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二)

1 女偊修行已經一甲子,按一般凡人的標準,他應該是彎腰駝背、膚若雞皮、弱不經風的老人了!然而女偊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上下樓梯身輕如燕,一場球打下來,臉不紅氣不喘,身體的各種指標如膽固醇、血脂肪、肝指數及心跳、血壓等都與卅幾歲的年青人無異。

2 南伯子葵對女偊身體的狀況很好奇。有一天,他利用休息時間在球場邊問到:「你應該已有70高壽了,為什麼你的肌膚看起來還跟小孩子一樣紅潤而有彈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南伯子葵問乎女偊曰:「子之年長矣,而色若孺子,何也?」曰:「吾聞道矣。」

3 女偊說:「那是我一直保持修煉生活的原因吧!」

4 南伯子葵一生辛勞,如今事業有成,生活優渥,錦衣玉食,子孫滿堂,一切都如此美好。然而身體卻一天天衰老,看來享受此美好的夕陽已是時日不多了。

5 因此,當他聽說有方法能延年益壽,返老還童時,他真的是喜出望外,興奮得不得了。南伯子葵追問道:「修行的道可得嗎?」

南伯子葵曰:「道可得學邪?」

6 女偊對南伯子葵的生活太瞭解了。他知道這老傢伙,雖然老早已過退休年齡,可是對事業財富仍然死不放手。打個球中間就得停好幾次,大家等他用行動電話與公司客戶商討生意。他完全不知,乞身當念早,過時恐少味的警惕。像他這種生活忙碌,整天費盡心思在斤斤計較,謀取厚利的人,他的心是靜不下來的。沉穩安寧的心境無法保持,想要修行,根本就是緣木求魚,決無可能。

7因此女偊回答說:「喔!你不行!你不是那種適合修行的人。在我們的朋友當中,卜梁倚是一塊修行的好材料,可是他不懂得入門之方。我是懂些入門的法子,可是我的天資太差,所以修了那麼多年仍然未得正果。

8 為此,我把希望寄託在卜梁倚身上,傾力幫助他修涅槃道。

曰:「惡!惡可!子非其人也。夫卜梁倚有聖人之才而無聖人之道,我有聖人之道而無聖人之才。

9 起初我認為有天份的人修起來應該容易些,然而事實則不然; 在協助他的過程中也頗有一番周折。首先,我必須很有耐心地慢慢地啟發他,頭三天卜梁倚已經成功地超越了所有的世間凡人。又過了七天他才算超越了宇宙間的一切萬物。又過了九天他已跨越生死之門。跨越生死之門後,他就看清楚了物質世界的實相,知道五蘊皆空。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仍至生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他見得如此這般之實相後,他心中就不再有過去與未來的區別,進而跳脫了生死的魔咒,走出了輪迴的漩渦,正式修得涅槃之道。成為修行完備的人後,他就不再是萬物的一份子,事業世榮不再是他的主人。相反的,萬物將與之配合的天衣無縫,送往迎來無不恰到好處。

10 南伯子葵啊! 你及我天資不足,我們只有望而興歎了,至於純粹地將身體練好那就容易多了,在修行的路上那是免費的附贈品!人人有獎。」

吾欲以教之,庶幾其果為聖人乎?不然,以聖人之道告聖人之才,亦易矣。吾猶守而告之,三日而後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後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後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後能朝徹﹔朝徹而後能見獨﹔見獨而後能無古今﹔無古今,而後能入於不死不生。殺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為物無不將也,無不迎也,無不毀也,無不成也。其名為攖寧。攖寧也者,攖而後成者也。」

11南伯子葵對女偊的說法半信半疑。 他問道,誰告訴你的?

南伯子葵曰:「子獨惡乎聞之?」

12女偊回答:「副墨之子告訴我的。 副墨之子是洛誦之孫跟他講的。洛誦之孫是聽瞻明說的。而瞻明是受教於聶許。 聶許受教於需役。需役受教於於謳。於謳受教於玄冥。玄冥的老師是參寥。參寥則是疑始的學生。我這一派的脈絡就是這樣流傳下來的。」

曰:「聞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聞諸洛誦之孫,洛誦之孫聞之瞻明,瞻明聞之聶許,聶許聞之需役,需役聞之於謳,於謳聞之玄冥,玄冥聞之參寥,參寥聞之疑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