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帝王(三)



1天根一路旅行到了殷陽。那天他走到蓼水河邊,正巧碰上了名聞遐邇的智者無名人先生。天根想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向無名人討教一些問題。

2他有點莽撞的跑到無名人先生的面前問道:「請問先生,如何才算是正確的治國之方呢?」

天根游於殷陽,至蓼水之上,適遭無名人而問焉,曰:「請問為天下。」

3無名人當時正在打坐。他皺了皺眉不高興地說:「你這個庸俗的傢伙,怎麼來到了這個地方,還是忘不掉這些俗不可耐的問題?走開,別來煩我!

4剛剛我打坐的時候,玩得多愉快啊!起先我與造物者在一起玩耍; 玩夠了,我又乘坐莽眇之鳥飛到六合之外,到無何有之鄉去遊覽。那裡視野極其開闊,風景美極了,正當我陶醉在這樣美好的情境之中時,你為什麼偏要來煩擾我,偏要提這樣惱人的問題呢?」

無名人曰:「去!汝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予方將與造物者為人,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以出六極之外,而游無何有之鄉,以處壙垠之野。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為?」

5天根知道修行完備之人的臭脾氣。你若不堅持到底的話,他們是決不肯輕易的透露半個字的。想到此處,天根便賴在那兒不走,非要無名人說個一清二楚不可。

6無名人看著這位老兄,知道不給他講的話他是不會死心的,於是,為了打發這個討厭鬼,他說道:「做為一位領導者,他如果能堅持過著平易恬淡的生活,抱著一顆沉穩,安寧,祥和的心,無私地做一位公正的裁判者; 然後讓老百姓各自發揮所長,各自反應其所處的環境。領導者對個中細節既不強加干涉,不助長,亦不益生。能夠這樣做的話,天下就大治了!」

又復問,無名人曰:「汝游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