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五十九)

治人,事天,莫若嗇。夫唯嗇,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重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莫知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有國之母,可以長久。是謂深根固柢。長生久視之道。



莊子演義外篇刻意(一)(1-18)(59。1)A

1 修行是一個簡約的分類,實際上修行生活可以分成許多不同的類別。

2 有些修行人,刻意地表現出其特異獨行的生活方式,他們離群索居,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堙A對社會多有批評,什麼事都看不順眼; 他們的一舉一動,處處都在於表現出自己與眾不同與高人一等的思維方式,這種人我們稱其為鄉野穩士。社會中一天到晚抱怨這,指責那,最後將自己逼到牆角以自殺了卻殘生的人,對這類鄉野隱士特別愛戴。

刻意尚行,離世異俗,高論怨誹,為亢而已矣。此山谷之士,非世之人,枯槁赴淵者之所好也。

3 有一類修行人,他們整天討論仁、義、忠、信、恭儉、推讓等修身功夫。這類修行人我們稱之為平世之士,教誨之人。社會上遊居學者特別喜好這類的高人。

語仁義忠信,恭儉推讓,為修而已矣。此平世之士,教誨之人,遊居學者之所好也。

4 另有一類的修行人,他們專注在研究如何為國家社會服務以樹立自己響亮的名聲。為了治理國家,他們制定君臣之禮,認為長幼有序、應恪守其分,好讓社會秩序安定下來; 這類人我們稱之謂朝廷之士,尊主強國之人。社會中力主增強國力以武力擴充疆域的人,比較喜歡,也較崇敬這類的修行人。

語大功,立大名,禮君臣,正上下,為治而已矣。此朝廷之士,尊主彊國之人,致功并兼者之所好也。

5還有一類修行者,他們喜好到湖邊悠閒之境居住。整天就是釣魚閒逛心無大志,只求無事一身輕,這類人我們稱之謂江海之士,避世之人。社會上期待早早退休,過著閑雲野鶴生活者,特別鍾愛與嚮往這類人,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

就藪澤,處閒曠,釣魚閒處,無為而已矣。此江海之士,避世之人,閒暇者之所好也。

6 更有一類修行者,他們憑著修煉瑜伽,禪坐等控制自己的呼吸; 用特別的方法排除穢氣吸入新鮮空氣; 他們伸展筋骨好像熊,搖動脖子好像白鶴,他們利用這類瑜伽動作促使身體健康、延年益壽。 這類人我們稱之謂導引之士,養形之人。歷史上最有名活了八百歲的彭祖就屬於這類修行人。

吹呴呼吸,吐故納新,熊經鳥申,為壽而已矣。此導引之士,養形之人,彭祖壽考者之所好也。

7 上面所說的修行人,他們都擁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們都是運用意識、運用思想、運用心去控制身體,去做某種活動,以達到修行的目的。

8 真正高深的修行生活、值得推崇的修行方法是: 完全不用自己的意識去從事任何動作。修行者不做思想控制的瑜伽動作,不打太極。在禪坐時不刻意地保持某個動作、或某種姿勢。他不控制呼吸,更不會按照書中指導的或任何人說的方式去走修行的路。

9 他們只是定時靜下來,請意識靠邊站,讓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來主導安排修行的功課。在他們心中,他們只默念“空,不要有自己的動作、童言無忌” 等口訣,恭請自性、佛性等百分之百的主導,請自性、佛性等不要理會意識的想法,因為他們知道意識對修行之路是完全陌生而無知的。

10而自性、佛性則是全知的,在這種方式的修行下,修行者從外表上看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他們不剃光頭、不留長髮、不著道袍、不去廟堙B也不去荒郊野外或生活在山洞之中; 可是從他們的言行舉止中所表現出來的智慧,卻非常自然而恰當的襯托出他們崇高的社會地位。

11 他們不推崇任何道德標準,他們知道仁義忠信都是工具,更何況他們根本就不需要動用到這些工具,就能與人建立良好的互動關係。

12 如果有人請他們出來做管理者,他們也不會做什麼新官上任三把火等大幅度的改革措施; 他們只是默默地觀察,屬下各團體成員在生活上還需要什麼?有什麼需要排除、改進,或加強的?

