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四十四)

名與利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病?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莊子演義外篇山木(八)(1-17)(44。1)

1 莊子有一天到雕陵私人栗園附近去遊玩。

2 他被一隻從南方飛來的大鳥所吸引,不經意地走進了栗園堙C

3 莊子抬頭看著這隻怪鳥。他發覺這隻鳥的翅膀伸展開時竟有七尺長,眼睛好大,足足有一寸寬。當這隻鳥飛過他身邊時,不知怎地,翅膀竟然刮到了他的前額。最後這隻怪鳥,就停歇在一顆栗樹的枝頭上。

莊周游於雕陵之樊,睹一異鵲自南方來者。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周之顙,而集於栗林。

4 莊子看著這隻怪鳥,心中想到,這到底是一隻什麼樣的鳥啊!牠有那麼長的翅膀,卻不飛翔,懶懶地站在枝頭上。有這麼大的眼睛,卻不看清環境,粗心大意地刮到我的額頭。

5 想到這堙A莊子想瞭解這隻鳥的興趣因而更濃厚了。

6 他一隻手提著自己長袍的下襬,一隻手拿著彈弓,緊跟著這隻鳥兒深入了栗園之中。

莊周曰:「此何鳥哉!翼殷不逝,目大不睹。」蹇裳躩步,執彈而留之。

7 莊子站定後,他發現在樹枝的陰暗處,有一隻蟬,安詳地歇在那兒,高聲地吟唱著,己達到忘我的境界。

8 在蟬的身後,有一隻螳螂,正高高地舉起前腳,利用樹葉的掩護,等待機會要捕捉那隻蟬。

9 這隻螳螂太專注在牠的獵物上,因而忽略了,有一隻鳥在其身後,正虎視眈眈地注視著牠。

10 當然,這隻鳥兒也因為太專注在牠的獵物--螳螂--身上,而忘記了樹下另有一位仁兄,正拿著彈弓,隨時準備將牠射下。

睹一蟬,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螂執翳而搏之,見得而忘形;異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真。

11 莊子在樹下看到了這樣的景象,忽然警覺到,這就是生物的食物鏈,物物相扣,一物剋一物。

12 這時看守栗園的人,發現莊子站在園堙A手拿彈弓,以為他是偷採栗子的竊賊。因此破口大罵。莊子迅速的將彈弓丟在地上,狼狽地跑出栗園。

莊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類相召也。」捐彈而反走,虞人逐而誶之。

13 莊子回家後,悶悶不樂地呆了三天,那兒也不想去。

莊周反入,三日不庭。

14 莊子的徒弟藺且在一旁觀察,發覺了老師的情緒上的變化,因此他問莊子: 「為什麼您這幾天一直都將自己關在屋子堙A悶悶不樂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

藺且從而問之,「夫子何為頃間甚不庭乎?」

15 莊子說: 「我對物質世界的東西太專注了,對世俗的欲望太高了,因而迷失了自己,忽略了內心還有自性,佛性,拙火,妙用,以及氣的存在。

16 就像我們留心觀看渾濁的溪水,而忘記了在湖之深處,還有清澈的湖水。

17 前輩們曾經告訴我,入境問俗的道理。我到雕陵遊玩,一時疏忽,忘記了栗園中瓜田李下的忌諱。當那隻鳥兒低飛時,碰觸到了我的前額,這才引起我的注意,也差點為牠引來殺身之禍。那隻鳥兒的這種作為,也是因為太專注於樹上的螳螂所致。至於我,卻被栗園看守人誤當成小偷來看待,你說,我怎麼還能快樂得起來呢?」

莊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觀於濁水而迷於清淵。且吾聞諸夫子曰:『入其俗,從其俗。』今吾游於雕陵而忘吾身,異鵲感吾顙,游於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為戮,吾所以不庭也。」



咸池評述(44。1)

1 小時候我們喜歡玩捉蜻蜓的遊戲。方法是: 先捉一隻小蜻蜓,將其頭拿掉後再將它串在一根草的頂端,然後持著該草的另一端輕輕的打著圈子。其原理與釣魚頗為類似。只不過我們是利用小蜻蜓的身子來充當誘餌,利用它來釣大蜻蜓。

