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四十一)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纇;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德若渝,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夫唯道,善貸且成。



莊子演義雜篇寓言(七)(1-10)(41。1)

1 陽子居要到南部一個叫沛的地方去,而此同時,老子將往北到秦去旅遊。師徒倆在梁地的郊外碰巧遇上了。

陽子居南之沛,老聃西遊於秦,邀於郊,至於梁而遇老子。

2 於是倆人結伴而行了一段路。

3 途中,老子體察到陽子居待人接物的態度,頗感失望,他抬起頭迎著天對陽子居說:「子居呀! 我以為你可以做我的徒弟,現在我知道你是不及格的。」

老子中道仰天而嘆曰:「始以汝為可教,今不可也。」

4 陽子居沒有答腔,他只是默默地帶著老子到一家茶館,進門後陽子居遞上毛巾、洗腳水,並將鞋子整齊地放在房間外面。這時的陽子居其態度是挺恭敬的。

5一切都料理好後,陽子居雙腳跪在蓆子上,用膝蓋爬到老子的跟前,低聲的說:「路上沒空,我一直沒有機會問您。另外看您生氣的樣子我也不敢問,現在安頓下來了,心情也應該輕鬆一點了,我斗膽地請問師父,我到底犯了什麼錯,令老師不高興。」

陽子居不答。至舍,進盥漱巾櫛,脫屨戶外,膝行而前,曰:「向者弟子欲請夫子,夫子行不閒,是以不敢。今閒矣,請問其故。」

6 老子看出陽子居是真心地想學些東西,因此說道:「你的面容充滿著高傲的表情,你那種自以為是,傲慢不屑的樣子,有誰願意跟你在一起呢?

7人不可以自滿,裝滿水的瓶子是容不下任何一滴水的。所以純白的東西看上去似乎總是有些瑕疵。修行完備的人給人的感覺是平凡、和藹可親、謙卑有禮。孔子入大廟,每事問,好像什麼都不懂似的,庶不知他是禮儀專家啊!」

老子曰:「而雎雎盱盱,而誰與居?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

8 陽子居立刻調整了自己容貌,低聲地說: 「謝謝老師的教誨。」

陽子居蹴然變容曰:「敬聞命矣!」

9 自此刻起,陽子居的態度完全改變了。他出門時,家人還得在門口列隊歡送,一個老管家在地上舖著蓆子送他上車,妻子則拿著梳子、毛巾為他做最後的整容工作。家裡所有的人都要跑出來送行,連廚房裡的廚子也不例外。

其往也,舍者迎將,其家公執席,妻執巾櫛,舍者避席,煬者避灶。

10 但是當陽子居自老子那學到平易近人的道理後,家裡的人非旦不用列隊接送,還在蓆子上跟他搶空位休息呢!

其反也,舍者與之爭席矣!



咸池評述(41。1)

1 儀容莊嚴是佛教要求修行者特別注意的戒律之一。

2 老莊思想卻完全相反,它要求修行者平易近人,態度和藹,與人相處,水乳交容。這兩者相比,我還是比較喜歡後者。

3 如果我們要求修行者謙虛而不自滿,無相無我,不執著的話,那麼我們又如何表現出法相莊嚴,令人望而生畏的容貌呢?

4 在無相的要求下,我們與眾生是合為一體的,是與眾生水乳相容的,更與眾生打成一片。在這樣的原則之下,我們就應該維持平易近人,態度和藹,並且做到如陽子那樣,其家人與之爭蓆而不背,這樣才算合理。

5 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這兩句話,我們應該注意當中的 “若”這個字。若是似乎、好像,但不一定是真實的。

6 大白就是純白。

7 當白是我們的一部份時,白在我們身上展現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因此,我們不但不覺得它有什麼特別之處,對於潔白之身,我們也不會特別的在意。基本上,我們仍是願意與其他色,與其他人共處一室而不會有絲毫厭惡及高傲的感覺。

8 我們己經是一個修行完備的人,盛德己經是我身體一部份,沒有人能夠影響我們,改變我們的盛德,因此我們雖擁有盛德之身,但我們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異於常人之處; 我們仍然願意與市井小民、販夫走卒們共同生活,一起享受生活,終而成為一個平易近人,人人都喜歡親近的人。

9 但是,可別因此而以為,在追求道德完美上我們會自己打折扣,只求做到九十分就夠了,留一點瑕疵,保有缺陷美; 不,那樣做是不對的,因為修行上從來是不打折扣的。

10 對修行的成果,我們既不自滿,也不自傲,這樣的態度對我們來說是很有助益的,因為我們會因此而努力的修練,以期登上另一層樓。我們將修行的成果當成自然的事,當然的事; 就像我會呼吸,我會心跳,我會分泌各種內分泌,製造各種維生素是同樣的道理一樣。但是絕對沒有人會因此而自以為了不起,因此而將自己擺得高高的不可一世,修行有成的人更應當如此。

11 將修行的果實平凡化,正常化,要求修行者保持平易近人的態度,與人相處時水乳交容。惟有這樣才算是符合老莊大白若辱,盛德若不足的真意。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四十一)a。41

1 下士聞道,大笑之。為什麼下士聞道會大笑呢?不客氣的說,所謂下士者絕大部分是指一般的知識份子。他們以其既有的知識,只要一看見一位剛開氣的人,在地上打滾,在那裡又哭又笑,他們便主觀的認為,這種動作是既好笑又幼稚,都是江湖術士騙人的玩意。

2 另外當上師為其開氣時,他們的意識也極為頑固地固守住其本身的主控權,不肯放手讓氣、挫火來指揮、操作,引導其進入三昧及瑜伽的功課。

3 這全是他們既有的知識及倨傲的態度,導致他們無法接受氣、挫火來提升他們身心俱足的機會; 這樣的結果,殊為可惜。

4 至於中士聞道,則充滿著好奇,可是他們信心不足,總想主觀的去分析氣,想通過他們的意識及能力去瞭解氣,然而卻終無所得。另一方面是,一些不好的個案也促使他們心生疑慮,因此不敢貿然地深入瑜伽的領域。 一般上他們會半信半疑的練,等到練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最後發覺效果不彰,進步也不明顯,這時他們就會逐漸地放棄、疏遠,終而停止了修練。

5 只有極少部分的人,他們一開始便傻呼呼地,不問究理的不斷練習。他們對道始終不抱有任何功利的想法,他們也不試著去解釋那各式各樣的瑜伽動作; 他們只是放心大膽地將自己的身體在練功時,完全的交托給氣去自由操作。他們謹守〝空,不要有自己動作〞的口訣,他們告訴氣,自己是一個渺小、幼稚、不懂事的孩子,並且期望氣、挫火等不要理會自己所發自於意識的任何念頭。而當意識裡升起任何意念時,他們就希望氣、挫火等將之視為“童言無忌”的囈語,不要理睬、不要理會,就當那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在胡言亂語。

6 上士者對氣、挫火懷有絕對的信心。雖然,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名詞可以完全涵蓋祂的功能,然而,上士者卻心裡有數,知道氣、挫火是絕頂聰明、充滿智慧,不但通古知今,也熟知未來的。祂也一定會引導他們徐步漸進地走到修行的涅槃聖地。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