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四十八)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四十八)a。48

1 曾經,有位法師講到禪、定等修行工夫,他說,定有邪定。他的意思是一個不修法、不讀佛經的人,如果貿然的去修止、觀、定等工夫的話那將是很危險的; 他也認為在修定之前能夠正確的明白佛理是很重要的。

2 我的老師也曾經說過,在我們練無上瑜伽一段時間後就應該要靈修,也就是修讀佛經,從而瞭解佛家的道理。

3 這幾年我自己看佛經就是遵循著靈修這條路在走。然而在我心裡始終還是不免隱藏著一個疑問,那就是,無上瑜伽的練習,本來就是與我們的意識脫鉤的。實際上我們根本就不允許意識觸摸,接近,甚至於指揮瑜伽的練習。在修習上,從頭到尾我們都是完完全全的交由氣、挫火、妙用去進行操作。

4 既然如此,那麼由意識去吸收的知識,包括佛經、戒、定等等道理對無上瑜珈的練習又有什麼直接的關連呢?

5 從我們修練瑜伽的第一天開始,氣、挫火、妙用等的活動範圍及能量就一直在增加之中,因此,由祂所開展出來以影響意識界的心,並且促使心往佛的道路上去走、去親近佛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

6 至於心到底會影響氣、挫火到什麼程度,我就要懷疑其能力了。氣、挫火、妙用的智慧、能力、及其堅強度,與我們意識界中的心是完全不能相互比擬的; 心在氣、挫火、妙用面前,簡直可以說是太微小而無足輕重了。

7 所以,正確的禪定應該是走在讀經、明理的前面; 似乎我們也可以這麼說,明白佛理也好,不明佛理也好,這對修禪定,修無上瑜伽是不會造成什麼影響的。當氣、挫火、妙用獲得伸展、舒張時,意識界的心會心甘情願的去親近佛、以瞭解佛法。

8 老子說的為道日損,指的應該是練禪定、修習無上瑜伽時身體與心的脫鉤過程。有一天當氣、挫火、妙用完全主導我們身體的修練,讓心成為旁觀者,成為無為的狀態時,修道就算是成功了。

9 求知識、做學問是將一大堆知識想盡辦法地納入一個人的大腦之中,將之系統化、組織化,以期在日常生活中將之廣為運用,因此愈學愈多,愈蒐愈廣。

10 而修練禪定、無上瑜伽時卻正好相反。氣、挫火、妙用等會完全取代心的位置,讓心做一個無為的旁觀者,讓祂自己來全權操盤。

11 在修行的道路上,不論心怎麼去學,怎麼去蒐集八萬四千法門,心在選擇最適合的修行法上都是極其笨拙而無能的。

12 如果我們身上老早就已經擁有一位全能全知的氣、挫火、妙用守在那兒,祂非但能夠,也願意引領我們去走上那條修行的道路; 既然如此,我們又為什麼非要捨近求遠,捨棄有能力的而去找來一個笨蛋呢?

13 那位要信徒先明理再修禪定的人,他本身大概對禪的入門要訣還不太瞭解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