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帝王(二)



1日中始是一名享譽中外的學者。他昨天在中山堂辦了一場論文發表會,肩吾特別請半天假前往聽講。

2今天一大早,狂接輿與肩吾在路上相遇,他迫不及待地問道:「日中始昨天都講了些什麼啊?」

肩吾見狂接輿。狂接輿曰:「日中始何以語女?」

3肩吾說:「日中始認為作為領袖的人一定要有魄力,政策要周詳,要明確; 當政令下達後便要傾力貫徹,不可半途而廢。他也認為,只要政府能夠提出清楚而明確的工作計劃與行動綱領,那麼老百姓沒有不乖乖聽從的,政策也絕沒有不能順利推動的道理。」

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己出經式義度,人孰敢不聽而化諸!」

4狂接輿聽後搖了搖頭,他說:「胡說八道,治國哪有這種治法的。日中始的法子就像是想在海中鑿一條河,想要蚊彘去背負一座山那樣的不切實際。

狂接輿曰:「是欺德也。其於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而使蚊負山也。

5正確的治國理念,絕對不在於如何製定各種法規政策,如何劃出固定範圍,限制及規範百姓的行為; 指示他們應該怎麼做,不應該怎麼做。

6領導者只需要營造出一個良好的環境,本身秉持公正廉潔,成為一個百姓需要時的裁判者。至於社會上其他的事物,則應該完全放手,讓百姓站在第一線,讓他們能夠充分的發揮其各自的適應力、開創力、行動力以及排難解疑的能力去應付即可。

夫聖人之治也,治外夫?正而後行,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

7你看那鳥兒,你不用教牠,牠就曉得要高飛以逃避弓箭的攻擊。鼷鼠知道將巢穴深藏在神壇的下方,因為牠們知道,在那兒人們不會利用煙熏的方法來捕捉牠們。飛鳥與老鼠都有辦法做出對牠們最為有利的方式以保護自身的安全,聰明的百姓們,他們難道不清楚自己最好的營生方式,而非要領袖來干涉、來指導?」

且鳥高飛以避矰弋之害,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鑿之患,而曾二虫之無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