13 他們從不主動做任何事,只是被動地為成員鋪路架橋。在他們這樣的管理下,團體堣@片和氣,百事順遂,絕少遊行示威之舉。

14 他們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的態度,讓他們有許多空閒時間,不會忙得像隻無頭蒼蠅。

15 他們德全、形全、神全,身體自然長期保持在最佳狀態,憂患不能入,邪氣不能襲,身強體壯、延年益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16 這類修行人,他們經常請意識靠邊站。意識範圍堨L們不要求什麼,不期盼什麼,有一點物質欲望升起時,他們就以 “童言無忌”的口訣來阻止。他們自言自語的說: 意識是無知的,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要什麼?應該走什麼樣的路?因此,在生活中,他們完全放手,讓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去決定自己的命運,去選擇應該走的路。

17說也奇怪,在這樣的安排下,他發現,事實上他的生活變得沉穩、安寧而舒適,他發現自己不再缺少什麼; 平易恬淡的生活方式,反而促成了一種美妙幸福的生活,這是一般人很難想像的。

18其實,選擇這種修行方式的人,他們是走對了路,因為這正是天地之道、聖人之德,是極其珍貴的。

若夫不刻意而高,無仁義而修,無功名而治,無江海而閒,不導引而壽,無不忘也,無不有也。澹然無極而眾美從之。此天地之道,聖人之德也。



莊子演義外篇刻意(二)(1-24)(59。1)B

1 其實少用意識,少用心去主導修行這回事,應用在萬物運作上,其效果也是相同的。我們只須觀看嬰兒的成長,樹木由小芽成長為大樹,大地滄海桑田的變化等等,又有哪一樣不是在恬淡、寂寞、虛無、無為之中默默平靜的演變及發展呢?

2 修行完備的人在自然運作中發現了恬淡、寂寞、虛無、無為的道理,所以,他們的心,也跟著沉穩、寧靜下來。他們不會像絕大部份的年青人那樣,擁有著非凡的夢想,抱著雄心壯志各處奮力的闖蕩。他們選擇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讓自己擁有更多空閒的時間去默想、禪坐、勤練瑜伽。在不做事業、不求世榮的要求下,個人的行為舉止變得平易近人。因為平易近人之故,糾紛、衝突就大大的減少了,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由是而成為可能。

故曰:夫恬惔寂漠,虛無無為,此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質也。

3 一個人假如能經常保持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那麼憂患就不會輕易上身,就連妖魔鬼怪也沒有著力點來引誘他,侵襲他。而邪氣襲身正是大部份修行人最關心的事務之一。

4生活上無憂無慮,靈修上沒有邪氣侵擾,修行的路變得平坦而順暢,故能德全、形全、神全而成為一位修行完備之人。

故曰:聖人休休焉則平易矣。平易則恬淡矣。平易恬惔,則憂患不能入,邪氣不能襲,故其德全而神不虧。

5修行完備的人,他們生時按照大自然運作的恬淡、寂寞、虛無、無為等方式生活,死後將遺體交還給大自然。

6 靜止不動時,他們取陰的道理。當找對方向時則勇猛精進,在修行的路上絕不退讓,此時他們仿造陽的勇氣及熱力。

故曰,聖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靜而與陰同德,動而與陽同波。

7 他們無事不找事,有事不怕事。做事不是為了趨福避禍,而是按照鏡子理論的要求,當事物來到跟前時,毫不保留的全力反應。他們是被動的,可是動起來則翻天覆地,務求達到完美無缺,盡其事功。

不為福先,不為禍始。感而後應,迫而後動,不得已而後起。去知與故,遁天之理。

8 他們堅持過平易恬淡的生活,所以在他們的鏡面中所可能出現的事物,就變得單純而簡易。映入鏡中的這些事物,他們會很認真細心地一步一腳印,不投機不取巧地去做。他們入其俗、隨其俗。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耀。他們與周遭環境充份地融合而成為大自然的一部分。更因此而避開了天災人禍。

9自然適得其分地供應他們各種所需,可是自然的供應不會多到成為他們的負累。當欲望淡薄時,客觀條件的影響力變小了,妖魔鬼怪也從此失去了法力,再也侵襲不到他們了。

10 一般人心存執著,不能無相無住而生其心,所以生死成為他們心中永遠打不開的死結。死命地企圖抓住生,拼命地排斥死,對生有無限的期待,對死則存有無明的恐懼。

11 修行完備的人知道,生命是有限的,沒有任何永生不死的可能。永生是違背自然的,生死正是自然不斷演化的基本原則。所以他們不會執著於生,也早已作好了隨時棄世的心理準備。他們明白生命的短暫與珍貴,故應勤練瑜伽,以期在有生之年修得正果。

