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充符(四)

1 魯哀公求才若渴,有一回他跟孔子談起一個人。哀公說:「衛國有一個人名叫哀駘它。這人奇醜無比,可是男人與之交談後就老是想著他,極思與之共事;

2 女孩子見到他,就回家對父母說。寧願做他的小妾,也不願嫁給任何人。

3 這小子目前己經有十幾個小老婆了,而想要加入小老婆行列的還是絡繹不絕於途。

魯哀公問於仲尼曰:「衛有惡人焉,曰哀駘它。丈夫與之處者,思而不能去也﹔婦人見之,請於父母曰:‘與為人妻,寧為夫子妾’者,十數而未止也。

4哀駘它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統治,領導任何人。可是就是有許多人要跟他,這是為什麼呢?

5 你想,他並沒有一個君主那樣的權力可以保護跟隨者的身家性命; 他也沒有什麼財力,以填飽跟隨者的肚皮; 而且人又長得那麼醜。

6 再說,這人也沒有什麼主意; 有的也只是追隨大家的意見。他的名聲也不見得怎麼樣,走出了他的小圈圈,就沒有幾個人認識他。

7雖然是這樣,他卻老是有一堆追隨者。我想這人一定是有異於常人的功夫。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邀請他到宮裡來。初見面,我真被他的外表給嚇到了。然而在與之相處一段時間後,我就發現,這人確實有其可愛之處。不到一年,他就已經完全取得我的信任。

未嘗有聞其唱者也,常和人而已矣。無君人之位以濟乎人之死,無聚祿以望人之腹,又以惡駭天下,和而不唱,知不出乎四域,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異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觀之,果以惡駭天下。與寡人處,不至以月數,而寡人有意乎其為人也﹔不至乎期年,而寡人信之。

8 當宰相出缺時,我決定聘請他。可是他在回聘時顯得不太高興,好像他不太願意接受這項任命似的。我想大概他認為我不是一個好國王吧!

9總之,他幹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就掛冠而去了!

10 對失去這樣的朋友我非常難過。沒有他在朝為相,我好像對治理這個國家的興趣也減低了。

11 孔先生,你認為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啊?他的魔力為什麼這麼高。」

國無宰,寡人傳國焉。悶然而後應,氾然而若辭。寡人醜乎,卒授之國。無幾何也,去寡人而行。寡人恤焉若有亡也,若無與樂是國也。是何人者也!」

12 孔子回答說:「那年我到楚國去,在路上看見一隻小豬在牠那已死去的母豬乳房上吸奶。吸了一會,當然是什麼都吸不到,這隻小豬就離開了,不再眷戀牠的母親。

13 我站在那兒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平日相依為命的母親過世後,小豬會很快地棄其遺體於不顧呢?

14 原來,母豬之所以得到小豬的眷戀是因為母豬不時地看顧牠,喂牠奶吃。當母豬死後,牠就不再眷顧小豬,當然更不會供應奶汁。小豬親近的是母豬的眷顧與奶汁,而不只是牠的身體。所以當沒有眷顧,沒有奶汁時,那個身體就不再是母親,小豬自然就離開了。

仲尼曰:「丘也嘗使於楚矣,適見豬子食於其死母者。少焉眴若,皆棄之而走。不見己焉爾,不得類焉爾。所愛其母者,非愛其形也,愛使其形者也。

15 當一名士兵在戰場上陣亡後,他的葬禮是極其簡陋的。

16當腳被切下,鞋就沒有價值了。沒有腳要鞋做什麼用。

17 為什麼會這樣呢?答案就是他們原來的功能不見了,沒有用的東西當然就棄之如敝屣了。

戰而死者,其人之葬也不以翣資﹔刖者之屨,無為愛之。皆無其本矣。

18 古禮中規定天子的妻妾是不准剪指甲、穿耳洞的。只要結了婚的婦人就不得在宮中作事。這些特殊規定的精神都是在求體全。

19 我們連身體的完整性都要求如此之嚴,那麼一個人能保持他德性的完整,當然就更重要了。

為天子之諸御:不翦爪,不穿耳﹔取妻者止於外,不得復使。形全猶足以為爾,而況全德之人乎!