2 當我們在草叢中搖晃著串著小蜻蜓的草幹時,大蜻蜓就會飛上來捕捉串在草頭上的小蜻蜓,就這樣,這隻大蜻蜓就為我們的囊中物了。

3 大蜻蜓之所以送了命,就是它在不清楚真實情況下,貿然採取行動所致。

4 如果,我們拿著一端插著小蜻蜓的草在手上,而不去搖晃它,那麼,大蜻蜓就能看清楚,這其實是一個陷阱,它也就不會如此白白地送命了。

5 莊子在這篇文章裡提出了『入其俗,從其俗。』這句話。他的意思是,當我們到達了一個新的環境之後,必須要用心觀察週遭之情況,徹底認清環境中的一切現象,然後才採取配套行動; 這樣我們就不會疏忽了潛在的危機,或者錯過了寶貴的機會。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一)(24-34)(44。2)

24 修行完備的人堅守鏡子理論,他不會細心地觀察時機,機會來了大幹一票。他不論時機的好壞,都以平常心對之; 不揠苗助長,不怨天尤人。客觀條件的優劣對他都不構成威脅。

25 冒著迷失自己的風險,去追求名利。這種人不是好官。

26 為了一件小事就鬧著要自殺,逃避責任,這種人也不算修行完備的人。

故樂通物,非聖人也﹔有親,非仁也﹔天時,非賢也﹔利害不通,非君子也﹔行名失己,非士也﹔亡身不真,非役人也。

27 所以,對名利的態度應該是,不強求,也不推諉。

28 像堯時的狐不偕,不受堯的讓位莫名其妙地投河而死。

29 務光是夏朝時的人,湯想讓位給他,他不接受,傻傻地投河而死,白白的犧牲了寶貴的生命。

30 伯夷,叔齊二人為了不食周朝的食物,最後絕食而死。

31 箕子是紂的叔父,因為忠諫被囚。

32 胥餘及比干,因為忠諫被割心而丟了性命。

33 紀他也因為怕湯傳位給他,自己偷偷地隱身于窾水,申徒狄聽說紀他歸隱山林,得到社會的好名聲,他就神經兮兮地投河而死。

34 像這些人都是因為客觀條件而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別人的緣故,傷害自己,都不是一個修行完備的人應該有的作為。

若狐不偕、務光、伯夷、叔齊、箕子、胥余、紀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



咸池評述(44。2)

1 莊子一貫講求的還是他的“鏡子理論”。

2 對尚未發生的事,我們心中不期待,不強求。可是一旦事情自己走進了我們的生活圈,來到鏡中時,我們卻也不會逃避,更不會做出像狐不偕,務光,伯夷,叔齊等人所做的傻事。

3 “鏡子理論” 告訴我們,在面對當下發生的事情時,一定要盡全力的反應,盡心盡力的將它做好。

4 一旦事情走出了鏡面,走出了我們的生活圈,我們也同樣的不勉強其留下,瀟灑地放它走,再去應付新近到來的人、事、物。唯有這樣,我們的生活,我們的身心,才能有平靜,沉穩,舒坦的可能。



莊子演義外篇山木(五)(1-23)(44。3)

1孔子為了實踐自己的理想,期望天下政府都能按照他的政治理念去治理國家,以達到國泰民安的理想境界。

2 可是多年來,諸事不順。前後兩次被自己的祖國--魯國--,驅逐出境。

3 在宋國,有位司馬叫桓魋的想殺害他。

4 在衛國,被人誤認為陽虎而遭困,差點兒丟了老命。

5在商與周兩地窮困潦倒,生活拮据。路經陳與蔡國時,在負函被楚軍圍困。

6 遭遇了這麼多的艱辛,孔子身邊的人明顯地減少了。可是他還是不瞭解,自己明明是一片好意,可是,為什麼卻總是得不到別人的認同呢?

7 有一回,孔子與子桑兩人在一起聊天時,他不免又發起了牢騷。

8 孔子說:「這幾年來我真夠倒楣的。兩次被逐于魯。伐樹于宋。在衛國被人誤會,差點送命。在商與周兩地窮困潦倒,沒有知音。後來又受困于陳蔡之間。由於這些倒楣事接二連三的發生,過去經常來家堥城坁瑪丳迭A朋友都減少了,就連最親的門徒也日益稀少。命運如此,我無話可說,但是這究竟是為了什麼,我至今還是搞不懂。」

孔子問子桑雽曰:「吾再逐於魯,伐樹於宋,削跡於衛,窮於商周,圍於陳蔡之間。吾犯此數患,親交益疏,徙友益散,何與?」

9 子桑說:「你有沒有聽過假國林回逃亡的故事?

