了一陣子,子來也生病了。他的病情非常嚴重,已經是苟延殘喘,只剩下一口氣了。

19子來的家人圍在床的四周束手無策,大家哭成一團。

20子犁這時也到床前來探望子來。子犁看見子來的家人在床前哭泣很不高興,他不假辭色地叫他們都滾出去。

21他說:「出去!出去!你們這樣子哭是犯了 “遁天之刑”,而且阻礙了子來回歸自然的運作。」

俄而子來有病,喘喘然將死。其妻子環而泣之。子犁往問之,曰:「叱!避!無怛化!」

22子犁將子來的家人趕出房間後,他轉過身來靠在牆上對子來說:「偉大的造物者,不知道下一回會將你變成什麼東西。你想牠會將你變成老鼠的肝細胞或著是昆蟲的翅膀嗎?」

倚其戶與之語曰:「偉哉造化!又將奚以汝為?將奚以汝適?以汝為鼠肝乎?以汝為虫臂乎?」

23子來說:「做人子的只有聽命於父母安排。東南西北要我去哪兒,就去哪兒,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24陰陽其實就是人的父母,陰陽如果叫我早逝,而我在這兒拖拖拉拉地不肯上路,這就是我的不對,與陰陽無關。

子來曰:「父母於子,東西南北,唯命之從。陰陽於人,不翅於父母。彼近吾死而我不聽,我則悍矣,彼何罪焉?

25 造物者給我這個形象,要我一生勞勞碌碌。歲月令我逐漸衰老,安排我死去以得安息。

26所以賜給我生命,指揮我生活的造物者,也正是要我早逝的造物者,兩件事同是一人所為。

夫大塊以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

27這好比在大熔爐裡的金屬液體,突然有一個金屬液的氣泡,跑出來對鐵匠說:「將我鑄造成莫邢名劍吧。」鐵匠一定會拒絕這樣的要求,因為他會認為這樣的景象是不祥之兆; 不祥的利劍是千萬不能製造的。

28如果我在造物者造人的大熔爐中,一直吵著要造物者將我鑄成男人,造物者可能也會同樣地覺得煩,認為這個人太囉嗦了,肯定是個麻煩製造者,還是不要將之造成人吧?

29如果,我們將大自然視為熔爐,將造物者視為鐵匠,那麼,我又何必擔心,造物者會將我造成什麼樣子呢?

30言畢,子來就安祥的睡著了。奇怪的是,他一覺醒來病氣全消,要命的病竟然不藥而愈了。

今大冶鑄金,金踊躍曰:‘我且必為鏌琊!’大冶必以為不祥之金。今一犯人之形,而曰:‘人耳人耳’夫造化者必以為不祥之人。今一以天地為大鑪,以造化為大冶,惡乎往而不可哉!」成然寐,蘧然覺。



咸池評述(33。8)

1 且夫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

2 我在站牌前排隊,車來了,輪到我上車,我就上車了; 我並不需要感謝誰,我也不會感到特別興奮,只因為這趟車本來就是該我上的。

3 人隨著年齡漸長,體力日衰,所謂髮蒼蒼而齒牙動搖; 有一天一口氣接不上去,就一命歸天了。這本來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只因為時間到了,輪到自己了,因此,也就應該順理成章的走了。

4 電影已經散場,我還枯坐在那兒等什麼。以此類推,可見為人處世,的確不能過於勉強。

5 凡事但求盡力就好,該進就進,該退則退。至於能不能達成目標,達成目標之後又能維持多久等等,都必須緊密的配合環境,隨著客觀條件的要求去做,絲毫勉強不得。

6 辛苦的攻上了珠穆朗瑪峰,你也只能在上面待上十幾分鐘,立刻就得下山。你不能說我辛辛苦苦花了幾個月,甚至於幾年的準備功夫以爬上此峰,所以一定要待久一點才甘心。那麼你可能會因此而擔誤了下山的時辰,錯過了適當的下山氣候,結果反而誤了大事。

7 所以得失之間一定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要拖泥帶水。對目前已經擁有的,你應該善加珍惜,盡量將它們保護好、照顧好,讓生活週遭的環境得以保持愉快、恬暢。每當事物產生了新的變化,必須走出你的生活圈,必須走出你的鏡面時,你就欣然地接受這一切的安排; 以全新的視野來看待新的環境及新的事事物物。從那時起,你也應該為著重新營造新環境的美好氣氛而繼續努力。