20 哀駘它不說一句話就能取得別人的信任。沒有什麼顯赫之功,就能得到上級的提拔; 宰相之職虛位以待,唯一擔心的是怕他拒而不受。我猜想這位先生必定俱備了全方位的才能,而其德性亦如天道是莫測高深的。」

今哀駘它未言而信,無功而親,使人授己國,唯恐其不受也,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

21 魯哀公與孔子討論治國之方時,不免談到用人方面的事。

22 孔子建議適才適用,將正確的人放在正確的位子上是為政者最重要的工作;

23 孔子又說:「人很少有十全十美的,我們只要選用他的長處注意他的缺點即可。」

24 哀公這時突發奇想。他問:「這世上難道真的沒有十全十美,才全之人嗎?」孔子說:「十全十美的人在凡世間是很難求的,十全十美的才全之人大都屬於修行者的範疇。

25 才全之人清楚地瞭解生死、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飢渴、寒暑等都是這世間必存的現象; 它們像日夜一樣在眾生中不斷地輪替,誰也說不準是先有生再有死或先有貧再有富。所有這些變化都同時存在在這個空間。

哀公曰:「何謂才全?」仲尼曰:「死生存亡、窮達貧富、賢與不肖、毀譽、飢渴寒暑,是事之變、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規乎其始者也。

26至於輪到誰扮演什麼角色那是大自然的事,才全者知道我們不能勉強,不能干擾以破壞大自然的平衡與和諧; 更不可如孫悟空大鬧天庭那樣,刻意地要求上蒼法外開恩之類的祈求。他們只是心平氣和地接受命運的安排,毫無怨言地接受降臨到自己身上的事實。

27 勝不驕,敗不餒。貧則安貧樂道,富則樂善好施。喜怒哀樂好惡等情緒都不能影響他們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

28 這種人可以說是才全之人。不過他們大概不會到政府來任職的,我們也不須強求了!」

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靈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於兌。使日夜無郤,而與物為春,是接而生時於心者也。是之謂才全。」

29哀公這時又問:「什麼是高深莫測的德呢?」

何謂德不形?」

30孔子說: 「一名工人,不論他身體多麼強壯,他如果整天不斷地勞動,他終會有精疲力盡之時。一名文職人員,他如果長時間的動腦筋、想謀略、出主意,那麼,他的心情總有一朝會陷入低潮,覺得心力枯竭,再也想不出新點子了。

31水也有這樣的現象,當我們不攪動它,讓它靜下來,水就會顯得清澈而透明。當我們將水裝進罐子裡,水就不能流動,而不流動的水放久了,它就會失去原有的清澈。像這種不強行干預,讓萬物自然濡動的信念,就是宇宙的真理。

32從水的觀察中,使我們深刻的明瞭,沉靜是水的最佳狀態。我們應該效法水,讓自己的心境經常保持在沉穩,安寧,祥和的狀態。因為,惟其如此,我們才能充分地內聚我們的力量,發揮最大的功效。

33如果一天到晚總是被一些瑣碎的事務紛紛擾擾地困惑、打攪,在那樣的情形之下,我們是很難能完成什麼重要的工作的。」

曰:「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以為法也,內保之而外不蕩也。德者,成和之修也。德不形者,物不能離也。」

34過了幾天,哀公碰到閔子。哀公因感於孔子對才全及德不形的解釋,他對閔子說:「從前我自認是一位稱職的好皇帝。我勤政愛民,整天為著國事,為著百姓的生活擔心憂慮。自從那天我與孔子促膝長談,並徹底討論了才全與德不形的意義之後,我才深深地瞭解到自己的才、德俱不足。治國若不能依天道而強為之,最終是會弄得自己筋疲力盡,國家也會被整得紛擾而陷於混亂之中的。

35孔子的智慧實在是太高深了,我與他之間的交情絕非單純的君臣關係。孔子實在是我修行上的好朋友兼好老師。那天的那一席話,確實讓我受益匪淺。」

哀公異日以告閔子曰:「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執民之紀而憂其死,吾自以為至通矣。今吾聞至人之言,恐吾無其實,輕用吾身而亡其國。吾與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