子桑雽曰:「子獨不聞假人之亡與?

10那年假國有大難,大家紛紛逃亡。林回逃亡時,放棄了他家那塊價值千金的玉石,只背著兒子及其衣物落荒而走。

林回棄千金之璧,負赤子而趨。

11 有人問他,小孩的衣服不值錢你拿他幹嘛?小孩比玉石累贅多了,求逃亡方便,就應該帶玉石而放棄孩子,更不要說玉石價值千金了。

12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棄玉石而就孩子呢?」

或曰:『為其布與?赤子之布寡矣;為其累與?赤子之累多矣;棄千金之璧,負赤子而趨,何也?』

13 林回說:「我珍惜那塊玉,因為它有千金之價,可是孩子跟我卻是有血緣的親子關係。

14 那些因為利益而接合的,當危難發生時,其利益消滅,相互的關係也會消失。

15 有血緣關係的親情則不同,當有危難時,他們會相互幫忙,以期渡過難關。這兩者的關係是截然不同的。

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屬也。』夫以利合者,迫窮禍患害相棄也;以天屬者,迫窮禍患害相收也。

16 所以說,君子之交淡若水。君子之間的友誼不是建立在利害關係,也不是建立在易於動搖的金錢之上。只有小人的友誼才會濃厚得像糖蜜似的,當相互間的利益存在時,大家經常聚在一起飲酒高歌; 當利益消失,彼此之間的吸引力明顯消退時,他們之間的友誼也就不存在了。

17 君子之間的友誼是因為觀念、興趣、愛好、仰慕等因素才得以建立起來。他們之間的粘著劑,看起來淡淡地毫不起眼; 可是這種淡淡的因素,卻經得起時空的考驗,不會變質。所以,他們的關係有點像有血緣的性質,因此能長久地維繫。

18 小人之間的感情是建立在共同依賴的利益之上。比如某人有錢有勢,許多人會依附在他的周圍,以期獲得一些生意上的機會或者單純的吃喝的機會。而對於有錢的人來說,有一幫人在他身邊吹牛拍馬,陪著玩; 花少許金錢,既不痛,又不癢,那又何樂而不為。

19 可是,只要有一天,這位大頭的經濟狀況改變了,他四周的這些酒肉朋友自然的也就樹倒而猢猻散了。

20 所以說,人與人之間的結交都是有原因的。

21 原因在,則結合,原因不在,則散離。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夫相收之與相棄亦遠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親,小人甘以絕,彼無故以合者,則無故以離。」

22孔子聽完了這樣的解說,心中的疑惑終於解開了。他對子桑說:「 謝謝你的教誨。」說完就回家了。

23 回到家堙A孔子將所有的書籍都扔出家門,同時中止他每天定時看書、研究、授課的工作。跟在他身邊的弟子們自此無課可上,無訓可聽; 可是奇怪的事發生了。那些弟子反而跟他更親,關係也更為緊密了。

孔子曰:「敬聞命矣!」徐行翔佯而歸,絕學捐書,弟子無挹於前,其愛益加進。



咸池評述(44。3)

1 人與人之所以會結為朋友都是有其原因的。

2 原因存在則友誼存在,原因消失、淡化則分手。

3 當你走在街上,眼前有那麼多的人來來往往,可是卻很少有人會跟你打招呼,更別說陪你聊天、吃飯; 其原因就在於,這些人沒有跟你結交的理由存在。

4 在球場打球,張三、李四大家定時約在球場碰頭,打球運動,如果彼此相交的原因只限於打球,那麼他們就只會在球場碰頭,大家打完球後各自回家,不會再有其他方面的交集。

5 如果張三是政府要員,商場新貴,那麼李四可能會設法爭取深交的機會,首先是邀張三打完球之後一起去吃頓飯,再來就是約一個假日,大家一起到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去打球。