8 對於來到眼前的,你樂於接受; 對於離去的,你也一樣欣然釋懷。歡樂或哀愁都不能絲毫動搖你的心,這就是 “帝之懸解” 的真實意。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四)(1-31)(33。9)

1子桑戶、孟子反、子琴張三個人在一起聊天。他們認為真正的修行人雖然幾個人生活在一起,可是彼此尊重隱私,每個人都專注在個人的修養上,從不打擾同伴的靈修。

2所以看起來他們又像不是生活在一起的。

3他們之間互相扶持都是出於自願,都是出於為他人設想的基礎。自己有多餘的就無條件的拿出來與同伴分享,從不需朋友開口。

4當同伴進入三昧,閉關練功時,他們自動地供應飲食,擔任警衛負責安全。

5這種協助就像左手幫助右手,保護右手,其動作那麼自然,好像不是出於幫助,而是自然的動作一樣。

6他們又討論如何修練到能隨時登上天際,乘雲遨遊於宇宙之間,不受時空之限制。跳出生死輪迴,永生於涅槃之境。

子桑戶、孟子反、子琴張三人相與語曰:「孰能相與於無相與,相為無相為,孰能登天遊霧,撓挑無極,相忘以生,無所終窮?」

7子桑戶等三人討論至此,他們相顧而笑,在微笑中充分地說明各人對這些事的徹底瞭解。心中明白他們已找到了知音,因此決定結伴成為相互勉勵的朋友。

三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

8過了沒多久,子桑戶突然因病過世,遺體停放在靈堂上。孔子知道了這個消息,特別派他的弟子子貢前往協助辦理喪事。

莫然有間,而子桑戶死,未葬。孔子聞之,使子貢往侍事焉。

9子貢抵達現場時,發現孟子反及子琴張兩人在靈堂內手彈樂器,口中唱著他們自己編的曲子。

10曲子是這樣的:「桑戶啊!你回來啊!桑戶啊!你回來啊!你怎麼一個人跳出輪迴,永生涅槃,棄我們於不顧啊!我們是朋友,難道不應該共同進退嗎?你怎麼就這樣的走了,留下我們獨在人間呢?」

或編曲,或鼓琴,相和而歌曰:「嗟來桑戶乎!嗟來桑戶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猶為人猗!」

11子貢是精於禮儀的,這也是孔子派他來協助處理喪事的原因。子貢看見這樣的行徑,大不以為然。他說:「在朋友遺體前面唱歌,這不太合乎禮數吧!」

子貢趨而進曰:「敢問臨尸而歌,禮乎?」

12孟子反及子琴張聽到子貢這樣子的責備,知道子貢不是他們同類之人。

13因此,他們相顧而笑地說:「子桑戶已經死了,他那會清楚這葬禮的儀式呢?」

二人相視而笑曰:「是惡知禮意!」

14子貢覺得這些人不可理喻,因此就回去了。

15子貢為了這件事特別問孔子:「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啊!他們修練的宗旨在於體認五蘊皆空。認為 “空” 可以解除所有的煩惱。認清色、受、想、行、識皆為虛妄,就能修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到達涅槃境。他們在自己朋友的遺體面前可以唱歌,他們的心似乎完全沒有被朋友的死這檔事碰觸干擾。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來評述這些人,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啊?」

子貢反,以告孔子曰:「彼何人者邪?修行無有,而外其形骸,臨尸而歌,顏色不變,無以命之。彼何人者邪?」

16孔子說:「這些人與我們是不同的,我們是生活在現實的物質世界之中,他們則是漂浮在另一個非物質的空間。因此,我們與他們之間是沒有交集的。

17 我實在不應該派你去他們那兒,他們那些人自認為與造物者之間是夥伴關係。他們的生命是與大自然共生為一體的。

孔子曰:「彼游方之外者也,而丘,游方之內者也。外內不相及,而丘使女往弔之,丘則陋矣!

18他們視肉身為一塊腫瘤。死亡正是將腫瘤切除掉。像他們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在乎生死呢?