12 死亡是另一個生命的起點,或者是另一個生命開始前的暫停。死亡絕對不是終止,它只是一個短暫的休息。

13在生的這段時間堙A他們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欲望的滿足上,更不會花太多心思在事業、權位、名譽、財富等的追求上。

14 他們盡可能讓意識,思維靠邊站。他們的心完全專注在修行上,可是對修行的課程、修行的成果、修行的目標等卻也堅持不讓意識插手的原則。他們讓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完全掌控跟修行有關的一切。凡是修行的事,從計劃到執行以致完成,都不須知會意識。所以意識只知道自己是一位修行人,可是怎麼修,如何修,修的如何,將會如何等都是完全無知的。

15 意識在修行這件事上唯一感覺得到的是,身體比以前健康了,整個人也變得樂觀而富有自信; 精力旺盛,思路清晰,平易近人,和藹可親; 一些無學之術逐一顯現。最特別的是醫術,他也弄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醫治疾病,為什麼自己會執行一般和尚、道士、神父等祈禱祝福,及安息亡魂的儀式。

16 這些能力是來的那麼自然,修行完備者從來不會覺得,這有什麼稀奇之處。對於這些所謂的特異功能在他們的身上逐一顯現,他們既不會覺得奇怪,也不會心存任何期待,希望還有什麼特殊功能,會再次出現在自己身上。不企不求、來者不拒,是他們對這些無學之術所持有的態度。

故無天災,無物累,無人非,無鬼責。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不思慮,不豫謀。光矣而不耀,信矣而不期。

17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平常想得多、欲望多,夜堜腔禰掑悛澈鈭,自然會有許多奇怪的夢出現。

18 修行完備的人,實踐平易恬淡的生活,一些事又傾力完成,了無遺憾。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也得到充份伸展的空間,要做的事都照本操練沒有缺失,因此睡眠變得異常平穩,夢對人慾望滿足的功能成為不必要,因此夢也消失了。

19 修行完備的人履行平易恬淡的生活,所以憂患不能入,其覺無憂,邪氣不能襲,其神純粹。在他們原靈的部分裡只有自性、佛性、挫火、氣、妙用,其他的妖魔鬼怪都不能近身。

20 在修行者不斷修煉的過程中,其自性、佛性、挫火、氣、妙用等充份的獲得伸展,就像一盆火似的,柴薪加的越多,火就燒的越是昌旺。修行人在氣純而旺盛的情況下顯得精神抖擻,一付欣欣向榮的景象。所有這些現象,都是修行人遵依天道而行的結果,值得大家學習。

其寢不夢,其覺無憂。其神純粹,其魂不罷。虛無恬惔,乃合天德。

21 修行最貴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沉穩,安寧,祥和後修行才算上路,修行的果才會逐步顯現。要達到這一境界,我們必須深刻瞭解: 悲樂喜怒好惡等,是心與客觀條件接觸反應的結果,都會對心造成程度不同的影響。

22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這樣的生活才算完滿,可是對修行人而言,悲樂喜怒好惡等情緒反應是會阻撓智慧的昇起,阻礙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的充份伸展。

故曰,悲樂者,德之邪;喜怒者,道之過;好惡者,德之失。

23 世尊要我們注意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緊緊地看守著這些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溝通的橋樑,不要讓毒素、傳染病等驚擾我們沉穩,安寧,祥和的心。

24 道家的說法是 “一而不變,無所於忤,不與物交,無所於逆”,能夠注意這四點,修行生活所必備的沉穩,安寧,祥和就能達成。一個人若想要求自己做到這四點,他就必須選擇平易恬淡的生活,此外別無他法。

故心不憂樂,德之至也;一而不變,靜之至也;無所於忤,虛之至也;不與物交,淡之至也;無所於逆,粹之至也。



咸池評述(59。1)A。B

1 所謂養神之道,用白話講就是修行的方法。那些立志修行的人,他們遍訪名師,目的就為了求道。如果他們願意花些精神詳讀本章,他們就會明白,得道的要點貴在實踐及恆心,而其方法是極其簡單易懂的。



莊子演義內篇德充符(四)(21-28)(59。2)

21 魯哀公與孔子討論治國之方時,不免談到用人方面的事。

22 孔子建議適才適用,將正確的人放在正確的位子上是為政者最重要的工作;

