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帝王(五)



1鄭國有一名叫季咸的鐵嘴,他能夠準確無誤地算出任何人的流年,預測其禍福; 凡是讓他算過命的人都認為他的卦實在是太準了,有如神仙卜卦一般。

2鄭國人對這位鐵口直斷的算命先生是既敬又怕。因為,被人一眼就看穿凶吉禍福,絕對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3人總是需要生活在一定程度的迷茫之中。如果一個人知道半年之後自己會中一億元樂透獎,那接下來這六個月的日子,你要他怎麼過呢?

4如果他知道自己半年之後會一命嗚呼,這樣的話,他眼前這六個月的日子,又該以什麼樣的心情去渡過呢?

鄭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禍福壽夭,期以歲月旬日若神。

5所以,鄭國人看見季咸大都會躲開他,繞道而行。

鄭人見之,皆棄而走。

6列子則不這樣想。他認為季咸的功力實在太強了,出家學道就是應該具備這樣的能力。所謂無學宿命,不就是這樣嗎?

7列子有一天領教了季咸算命的功力,他馬上跑回學校,跟他的老師壺子說:「從前我認為老師的道行是最了不起的,現在我卻覺得,季咸的功力似乎還高高的在您之上。」

列子見之而心醉,歸,以告壺子,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

8壺子對這位初學者的反應並沒有絲毫責怪的意思。他對列子說:「你才剛入門,我所教你的,到目前為止都還只是一些皮毛粗淺的知識,並未深入到道心精髓。你知道的那點兒離道還差得遠呢!

9雞群中如果沒有公雞,那母雞下的蛋肯定是孵不出小雞的。你還未獲得道心精髓,當然還不具備道行功能。若論真正的道,季咸那一點兒世俗把戲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10一個季咸就能把你唬得一愣一愣的,實在是你功力不夠的緣故。明天你且把他請來,讓他給我算算,到時,你就知道他的功夫到底如何了!」

壺子曰:「吾與汝既其文,未既其實。而固得道與?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與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嘗試與來,以予示之。」

11第二天一早,列子就邀請季咸來見他的老師。見過面之後,季咸緊張兮兮地對列子說:「喂!你老師的死期到了!我看他最多也就能活十幾天了!說來也奇怪,在你老師身上,我竟然看到了許多潮濕的灰燼,它們看起來就像是遺體在焚燒過後所留下的骨灰。」

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吾見怪焉,見濕灰焉。」

12列子聽到季咸這麼說,一時嚇得半死; 立刻跑回去跪在壺子的跟前,抱著他痛哭,並且將季咸的話轉述給老師聽。

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壺子。

13壺子聽後笑了一笑,他安慰列子說:「別怕!我的死期還早呢!剛剛我只是將我四大中地大的部分展現給他看。地大的特質就是堅硬穩固,不動如山。季咸看見我的生機如此,自然認為我離死期不遠。明天你再叫他過來,讓我展現另一種面目給他看,看他到時又有什麼論斷。」

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止,是殆見吾杜德機也。嘗又與來。」

14第二天,列子又帶季咸來見壺子。見了壺子之後,季咸自信滿滿的對列子說:「如今你師父有救了。幸好他是遇見了我,讓我看出了扭轉乾坤之道,先前杜塞生機的,今天看起來已經有鬆動的可能了。」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全然有生矣!吾見其杜權矣!」

15列子這回沒有昨天那麼衝動了,回來之後,他將季咸的話轉告老師,壺子說:「剛剛我將風大的部分展現給他看,可是卻隱藏了其他火大、水大、地大的部分。因為風大是由腳跟處發出的,所以他看見了生機; 認為我有救了。明天你再叫他來,到時我再表演另外一套,看他怎麼說。」

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天壤,名實不入,而機發於踵。是殆見吾善者機也。嘗又與來。」

16第二天列子又請季咸來。這次他似乎遭到了挫折,眼睛直看著地面,垂頭喪氣地說:「這回我無法幫你老師看相了,因為他的相老是漂浮不定,變化無常。不如,等過些日子,等你老師情況穩定下來之後再看吧!」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齊,吾無得而相焉。試齊,且復相之。」

17這回列子更覺得好奇了,他立刻跑回去問老師:「老師! 老師! 你今天又在玩什麼把戲啊!怎麼季咸竟沒辦法看相了呢?」

列子入,以告壺子。

18壺子說:「剛剛我展現無相無住之心給他看,他當然看不出什麼究竟了,明天你再請他來,就說老師已經定下來了。」

壺子曰:「吾鄉示之以太沖莫勝,是殆見吾衡氣機也。

鯢桓之審為淵,止水之審為淵,流水之審為淵。淵有九名,此處三焉。嘗又與來。」

19次日,季咸一想起壺子昨天的模樣,心裡就有些發毛,可是,他拗不過列子的堅持,最後還是勉強的去了。可是才踏進門,他便立刻掉頭,拔腿就跑。壺子叫列子趕快追出去叫他回來,列子出去後,一會兒就回來了,他對老師說:「追不上了,他跑得好快,一溜煙地不見了。老師,今天又是怎麼回事啊?」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吾弗及已。」

20壺子說:「我剛剛將四大全部隱藏起來,因此他看不見我的肉身,沒有辦法辨認坐在他對面的到底是誰?當他看見了我的靈魂、自性、佛性、挫火、妙用時,他呆住了; 一時之間無法厘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嚇得跑掉了。」

壺子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與之虛而委蛇,不知其誰何,因以為弟靡,因以為波流,故逃也。」

21經過這件事之後,列子全然地瞭解到了道的博大精深,因此痛下決心,閉門修練。這期間他三年足不出戶,每天在家為他老婆生火煮飯,專心地作每一件事;餵豬時專心一致地餵,就像是餵小孩一樣地認真,絕不會因為餵的是豬,自己是人,而有己尊彼卑的念頭,真正的做到民胞物與、天人合一的境界。他對萬物都尊重其原有的面目,決不輕易地加以改變。將自身的七情六慾都一一收斂起來,就像是一塊無情無義的石頭。紛亂的客觀環境對他再也不起絲毫刺激誘惑的作用,列子就這樣的堅持其原則,終其一生,不曾改變。

然後列子自以為未始學而歸。三年不出,為其妻爨,食豕如食人,於事無與親。雕琢復朴,塊然獨以其形立。紛而封哉,一以是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