6 大家一起坐車去,一起打球,一起吃飯,一同回家,這樣一來,交往的時間就延長了,相互間的認識自然的也就加深了不少。

7 這時,也許李四就會要求張三為他孩子安排一個工作,甚至於手頭緊的時候幫忙週轉一下,調調頭寸; 像這樣的關係,可以說是建立在張三的特殊背景上。

8 因此,如果有一天,張三自政府單位退休或因公司經營不善而倒閉; 這時候,張三與李四之間交往的原因就消失了,友情當然也就不復存在。

9 至於張三本人,當他目睹主觀條件改變了以後,自身週邊環境的人、事、物也跟著產生變化時,他如果明白這個道理,就不會過份的驚訝而感歎人情薄如紙了。

10 綜合上述,可見我們在結交朋友的時候,一定要多加留意兩者之間結交的粘著劑到底是什麼。

11 對於酒肉朋友,我們就別太認真。至於相互利用的朋友,我們就應該要注意自己所引誘別人上府的條件是否存在,如果我們還想繼續這種關係,就得不斷地製造各種誘因及提供相關的服務。

12 同理,想要長遠的維持兩者之間的關係,一開始就得設法將彼此之間的關係建立在可以容許長久的基礎上。

13 所謂血濃於水,血親應是一種能保持可長可久的關係。另外就是興趣、嗜好、以及觀念的是否一致性; 總之,一定要小小謹慎地認清雙方結交的原因,這才是聰明人的交友態度。切不可存有不正當的暇想,那樣的話,最後你一定是會感覺到大失所望的。



莊子演義外篇達生(一)(1-19)(44。4)

1 真正瞭解人生的人,不會讓那些對生命毫無助益的事物拖累生命。

2真正了解命運的人,不會讓那些無用的知識去左右自己的命運。

3 大部份的人終其一生努力地爭奪各種客觀條件,以期保養,維護自己的身體。可是事實証明,太多的人有豐富的錢財,充裕的飲食,華衣,美屋,但是他們卻體弱多病,無可避免的成為一名標準的藥罐子。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達命之情者,不務知之所無奈何。

4 當然,如果我們不注意保養身體,是很難長命百歲的。

5 可是卻有許多人,每天花上許多時間,金錢,小心翼翼地照顧身體,可是最後他們還是免不了一死。如此看來,我們對生死的確是完全無法掌控的。

養形必先之以物,物有餘而形不養者有之矣;有生必先無離形,形不離而生亡者有之矣。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

6 世人總是認為,假如能夠小心的照顧身體,就一定能長命百歲。萬一有一天,他們發現,即使再怎麼努力,在生死問題上,我們也還是一樣的徒勞無功。那麼,他們還整天忙個什麼勁呢?

7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雖然內心清楚,知道任何努力都是於事無補的,也是無濟於事的; 可是我們也不能完全的捨身世外,什麼事都不做,這種現象我們就稱它“不免” 。

悲夫!世之人以為養形足以存生;而養形果不足以存生,則世奚足為哉!雖不足為而不可不為者,其為不免矣!

8 就像修行的人認為吃東西就是殺生,是不對的。可是我們不吃就會死。所以在知道不對的情況下,我們仍然要吃。

9 在不免的前提下,我們避免無益的事物拖累生命,其方法是不求世榮,不做事業。

夫欲免為形者,莫如棄世。

10 不求世榮,不做事業,我們的生活就沒有朿縛,就能獲得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

11 而沉穩,安寧,祥和才是修行人應該有的生活方式。只有生活在這種情境下的人,才算接近道。

棄世則無累,無累則正平,正平則與彼更生,更生則幾矣!

12 難道世事不該棄,生命不該捨嗎?

13棄了事,則形不勞。捨掉對生命的執著,則精不虧。

事奚足棄而生奚足遺? 棄事則形不勞,遺生則精不虧。

14當一個人形不勞,精不虧,他就與天合而為一。就算修行成功了。

夫形全精復,與天為一。

15 天地是宇宙萬物的母親。當自性、佛性、 妙用、 氣與物質結合就構成了我們的軀體。當自性、佛性、妙用、氣與物質分離時,構成軀體的物質也分別散離,各自回復它們本來的面目矣!

16 能夠做到形精都不虧的人,我們稱他為“能移”。

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合則成體,散則成始。形精不虧,是謂能移。

17 對生命不要執著在長命百歲上,對命運不要執著在生活形態上。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在人生際遇中,碰到什麼樣的環境就安於什麼樣的環境; 不要白花太多的精力在延長壽命,及改變命運上。

18 在世為人是百年難得的機遇,應該把握這段寶貴的時間,在自性、佛性、氣、拙火、妙用等的提升上,做到精而又精,與天地日月同光,那麼,我們也就不枉此生了!