彼方且與造物者為人,而游乎天地之一氣。彼以生為附贅縣疣,以死為決病潰癰。

19他們來到這世間,只是暫時借用了許多物質來形成這個人形。所以他們對這身體的各項器官並不重視。對於聽覺、視覺感應的東西也不那麼在意。他們認為那都是虛幻的,不值得重視、不值得追逐的。

20他們認為生命是輪迴的。在不斷的旋轉之中,沒有什麼是開始,也沒有什麼是結束。沒有什麼是生,沒有什麼是死。生死是連續不斷的。死是另一個生的開始,生正是死的結束。

夫若然者,又惡知死生先後之所在!假於異物,托於同體﹔忘其肝膽,遺其耳目﹔反復終始,不知端倪﹔芒然仿徨乎塵垢之外,逍遙乎無為之業。彼又惡能憤憤然為世俗之禮,以觀眾人之耳目哉!」

23子貢第一次聽到老師講這樣的事,他追問到:「如果是這樣,那你比較喜歡哪一種世界呢?是物質世界好呢?還是精神世界好?」孔子搖搖頭,半開玩笑地說:「老天不太喜歡我,因此我是屬於物質世界這邊的。不過為了補救這樣的遺憾,我也願意做一些調整的工作。」

子貢曰:「然則夫子何方之依?」孔子曰:「丘,天之戮民也。雖然,吾與汝共之。」

24子貢好奇地問:「您準備怎麼做呢?」

子貢曰:「敢問其方?」

25孔子說:「魚一生都生活在水裡,而人則一輩子生活在道裡。一生都生活在水中的生物,他們在池溏中生活的安怡自在。而一輩子生活在道中的人,他們只要順著道的安排去生活即可,不必別出心裁的玩太多人為的把戲。

26所以人們常說:「空氣供應我們呼吸的氧,沒有氧我們一刻也活不成。可是我們所有的生物都不會整天牽記著空氣,當我們忘記空氣的存在時,這表示空氣充裕,我們生活愉快。

27同樣的道理,當魚忘記水時,表示它已身在水中。只有跌落在陸地上的魚才會警覺得到水的重要性。所以忘記水的魚是愉快而幸福的。

28人沒有道不能活,當我們忘記道的龐大支配力量時,表示我們是生活在道之中,有道的貼身照顧。

29一天到晚擔心觸犯法律,違背道德標準的人,他們大概都已經生活在法律道德標準的邊緣了。」

孔子曰:「魚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養給﹔相造乎道者,無事而生定。故曰: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

30子貢還是希望獲得一些實際一點的例子,來幫助他瞭解孔子的解釋。因此他又問:「那麼,老師,您又是怎麼看待孟子反、子琴張他們這些怪人呢?」

子貢曰:「敢問畸人?」

31孔子說:「在我們世俗凡人眼裡,這些人是顯得有點怪異,可是在大自然的道裡他們都是正常而自適的。所以有句俗語說得好:『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你我兩人在天的眼睛裡是不及他們的。」

曰:「畸人者,畸於人而侔於天。故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



咸池評述(33。9)

1 莊子說:“魚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術”,這樣的理論,必須透徹地分析才能瞭解其真意。

2 人生活在道中,受道的強大力量支配著一言一行而毫不自知。人是魚,道是水,人舒適地生活在道中,因 “忘適之適” 的緣故,而完全感覺不到道的存在。

3 至於禮儀,忠孝仁愛信義等道德標準就完全不同了,我們幾乎時時都得提醒自己、勉強自己去遵守、奉行這些人為的道德標準。它們並不像水及空氣那樣都是我們生活的必須品,它們完全是人為的,是強行加諸於我們身上的枷鎖,更是多餘的東西。

4 孔子等倡導這些道德標準,試圖利用這些標準來約束人們的行為以維持社會秩序,這就好比一個人必須要濃妝豔抹才能出門,一定要錦衣玉食才能過活。事實上,食物的功用只不過在於提供我們身體的活力,而粗茶淡飯就能活命,更何況,粗茶淡飯在準備供應上也遠比山珍海味來的容易。

5 我們寧可捨棄簡單易得的東西不要,卻非要大費周章,花費許多的時間及精力去求取一件多餘的東西,這麼做根本就是愚蠢和浪費東西。

6 人類文明的進步,在許多方面是優良的; 就比如我們所居住的環境,隨著科技文明不斷的進步與改良而變得更加安全、更有益健康、更方便等等,可是這當中卻不免還有許多畫蛇添足的地方,對此,我們應該要知所選擇才好。

7 水是寶貴的,空氣是重要的,一定的秩序是必不可少的,一定程度的責任與義務也是需要我們來一肩挑的; 這樣的分析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而我們人只需要安安份份地生活在道的懷抱中,不要胡思亂想,做一條快樂的魚就可以了。

