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卅四)

大道氾兮,其可左右。萬物持之而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為主。常無欲,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



莊子外篇知北遊(六)(1-27)(34。1)

1 東郭子問莊子:「你一天到晚將“道”掛在嘴邊,請問你“道”到底在哪兒?」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

2 莊子說:「“道”是無所不在的。」

莊子曰:「無所不在。」

3 東郭子還是不明白。他又問:「你是不是可以舉個例子呢?」

東郭子曰:「期而後可。」

4 莊子漫不經心地回答說:「在螞蟻身上。」

5 東郭子不太滿意莊子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他說:「你怎麼舉了這麼一個低下的例子呢?」

莊子曰:「在螻蟻。」曰:「何其下邪?」

6 莊子又說:「就在稊裨堙C」

7 東郭子說:「你的例子怎麼愈舉愈小,愈來愈卑微了呢?」

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

8 莊子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他的態度。他說:「“道”存在於瓦礫磚塊之中。」

9 東郭子驚訝地說:「你怎麼愈舉愈不像話了,難道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嗎?」

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

10 莊子說:「“道”在大便之中。」

曰:「在屎溺。」

11 東郭子一聽到莊子這麼說,就不再發問了,他覺得自己這樣的追問方式可能有問題。因此,東郭子默不作聲地看著莊子,用祈盼的眼光,等待著他的解答。

12 於此同時,莊子覺得東郭子的態度已經足以接受他的說明,因此放低了姿態,神情和緩地說:「你剛才所提的問題是很難回答的,特別是還要舉例。

東郭子不應。莊子曰:「夫子之問也,固不及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

13 當我們到市場上去買條豬時,我們必須要從頭看到腳,特別是豬蹄子的部分; 如果我們發覺到該豬缺少蹄子,那它很可能是條病豬,而且是一條患有口蹄疫的豬,這時,我們便不能買牠。

14 所以我才會儘量的以低微的事物為例,實際上,當我們討論世俗的事務時,我們可以以實際存在的例子來說明;然而,一旦我們所討論的是非世俗的; 是屬於精神層面或另一個空間的東西時,我們就很難再使用世俗的事物來加以說明了。

15 而“道”,就是屬於既抽象,又不可捉摸的東西,所以,我實在是很難採用甚麼實際有效的例子來對你說清楚的。

汝唯莫必,無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

16 周,偏,咸這三個字不一樣,可是意思卻是相同的,它們都是指"一"。

周偏咸三者,異名同實,其指一也。

17 當有一天,我們到“無何有之宮”去。

18在那兒,我們還會對某一個議題爭論不休嗎?

19 或者是,我們呆在那兒,靜靜地什麼事也不做,什麼事也不關心。

20我們是否能融洽地相處在一起,並且讓心境保持絕對的自由呢?

嘗相與游乎無何有之宮,同合而論,無所終窮乎!嘗相與無為乎!澹而靜乎!漠而清乎!調而閒乎!

21別人的心境我不清楚; 可是我知道,我自己的心,是完全自由自在,也是無拘無束的。

22 我沒有要心往那兒去。心只是四處閒蕩,居無定所,它來來回回地這麼的動,也不知道何時何地,才會停歇下來。

23 心就這樣,在巨大無比的空間之中閒逛,所有的人,包括修行完備者; 他們的心一旦進入這個巨大無比的空間時,必然都會失去了方向,也無目標可尋。

寥已吾志,無往焉而不知其所至,去而來而不知其所止,吾往焉而不知其所終,彷徨乎馮閎,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窮。

24 當我們可以理解某件事的時候,那就表示,我們是在物質世界的範疇中思索。

物物者與物無際,而物有際者,所謂物際者也。

25 當事情可以界定時,這個事情就是有限的。

不際之際,際之不際者也。

26無限的空間,指的是其所包含的範圍是無限廣大的。在無限的空間堙A盈虛衰殺的意義與在有限空間堛熒N義是完全不同的。

27 在無限的空間堙A盈虛不再是我們觀念堛漪桮瞗A衰殺也不再是我們一般觀念中的衰殺; 在那媯L所謂開始,也無所謂結束,就連聚散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差異點。

謂盈虛衰殺,彼為盈虛非盈虛,彼為衰殺非衰殺,彼為本末非本末,彼為積散非積散也。」



咸池評述(34。1)

1 這世上有些東西非但是無法舉例來加以說明,就是用文字、用語言,也是難以講清楚、說明白的。

2 只有經過意識領域的經驗,才能夠借用語言文字來予以描述; 比如:當我到美國去旅行,沿途的風景、人物,都一一經過我眼耳鼻舌身意的反應並且留下了印象,所以我才能將這樣的經驗,藉著文字語言的功用以描述出來。

3 而無學之術的智慧,卻是從頭到尾、由始至終都沒有經過我們人類的意識領域。 修煉無上瑜伽的修行者,他們所獲得的某些無學之術,比如:醫術、上師開導的灌頂之術等,它們完全都是經由自性、佛性、氣、妙用等的直接相應從而直達軀體器官,從而做出理療,開示,灌頂的動作來。

