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師(七)

1 在修行的路上其實是無所謂師父,無所謂徒弟的。一定要說有師父,那也只是啟蒙的上師而已。

2修行路上的功課、進度、方向等都是由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安排的; 根本不需要外人來指導、監督。

3孔子與顏回在修行的路上是亦師亦友。兩位經常在一起討論一些修行的心得。至於怎麼修,那是顏回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的事,孔子不須置喙,也不能置喙。

4 有一回,顏回就對他老師說:「我覺得我有些進步了。」

顏回曰:「回益矣。」

5 孔子說:「你有什麼不同的感覺嗎?」

仲尼曰:「何謂也?」

6 顏回說:「眼耳鼻舌身意諸根我都守得異常嚴格。諸如:音樂、美色等外界的刺激都不能對我造成任何的影響。我一顆沉穩安寧的心已經非常穩固不再動搖。」

曰:「回忘禮樂矣!」

7孔子點點頭說:「很好!不過光是這樣還不夠。」

曰:「可矣,猶未也。」

8 過了一段時間,顏回又對孔子說:「我又有進步了。」

他日復見,曰:「回益矣。」

9 孔子笑著說:「這回是什麼現象。」

曰:「何謂也?」

10 顏回說:「仁義忠信這些世俗的道德標準,對我而言已經不再重要。我的一舉一動、起心動念等,都自然地與萬事萬物配合的恰到好處,我成了一個自由自在的人。」

曰:「回忘仁義矣。」

11孔子很高興這位高徒已有這樣的成就。他告訴顏回:「很好!這是一個大突破,不過這不是終點,你離涅槃道還有一段距離。 加油!」

曰:「可矣,猶未也。」

12 就這樣日復一日,顏回每天專注在修行的功課上不曾一日懈怠。

13 有一天,顏回去見孔子。他說:「老師!老師!什麼叫做『坐忘』你知道嗎?」

他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矣。」

14孔子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名詞,他知道這位天資聰慧的弟子必定是又有什麼新的進展。孔子於是問顏回:「『坐忘』是怎麼樣的現象啊?」

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

15顏回說:「禪坐修到一定程度時,修行人的呼吸逐漸微弱,幾近於停止; 心臟的跳動也慢了下來,幾乎測不到脈搏; 生理循環都停止了,只是他的體溫仍在,身體仍然柔軟而富有彈性,意識也存在著;此時單從外表上看,其人似乎已經接近死亡;可是自性、佛性、挫火、妙用等卻已充滿其全身。意識所具備的那點兒知識,此時顯得那麼膚淺幼稚,因而不能再起什麼作用了。修行人此時已見得宇宙的實相,物理學家那丁點兒知識只得靠邊站了。當修行人修到這種程度時,我們稱之為『坐忘』。」”

顏回曰:「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

16 孔子聽得入神,微微嘆息道:「一個修行完備的人,他已與大自然合而為一,所以他對萬物就不再有什麼喜惡之分。當真正修得無相無住時,個人的一切就從心中消失; 因個人利益喜好而生的障礙也就都消散無蹤矣!

17 顏回啊!恭喜你已修得坐忘,看來我自己要少些外務,多花些時間在修煉上才行了。」

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乎!丘也請從而後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