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咸池評述(44。4)

1 棄事則形不勞,比較容易理解,遺生則精不虧,是什麼意思就不是一般人所可以理解的了。

2 “精”是指自性, 佛性,氣,妙用,神識等。

3 宗教界人士認為,“精” 是將構成身體的物質組合起來,並賦之以活力的部份。

4 肉身對“精”而言就像是一種負擔,因為是祂在支撐著這一大堆蛋白質,水份,鈣,鐵等在那兒生生不息地活動。對“精”來說,挺你們這些物質幾十年也就非常足夠了,不能再多,再多就會超過負荷。所以該結束時就當結束,別婆婆媽媽,拉著“精”不放,讓精操勞過度,這樣的解釋合理嗎?我也不知道。

5 只是按照莊子的說法,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得通。不過,佛教的說法卻不是這樣,佛教的教義裡認為,投生做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特別是就精,自性,佛性,妙用,挫火,氣本身存在的特殊含義而言,人生是極其珍貴的,更是應該好好加以把握的。

6 至於在生而為人的這一段時間裡,“精”等可以透過人不懈的修練,禪坐,瑜伽,默想等來提昇“精”的品質,及其果位。

7 一個人如果夠用功,而修行方法也還正確的話,則“精”不但可以幫助他跳出輪迴,晉昇到涅槃界,甚至還可以提昇祂在天上的位置。

8 所以佛家只講求棄事則形不勞。當修行的人擁有一個沉穩,安寧,祥和的生活之後,他便得以專心修練以達成正果。在這種情形下,壽命愈長,修練時間就愈長,修成正果的機會相對的也就愈大。

9 從這裡可以看出,佛教是不講遺生則精不虧這一層的。



莊子演義外篇秋水(五)(1-5)(44。5)A

1莊子有一年到濮水渡假。楚王派了二位高官,專程到濮水去邀請莊子出任楚國的宰相。

莊子釣於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願以竟內累矣!」

2兩位訪客到達時,莊子正在河邊釣魚。莊子聽了兩位官員邀約的話,頭也不回地說: 「我聽說,楚國最近尋得一個據說有三千年的龜殼。楚王將此龜殼供奉在廟裡。

3現在我請問兩位。這只龜它是願意死後被人供奉在廟裡,還是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爛泥之中呢?」

莊子持竿不顧,曰:「吾聞楚有神龜,死已三千歲矣。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寧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

4兩位官員神態恭敬,老老實實地回答說:「當然是願意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爛泥之中。」

二大夫曰:「寧生而曳尾塗中。」

5莊子說:「那你們還站在這兒做什麼。 回去告訴楚王,就說莊子希望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爛泥之中。」

莊子曰:「往矣!吾將曳尾於塗中。」

蘇東坡有詩曰: 我坐華堂上,不改麋鹿姿。時來蜀岡頭,喜見霜松枝。心知百尺底,已結千歲奇。煌煌凌霄花,纏繞復何為。舉觴酹其根,無事莫相羈。



莊子演義外篇秋水(六)(1-8)(44。5)B

1話說有一回,莊子計畫到梁國去遊玩,然後順便拜訪一下梁國的宰相惠子。

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

2這個消息傳到梁國後, 惠子的謀士們大為緊張。他們告訴惠子,莊子到梁國來一定沒安什麼好心,他可能是有意來搶你宰相的位子。

3惠子聽後大為緊張,下令在各驛站設下天羅地網,以便阻止莊子到京城來。

4然而三天後,莊子還是像幽靈似的平安抵達京城,並且按照原定計劃到宰相府去拜訪惠子。

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子相。」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

