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遊(二)



1肩吾與連叔在走廊上喝下午茶,兩人天南地北地瞎聊,肩吾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對連叔說:

2「昨天晚上我和接輿吃飯,三杯下肚後接輿有些語無倫次。他告訴了我一件稀奇古怪的事,這件事就像天上的銀河似的絲毫不著邊際,完全無法想像。我實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我還擔心他是不是神經有點問題呢?」

肩吾問於連叔曰:「吾聞言於接輿,大而無當,往而不返。吾驚怖其言,猶河漢而無極也,大有徑庭,不近人情焉。」

3 連叔與接輿是多年老友,對他可謂知之甚詳,也十分佩服其淵博的知識。連叔忙問肩吾:

4「接輿都跟你說了些什麼啊?讓你驚訝成這個樣子。」

連叔曰:「其言謂何哉?」

5肩吾回答:「他說,在遙遠的姑射山上,住著一位修行完備的人。他白髮紅顏,身體柔軟,平時不吃五穀雜糧,只靠西風飲露就能生活。

6 閒時他乘雲氣,禦飛龍,翱遊四海。他每天修練,用氣來調節天地,使風調雨順,五榖豐收,瘟疫不生。我說哪會有這種人,這種事,一定是接輿神經錯亂了。」

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

7連叔站起來,拍拍肩吾的肩膀說:

8「兄弟啊!你是不可能對瞎子談論書法之美; 也無法對聾子描述音樂之雅的。在智慧及經驗的領域裡,也普遍存在著許多種類不同的瞎子,聾子。對這些人你是無辦法與他們分享某些智慧與經驗的。

9 老弟啊!在這個無限的時空裡,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10 不能純粹為了我們不知道,沒有看過就說它不存在。

11 在接輿的經驗層面上,你就是個瞎子,就是聾子。像接輿所說的修行完備之人,他的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已經與大自然的氣充分溝通,合而為一了,自然的力量不須要再轉化,就能夠直接在他身上發揮作用了。所以他也不需要再吃什麼五穀雜糧了。

12 他坐擁天地之妙,人世間的榮華富貴對他而言就像小孩的玩具,不再具有任何的吸引力。反而是世間的紛紛擾擾頗令人憂心,所以天下的事他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13 他住在深山中,安全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因為萬物都不能侵害他,滔天大水也淹不死他,天氣就是再怎麼凶惡也為難不了他。

14 相反地,因為他與大自然合而為一,他以其氣調節大地,使之更能適合萬物生長,萬物實際上頗還倚賴他的神力以圖存。

15 在某種意義上,堯、舜等人也都是因了萬物的供應才能生活; 因此,在這樣的輕重、緩急的工作秩序安排下,他怎麼可能會為了世間一些煩瑣小事而親自處理呢?

連叔曰:「然,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聾者無以與乎鐘鼓之聲。豈唯形骸有聾盲哉?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猶時女也。之人也,之德也,將旁礡萬物以為一世蘄乎亂,孰弊弊焉以天下為事!之人也,物莫之傷,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熱。是其塵垢秕糠,將猶陶鑄堯舜者也,孰肯以物為事!」

16 從前有一位宋國的商人,他腦袋不清楚,將北方的禮帽拿到廣東去賣。南方氣候炎熱,百姓都是披頭散髮,以紋身代替衣服,他們又怎麼會買這種滑稽的禮帽呢?最後,生意做不成自是想當然的事了。

17 同樣的情形也在堯的身上顯現。堯將天下治理得不錯,有些政績也還值得誇耀,他假如跟一般人去吹吹牛也還罷了,他卻哪根筋不對,偏要大老遠地跑到姑射山、還有汾水以北的地方去找王倪、齧缺、被衣、許由等修行人,與他們高談治國之道。結果牛不但沒有吹成,自己反而被這些修行完備的人所感召,也興起追求簡單樸素、沉穩,安寧,祥和的生活方式來,最後,甚至決心將王位讓出。

18 肩吾啊!對於我們自己也弄不明白的事情,以後還是不要妄加評論、武斷地否認才好。」

宋人資章甫而適越,越人斷髮文身,無所用之。堯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陽,窅然喪其天下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