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充府(三)



1 魯國一有位殘障人士,大家稱他叔山無趾。他年輕時犯了刑法,被官府砍去雙腳。

2 有一天,叔山無趾一拐一拐地來見孔子。孔子見到這位曾經受過刑的老鄉,以為此人會有求於他。因此接見時表現的不是那麼友善。

魯有兀者叔山無趾,踵見仲尼。

3 孔子說: 「你看你,年輕時胡作非為,害自已受到如此重的刑罰。這都是你不知道保護自已的緣故。今天你跑到我這來,已是殘疾之身,我是很難幫你什麼忙的。」

仲尼曰:「子不謹,前既犯患若是矣。雖今來,何及矣!」

4 叔山無趾倒是有備而來,他看見這位有名的老鄉,對自已如此冷淡,也不假詞色地回答說:「因為我年輕時不懂事,才會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害自已成為殘廢。

5 今天我來到這裡,是為了比雙腳更重要的東西,希望請教你。如果我能想通,那麼雖然我身體上有缺陷,心靈上卻會健全,成為一個心靈健康的人。我認為,心靈的健全比身體的完整來的更為重要。

無趾曰:「吾唯不知務而輕用吾身,吾是以亡足。今吾來也,猶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務全之也。

6來此之前我認為,天是大公無私無物不覆的; 地也是這樣,祂是無物不載的。我始終認為你是我們魯國最偉大的教育家,在我心裡你就如同天地一般。可是沒想到,一見面你非但沒有噓寒問暖,反而劈頭就說出如此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話,你實在太令我失望了。」

夫天無不覆,地無不載,吾以夫子為天地,安知夫子之猶若是也!」

7 孔子這時才驚醒過來,知道這位老鄉,實非等閒之輩。

8 他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整理一下儀容,低下頭,不大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我剛剛情緒不好,如有冒犯之處,請你原諒。請到裡面坐,那兒比較安靜,咱們也好說話,我很願意與你討論你的問題。」

孔子曰:「丘則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請講以所聞。」

9 叔山無趾沒有接受孔子的道歉,他面色凝重,轉過身一拐一拐地走了。

10孔子滿臉尷尬地站在那兒,臉上的笑容一時也不知要如何放下來。

11 他慢慢地轉過身子,對身邊的弟子們說: 「今天的事,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教訓。我這位老鄉身子有缺陷,他卻努力向學,希望在心靈上獲得圓滿,在心靈上做一個完人。我們這些身體健全者,是否也應努力去追求心靈的健全呢?否則,在我們譏笑身體殘障者的同時,是否也有人同樣地在譏笑我們,在心靈上的缺失呢?」

無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無趾,兀者也,猶務學以復補前行之惡,而況全德之人乎!」

12 叔山先生由孔子那兒走出來,心中的氣還沒有完全消掉,他決定到老子那兒去,好好的發洩一下心中的怨氣。

13 叔山無趾對老子說:「你說孔子這位名滿天下的教育家,他到底算不算是一位修行完備的人。今天我見了他那幅嘴臉,我真的懷疑,他的修為到底有多深。

14 我問你,孔子為什麼那麼殷勤地,想請教你一些問題?在我看,他是想學得那些深奧而奇怪的言詞,以博取世人對他的崇敬。

15 就像一些騙子,不故弄玄虛,說些令人莫測高深的話,又如何叫人完全信服呢?

16 孔子他不知道,其實真正修行完備的人,他們都認為,那些古怪言語沒有任何價值。真理都是極其簡單而樸實的。艱深而難懂的東西,反而是修行上的障礙。」

無趾語老聃曰:「孔丘之於至人,其未邪?彼何賓賓以學子為?彼且以蘄以諔詭幻怪之名聞,不知至人之以是為己桎梏邪?」

17老子知道這位兄弟受了委曲,因此打趣的說:「你為什麼不告訴他,生與死,可能與不可能都是相對的,都是同一件事的兩面。

18 一般人為了貪生怕死,浪費了許多精力在事物的可能與不可能方面,擔心受怕,惶惶不可終日。這都是令他們心靈不健全的原因,他們太執著在生死以及可能與不可能的發展上,將自己緊緊地綑住,不得自由。你為什麼不幫他們成為一個心靈上健全的智者呢?」

老聃曰:「胡不直使彼以死生為一條,以可不可為一貫者,解其桎梏,其可乎?」

19 叔山無趾聽到老子這番話後,心中的氣逐漸消了。他徹底地明白,孔子與他比較,一個是心靈殘缺,一個是身體殘缺,半斤八兩。沒腳,裝上義肢也還能走路,而心靈有缺陷者,痛苦一生,實際上比身體殘疾者還要差一大截的。

20 叔山無趾輕輕地搖搖頭:「當老天要懲罰一個人的時候,誰又能幫得上什麼忙呢?」

無趾曰:「天刑之,安可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