5莊子一見面就說:「你有沒有聽說南方有一種鳥名叫鵷鶵。這種鳥他們來自南海,每年都定時飛往北海避暑。

6鵷鶵自視很高。不是梧桐樹他不棲居,不是竹子果他不吃,他只喝純淨的泉水。

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

7有一回,一隻烏鴉拾到一隻死老鼠。正當它想要大快朵頤時,鵷鶵正好由他的頭上飛過去。烏鴉以為鵷鶵想搶他的死老鼠,於是仰著頭高聲地叫 “嚇! 嚇!”。

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

8惠子啊!你是不是也感到害怕,以為我這趟來是為了搶你的死老鼠呢?」

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咸池評述(44。5)A。B

1 一部轎車由不同的人來開,其使用壽命及車況,都會有所不同。

2 個性溫和、做事不急不緩的人,他駕駛車子時不會開極高速,不會猛加油門,猛踩剎車; 因之,這部車在他手上可以持續使用10餘年而仍然堪用。

3 有些人喜歡開快車,喜歡在路上飆車,引擎轉速經常是在高檔運轉,再加上猛然加速,急開忽停等諸如此類的做法,久而久之,對汽車引擎都會造成傷害。

4 這種類型的駕駛人,汽車在他手上的使用年限肯定會短得多; 如果再加上保養上的差異,這兩種類型駕駛人,他們的汽車使用年限就相差極遠了。

5 宏觀的看,人也是一部機器,只要穩妥地、小心地操作,其使用的年限自然就會長些。

6 當年我在TLT公司擔任副總經理時,一個人對整個公司的營運負責,一天平均工作十七個小時,也就是說,連睡覺的時候都還想著公事。

7 這樣的過度操勞,最後身體當然會受不了。

8 還記得那幾年,我在醫院的病歷表,疊起來厚厚地足有半尺高; 而喉嚨疼痛所引發的不適感長年都難得消退。

9 在TLT任職的後期,我清楚地覺察到自己心臟跳動的不規律現象。

10 俟我退休之後,喉嚨的毛病,與心跳的問題,最後都不藥而癒。

11 對莊子所謂: “棄事則形不勞” 這句話,我可以說是感同身受的。

12 如果我們能夠乘年輕時,好好地賺錢、存錢,並且將這些錢妥善地投資在適當的項目上。

13 當這樣的投資獲得了穩定的,不一定豐厚的收入之後,就不要再整天為事業而操勞,放鬆心情,做自己所喜歡做的事,一不為錢財,二不為生活,但求心境愉快,一切純為欣賞、興趣而為。

14 有興趣修行的話那就更好,充分利用人生中這段寶貴的時光,好好地、認真地提昇自己的自性,佛性,精,妙用等,在禪坐,默想中為自己製造一個沉穩,安寧,祥和的生活。

15 按老莊的說法,這樣的生活就合乎道矣!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四十四)a。44

1 世尊也是這樣告戒我們的。他說,名利無常,都是變異的玩意。而無常是苦的根源,你如果將心交給它,將心放在它上面,最終你就會後悔、失望、懊惱。

2 說來也是真的如此,歷史上那麼多新科狀元,至今世人又記得幾個; 有多少富甲一方的商賈,至今他們的事業、財富又在何方。

3 然而這樣的道理每個人都知道,只是事到臨頭,能懸崖勒馬,不受誘惑者就少之又少了。

4 一般人的想法是,爽了再說,顧頭不顧尾。更有些人認為 “頭會過,身就會過”,樂了再說。所以,讓人飲恨的事,都是在這樣的心理下造成的。

5 吸毒的人,他們在無聊苦悶的時候或者他想刺激自己的情緒,以達更高的興奮狀態下,他們接受毒品的協助,以求片刻的滿足。結果是,上癮後無法自拔的進入痛苦的深淵之中。

6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裡,世尊告訴我們,五蘊皆空,能除一切苦厄; 我們人要想在這個世間過的安怡些、少些痛苦就必須將名利、世事看的透徹才行。

7 我們為什麼要求名利,名利能給我們的是什麼?人求名利絕對是自私的,好名聲是為我、別人的稱謂也必須是針對我才有意義; 利更是如此,否則銀行數鈔票的職員就是最富有的人了。

8 如果是為己、為身,那老子就問了,名與身孰親?當然是身親。身與貨孰多?當然是身值錢; 要錢要命?自然是選擇保有老命比較重要,沒有命,錢財又有什麼意義。

9 所以〝私〞、〝身〞是比較重要的。我們考慮事情、做決定時都應以已身為第一考慮因素。

10 我們走路、爬山時喜歡兩手空空地自由自在,我們出門旅行時都告誡大家少買些東西,輕鬆點兒行動才方便。

11 晚上吃飯時,我們也提醒自己少吃點,吃多了晚上睡不好。如果我們同意上述簡單、輕鬆、樸素的安排,那我們為什麼不能將之擴充到整個人生的規劃呢!

12對名利,知足、知止是有福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