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六)



1意而子是堯的學生。老師如今是如日中天,號令天下的皇帝,做學生的當然也是雞犬升天,不可一世的一方權貴。不過意而子還是覺得學得不夠精,不夠深入。對宇宙真理、道仍然瞭解不多。因此他丟下升官發財的機會,跑到深山峻嶺之中,去找許由請教道的真意。

2許由對這位衣冠華麗,權貴一方的學生有些遲疑; 暗自懷疑他是個沽名釣譽之輩; 猜想他來到這裡也只不過是為了鍍金求名而已。他問意而子:「堯都教了你些什麼道理啊?」

意而子見許由,許由曰:「堯何以資汝?」

3意而子恭敬地回答:「堯告誡我,所有的行為都必須遵照仁義的規範去做, 一切言論主張也必須要合乎是非對錯的標準。堯的目的是要讓我做一位堂堂正正的正人君子。」

意而子曰「堯謂我:汝必躬服仁義而明言是非。」

4許由看了看這位年輕帥氣,相貌堂堂的年輕人。他說:「既然堯已經這樣刻板地、清楚地教導你為人處世之方,你應該怎麼做已經非常清楚地標示出來了,那麼你還到我這裡來做什麼呢?

5你身上背負著如此沉重嚴苛的仁義道德及生活規範,你又如何能學習像我這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隨遇而安的逍遙生活呢?」

許由曰:「而奚來為軹?夫堯既已黥汝以仁義,而劓汝以是非矣。汝將何以游夫遙蕩恣睢轉徙之塗乎?」

6意而子聽了許由的這番話,頓時尷尬異常,一時覺得不知所措。他自己從來也沒有想過,所謂忠、孝、仁、愛、信、義等根深柢固的教條,在許由眼裡居然會是一種負擔,一種妨礙自由的絆腳石。意而子一方面陷入困惑,一方面也覺得自己這趟可能還真的走對了。想到這兒,意而子回過神來對許由說:

7「不論您怎麼說,我還是想見識見識您剛剛說的『遙蕩恣睢轉徙之塗』。」

意而子曰:「雖然,吾愿游於其藩。」

8許由對這位年輕人的執著倒是蠻喜歡的,不過他沒有表現在臉上。他不動聲色地回答說:「不行,依你現在的情形,你想要瞭解『遙蕩恣睢轉徙之塗』還不行。因為,對於一位眼睛看不見的人,你是無辦法讓他體會容貌姣好,及五顏六色之美; 也沒有辦法向他說明服飾華麗的那種美。」

許由曰:「不然。夫盲者無以與乎眉目顏色之好,瞽者無以與乎青黃黼黻之觀。」

9意而子的求道之心如今更強了,他毫不屈服地說:「只要老天願意幫忙,哪裡還會有什麼辦不到的事呢?從前那位無莊女士,她可以說是一位愛慕虛榮的女子,可是自從她得道之後,她就毅然絕然地丟掉了自己搔首弄姿的老毛病,不再那麼的重視外表妝扮。

10據梁算是一位勇猛的莽夫,可是自從得道之後,他就成為一位溫柔、和藹,外圓內方的謙謙君子了。

11黃帝最初也是一位喜歡賣弄聰明的政客,可是自從他得道後,他就憑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的修養功夫,從而成為一名以百姓的利益為利益,以百姓的需求為需求的領袖。完全放棄了他那高瞻遠矚、自做聰明、自以為是的老大毛病。

12所以我現在的毛病絕對不是問題,問題只在於您--許由老師--您願不願意接受我這個徒弟罷了。」

意而子曰:「夫無莊之失其美,據梁之失其力,黃帝之亡其知,皆在鑪捶之間耳。庸詎知夫造物者之不息我黥而補我劓,使我乘成以隨先生邪?」

13意而子說得如此合情合理,讓許由深深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再拒人於千里之外了。於是他說:「嗯!你說的也有道理,那麼就讓我跟你說說什麼是道吧!

14道,祂調節萬物在食物鏈上的角色,使每種生物皆有其生存的空間。然而,道卻從不居功,從不認為祂自己又做了什麼合乎義的事情。道,祂輔助萬物,使它們欣欣向榮,但是祂卻也從不認為,自己又做了什麼合乎仁的大事。

15雖然,祂自古以來就存活於世,可是祂並不覺得自己很老。雖然,祂上支天,下覆地,創造了宇宙萬物;可是祂卻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16而這樣的大師就是我們要尋找的。」

許由曰:「噫!未可知也。我為汝言其大略:吾師乎!吾師乎齏萬物而不為義,澤及萬世而不為仁,長於上古而不為老,覆載天地刻雕眾形而不為巧。此所游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