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充符(二)



1 申徒嘉家境貧窮,年輕時犯過法,被砍了一條腿成為瘸子。

2 子產這位有心追求名利,家境富裕的高官,他與申徒嘉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類型。

3 然而他們一起在伯昏無人這兒學習,卻也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了。子產對這位曾經犯過法,受過刑,少一條腿,儀容邋遢的同窗實在不敢恭維,總覺得跟這位同學一同走在街上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申徒嘉,兀者也,而與鄭子產同師於伯昏無人。

4 有一天,子產實在忍不住路人的指指點點,他對申徒嘉說:

5「放學的時候,你先走,我在這兒等一會兒,或者你讓我先出去,你跟在我後面一段距離。我不想與你一起走出校門,你覺得怎麼樣?」

子產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

6申徒嘉沒有理會子產的建議,仍然是我行我素,按著他自己的作息安排,完全沒有配合子產的意思。

7 第二天快放學的時候,子產又舊事重提,並說:

8 「我現在想要回家了。是否請你在教室裡再待一會兒,等我走後,你再走呢?我看你昨天的表現,似乎完全沒把我這位政府高官放在眼裡。在你心裡似乎覺得跟我是平等的,你是否真的這樣想呢?」

其明日,又與合堂同席而坐。子產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今我將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且子見執政而不違,子齊執政乎?」

9 申徒嘉對這位同學無禮的要求,覺得莫名其妙,也為老師竟然有這樣的學生而感到可惜。他對子產說:

10「在這個教室裡已經有一位我所尊敬的長者,他就是我們的老師。也許你認為自己權高位重,在這個教室裡,應該受到敬重。我聽說一面真正好的鏡子,任何灰塵都沾不上鏡面的; 如果有灰塵沾上去,那就說明這面鏡子不是極品。

11 我們追隨老師這麼長一段時間,我們實在是不應該再有什麼嚴重的缺失呀!你在這兒跟老師學習追求大的智慧,但你仍然講出如此無禮的言詞,難道你不認為自己犯了大錯嗎?」

申徒嘉曰:「先生之門固有執政焉如此哉?子而悅子之執政而后人者也。聞之:‘鑑明則塵垢不止,止則不明也。久與賢人處則無過。今子之所取大者,先生也,而猶出言若是,不亦過乎!」

12 子產對申徒嘉拐彎抹角地罵自己不是一面好鏡子,一時感到氣憤難平。

13 子產憤怒地說:「你看你自己,一個受過極刑的犯人,還恬不知恥的想與堯等聖人比德性修養。我一看你這副德性就意識到,你過去為非做歹的可恥行為,我深以有你這樣的同學為恥。」

子產曰:「子既若是矣,猶與堯爭善。計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

14 申徒嘉在修養上確實要比子產高明些。他心平氣和、慢慢地抬起頭,看看子產徐徐地說:

15「隱藏自己行為,因而沒有受到嚴刑懲罰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沒有特別仔細地去遮掩自己的行為,因而受到處罰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因為有法律的關係,人們開始思索如何巧妙地逃避嚴刑峻罰,人們開始學會了詭詐。自此,純真的心被污染了。法令本身並沒有真正的導正人們的行為,只是教會他們偽善的習慣。為此,犯法與否其實跟品格高下沒有直接必然的關係,只有善於隱藏自己行為,善於逃避嚴刑峻罰,與不善於隱藏自己行為以及不善於逃避嚴刑峻罰的差異。在這之間只有德性完備的人,他們不會故意犯法,同時設計出一些詭計以逃避嚴刑峻罰。萬一觸犯法令,成為不可挽回的事實時,他們就安之若素,不怨天,不尤人,忘記過去,活在當下。

申徒嘉曰:「自狀其過,以不當亡者眾﹔不狀其過,以不當存者寡。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

16打戰時敵我雙方陣式排開,敵方戰士被后羿一箭射中,當場陣亡者,命也。站在他身邊的人之所以倖免於難,也只是運氣好罷了。

游於羿之彀中。中央者,中地也﹔然而不中者,命也。

17過去,我的朋友經常諷刺我受過極刑,少了一條腿,每次都引起我火冒三丈,氣憤不已。可是自從我跟老師學習以後,我就不再為這種事情煩惱生氣了。

18我想我已經從老師那兒學得淨化自己,提升自己。不再是一位容易生氣動怒的凡人了。

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多矣,我怫然而怒,而適先生之所,則廢然而反。

19 自從我與老師一起修煉後,十九年來,我不再覺得自己是一位身體有殘疾的人。子產啊!你與我一起在老師這裡追尋心靈上的奧秘與滿足,而今你卻以形體來評斷我,認為與我走在一起有失你高官的面子。你想一想你是不是犯了錯呢?」

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吾之自寐邪?吾與夫子游十九年矣,而未嘗知吾兀者也。今子與我游於形骸之內,而子索我於形骸之外,不亦過乎!」

20子產聽到申徒嘉的這一番話後,深感漸愧,覺得自己在這兒讀了那麼多年書,上了那麼多課都是白費了。自己在修行上,實在不如申徒嘉太多了。

21 他走過去,握著申徒嘉的手,低下頭,輕輕的說:「好了,我知錯了,你就不要再說了。讓我扶著你一起出校門,好嗎?」

子產蹴然改容更貌曰:「子無乃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