4 這位為人理療,開示,灌頂的瑜伽行者,他本身並不能使用任何語言文字來說明其理療的過程及方法,也無從解釋,為什麼他可以幫助別人開示灌頂、引導別人進入三昧,以及其儀式採行的原因。

5 莊子筆下的“道”是統籌宇宙萬物運作的基本能力,是遠遠的超出我們的意識想像範圍之內的“東西”,因此,我們對祂的難以理解,與不能觀其全貌,也就一點也不足為怪了。



莊子外篇天道(六)(1-4)(34。2)

天道(六)



1道像深海,我們是很難探其究竟的。

2從大的角度看,道是無限的。從小的角度看,祂又存在於我們所知道最小的事物之中。

3因為這樣的特性,我們說道存在於萬物之中,祂是無所不在的。

老子曰:「夫道,於大不終,於小不遺,故萬物備。

4道是如此之莫測高深,世俗所謂的行為標準,根本就無法與之抗衡。

廣廣乎其無不容也,淵淵乎其不可測也。



咸池評述(34。2)

1 根據佛經上的記載,我們所居住的這個有色世界,實際上是由魔鬼在主導的。

2 莊子說,萬物之中都存有“道”,是“道”在主導萬物之生存機制。那麼我們是否可以這麼說,在這個萬物所賴以生存的有色世界裡,魔也是屬於“道”,而“道”也時時在扮演著佛經裡認為是魔的角色。

3 魔是維繫萬物在有色世界中不斷輪迴的一股力量,更是阻礙萬物不得順利進入涅槃界的障礙。佛經裡說的魔其實也是神,只是祂的誘導是造成人們修練成佛的障礙,因而在佛界裡被歸認為魔。

4 “道”使人或萬物能夠置身於這個有色世界裡而活得更為舒暢順利,人也更長壽、健康,萬物更欣欣向榮。在基督教教義中,魔鬼曾經對耶穌說過這一番話:「只要你願意順從我,我可以使你成王、成帝,享受一切世間的榮華富貴。」然而耶穌拒絕了他,耶穌選擇了天堂之路,也就是世尊所謂的涅槃道。

5 老莊的“道”從這個角度上看是包括世俗之道的,祂教導、訓練、引導人們在這個世界上活得更愉快、更富足、更長久、更健康。

6 修行人每天勤練瑜伽,以使得身體得以保持健康、體力強壯,修行使我們在生活中應付各種問題時,處處皆顯得輕鬆自在。事實上,從萬物生存的角度來看,“道” 與 “魔” 無異都是人們在這個有色世界中的生存之道,其間的差別只在方法的不同吧了。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卅四)a。34

1 金剛經裡世尊說,菩薩應如是佈施,不住於相。孔子認為有教無類。老子說,大道氾兮,其可左右,萬物持之而生而不辭。

2 由此可見,道在佈施上是沒有選擇性的。因此,無論好人、壞人,道德高尚的、道德低下的,有學問的、沒學問的,舉凡販夫走卒、官兵強盜,祂也都一律平等的佈施供應。

3 道本身是真正無相、無住的,就像水的流動一樣,只要是處在它的通路上,它是無所不包的。石頭也好、牛糞也好、吉地、凶地它都顧及,既沒有拒絕、也不會挑剔。

4 這種持平的態度,在大多數家庭中也是常見的。父母親養育子女,每天默默的付出長達十數年之久。他們很少會有施恩於子女的感覺,也絕少認真的期待子女能有所回報。

5 這種無私的奉獻,在動物界中表現得更是一清二楚。就以狗兒來說,當小狗一生下來之後,母狗就細心的照顧牠們,餵奶,餵食,保護其安全,呵護其溫暖。母狗對幾隻同時生下來的小狗都是一視同仁,不分彼此的養育著,等到小狗長大能夠獨立生活之後,小狗就會離開,而且大都終其一生不再回來。母狗的不名有,不為主的操守; 以及這種只講耕耘,不問收穫,不求回報的情操,真可說均已達到了“道”的極致。

6 大道氾兮,其可左右的無相工夫,對於修行人而言,都在在闡明: 這世上沒有所謂的好人、壞人、友人、敵人,同族人、異族人、同教人、異教人; 親人、外人。佛教徒一天到晚掛在嘴上說: “不要有分別心”,這句話是正確的。可是問題是,當他們一碰到教派不同、教義不同、信仰不同、儀式也不同的人時,他們大都會生起排斥之心; 自以為他們自己才是正派,其他都是妖魔鬼怪。於此同時,他們也大都 忘記了“不要有分別心”的教訓。

7 沒有分別心是正確的,因為這關係到一顆沉穩,安寧,祥和心的維持。在無相、無住、無分別心的世界裡,貪、瞋、癡、慢等都會失去它們所賴以立足的基石。

8 可是無分別心是很難做到的。更何況人類文明的價值,就是建立在 "相" 之上。沒有了所有權,世界經濟系統就馬上會分崩離析。由此可見,無相、無住、無分別心等等在現實生活中是少見的,它們只是極少數修行者心目中努力奮鬥的目標而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