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世(四)



1 木匠石君有一天路過齊國一個叫曲轅的地方。

2 當地土地公廟旁,有一棵巨大無比的樹,其樹蔭可以供千頭牛在它樹下休息,其樹幹的腰圍有百來尺長,其樹巔比附近的山丘還高八十餘尺,一般人估計這棵樹如果砍下來,足足可以做10餘艘船。

匠石之齊,至於曲轅,見櫟社樹。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圍,其高臨山,十仞而后有枝,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觀者如市,匠伯不顧,遂行不輟。

3 這棵碩大無比的樹吸引了無數遊客的目光。而我們這位木匠先生卻不屑一顧的走過去,沒有停留片刻。

4 跟著石君的徒弟覺得奇怪,因為他深深地被這棵大樹吸引,認為是件絕佳的材料。

5 徒弟在好奇心驅使下問他的師父說:「自從我跟你拜師學藝以來,我從沒有見過比這棵更壯觀,更優美的樹,為什麼你卻對它不屑一顧呢?」

弟子厭觀之,走及匠石,曰:「自吾執斧斤以隨夫子,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視,行不輟,何邪?」

6 石君仍然走著沒有停下來。他淡淡地回答:「算了吧!那棵樹沒有什麼好談的,它根本是一無是處。如果你用它來造船,那這艘船會沉沒;如果用來做棺材,它會很快的腐爛;做傢俱,它又不勝負荷,容易崩裂;用來做門,它會溢出許多漿汁;用來做樑柱,它容易遭蟲蛀;它是一無是處的。而也因為這樣它才能享有如此的高壽,沒有木匠打它的主意。」

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為舟,則沉;以為棺槨,則速腐;以為器,則速毀;以為門戶,則液樠;以為柱,則蠹。是不材之木也。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

7夜裡石君做了一個夢。夢中那棵大樹對他說:「你到底想將我與誰比較呢?你想拿我與那些木紋整齊的櫻桃樹、梨樹、橘子樹、柚子樹或其他的果樹比嗎?

8 這些果樹好可憐啊!每當它們結完果後,就要被人家剪枝,剪的怪模怪樣,一點尊嚴都沒有。

9 這些樹是不是因為它們本身的價值才引來如此悲慘之遭遇呢?它們因為人類對它們的喜愛而屢遭摧殘; 這種因為才能而引來的橫禍,天下到處都是,不一而足。

匠石歸,櫟社見夢曰:「女將惡乎比予哉?若將比予於文木邪?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屬,實熟則剝,剝則辱。大枝折,小枝泄。

10 我是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才做到成為一名廢物的。我也曾經面臨過好多次險遭砍伐的命運,是我不斷努力,終於熬過來。我練就了這一身 “廢物功”,它對我實在是有用極了。

11如果我還有一點值得別人利用的價值,我就不可能活到今天,長的如此高大。

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擊於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乃今得之,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

12 你跟我一樣,我們都是老天創造出來的東西,我們為什麼要彼此批評呢?像你這樣一個即將死亡,一無是處的廢人,適合對一個一無是處的廢樹評頭論足嗎?」

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

13 木匠石君醒後,將這個夢說給他的徒弟聽。徒弟問道:「如果這棵樹立志要做一個一無是處的廢樹,它怎麼又變成一棵大家敬仰的神木呢?」

匠石覺而診其夢。弟子曰:「趣取無用,則為社,何邪?」

14 石君用食指封著嘴說:「噓,小聲點,它為了逃避那些不喜歡它這樣裝孬種的人,所以才跑到廟裡來做神木的。如果它不做神木,不知有多少人老早就將它砍倒了。

15 這棵樹神它尋求安全的方式與眾不同,因此我們也不應該用一般凡人的標準批評它。」

曰:「密!若無言!彼亦直寄焉!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不為社者,且幾有翦乎!且也,彼其所保與眾異,而以義喻之,不亦遠乎!」

16 南伯地方有一為叫子綦的人,他有一天到一個叫商的地方去遊玩。 那兒有一座山,在山上他發現了一棵碩大無比的樹。

17 這棵樹的樹蔭可以容納一千輛四馬戰車同時遮蔭。子綦嘆息說:「喔!這是一棵什麼樹呀?它必定有異乎尋常的特質。」

18 子綦瞇著眼仔細的觀察這棵樹。這時他才發現,這棵樹的樹枝過份彎曲,不能做為架在屋樑上托住瓦片的木條;再往下看,它的樹根盤橫交錯,紋理不齊,也不適合做棺木;嚐嚐它的葉子,舌頭嘴唇都被刺傷了;用鼻子試著聞一聞它的味道,那種刺鼻的怪味,可以令一個人神魂顛倒三天不醒。

南伯子綦游乎商之丘,見大木焉,有異:結駟千乘,將隱芘其所藾。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異材夫!」仰而視其細枝,則拳曲而不可以為棟梁﹔俯而視其大根,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咶其葉,則口爛而為傷﹔嗅之,則使人狂酲,三日而不已。

19 子綦若有所悟的說:「這棵樹真是一無是處,可是也因為這樣,它才有機會長到如此規模。修行的人應該效法這棵大樹,學學它的求生之道。」

子綦曰:「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嗟乎神人,以此不材。」

20宋國境內有一片地屬於一名叫荊的百姓。這塊地上的梓杉、桑樹都長的極茂盛。這些樹只有一吋半徑的,人們就砍下來做猴籠; 比較粗一點半徑大約有二至三吋的,人們就砍去做房子; 再粗些半徑達七、八吋的,富貴人家就砍去做棺木。這些樹都在盛壯之年就命喪斧下,這些遭遇都是因為他們的材質優異而造成的。

宋有荊氏者,宜楸柏桑。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猴之杙者斬之﹔三圍四圍,求高名之麗者斬之﹔七圍八圍,貴人富商之家求樿傍者斬之。故未終其天年,而中道之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

21 在祭拜河神時,額頭有白點的牛,鼻子太高的豬以及有痔瘡的人,都不適合來做犧牲品。祭司們認為這些都是不祥之物。

22 可是對有智慧的人而言,這些不被考慮,有缺陷者才是最幸運的一群。

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與豚之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為大祥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