駢拇(一)



1拇指與食指並合在一起或者五根手指之外又多生了一根小指頭,這兩種情形都是人一生下來就有的。可是對於人體的正常需求而言,這些都是多餘的東西。

2身上的贅肉、肉瘤,都是人出生以後才長出來的,就人的本性而言,這些也都是多餘的東西,是非必要的。

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於德。附贅縣疣,出乎形哉!而侈於性。

3儒家一直強調仁、義、忠、信等道德修養,如果我們將它們強行納入人類原本與生具來的德行之中的話,它們與我們的天性是會格格不入的;因為,這種人為的行為規範,終究不是來自人類天之天的根本。

多方乎仁義而用之者,列於五藏哉!而非道德之正也。

4所以我們說贅肉、肉瘤是無用之肉。多出的手指頭是無用的手指頭。而我們憑藉著自己的學問知識、聰明才智等所強行加諸於身上的道德標準,如仁、義、忠、信者,對人類而言也都是多餘的、非必要的行為標準。

是故駢於足者,連無用之肉也;枝於手者,樹無用之指也;多方駢枝於五藏之情者,淫僻於仁義之行,而多方於聰明之用也。

5 離朱的眼力異於常人,他對五色的辨識非常敏銳;然而也正因如此,他將自己耽溺在形狀與設計上,將主要的精神應用在青黃調配與不必要的製作祭服之上。師曠的耳朵聽力超強,是有名的音樂家。他對五音的辨識異於常人,因此他對六律的調合,對金、石、絲、竹、黃鍾及大呂等樂器的如何演奏非常挑剔。

是故駢於明者,亂五色,淫文章,青黃黼黻之煌煌非乎?而離朱是已!多於聰者,亂五聲,淫六律,金石絲竹黃鐘大呂之聲非乎?而師曠是已!

6 曾參與史鮋是孔子的弟子,他們為了博取名聲,標新立異地樹立一些仁義的標準,以此辯論不休,迷惑百姓,讓他們感到無所適從。楊朱及墨瞿每天忙著辯論、分析、探尋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諸如: 他們針對石頭堅與白的感知以及其為同或為異等爭辯不休。所有這些敏銳的觀察,以及多餘的無用之學,都是些足以誤導百姓的工具,是我們應該警惕的。

枝於仁者,擢德塞性以收名聲,使天下簧鼓以奉不及之法非乎?而曾、史是已。駢於辯者,累瓦結繩竄句,游心於堅白同異之間,而敝跬譽無用之言非乎?而楊墨是已。

7 正確的學問與知識應該是,如何保存人類原有的自性,不使其有所扭曲。腳指頭並排合在一起,形成腳掌; 但是腳指與腳指間仍有縫隙,絕不是粘在一起的。五根手指各有形狀、功能,沒有一只是多餘的,長的長的剛好,短的絕對不是缺陷。

8 鴨子腳短,你絕對不可以自作主張的為之加長。鶴的腳長,如果你看不順眼將之剪短,那鶴就難以存活矣!

故此皆多駢旁枝之道,非天下之至正也。彼正正者,不失其性命之情。故合者不為駢,而枝者不為跂;長者不為有餘,短者不為不足。是故鳧脛雖短,續之則憂;鶴脛雖長,斷之則悲。

9所以,自然生成的長,就讓它長吧!自然生來短的,就讓它短吧!絕對不要自作主張的截長補短,違背自性。

故性長非所斷,性短非所續,無所去憂也。

10此外,我們也不應抗拒改變。自然之道是不斷變更的。只要是自然的變化,我們就應該欣然的接受。

11 同時,我們也應該要體認到,所謂的仁義,絕對不是我們自性的一部分,它完全是人為所造成的。

12 有了仁義之心後,那些自認為慈悲為懷者,他們以憂慮的眼光,悲嘆世態炎涼。無聊。

意仁義其非人情乎!彼仁人何其多憂也?且夫駢於拇者,決之則泣;枝於手者,齕之則啼。二者,或有餘於數,或不足於數,其於憂一也。

13 那些野心家,利用仁義,以愛XX為名,貪婪的奪取名位與財富。可恨。

今世之仁人,蒿目而憂世之患;不仁之人,決性命之情而饕貴富。故意仁義其非人情乎!

14 因此我們說,仁義不是自性的一部分。自古以來,仁義將天下人心攪動的徬徨不安,已經夠慘了,我們就別再助紂為虐了吧!

自三代以下者,天下何其囂囂也?
1