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卅九)

昔有得一者:天得一以清; 地得一以寧; 神得一以靈; 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 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 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 地無以寧將恐發; 神無以靈將恐歇; 谷無以盈將恐竭; 萬物無以生將恐滅; 侯王無以(高貴)貞將恐蹶。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榖。此非以賤為本邪?非乎?故致譽無譽。不欲琭琭為玉,珞珞如石。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一)(65-78)(39。1)



65 道是宇宙間最神奇的力量,古往今來凡是得到祂,與祂相應,能借用其神力者都建立了非常神奇的功業。

66 比如: 稀韋氏得之,他將宇宙安排的井井有條;

67 伏羲氏得之,他獲得了永生的秘密;

68 維鬥得之,他終生都沒有犯過什麼嚴重的錯誤;

69 日月得之,則能永久不變地定時運轉;

70堪壞得之,他就以昆侖為家;

71 馮夷得之,則能安然地遊覽各大河川;

72 肩吾的之,他造得泰山為他的居所;

73 黃帝得之,則能乘瑞雲而登天;

74 顓頊得之,居深宮而為帝;

75 禺強得之,則能擇居於極北之地;

76 西王母得之,則獨居少廣,沒有人知道她在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那,也沒有人知道她會住多久;

77彭祖得之,則壽命增長,彭祖生在有虞,一直活到五佰年間,共得壽八百餘歲;

78 傅說得之,從他做為武丁的宰相管理全天下,更進而統禦東維星以及箕尾星成為天上的君王。

豨韋氏得之,以挈天地﹔伏戲氏得之,以襲氣母﹔維鬥得之,終古不忒﹔日月得之,終古不息﹔堪壞得之,以襲昆侖﹔馮夷得之,以遊大川﹔肩吾得之,以處大山﹔黃帝得之,以登雲天﹔顓頊得之,以處玄宮﹔禺強得之,立乎北極﹔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廣,莫知其始,莫知其終﹔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及五伯﹔傅說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東維、騎箕尾而比於列星。



咸池評述(39。1)

1 道做為宇宙間最神奇的力量,祂是無所不在的。所以老莊所謂“得”,並不是由無到有的得,而是去發現、開發,並且與之熟識,親近及相應一個早已存在其身的“得”。

2 以一位修行人而言,首先是將其本人與生具來的道--氣、拙火、妙用等予以開啟、誘導,促使祂出來與更多的肌肉、神經、意識等相互接觸並彼此學習。

3 至於整個熟識的過程是透過瑜伽練習來進行的。

4 當修行者修練到一定程度時,他能夠自我提昇那與生具來的道--氣、拙火、妙用等,以促使其與 “大自在王” 結合而成為 “大自在王” 的一部份,並終而成為 “大自在王”。

5 這裡的大自在王與佛是相當的,也可以說,他就是佛。

6 不過,佛本身是極其謙卑及和善的,祂並非是人們心目中高高在上,要人膜拜的皇上。

7 修行成佛的人清楚地知道,萬物皆有佛性,而道就存在於一切萬物之中。因此祂對萬物都極為謙恭有禮,非常的親切與體貼。

8 祂生活在市井之中,你只覺得祂為人和藹可親,溫文儒雅,整日裡笑容滿面,健康活潑,其他也並無什麼特別之處。

9 依據老莊思想,平凡才是道的常態; 所以佛是以凡人的樣子出現這一點也就不足為奇了。



莊子演義雜篇庚桑楚(一)(6-8)(39。2)

6 我們回顧過去,三年來這個社會在大家的努力下,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庚桑楚實在是太有眼光了,我們非常幸運,擁有這麼一位能力高超的父母官。我們是不是應該蓋間廟、再塑一個庚桑楚的雕像來膜拜。如此一來,讓未來的官員都能效法他的榜樣,這樣我們老百姓就有福了。」

畏壘之民相與言曰:「庚桑子之始來,吾洒然異之。今吾日計之而不足,歲計之而有余。庶幾其聖人乎!子胡不相與尸而祝之,社而稷之乎?」

7 庚桑楚聽到民間這樣的傳言,感到極為不妥,心情頗有些沉重。他的弟子們為此而覺得大惑不解。老師既然得到這麼高的評價,應該感到高興才是,為什麼卻反而心生憂慮呢?

庚桑子聞之,南面而不釋然。弟子異之。

8 庚桑楚對他的弟子們說:「何以你們竟會生出如此的反應呢?春天嫩芽自枝頭茁長,夏天時百花齊放、穀物茂盛,這些都是道運作的成果啊!統治者是跟這一切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的。

庚桑子曰:「弟子何異於予?夫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夫春與秋,豈無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



咸池評述(39。2)

1 萬物之生長、榮枯是主、客觀條件發生變化所導致的結果。一旦條件發生改變,其中的過程及結果就會變得跟之前不一樣,而這種變化的形成是極其微妙而繁雜的,任何的差異都會導致不同的結果。

2 可是我們卻也不能因此而利用簡單、單純的想像去作出推論,自以為大地在春天或秋天的變化後面確實有一隻看不見的手,並以此來解釋道的運作; 因為假如科學家在實驗室中通過控制環境、改變條件也能取得春天生長及秋天枯萎的相同結果的話,那麼最終,我們是會對道感到失望及信心喪失的。

3 道可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我們絕不能採用這樣的方式來解釋道,以免於造成誤判。



