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七十一)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聖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七十一)a。71

1 孔子在論語裡告訴我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知是對事物的一種瞭解,知是一種對存有疑惑者的一種開導、解釋、合理化,以及除去病痛、困惑的方法。

2 那些所謂懷有知識者都是具有其崇高的社會地位的,特別是在知識界、宗教界、工商界、醫學界等等與人生有著密切關係的範疇裡。對於自己未知、不知的事,人們最期待的就是能夠找到可靠的知識供應者。在旅行途中,我們往往可以發現到,各地的廟宇一間蓋得比一間還大,一間蓋得比一間壯觀、豪華; 可是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多錢呢?不用說這當然皆是信眾所捐獻的。那麼信眾又為什麼會如此大方地慷慨解囊呢?這還不是因為,他們相信那裡的出家人,有能力幫助他們指點生時的迷津,以及死後的歸宿等種種問題。

3 如同廟宇的建築一樣,一般的醫院也是一家比一家蓋得豪華、氣派,為什麼?就因為他們賺到了錢,就因為每天照顧他們生意的人多,天天門庭若市,所以才會有多餘的錢讓他們蓋那麼壯觀的醫院。一般人都是依賴醫生的知來解決他們的病痛,因為醫生具有對症下藥,藥到病除的能力。然而,醫生的“知”是否真能徹底解決病人的痛苦呢?宗教家的“知”是否是真知呢?其中顯然是大有問題的。

4 愛因斯坦就這樣批評,基督教之中被人性化的天主、上帝等都存在著問題; 他也對“信我者得永生”這句話保持著高度的懷疑。愛因斯坦說,他的宗教是"宇宙宗教",在他的教義裡,他承認天地間有位主宰者,可是就是沒有天堂、地獄這回事。他也質疑,如果我們是上帝的子女,那麼,絕沒有哪位做父母的會如此狠心的將自己的孩子扔到火坑之中,去忍受那種地獄之苦的。

5 醫生的“知”之中也同樣的存在著問題,因為醫生的責任就是治療、照顧病人。可是古往今來,卻沒有一個病人是真正完全康復的,因為最後他們都死掉了,無一能夠倖免。

6 其他學術界的知識也都一樣帶著問題: 經濟學家沒有辦法引導我們躲過經濟的不景氣,財務教授不能告知我們如何避過投資上的風險。電視上一大群的投資專家,如果你跟著他們的鐵嘴買賣,包準你死得很快。那些政客們更是可惡到了極點,他們往往推出連他們自己也沒有把握的政策,以此來帶領我們在顛簸的路上奔馳。

7 老子說知,不知,上;不知,知,病。這個世界上願意承認自己不知的人絕對是少之又少,而以其半瓶子醋闖蕩江湖的卻是多如牛毛,數不勝數。

8 認真的說,在這個神秘的宇宙中,真知是不存在於我們人類的感知範疇之內的。就像我們聽不到超出我們聽覺的超高及超低頻率,我們也同樣無法看到超高及超低頻率的光譜。因此,對於知識,我們必須要保持著謙虛的態度,必須承認自己的孤陋寡聞; 然後以自己有限的知識,謹慎、小心的摸著石子過河。那些對自己的知充滿信心的人無疑就是病態,他們是註定要吃苦頭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