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遊(四)



1 惠子再怎麼說也是學術界有一定地位的人,聽了莊子這樣的評論,其雅量也是有限的。他對莊子說:

2 「你剛剛說的話都是大而無當的空談,就因為這樣,你門下的學子才會愈來愈少。我告訴你,我家有棵年逾數百的老樹,高大無比,但是木瘤盤結,老態龍鍾. 樹幹不能做棟樑,樹枝捲曲也不能做傢具器皿. 這棵樹你就是將它放在馬路中央,任人免費索取,木匠也懶得搬動它,可見,光是大又有什麼用呢?」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本臃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

3 莊子明知惠子心裡有些不服氣,可是在辯論真理時卻也顧不了這麼多了。莊子當即便說:

4 「光是有用,不見得就是好的。你看黃鼠狼身手多麼矯健,牠總是潛伏在角落暗處,準備突擊粗心的雞、鼠等小動物,在追捕獵物時跳躍於屋樑籬笆之間,如履平地而毫無懼色。可是險路走多了難免有一天會落入獵人的陷阱之中而因此死於非命的。

5 你看斄牛的身軀是如此的龐大,然而要牠捉老鼠,牠就不靈了。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避高下;中於機辟,死於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雲。此能為大矣,而不能執鼠。

6 你有這樣的一棵大樹,為什麼會認為它沒有用處呢?你為什麼不將它種在荒郊野外的草原上,那樣的地方,人人都希望有一個能讓他們遮陽乘涼的休息之處。雖然,這棵老樹木匠們都不喜歡,甚至連蟲蟻也不愛吃,然而正因如此,它才能長久的豎立在那兒;也就因為它不能當木材用,別人才不會盜伐,既然如此,你又有什麼好擔憂的呢?」

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廣莫之野,彷徨乎無為其側,逍遙乎寢臥其下。不夭斤斧,物無害者,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7 莊子心知再這樣爭辯下去,兩人難免就要鬧翻了,於是,說到這裡便將話題岔開,從而結束了這場有用與無用的辯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