23 孔子又說:「人很少有十全十美的,我們只要選用他的長處注意他的缺點即可。」

24 哀公這時突發奇想。他問:「這世上難道真的沒有十全十美,才全之人嗎?」孔子說:「十全十美的人在凡世間是很難求的,十全十美的才全之人大都屬於修行者的範疇。

25 才全之人清楚地瞭解生死、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飢渴、寒暑等都是這世間必存的現象; 它們像日夜一樣在眾生中不斷地輪替,誰也說不準是先有生再有死或先有貧再有富。所有這些變化都同時存在在這個空間。

哀公曰:「何謂才全?」仲尼曰:「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飢渴寒暑,是事之變、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規乎其始者也。

26至於輪到誰扮演什麼角色那是大自然的事,才全者知道我們不能勉強,不能干擾以破壞大自然的平衡與和諧; 更不可如孫悟空大鬧天庭那樣,刻意地要求上蒼法外開恩之類的祈求。他們只是心平氣和地接受命運的安排,毫無怨言地接受降臨到自己身上的事實。

27 勝不驕,敗不餒。貧則安貧樂道,富則樂善好施。喜怒哀樂好惡等情緒都不能影響他們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

28 這種人可以說是才全之人。不過他們大概不會到政府來任職的,我們也不須強求了!」

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靈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於兌。使日夜無郤,而與物為春,是接而生時於心者也。是之謂才全。」



咸池評述(59。2)

1 一塊木頭在尚未切割雕刻之前是存有著無限可能的,它可以被雕琢成任何你所能想像到的東西,可是木頭一旦雕成物件,它就立刻被定型了。

2 人不可能什麼都會、什麼都懂,所以我們都鼓勵年青人要學有專精,以便在他所精通的領域裡揚名立萬。

3 然而,相對於領袖人物來說卻並非如此。他們必須具備顧全大局,甚至於挽狂瀾於既倒的能力。所以,領袖人物必須是所謂通才或說才全之人,決非執行細部工作的專才。才全者的的訓練是多方面的,舉凡他們的品格、智慧、判斷能力、理解力、毅力、慈悲心等形而上的才能及個性等方面都要顧及。這類所謂才全之人,他們善於營造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及氛圍,以便讓專才們都能夠各施所長,盡情的發揮。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二)(1-10)(59。3)

1 女偊修行已經一甲子,按一般凡人的標準,他應該是彎腰駝背、膚若雞皮、弱不經風的老人了!然而女偊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上下樓梯身輕如燕,一場球打下來,臉不紅氣不喘,身體的各種指標如膽固醇、血脂肪、肝指數及心跳、血壓等都與卅幾歲的年青人無異。

2 南伯子葵對女偊身體的狀況很好奇。有一天,他利用休息時間在球場邊問到:「你應該已有70高壽了,為什麼你的肌膚看起來還跟小孩子一樣紅潤而有彈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南伯子葵問乎女偊曰:「子之年長矣,而色若孺子,何也?」曰:「吾聞道矣。」

3 偊說:「那是我一直保持修煉生活的原因吧!」

南伯子葵曰:「道可得學邪?」

4 南伯子葵一生辛勞,如今事業有成,生活優渥,錦衣玉食,子孫滿堂,一切都如此美好。然而身體卻一天天衰老,看來享受此美好的夕陽已是時日不多了。

5 因此,當他聽說有方法能延年益壽,返老還童時,他真的是喜出望外,興奮得不得了。南伯子葵追問道:「修行的道可得嗎?」

6 女偊對南伯子葵的生活太瞭解了。他知道這老傢伙,雖然老早已過退休年齡,可是對事業財富仍然死不放手。打個球中間就得停好幾次,大家等他用行動電話與公司客戶商討生意。他完全不知,乞身當念早,過時恐少味的警惕。像他這種生活忙碌,整天費盡心思在斤斤計較,謀取厚利的人,他的心是靜不下來的。沉穩安寧的心境無法保持,想要修行,根本就是緣木求魚,決無可能。

7因此女偊回答說:「喔!你不行!你不是那種適合修行的人。在我們的朋友當中,卜梁倚是一塊修行的好材料,可是他不懂得入門之方。我是懂些入門的法子,可是我的天資太差,所以修了那麼多年仍然未得正果。

