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五)

1 顏回問孔子:「在魯國號稱最善於處理喪事的人就是孟孫才。可是我仔細觀察他在他母親喪禮上的表現,卻覺得他實在不怎麼樣。

2 首先,他雖然曾經哭過,但不是痛哭流涕那種哭。他是有哀傷的樣子,可是看不出傷心欲絕的感情。

3我懷疑他心中根本沒有悲傷之情。你說孟孫才是不是只是浪得虛名呢?」

顏回問仲尼曰:「孟孫才,其母死,哭泣無涕,中心不戚,居喪不哀。無是三者,以善處喪蓋魯國,固有無其實而得其名者乎?回壹怪之。」

4 孔子笑著說:「你誤會孟孫才了。他這個人已經屬於修行完備之人,他的想法都已超越了世上一般的賢達學者。

5 孟孫才對世俗之事是還有一些沒有割捨掉,可是他已經做的相當徹底了。他對一些根本的問題,如我們從那裡來,死後到那裡去,還沒有準確的答案。在處理事情的先後秩序上,他也還拿捏的不好。可是有一點很重要,在心理上他已準備好,不論將來死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他都欣然接受。

6 顏回啊!人們怎麼可以對必將改變的事,矇著眼硬說不會改變呢?

7 我相信那些自認為永遠不變的,就是現在,它也在改變之中。

8 就是你我二人目前坐在這兒,也許我們實際上是在夢境之中,尚未甦醒。

仲尼曰:「夫孟孫氏盡之矣,進於知矣,唯簡之而不得,夫已有所簡矣。孟孫氏不知所以生,不知所以死。不知就先,不知就後。若化為物,以待其所不知之化已乎。且方將化,惡知不化哉?方將不化,惡知已化哉?吾特與汝,其夢未始覺者邪!

9 孟孫才比別人強的另一點是,他確信肉身是會改變的。可是靈魂,他的心將永垂不朽。因此,他認為並沒有所謂死亡。人的死只是改頭換面,另外找一個寄托而已。

且彼有駭形而無損心,有旦宅而無耗精。

10 他只是看見別人哭,跟著哭罷了。在他心裡確實如你觀察的,沒有悲傷之情。

孟孫氏特覺,人哭亦哭,是自其所以乃。

11 顏回啊!你有沒有注意到,我們常將“我”掛在嘴邊。而我們說的“我”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東西呢?

12 當你夢見自己是鳥的時候,你一飛沖天。當你夢見自己是魚的時候,你又下沉海底。你真的確定我們現在是在這兒討論,而不是在夢境中嗎?

且也相與吾之耳矣,庸詎知吾所謂吾之非吾乎?且汝夢為鳥而厲乎天,夢為魚而沒於淵。

13 人在微笑之前,必有一個令他當場欣然歡笑的念頭。而此笑容是自然發出的。意識當時並沒有告訴他,嘴應該怎麼張,肌肉應該怎麼拉,眼神應該怎麼放出光芒。所以意識在我們身上其實是相當被動的,它真正主管的事也是相當有限的。

14 問題是,我們自小被告之,意識是行為的主導者。意識成為我們的主人。我們一生被意識拖著走,走向意識自己也不清楚的方向。

15 所以我們要清醒過來,仔細認識意識的本質。在一些根本的事情上請意識靠邊站,讓該發生的事順理成章的進行。

16 對生老病死這種不變的改變,我們就別讓意識插手,順其自然。

17是修行小有成就了吧!」

不識今之言者,其覺者乎?其夢者乎?造適不及笑,獻笑不及排,安排而去化,乃入於寥天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