莊子演義雜篇則陽(三)(4-16)(39。3)

4 冉相氏是一位修行完備的人,他的處事風格是: 緊抓原則,隨遇而安。

5 就像鏡子理論中所要求的,我們心中有把尺,任何走入鏡子堛漱H、事、物等都以這把尺的標準完美而盡情的反應。

6 對事過境遷以及尚未出現於鏡內的一切,我們都不應在意; 永遠只與鏡中之人、事、物等緊密地打交道,盡己之力的令其完美。

7 鏡中的客觀條件無論再怎麼遷移,怎麼變化,我們都不干涉,不期盼,更不去思念。可以說,對客觀條件,我們是完全放任的。

8 可是,對於主觀方面的原則,我們卻緊握不放,不會輕易改變。

9 修行者深深瞭解到主觀條件的氣、自性、佛性、妙用等是唯一可以掌握,及持之以恆的。這也就是心中的那把尺了。

10 修行者也知道,客觀條件的萬事萬物,雖然千變萬化,種類繁多; 可是它們都具有佛性,都有道隱藏於其間; 根本上,這些萬物也都是屬於同一個源頭所衍生出來的物種。因此,嚴格地說,它們也是不分彼此的。

冉相氏得其環中以隨成,與物無終無始,無幾無時。日與物化者,一不化者也。

11 道、自性、佛性、氣、 妙用、 拙火等,我們是無法用意識清楚地窺其全貌的。因此,如果一個人想用他那點可憐的聰明才智,用他的意識,用心以去模仿自然的道,他是註定會失敗的。

12 這是因為,一旦你用心去做,就會有遺珠之憾。學得不完整,難免成了東施效顰,反而壞了大事。

13 日常生活的常規,矯枉過正,或揠苗助長都不會是好事。

闔嘗舍之!夫師天而不得師天,與物皆殉,其以為事也,若之何?

14 世尊就曾批評過一些刻意虐待自己的身體,同時喜歡模仿一些怪異動作,以為這樣就能得道,成仙,成佛的修行者; 世尊認為他們都是走錯了方向。

15 修行完備的人,在修煉時是完全隨氣而行,不著一絲意識痕跡的。就如練無上瑜伽時的口訣:“空,不要有自己的動作,童言無忌”,別聽意識的主張。能夠堅持這句口訣,完全隨氣而行的話,那麼,你修煉的路是絕對不會走岔的。

16一旦修行上了道,則日常生活等小事當然就更不會困擾你了。這也是修行人緊握道,緊握自性、佛性、氣、拙火、 妙用的原因。

夫聖人未始有天,未始有人,未始有始,未始有物,與世偕行而不替,所行之備而不洫,其合之也,若之何?



咸池評述(39。3)

1 我們“養羊”的投資人 (長期股票投資),一旦選定了成長良好、管理也上軌道、有著市場優勢的股票就緊抓不放,隨遇而安,不論市場是風是雨、是晴是陰,都緊緊地堅守著,不輕易賣出;鍥而不捨就像宗教狂熱份子一般執著、僵硬、死板,直到我們自己所定下的條件改變為止。

2 平日擠羊乳、剪羊毛、或者來客宰羊 (視需要賣出等值股票),這樣子悠閒度日,生活過得好不舒服,這應該也是持道的好處之一吧。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卅九)a。39

1 這裡所謂的“一”,應該是指老子最喜歡的那塊未經雕琢的破木頭――樸。樸在未雕琢前,它是存在著一切可能的。

2 一是所有數字的基石,99是99個一的積,二是兩個一的積,然而二就是二,而一卻可能是無窮數字的構建基礎。

3 所以“一”是完美的,“一”持有完美的全部可能。有了“一” ,然後將其交由道去領導,自由的選用最適當的抉擇; 這樣天就可以成天,地就可以成地,神就可以法力無邊。

4 如果我們持有的是不健全、不完整的東西; 缺三少四。比如一家修理廠,廠裡工具不全,沒有電腦偵測儀器,在這樣基本條件欠缺的情況下,就是再好的師傅,也很難修好一部先進的汽車。

5 我們都不喜歡社會裡有太多僵硬的階級制度,因為這種制度大大的限制了低層社會家庭子女的發展空間,更讓許多精英,無法進一步為自己開擴更美好的未來。

6 上層社會的一些笨蛋,他們屍佔其位,沒有貢獻也就罷了,最可怕的是,這些庸才代代相承,並且一直延續著這樣的世襲制度,最終為大家帶來許多災難。人才通暢的社會是“一”,而封閉的階級制度則非“一”。

7 修練無上瑜伽的修行人,他們在練功時,心中完全不帶一絲成見,也沒有任何固定的招式,這就造成了所有的瑜伽動作都有可能成為他們的選擇。而同樣的,氣在安排功課上,也就會有無窮的空間去抉擇最適合行者現階段的動作,從而給他們的練習帶來最大的成果。

8 金剛經中說,實無定法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概也是這個意思。世尊清楚的知道,每個人成為無上等正覺的佛道,其方向及途徑都可能小有不同。因此,我們實在不應該存有派別之見,認為跟我們不一樣的修行方法就是異端。

9 按“一”、樸的說法,應該是任何帶領你到涅槃境、促使你成佛的法子都可以稱為善法,都可以稱之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固守一成不變的法,就是失其“一”,失其樸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