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帝王(一)



1齧缺由王倪那兒學到了,願意坦承自己不知者,他們才能算是真正瞭解世事的真相,真正明白世事是無固定標準的人。

2那些自以為是,凡事以自己的立場去判斷、批評的人,他們是幼稚無知的。

3他現在也知道了,同樣是一個陰冷潮濕的環境,對於某些人而言是得患風濕關節炎的主因; 可是對另一種生物而言,卻是缺之不能活命的必要條件。一些人認為美麗的,另一些人卻避之唯恐不及。

4老虎喜歡吃肉,大象偏愛吃樹葉,在吃的愛好上,因主觀條件而異,根本沒有一個絕對的是非標準。

5齧缺心中的疑惑終於有了答案,他欣喜若狂地奔回去告訴同學蒲衣子。蒲衣子也為齧缺獲得了這樣的真知而感到高興。

齧缺問於王倪,四問而四不知。

6蒲衣子說:「是啊!王倪講得對極了。你知道嗎?我們常說有虞氏在修行上之所以不及泰氏,其原因就在於,有虞氏始終不肯將他心中的那點兒仁義忠信等根深柢固的條款拋棄掉,他總是以仁義忠信作為標準,以此來批判人們的優劣好壞。當然,有虞氏這樣的做法在一般凡人的身上是適用的,可是對於非凡人,對修行完備的人及其他萬事萬物就不一定適用了。

齧缺因躍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於非人。

7泰氏卻不同,他將所有這些人為的道德標準全都拋諸腦後,凡事依道而行,因而使他成為一位真正自由自在的逍遙人。

8他夜媞帢o安穩,不會作夢; 他平日生活悠然自得,名利、誘惑、各種主觀條件、客觀條件的刺激,都不能對他那沉穩,安寧,祥和的生活造成影響。

9就像你曾經問過王倪的四個問題,其中的第一個問題是: 站在細微的立場看,萬物都是由相同的基本單位所構成的。對於這個問題,泰氏就主張: 在構成基本單位的立場上看,我們與馬牛之間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10我們人絕對不比馬牛優越,而且人也絕非什麼萬物之靈,人對萬物也沒有什麼天賦的主宰權。泰氏這樣的認知,可以說是合情合理、誠實無欺的。

11像他這樣的修為,表現在其所謂 "知" 的態度上是正確的。然而,這樣的修為,在凡人的知識範圍堳o是欠缺不足的。」

泰氏,其臥徐徐,其覺于于。一以己為馬,一以己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真,而未始入於非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