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物論(五)



1 有一天夜裡, 莊子夢見自己是一隻蝴蝶; 拍著翅膀,飛到這又飛到那兒好不快樂。此時從各種角度看,莊子百分之百是一隻蝴蝶,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人;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

2 過了一會兒他睡醒了,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是人。

3然而就在他想自己原來是人的時候,他又開始懷疑, 此刻我醒了,可是醒這件事是不是又是另一場夢呢?是不是我實際上是蝴蝶,只因作夢才轉變。

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

4 莊子自問:我一會兒是蝴蝶,一會兒是人,是不是這樣的轉變就是所謂 "物化"呢?

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