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三)



1子祀、子輿、子犁、子來四人是好朋友,他們經常在一起高談闊論。

2有一天,他們討論到生死的問題。他們體認到生死的輪迴更替,有如春夏秋冬四季的自然流轉,並沒有什麼神奇不可思議的地方。因為這樣的認識,他們認為,凡是想要跟他們交往,並且參與他們討論的人士;也應該懷有同樣的認知與想法。

3所以他們說:「任何人能夠想像一個實體--以無為腦袋,以生為脊椎,以死亡為尾巴--在這個實體中,生死有無實在是一體的。能夠擁有這種認識的人,我們就同意他做為我們的成員。」

子祀、子輿、子犁、子來四人相與語,曰:「孰能以無為首,以生為脊,以死為尻﹔孰知死生存亡之一體者,吾與之友矣!」

4 子祀等四人定下這個條件後,他們相顧而笑,慶幸大家都有這樣相同的看法與認識。

四人相視而笑,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

5過了一陣子,子輿生病了。子祀到他家裡去探視他。子輿躺在床上說:「啊!造物者實在是太偉大了!你看祂有能力將我弄成這個樣子。」

俄而子輿有病,子祀往問之。曰:「偉哉,夫造物者將以予為此拘拘也。」

6 子輿的背駝的太厲害了,因此他的內臟都翻到上面來了,他的下巴被壓到肚臍下邊,他的肩比他的頭還高,他的脖子朝向天際,他整個生理系統都混亂了,可是他的心仍然是寧靜無波。

7 子輿由床上下來慢慢地移動身體走向牆角,喘了口氣他說:「造物者就是應該將我弄成這個樣子,因為這就是我。」

曲僂發背,上有五管,頤隱於齊,肩高於頂,句贅指天,陰陽之氣有沴,其心閒而無事,跰足而鑑於井,曰:「嗟乎!夫造物者又將以予為此拘拘也。」

8 子祀問道:「你真的沒有抱怨過老天為什麼要對你這樣嗎?」

子祀曰:「女惡之乎?」

9子輿說:「沒有!從來沒有!再說我為什麼要抱怨呢?如果上蒼突發奇想,將我的左手變成公雞,那我就每天用它來司晨叫醒大家;

10 如果上蒼將我的右手變成了彈弓,那我就用它來打鳥,燒烤來吃;

11 如果將我的屁股變成輪子,我的靈魂變成駿馬,那我就駕著自己的屁股馬車盡情奔馳,我連馬車都省了。

曰:「亡,予何惡!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為雞,予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為彈,予因以求鴞炙﹔浸假而化予之尻以為輪,以神為馬,予因以乘之,豈更駕哉!

12 我被安排到這世上為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因為我的時間到了,輪到我了。

13 我今天病成這個樣子,看起來行將就木,這也是天命使然。對於即將來的,我安然接受; 對於要分離而去的,我也欣然放手,任其離開。

14 歡樂及哀傷都不能打動我的心。我一切都順著自然之道的安排去做,像這樣的修養,古人稱之謂'帝之懸解'。

15 有些人不能將自己的心自倒懸之苦中解放出來,那是因為,他們經不起物質的誘惑而受困於其中。

16 聰明的人應該知道,物質永遠是受造物者擺佈的,物質永遠無法戰勝造物者。

17 我們人只要順著造物者的道去生活,萬事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且夫得者,時也﹔失者,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謂縣解也,而不能自解者,物有結之。且夫物不勝天久矣,吾又何惡焉!」

18 過了一陣子,子來也生病了。他的病情非常嚴重,已經是苟延殘喘,只剩下一口氣了。

19 子來的家人圍在床的四周束手無策,大家哭成一團。

20 子犁這時也到床前來探望子來。子犁看見子來的家人在床前哭泣的樣子很不高興,他不假辭色地叫他們都滾出去。

21他說:「出去!出去!你們這樣子哭是犯了'遁天之刑',而且阻礙了子來回歸自然的運作。」

俄而子來有病,喘喘然將死。其妻子環而泣之。子犁往問之,曰:「叱!避!無怛化!」

22 子犁將子來的家人趕出房間後,他轉過身來靠在牆上對子來說:「偉大的造物者,不知道下一回,會將你變成什麼東西。你想祂會將你變成一隻老鼠的肝細胞,或著是一隻昆蟲的翅膀嗎?」

倚其戶與之語曰:「偉哉造化!又將奚以汝為?將奚以汝適?以汝為鼠肝乎?以汝為虫臂乎?」

23 子來說:「做人子的只有聽命於父母安排。東南西北要我去哪兒,就去哪兒,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24陰陽其實就是人的父母,陰陽如果叫我早逝,而我在這兒拖拖拉拉地不肯上路,這就是我的不對,與陰陽無關。

子來曰:「父母於子,東西南北,唯命之從。陰陽於人,不翅於父母。彼近吾死而我不聽,我則悍矣,彼何罪焉?

25 造物者給我這個形象,要我一生勞勞碌碌。歲月令我逐漸衰老,安排我死去以得安息。

26 所以賜給我生命,指揮我生活的造物者,也正是要我早逝的造物者,兩件事同是一人所為。

夫大塊以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

27 這好比在大熔爐裡的金屬液體,突然有一個金屬液的氣泡,跑出來對鐵匠說:「將我鑄造成莫邢名劍吧。」鐵匠一定會拒絕這樣的要求,因為他會認為這樣的景象是不祥之兆; 不祥的利劍是千萬不能製造的。

28 如果我在造物者造人的大熔爐中,一直吵著要造物者將我鑄成男人,造物者可能也會同樣地覺得煩,認為這個人太囉嗦了,肯定是個麻煩製造者,還是不要將之造成人吧?

29 如果,我們將大自然視為熔爐,將造物者視為鐵匠,那麼,我又何必擔心,造物者會將我造成什麼樣子呢?」

30 言畢,子來就安祥的睡著了。奇怪的是,他一覺醒來病氣全消,要命的病竟然不藥而愈了。

今大冶鑄金,金踊躍曰:‘我且必為鏌琊!’大冶必以為不祥之金。今一犯人之形,而曰:‘人耳人耳’夫造化者必以為不祥之人。今一以天地為大鑪,以造化為大冶,惡乎往而不可哉!」成然寐,蘧然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