8 可是世尊及子桑戶、孟子反、子琴張等人卻都不甘心就這麼乖乖的生活在水中、空氣中、道中,他們堅持要跳出水面、投入太空、最後進入涅槃; 他們似乎是決心要走出道的懷抱。

9 他們認清五蘊皆空,認為與眼耳鼻舌身意相應的色聲香味觸法等都是虛妄的,都是苦的來源。色聲香味觸法的道,是帶給我們痛苦的根源,因此,我們一定要埋首修練以擺脫這些東西的束縛,以使得我們最終能夠成為一個真正自由自在的個體。

10 他們認為,如果人不需要空氣、不需要喝水、不需要吃東西就能活命的話,那麼到時我們就可以真正的遨遊於天際,輕鬆的旅遊。想想看,隨身帶著一大堆乾糧、氧氣瓶、以及笨重的衣服,那有多累人啊!

11 從這樣的分析裡,我們可以看得出道的局限性及其矛盾性。按老莊的理論,道應該是沒有極限的,可是在修行者的實務上,最終卻都要拋棄道、跳出道的懷抱,以進入涅槃境。

12 因此,更清楚地說,一名修行者在初期是用功的修練以擺脫人為的道德標準,盡一步純化自己來依道而行。當修行進入了這個階段之後,就要儘量地減少對道的依賴,以期最終跳出輪迴、跳出道的範疇而進入涅槃,最後成為真正自由自在的個體。

13 對潛心修行的人,從求道、行道到捨棄道,這階段性的變化是一定要認真體認的。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卅三)a。33

1 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之間的識別與區分,對我們來說是極其重要的課題。

2 知人是出於對客觀條件的洞察力與掌握,自知是主觀條件上自省的功夫。勝人是客觀條件許可下主觀條件力量的延伸,自勝是內在主觀條件的加強及提升。

3 知足者富,指的是主觀條件方面的修養。世俗客觀條件的財富、知識、境域、歡樂、權利等等都是無邊無際的,更是難以掌控的; 只有在主觀條件上充分的克制自己、知所止,這樣才有可能會產生滿足與富有幸福的感覺。

4 在客觀條件中勇敢的承擔一切風險,奮力闖蕩、征戰,這個人是有志之士。但是,如果想要長立久安的話,他就必須嚴格謹守其主觀條件,才有可能實現這樣的理想。

5 主觀條件上的自性、佛性、氣、挫火是永生不亡的,也是我們最應珍惜的寶貝。修行者閉關修練,找一個荒山僻野的地方去沉思默想、打禪練功,目的不外是為了削弱客觀條件對自己所造成的種種干擾; 以便專注在主觀條件上面的自性、佛性、氣、挫火的提昇及其純化與淨化上。

6 宗教與教育的分野,其實也是在這方面開始分道揚鑣的。宗教偏重的是主觀條件方面的修練,而教育則是除了在於主觀條件方面的養成外,對客觀條件上的各種適應、創造、瞭解等方面所下的功夫可謂更深、更廣。

7 現在的宗教與教育之間的分野,存在著很多的灰色地帶。宗教界對客觀條件的關切,有時候更勝過了他們對其主觀條件的自我提昇及關懷。

8宗教團體花費了太多的精力及時間在客觀條件的關注上,我們不能說它不好,但是這總免不了會有些不倫不類,以及不務正業之嫌。

9 主觀條件比客觀條件重要,世尊在講因果關係上就說得很清楚。世尊說寒風必然刺骨,酷日令人燥熱,用手扳頭髮,當然會頭疼,生病就會全身不舒服。所有這些客觀因素造成的苦,都是與因果沒有絲毫關係的,也不是因為業而形成的。只有主觀條件上面的貪、瞋、睡眠、掉悔、疑等五蓋,這些發自主觀條件的欲念才會造業、才會形成因,然後在往後的日子裡出現果。

10 客觀條件並非是自己所可以控制的,所以,這筆帳自然不能記在你的頭上。同樣的,在客觀條件上的努力也不能消除本身的業。業的消弭必須在主觀條件上下功夫,在自性上下功夫,才會見到成效。

11 客觀條件上的善舉只能讓人獲得一些福德及功德,而這些都只能在輪迴當中才會湊效。在助人晉升涅槃上是完全沒有什麼助益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