8 為此,我把希望寄託在卜梁倚身上,傾力幫助他修涅槃道。

曰:「惡!惡可!子非其人也。夫卜梁倚有聖人之才而無聖人之道,我有聖人之道而無聖人之才。

9 起初我認為有天份的人修起來應該容易些,然而事實則不然; 在協助他的過程中也頗有一番周折。首先,我必須很有耐心地慢慢地啟發他,頭三天卜梁倚已經成功地超越了所有的世間凡人。又過了七天他才算超越了宇宙間的一切萬物。又過了九天他已跨越生死之門。跨越生死之門後,他就看清楚了物質世界的實相,知道五蘊皆空。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仍至生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他見得如此這般之實相後,他心中就不再有過去與未來的區別,進而跳脫了生死的魔咒,走出了輪迴的漩渦,正式修得涅槃之道。成為修行完備的人後,他就不再是萬物的一份子,事業世榮不再是他的主人。相反的,萬物將與之配合的天衣無縫,送往迎來無不恰到好處。

10 南伯子葵啊! 你及我天資不足,我們只有望而興歎了,至於純粹地將身體練好那就容易多了,在修行的路上那是免費的附贈品!人人有獎。」

吾欲以教之,庶幾其果為聖人乎?不然,以聖人之道告聖人之才,亦易矣。吾猶守而告之,三日而後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後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後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後能朝徹﹔朝徹而後能見獨﹔見獨而後能無古今﹔無古今,而後能入於不死不生。殺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為物無不將也,無不迎也,無不毀也,無不成也。其名為攖寧。攖寧也者,攖而後成者也。」



咸池評述(59。3)

1 人們常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事實上成佛也沒有那麼簡單。

2 根據瑜伽師地論的說法,修行人必須修得聲聞覺才有機會得羅漢果,修得獨覺才有機會成辟支佛果,修得菩薩覺才有機會成菩薩成佛。在阿賴耶識的種子尚未轉化成聲聞覺、獨覺、菩薩覺之前,任何人就是再怎麼放下屠刀,也終歸是難以成為永不退轉的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等的。

3 女偊說得對,天資不足,在阿賴耶識裡的種子尚未轉化之前,要想修成涅槃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不過在修涅槃道的途中,身體會變得健康、白髮紅顏等則是很好的伴生成果。女偊雖然尚未修得涅槃之果,可是體質變好了卻也是一個不變的事實。

4 這就像打網球一樣,我不一定要成為職業選手,我也不一定要在俱樂部中稱王稱后。只要能讓身體獲得健康、精神昌旺,能夠達致這樣的成果也是不錯的。

5 無上瑜伽的終極目標是天人合一,是與大自在王結合而成為大自在王。然而,這個最後目標並非是每一個瑜伽行者都能達成的,可是一旦你走上了瑜伽之路,你所獲得的知明、因明、醫明、聲明、工業明,以及耳聰目明、精神昌旺等等的各種成果; 對你而言也已經算是一個大豐收了!



莊子演義內篇大宗師(七)(59。4)

1 在修行的路上其實是無所謂師父,無所謂徒弟的。一定要說有師父,那也只是啟蒙的上師而已。

2修行路上的功課、進度、方向等都是由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安排的; 根本不需要外人來指導、監督。

3孔子與顏回在修行的路上是亦師亦友。兩位經常在一起討論一些修行的心得。至於怎麼修,那是顏回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的事,孔子不須置喙,也不能置喙。

4 有一回,顏回就對他老師說:「我覺得我有些進步了。」

顏回曰:「回益矣。」

5 孔子說:「你有什麼不同的感覺嗎?」

仲尼曰:「何謂也?」

6 顏回說:「眼耳鼻舌身意諸根我都守得異常嚴格。諸如:音樂、美色等外界的刺激都不能對我造成任何的影響。我一顆沉穩安寧的心已經非常穩固不再動搖。」

曰:「回忘禮樂矣!」

7孔子點點頭說:「很好!不過光是這樣還不夠。」

曰:「可矣,猶未也。」

8 過了一段時間,顏回又對孔子說:「我又有進步了。」

他日復見,曰:「回益矣。」

9 孔子笑著說:「這回是什麼現象。」

曰:「何謂也?」

10 顏回說:「仁義忠信這些世俗的道德標準,對我而言已經不再重要。我的一舉一動、起心動念等,都自然地與萬事萬物配合的恰到好處,我成了一個自由自在的人。」

曰:「回忘仁義矣。」

11孔子很高興這位高徒已有這樣的成就。他告訴顏回:「很好!這是一個大突破,不過這不是終點,你離涅槃道還有一段距離。 加油!」

曰:「可矣,猶未也。」

12 就這樣日復一日,顏回每天專注在修行的功課上不曾一日懈怠。

13 有一天,顏回去見孔子。他說:「老師!老師!什麼叫做『坐忘』你知道嗎?」

他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矣。」

14孔子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名詞,他知道這位天資聰慧的弟子必定是又有什麼新的進展。孔子於是問顏回:「『坐忘』是怎麼樣的現象啊?」

