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主(二)



1 有一天文惠君到廚房巡視,他看見一位廚子正在分割牛肉。

2 文惠君發現這位廚子割肉的姿式很特別,他手的揮舞,肩的移動,腳的步伐,以及膝蓋的起伏,都與經首之樂的節奏相吻合,有如桑村之舞。。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3文惠君在旁看傻了,他從來沒有想過,廚子切肉的姿勢也可以這麼美。他不由的拍手叫好,並稱讚說:「你切肉的技術實在是太棒了。」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

4 這位廚子將刀子放下回答說:「謝謝你的誇獎,不過我分割牛肉講究的不止是技術而已,我是依道而行的。

5 當我初學時,我看見的是一整條牛。

6 經過三年的不斷學習後,在專注的要求下我看的就不再是整條牛了。

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

7 我分解牛時不是靠眼睛而是靠心。而心的運作也完全不受意識的控制,就像有人說的我閉著眼睛都能做。

8 這種功夫,如投籃,如射箭,如工匠之手,如老師父的聽音觀色,都是熟練使然。到達這種程度後,心中不須要再記什麼原則;

三年之后,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導大窾,因其固然。

9 我只是按照牛體格的自然結構,將刀遊走在骨骼縫隙之間,我甚至連肌肉的筋腱都不去碰它,更不要說骨頭了。

技經肯綮之未嘗微礙,而況大軱乎!

10 一般熟練的廚子,每年都得換一把菜刀。差一些的每個月都得換。其原因就是切割肉的技巧有問題。

11可是我這把刀己經用了十九年了; 這期間我分解的牛何止千頭,可是如今它仍然鋒利如新。

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12 我能長久保持刀面鋒利的原因是,我發現牛骨與牛骨之間都會有間隙,而我刀的鋒面是極薄的。薄的刀鋒剛好能穿透這樣的縫隙而有餘。就是因為我永遠在骨頭的縫隙間遊走,不碰那堅硬的骨頭,所以我的刀子用了十九年仍然完美如新。

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餘地矣。

13 當然也不是每個地方都那麼容易處理。當我碰到多骨的部位時,我也得加倍小心,全神貫注。我的手穩定的握著刀把,輕輕地推動刀身,直到解剖完成為止。

14 這時整塊肉像鬆脆的泥塊,分崩離柝的掉落在地上。

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牛不知其死也,如土委地。

15 每當我完成這樣的難題,我會放下刀子,環顧左右,心中充滿著成就感。完工後我必將刀子擦乾淨好好地收藏,以備下次使用。」

提刀而立,為之而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16 文惠君聽後大聲讚賞。他說: 「從你的解說裡, 我知道了如何養生處世之道,真是好極了。」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