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七十五)

民之飢,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飢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民之輕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輕死。夫唯無以生為者,是以賢於貴生。



莊子演義雜篇讓王(十一)(1-12)(75。1)

1 魏國王子牟,他的封地在中山,所以大家都稱他中山公子牟。

2 這位王子生在舒適的宮中,可是對修行卻情有獨鍾。他拜瞻子為師,經常到瞻子那打坐,默想做些出家人的功課。

3 有一天,中山公子牟問瞻子:「我雖在老師這裡坐禪修行,可是一靜下來腦子又浮現了在宮中種種的歡樂及瑣事。我應該如果安置我這顆類似野馬的心呢?」

中山公子牟謂瞻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奈何?」

4 瞻子說:「你就想宮中的榮華富貴都是變異法,對之追求,貪念,都會傷身,傷心帶來無窮煩惱與痛苦。我們由愛惜生命,愛惜自己身體的觀念出發,自自然然地對宮中的榮華富貴就會淡薄些了。」

瞻子曰:「重生。重生則利輕。」

5 中山公子牟回答說:「老師的這番道理我很清楚,可是在實務上我還是很難割捨。」

中山公子牟曰:「雖知之,未能自勝也。」

6 瞻子知道修行的事,特別是對一個身在宮中的王子必須慢慢地,緩緩地轉變,太劇烈的改變可能會適得其反。

7 瞻子說:「如果不能完全忘懷,那就順其自然吧!只要心中一直念著五受陰均是變異法,都不是常,是抓不住,握不牢,隨時都會離你而去的。

8 有了這種警悌之心,在日常生活上你就順其自然,有BMW你還是使用,並不排斥,可也不會貪心,時時想換一台BENZ或更豪華的車; 有機會去飯店吃飯你也不拒絕,可是隔天在我這兒吃碗泡飯也不會埋怨,認為難以下嚥。

9 在修行的路上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對你在哪吃飯?穿什麼衣服?有幾個小老婆?有多少收入?祂們是不會在意的。在祂們眼裡那些東西都差不多,都是無關緊要的。

10 重點不在這些世俗的瑣事上,而在你自己是否能維持一顆沉穩,安寧,祥和的心。錦衣玉食之中你能保持沉穩,安寧,祥和,粗茶淡飯你也能保持沉穩,安寧,祥和之心,這樣就夠了。

11 太過於重視修行的外表,是不值得鼓勵的。如果你已習慣吃有味道、乾淨、色香味俱全的食物,一下強迫自己去吃別人的殘羹剩飯,讓自己嘔吐難過,那就不必了!

12 我們講究的是如何維持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強迫自己做不喜歡,不習慣的事,傷害自己的心神那就不對了。自己殘害自己身心的人,他連命都保不住,還談什麼修行呢?」

瞻子曰:「不能自勝則從,神無惡乎?不能自勝而強不從者,此之謂重傷。重傷之人,無壽類矣!」魏牟,萬乘之公子也,其隱巖穴也,難為於布衣之士;雖未至乎道,可謂有其意矣。」



咸池評述(75。1)

1 佛經中記載,世尊諸大弟子中,天須菩提比丘喜著好衣行本清淨,馬師比丘威容端正行步庠序,尼婆比丘則著五納衣不著榮飾,面王比丘著弊惡衣無所羞恥,鴦迦闍比丘身體香潔薰乎四方,迦持利比丘莊嚴服飾行步顧影。

2 從這幾位世尊大弟子的特色中去瞭解,我們不難發現,一位修行人的修練成果,是不能單從其外表,去分別優劣、甚至劃出等級的。

3 正如瞻子說的:修練的關鍵在於沉穩,安寧,祥和的心態是否能夠持續維持?因而外表的優劣與否,對於修行人而言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的。

4 因為生活習慣、環境背景的不同,造成每個人都各自具有其不同的外表。 然而,只要不影響到他們的那一份沉穩,安寧,祥和的心態,其實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對於任何人都不是那麼重要的。



咸池評述道德經演義(七十五)a。75

1 2003年,元月20日出刊的Business Week(亞洲版)第20頁裡報導說,一位自朝鮮逃亡出來的教授表示,朝鮮的百姓寧願選擇戰爭,也不願意他們多年來吃不飽、餓不死的悲慘生活繼續惡化下去。

2 美國、日本、韓國等國家,對於這個常年陷入飢餓狀態而又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窮國家,一時還真是感到束手無策呢!

3 美國對朝鮮的政策,過去都是採取跳過韓國直接處理的方式,然而,這回的朝鮮的核子威脅,卻讓他們都感覺傻眼了。

4 幾經研究之後,白宮的謀士們這才深深體會出韓國的“陽光政策”似乎是唯一解決朝鮮核子威脅的良方。讓朝鮮人民吃得飽,有足夠的衣服禦寒,讓他們覺得活得具有意義,值得愛惜生命; 只有這樣,朝鮮那種好戰、不惜一戰以解決其飢寒交迫之日子的極端想法才能得以破除。

5 相對的,我們回頭看伊拉克,這個同樣被布希歸納為邪惡軸心的國家,他們的老百姓的想法就與軍人的想法大為不同。一般上他們的生活雖然不是那麼的好,可是伊拉克長年輸出石油所賺取的收入,在某些程度上還是足以讓其政府酌量的運用來填飽軍人的肚子,以及維持百姓的基本開支。

6 據從伊拉克旅行回來的人士說,伊拉克百姓是溫柔而親切的。黷武好戰的只限於少數高層軍閥而已(2003年元月)。

7 由此可見,朝鮮百姓與伊拉克百姓之間的差別就在於吃得飽與吃不飽上面。

8 老子說,民之飢,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飢。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民之輕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輕死。只有老百姓貴生而輕死、怕死,政府才有辦法管理這些人。如果老百姓一個個都是亡命之徒,窮凶惡極的壞蛋,那麼這是任誰也沒法子治理得好的。

9 所以,為政者一定要把經濟弄好。天天搞意識型態,納粹就有機可乘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