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

15顏回說:「禪坐修到一定程度時,修行人的呼吸逐漸微弱,幾近於停止; 心臟的跳動也慢了下來,幾乎測不到脈搏; 生理循環都停止了,只是他的體溫仍在,身體仍然柔軟而富有彈性,意識也存在著;此時單從外表上看,其人似乎已經接近死亡;可是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卻已充滿其全身。意識所具備的那點兒知識,此時顯得那麼膚淺幼稚,因而不能再起什麼作用了。修行人此時已見得宇宙的實相,物理學家那丁點兒知識只得靠邊站了。當修行人修到這種程度時,我們稱之為『坐忘』。」”

顏回曰:「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

16 孔子聽得入神,微微嘆息道:「一個修行完備的人,他已與大自然合而為一,所以他對萬物就不再有什麼喜惡之分。當真正修得無相無住時,個人的一切就從心中消失; 因個人利益喜好而生的障礙也就都消散無蹤矣!

17 顏回啊!恭喜你已修得坐忘,看來我自己要少些外務,多花些時間在修煉上才行了。」

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乎!丘也請從而後也。」



咸池評述(59。4)

1 佛經中對於禪的層次也有著很清楚的界定,列舉如下:

2 無欲,除諸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遊於初禪。

3 無覺、無觀,遊於二禪。

4 護念清淨,無有眾想,遊於三禪。

5 無復苦樂,意念清淨,遊於四禪。

6 在這四禪之上還有空處、識處、不用處、有想、無想處、想知滅等不同的層次。

7 莊子借顏回之口所反映出來的,應該就是從初禪到想知滅之間的不同層次,只是當中過程不如佛教所講的那麼詳細罷了。

8 從這裡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禪坐修練是一種超越宗教的行為,任何人只要按照正確的方法去進行修練,最終,他們肯定是會得到大同小異的成果的。

9 綜觀上述,可見打坐、默想、禪修是全人類所共同擁有的資產,是不分民族,不分地域,更是毫無宗教思想之分的。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五十九)a。59

1 人們常說不怕沒有機會,只怕機會到來時自己卻還沒有準備好。

2 將自己整裝起來,早早地準備好,有備無患,就是老子說的早服。而早服的功夫中,老子認為節儉、樸素、謹慎的生活習慣是至為重要的。

3 我們都知道,在世間發生的所有事務,無一不是由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在互動之下而產生的。客觀條件操在他人之手,我們暫且不談。至於個人主觀條件上面的營造、培養、儲存則完全有賴自己了。而這些所謂營造、培養、儲存的功夫,在很大程度上皆是由我們在上學、自修、刻苦耐勞中一點一滴地累積而成的。

4 一個人將自己的主觀條件營造得愈是豐盛、完善,那麼當他在與客觀條件交鋒之時,就會無難不克,無事不成了。

5 修行的人常說,來世做人的機緣實在不容易穫得,所以應該努力掌握活著的這短短幾十年加緊修練。一旦念頭不繼,到了老天要跟你清算的時刻,才想要修行就會來不及了。

6 無上瑜伽的修練是無窮無盡的。這有點像是一個幸運的人,無意間闖進了阿里巴巴四十大盜的藏寶庫之中,寶物隨便他挑,但就是必須在一定的時間內離開寶庫。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是正常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浪費時間,在寶庫裡遊蕩、玩耍,甚至於睡覺的; 他也肯定的會利用那有限的時間竭盡所能的擷取更多的寶物。

7 無上瑜伽的修練也正是如此。每一次的練習都會有一些成果,都會有一點進步,而這樣的進步卻是無止境的; 所以,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將自己寶貴的時間如此白白的糟蹋掉,消耗在其他無聊的事務之上呢?

8 世尊說的五蓋,其中睡眠一項,大部分的人都不能理解,為什麼睡眠會是妨礙修行的障礙; 為什麼睡眠會被世尊列入五蓋之中,與貪、瞋、愚癡、掉戲並列。然而,只要我們一聯想到阿裡巴巴四十大盜故事中的寶庫,是否就能讓我們茅塞頓開,對爭取有限時間上,開始有了一點點的領悟呢?

9 無上瑜伽的修習成果,與修行人進入涅槃、及與大自在王結合的目標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修行者還是早早地穿好衣裳,在門口迎接專車的到來吧!因為,衣衫不整是不准上車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